“別急,慢慢來”師傅說完這話又催動體內的道力將血靈芝裏面的精華液體又逼出來一滴,滴在了暮婉卿的臉上。

此時暮婉卿感受到自己臉上的傷口一陣發熱發脹,那是因爲暮婉卿受傷的疤痕處正在向外發着新肉。

當第二滴血靈芝的精華液滴在暮婉卿臉上的時候,暮婉卿僅剩下的一寸傷口已經完全癒合上了,只不過暮婉卿之前的傷疤出留有一條淡淡的紅印。

“好了,你起來吧”師傅對躺在沙發上的暮婉卿說道。此時我們大家激動的看着暮婉卿,心裏很是高興。

“你可以去照一下鏡子了”師傅微笑的對暮婉卿說道。

“恩”暮婉卿點點頭緩步的向一樓的鏡子處走去,暮婉卿此刻的心裏有些害怕,也有些激動,自從她臉上多了一條傷疤後,她就再也沒有照過鏡子,她不敢面對醜陋的自己。

“真的好了”暮婉卿對着鏡子摸着自己的臉驚訝的說道,我本以爲暮婉卿會變現的很開心,結果她表現卻很淡定,當然這也在我理解之中。

“烏拉烏拉”小狐狸轉過頭看向師傅手裏的靈芝對自己比劃了一番。

失去兩滴精華液的血靈芝已經變的暗淡無光了,這枚血靈芝現在看起來跟普通的血靈芝沒有什麼區別。

總裁的私有寶貝 “給你,給你”師傅將手裏的血靈芝遞給了小白狐,小白狐接過師傅手裏的那枚血靈芝跑到茅山堂一處的角落裏便吃了起來。

“謝謝你林不凡,謝謝你張師兄”暮婉卿轉過頭望着我們倆個謝道。

“婉卿師妹,你說這話就客氣了,這是師兄應該做的”張海波望着暮婉卿含情脈脈的說道。

“這也是我應該做的”此時我望着暮婉卿的臉心裏還有那麼一絲的愧疚。

“這茅山堂的人是越來越多了,婉卿師妹,鶴瞳師妹,我覺得你們已經沒有必要再留下來了,還是跟我回酒店住吧”張海波開口對暮婉卿他們說道。

“好吧,既然張老會長來這住,那我也就放心了,鶴瞳上樓收拾行李吧”暮婉卿對王鶴瞳說道。

“哦”王鶴瞳心不甘情不願的往樓上走去,我知道王鶴瞳她在這裏已經住習慣了,其實我心裏也不希望暮婉卿搬走,但是我又無法挽留。

“我就不搬了,反正林兄弟這裏也不差我這麼一個人,我還要向張老會長討教一些道法”柏皓騰死皮賴臉的說道。

“先不要着急走,這時間也不早了,咱們一起吃飯吧,自從去了長白山這幾天,我就沒有好好的吃上一頓飯”我笑着對大家說道,此時我看向暮婉卿的眼神有些迷茫,我很想跟她說別走了,留下來吧,但是我卻無法開口,此時我的心裏很是糾結。

“你們吃吧,我要回去訂兩個房間,婉卿師妹下午我來接你過去”張海波說完這番話就退出了茅山堂。

“等我回到龍虎山一定要在我師傅面前告一下我這個張師兄的狀,讓師傅好好的教育教育他,真是一個沒禮貌的傢伙”王鶴瞳很是看不慣張海波。

“算了吧鶴瞳,他就是這樣的人”暮婉卿回過頭對王鶴瞳說道,其實暮婉卿的心裏很感激張海波,她也知道張海波這個人雖然招人煩,但是心眼不壞。

“張老會長,我師兄這個人性格高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不過他內心不壞,你老人家千萬別把這事放在心上”暮婉卿走到我師傅身旁很有禮貌的說道。

“哈哈,我真的沒往心裏去,畢竟你們這些人在我的眼裏都是孩子”師傅大笑的對我們說道。

“唉,要是張老會長是我的師傅那該多好呀,沒想到他實力那麼厲害,人還這麼和藹可親”王鶴瞳滿臉崇拜對我師傅說道。

“鶴瞳,你可真喪良心,難道你師傅對你不好嗎?”柏皓騰笑着打趣着王鶴瞳。

“柏皓騰,你不說話,我會當你是啞巴嗎!給我閉嘴”王鶴瞳瞪了柏皓騰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時間不早了,咱們出去吃飯吧,今天中午咱們去吃火鍋怎麼樣”我對大家提議道。

“我沒意見,你們怎麼樣”師傅笑着問向大家。

“我們也都沒意見”大家一起搖着頭對師傅說道。

“小狐狸要不要一起去”我望着趴在茅山堂角落裏的小狐狸問道,此時那個小狐狸緊閉着眼睛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它的身子上閃着紅着的光芒。

“你們年輕人出去吃吧,我就不去了,看來這個小狐狸要突破自身勢力了,我要留下來保護它,一旦它在突破中被人打擾的話那就前功盡棄了”師傅望着小狐狸擔憂的對我們大家說道。

“這…..”我一臉爲難的看着師傅。 “這樣吧,我在這看着,師祖你去跟師傅他們吃飯吧”二柱子很有禮貌的對我師傅說道。

“還是你們去吃吧,你們不用管我,我要留下來陪它,這是我欠它的”師傅望着趴在地上的小白狐,他的眼中有淚花在閃動着,我也不明白師傅爲什麼會這樣。

“那好吧師傅,等我們回來給你帶點吃的”我嘆了一口氣說道,我這心裏多多少少有點失望。

當我們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暮婉卿也停了下來“我感覺我好像也要突破了,你們幾個去吃吧,我要上樓去”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跑去,原本中午吃飯六個人,現在可好只剩下了四個,我頓時一點興趣都沒有了。

“林哥,我們還去不去吃火鍋了”王鶴瞳舔着嘴脣向我問道。

“去,當然去了,我們走吧”我轉身就帶着王鶴瞳,柏皓騰還有二柱子我們向附近的一家火鍋店走去。

中午吃火鍋的人不少,爲了方便我們聊天,柏皓騰跟服務生要了一個包房,我們四個人坐在包房裏一邊刷着羊肉一邊聊着天。

“林哥,你跟我們說說這一趟去長白山的事唄,你們有沒有遇見什麼妖獸”王鶴瞳一臉興奮的望着我說道。

“我跟張海波不僅僅是遇見了妖獸,我們還被整個長白山脈的妖獸追,要不是那個小狐狸掩護我跟張海波的話,估計我們倆的小命早就交代在那長白山上了”我苦笑的對王鶴瞳說道,想想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我到現在還感到有些後怕。

“什麼,你們倆被整個長白山脈的妖獸追,你們倆怎麼得罪它們的”柏皓騰不可思議的看着我問道,他說這話的時候將手裏的筷子放到了桌子上,眼睛瞪得溜圓在看着我。

“我跟張海波倒是沒有招惹那羣長白山脈的妖獸,我們只是招惹長白山天池裏的那兩條黑蛟龍,因爲我們偷取的血靈芝就是它們倆的,是它們倆動員全長白山山脈的妖獸搜尋我跟張海波,哪個妖獸要是找到我的話獎勵妖獸內丹一百枚,然後我跟張海波就被整個長白山山脈的妖獸圍捕,就在我們剛走出長白山山脈的時候,我跟張海波就被那兩條黑蛟龍給堵住了”我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下來,用筷子夾了一塊羊肉放到嘴裏開始吃了起來。

“快說啊,然後呢”王鶴瞳也是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想要知道後面的結果。

“結果是我跟張海波被那兩條黑蛟龍打暈了,我師傅在關鍵的時候出現救了我跟張海波”我淡淡的笑道。

“張老會長那麼厲害連旱魃都能收拾了,他肯定是將那兩條黑蛟龍打的是屁滾尿流吧”王鶴瞳一臉興奮的向我問道。

“我問過我師傅這個問題,他說他沒有動手,他只是跟那兩條黑蛟龍講了一番道理,然後那兩條黑蛟龍就放過了我跟你張師兄就走了”我將師傅對我說的話講給了柏皓騰他們聽。

“切,我纔不相信”王鶴瞳跟柏皓騰同時說道,別說他們倆不相信,就算是我也有點不相信,但這的的確確就是事實。

中午我們吃完飯後,我到附近的飯店裏給師傅叫了四道菜,然後買了一瓶牛欄山二鍋頭便往茅山堂走去。

“師傅,這是給你買的”我將飯菜還有酒放到了師傅的身旁,我看着趴在角落裏的那個小狐狸,此時奇異的景象出現了,小狐狸的屁股後面緩緩的長出一根小尾巴,開始只有拇指粗細,半個小時後,那根尾巴長到了一尺多長。

王鶴瞳回來以後就上二樓開始收拾行李,她自己的衣服,還有暮婉卿的衣服全部都收拾了起來,那些穿了兩次的衣服王鶴瞳直接扔進了垃圾桶裏,因爲她們倆的衣服實在太多了,根本就無法全部攜帶。

血靈芝的精華液不但治好了暮婉卿的臉,也同時將暮婉卿的瓶頸打破,使暮婉卿的實力再次提升了一大步,直到晚上六點左右,暮婉卿才從修煉中醒了過來,此時張海波已經在茅山堂等候多時了,他穿了一套紫色的西裝,裏面套着一件白襯衫,他的頭髮也梳理的油光鋥亮,臉上的鬍子也都颳了個乾乾淨淨,此時的張海波又恢復到從前的樣子,令我們討厭的樣子。

師傅打量了一番張海波什麼都沒說,他只是笑了一下,我看得出來師傅他老人家也看不上這個張海波。

當暮婉卿跟王鶴瞳提着行李下樓的時候,我這心裏很是不捨,王鶴瞳愁眉苦臉的跟在暮婉卿的身後,我知道這個王鶴瞳是一點都不想走,她現在完全是出於無奈。

“婉卿師妹,我幫你拿”張海波甩了一下額頭處的劉海走到暮婉卿的身邊便幫暮婉卿提起手裏的行李箱子。

“鶴瞳,我幫你拿吧”我走到王鶴瞳的身邊也幫她提起了手裏的行李箱。

當我把行李箱塞進張海波的車裏的時候,暮婉卿跟王鶴瞳也上了張海波的車。

“別以爲你在長白山救了我的命,我就會感激你,我們來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彌補你之前的過錯”張海波對我說完這句話後,就開着車揚長而去了。

望着張海波開着車遠去,我這心裏有一些空虛有一些落寞,我常常在心裏告訴自己不能跟暮婉卿走的太近,我真的害怕自己的命格會害了她,我要控制自己的感情不去喜歡暮婉卿,這一方面也可能是我一廂情願,畢竟暮婉卿心裏怎麼想我是不知道,我知道她不煩我。

我回到茅山堂的時候,柏皓騰正在認真的向師傅討教問題,二柱子也是一臉認真的坐在師傅的身旁,聽着師傅講道,二柱子也總會向師傅討教一些簡單的問題,師傅也是很有耐心的對他們倆解釋着。

我緩緩的往二樓走去,我推開了暮婉卿屋子的門向裏面看了過去,我覺得這間屋子裏飄散着暮婉卿身上特有的味道,那種味道很好聞,看着整潔的房間我總是情不自禁的想起暮婉卿。

小白狐這一趴就是三天,它的第四條尾巴已經完完全全的長出來了,師傅說這個小狐狸要是長出第五條尾巴的話,它就能化爲人形,我還是滿心期待這個小狐狸能化爲人形的。

這三天暮婉卿跟王鶴瞳也來過一次,她們倆來這也是來看望我師傅的,暮婉卿給我師傅買了兩套換洗的衣服,還給我師傅買了一些生活用品,這讓我師傅很感動,我站在一旁望着暮婉卿我有一肚子話要說,但是我又說不出來。

暮婉卿望着我眼神也很複雜,自從我們倆從地府逃回來以後,我跟暮婉卿之間溝通的話語就變少了,我們來之間好像存一層隔膜。

由於師傅他看着小狐狸不能出去吃,中午暮婉卿爲我們大家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餐,暮婉卿跟王鶴瞳吃完飯就回酒店了。

“這個女娃子不錯,我很喜歡”師傅嘴裏說的這個女娃子正是暮婉卿。

“張老會長,不僅僅是你喜歡,很多人都喜歡我這大師姐”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掃了我一眼,師傅當然知道柏皓騰說這話的意思。

“不凡,這個女娃子挺適合你的,你心動沒”師傅也跟着柏皓騰開始打趣我。

“師傅你在那說什麼呢,你徒弟我什麼命格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沒好氣的對師傅說道。

“也對”師傅感嘆道。

“不凡啊,你後不後悔師傅把你帶入茅山派”師傅說的意思我心裏清楚。 “師傅,我不後悔,如果當初不是你的話,我現在早就死了,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我認命”我笑着說道。

奧特曼戰記 “你能這樣想師傅心裏也就欣慰了”其實師傅心裏還是有那麼一點內疚,他自己犯孤也害得我犯孤。

“烏拉,烏拉”就在這個時候,小狐狸甦醒了過來,它指着肚子向我叫了起來。

“它說它現在餓了,它說你答應給它買好吃的在哪,大男人可不能食言”師傅對我翻譯着小狐狸的話。

“家裏也沒吃的了,你等我出去給你買,我答應你的事說到做到”我說完就向外走去,我走到附近的一家超市不知道該給小白狐買什麼,畢竟我這個人從來也不吃零食,我就閉着眼睛想着王鶴瞳平時吃的那些東西,我覺得王鶴瞳吃的東西小狐狸肯定愛吃。

接下來我買了一大堆吃的往茅山堂走去,這其中有乾果,水果,小食品等等足足裝了四個塑料袋子裏。

“這些都是給你買的,你吃吧”我將那四大袋子的零食放在茶機上對小狐狸說道。

“烏拉烏拉”小狐狸看着茶機上的那些小食品流着口水開心的說道。

“你們在這坐着吧,我上樓洗個澡睡一覺,我有點困了”師傅從沙發上站起來對我說道。

“恩,你去吧師傅”我點頭應道。

“晚上你們就不用叫我吃飯了,我中午吃的很飽”師傅臨上樓的時候對我囑咐道。

“林兄弟,我也不在這陪你了,這兩天跟張老會長探討了很多修道知識,我要上去修煉了”柏皓騰對我說完這番話也跑了上去。

“師傅,那個我也上去參悟《道德經》了,晚上我也不吃了”二柱子說完這話就跟着柏皓騰向樓上走去,此時茅山堂就剩下了我小狐狸我們兩個人,不對,不應該說是兩個人,應該說是一人一妖獸。

別看這個小狐狸的體型小,可是它的食量可不小,三百多塊錢的小食品,它不到三個小時就全部吃完了,現在僅剩下一包瓜子放在茶機上,它坐在沙發上一邊磕着瓜子一邊喝着茶水,看起來很悠閒,這個小白狐很懂事,它將磕出來的瓜子皮扔到了它旁邊的垃圾桶裏沒有隨地亂扔。

我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翻着桌子上的符籙大全,而我此時的心裏一直在想着暮婉卿,不是我要刻意的去想她,我完全是不知不覺的在想,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我本來晚上想給師祖林天英燒一封信叫他上來跟我們聚聚來着,師傅他太累正在休息我就沒好意思找,我打算明天晚上再找師祖上來,也不知道我這個師祖他現在怎麼樣了,上次他私自給我和暮婉卿放出來也不知道會不會受到秦廣王的懲罰。想到這的時候我又想起了劉倩還有峯哥,想必他們倆已經投胎了,也不知道他們倆投在哪戶人家,我此時在胡思亂想着。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就在我睡着的時候,小白狐踮起腳輕輕的走到了我的身邊,她從嘴裏吐出一顆白色的內丹放在我的嘴裏,白色內丹入口即化。

此時我感到身體裏一陣發熱,我不明白這個是怎麼回事,我趕緊盤膝坐好開始調息體內的道力,沒曾想我體力的道力是越聚越多,整整比以前大了一倍,我很是好奇自己的實力爲什麼會提升的這麼快,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剛吃了一顆內丹。

“這算是我之前對你的虧欠,現在咱們倆個扯平了”小狐狸在心裏暗暗的說道。

“今天晚上我們幾個再去找找那個林不凡的麻煩吧”黃傑站起來向他的大師兄提議道。

“我覺得可行,今天晚上我們就過去看看”謝峯點頭應道。

“你們今天晚上就不要去找他的麻煩了,我怕你們倆去了會回不來”就在這個時候,從裏頭的石室裏走出一個披頭散髮紅色眼眸的男子,這個人正是謝峯和黃傑的師傅。

“憑他們的實力想留下我們那是不可能的,你放心吧師傅”黃傑拍着胸口說道。

“別說你們幾個,今天就是我去,也恐怕不容易回來,因爲那裏來了一個很強大的人”宋元豐幽幽的說道。

“很強大的人?是誰?”謝峯不明白他師傅說的意思。

“他叫張大狗”宋元豐一字一頓的咬着牙說道,此時他身上散發着強大的殺氣,謝峯黃傑還有小吳被這股強大的殺氣逼的向後退了五六步,他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個男子身上散發的強大殺氣。

“今天晚上,你們兩個再去給我抓一些紅厲鬼回來,我要一百個”宋元豐說完這話就往裏面的石室走了進去。

“這個張大狗聽起來有那麼一點耳熟,但是我怎麼就想不起來呢”黃傑拍着腦袋說道。

“這個張大狗是以前道教協會的會長,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師傅剛纔提起張大狗表現出來的樣子,看起來他們倆應該有仇”謝峯猜測的說道,宋元豐跟張大狗的仇,他從來沒有向他的徒弟提及過,所以他的徒弟不知道他們倆有仇。

“走吧,這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出去抓那些鬼差吧”謝峯對他的師弟黃傑說道。

“天天抓那些陰靈,我實在是有點抓噁心了,師兄今天晚上我們倆去找兩個女人玩玩吧”黃傑說這話的時候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

“好,我知道今天晚上應該找誰了,我們走吧”謝峯說完這話就帶着黃傑向外走去。

wωw¤ тTk дn¤ ¢○

小吳仇視的看着黃傑還有謝峯,他現在開始有些後悔跟這兩個人混在一起了,自從劉梅的女兒被黃傑無情的殺害後,他的心裏就開始厭煩這兩個心狠手辣之人,但是他又沒有辦法離開這兩個人,因爲他要利用這兩個人恢復原來的面貌。

“媽,你跟我爸還好嗎?”小吳掏出手機就給他的媽媽撥了過去。

“我跟你爸爸挺好的,你的電話什麼時候換號了,難怪我前些日子打不通”小吳的媽媽在電話那頭說道。小吳聽到他媽媽說這話的語氣猜測到了警察局那面可能沒有把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告訴他的父母。

“昂,那個電話不用了,這個電話也是臨時的,最近局裏有點忙就沒有給你們打電話,既然你跟我爸挺好我就放心了”小吳一邊流着眼淚一邊說道,此時小吳流出的眼淚是血紅色的。

“我跟你爸爸你就放心吧,家裏這也都挺好,你只需要安心工作就可以了,對了,你過年跟你女朋友回來嗎?”小吳的媽媽在電話那頭期盼的說道。

“媽,過年我可能回不去了,還有我跟我的女朋友已經分手了”小吳悲傷的對他的媽媽說道,他媽媽也從電話裏聽出來兒子的傷心。

“分手就分手吧,你現在還年輕,再說了我兒子長的也不差,媽媽同事家的女兒張的都挺好看,等媽媽給你介紹一個”小吳的媽媽在電話裏對兒子安慰道。

“不用了,我想先安心的工作,女朋友的事以後再說吧,我要忙了,等我以後有時間再給你打電話,你跟我爸好好照顧自己”小吳說完這句話就將電話掛斷了,同時他將手機裏的電話卡拔出來直接扳斷了。

“嗚嗚嗚….”小吳垂着頭開始哭泣了起來。

“爸媽,我想你們了,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小吳捶着胸哭道。

“乓”的一聲,柳涵爺爺供奉仙家的香爐自己掉在了地上,此時柳涵的爺爺正在柳涵爸媽的屋子裏吃飯,他趕緊站起身子就往自己的屋子裏跑,當他看到地上的那個香爐的時候,柳涵爺爺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香爐裏的灰撒在地上形成一個涵字。 “你們倆吃飯吧,我要出去一趟,估計要晚一點回來”柳涵的爺爺對柳涵的父母說道。

“爸,這麼晚了你去哪兒”柳涵的爸爸不放心的問道,柳涵的爺爺也不不回話,他拿起桌子上那瓶還沒開封的白酒就向外跑去。

“柳涵,你可千萬別出事”柳涵的爺爺一邊說着一邊向前道跑去。

嚴師戲逃妻:不良導師 “師兄,咱們哥倆今天算是超額完成了任務,抓了二百多個鬼差,師傅會不會獎勵我們倆”黃傑搓着手興奮的跟謝峯說道。

“他老人家只要不罰我們倆就行了,你還想獎勵,你這心可真夠大的”謝峯沒好氣的對黃傑說道。

“說的也是,大師兄我們接下來上哪去玩”黃傑急不可耐的問道。

“你跟着我走就是了,今天收拾不了那個林不凡,我們就拿她撒氣”謝峯說這話的時候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他們倆開着奔馳轎車就往龍天集團的辦公大樓趕去,他們倆今天晚上的目標就是柳涵。

“柳涵,你陪我出去買包衛生巾吧,我來大姨媽了?”柳涵的同事對柳涵說道。

“我包裏有,你用我的吧”柳涵對她的同事說道,外面天黑了柳涵有點懶的出去。

“你用的牌子我用不了,用了以後下面會過敏的,你就陪我出去買吧,我自己一個人出去害怕”柳涵的同事走到柳涵的面前搖着柳涵的胳膊商議道。

“好吧,你真是個麻煩的女人,那我們趕緊去吧”柳涵笑着說道。

“柳涵你真好,哪個男人要是娶了你的話,肯定會很幸福的”柳涵的同事拍着柳涵的馬屁說道,此時柳涵的腦海裏出現了我的身影,同時她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咔擦”一聲,柳涵的那個同是用手機將柳涵幸福的微笑抓拍了下來。

“你幹嘛呢小萌”

“我要把你的相片發到朋友圈,標題寫上正在思春的美女”柳涵的同事對柳涵打趣道。

“你要是這樣的話,那你自己出去買衛生巾吧,我不去了”柳涵故作生氣的說道。

“那好吧,我不發就是了,我們趕緊去吧,我還想買點零食回來吃”於是柳涵跟她的同事小萌向龍天集團的宿舍外的超市走去。

“出來了,還是兩個,咱們一人一個”謝峯望着柳涵和她的同事說道。

“大師兄,能不能把那個高的讓給我”黃傑指着柳涵對謝峯說道。

“這個是我的,那個纔是你的”

“每次你都要最漂亮的,真是不公平”黃傑心裏對他的大師兄很有意見。

“過來”謝峯將兩道黑色的氣體打入到柳涵和那個小萌的身上,就在這個時候小萌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起來,她的意識也變得模糊起來,而柳涵的意識卻十分的清晰。小萌眼睛有些發直,她不由的向停在路旁的那臺奔馳轎車走了過去。

“小萌,你這是去哪,不是要買衛生巾嗎?你走錯方向了”柳涵拉着小萌的胳膊說道,而小萌根本就不理會柳涵對她說的話。

“大師兄,你的道術好像對那個漂亮的女人不好使”黃傑對謝峯嘲笑道。

“不可能呀,上次還好用呢,我再試試”謝峯說完這話後又打出一道黑色的氣體向柳涵襲去,當那道黑色的氣體打在柳涵身上的時候,她脖子處的護身符發出一道微弱的亮光將那道黑氣衝散。

“原來這個女人的身上有一道護身符,看起來應該是那個林不凡給他的”謝峯對黃傑說道。

“我下車給那兩個女人抓過來”黃蜂現在有點迫不及待了。

“不要過去,那裏有監控,不要暴露自己”謝峯對黃傑阻止道。

“小萌,你這是怎麼了,你可別嚇唬我,這可一點都不好玩”柳涵拉着小萌的胳膊說道,而那個小萌則是拿出一副聽不見的架勢繼續向那臺奔馳轎車走去,無論柳涵使多大勁拉她,都拉不回來。

就在柳涵和那個小萌走到奔馳轎車旁的時候,黃傑從車上走了下來直奔着柳涵而去,黃傑帶着惡鬼面具看起來十分的恐懼。

“小萌,快跑啊”柳涵拉着小萌的胳膊拼命的往回拽,而這個小萌根本就不理會柳涵。

“救……”柳涵剛要喊救命,她的嘴就被黃傑給堵上了,柳涵就發出一個救字,那個命還沒喊出口。

小萌自己打開了奔馳轎車的門就坐了進去,而柳涵則是被那個黑衣人拖上了轎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