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的選手都狐疑的望著樂果橙,試圖看出她的力氣藏在哪兒了。

八班的同學也是一臉懵逼,說好的壓力大呢?說好的她害怕呢?說好的砸著腳呢?合著樂果橙之前是逗他們玩呢?

眾目睽睽之下,樂果橙咽了咽口水,眼睛睜得大大的,像是被嚇著了。弱弱的說:「那個,不是說有壓力才有動力么?我壓力挺大的,一不小心就這樣了,我也不知道它怎麼飛出那麼遠的,真的,也許是巧了。」她表情真誠,一副我說的都是真的模樣。

也許,可能,大概真有這種情況?

裁判老師對視了一下,說:「每個人不是有三次機會嗎?樂果橙你再扔兩次吧。」

「好。」樂果橙點點頭。

其他班選手的眼睛頓時亮了,說不定真的是巧了呢。目光全都緊盯在樂果橙的身上。

樂果橙拉開架勢又扔了第二次,這一次倒是比第一次近了些,三十八點二米。緊接著她又扔了第三次,三十八點七米。

這下所有的人都閉上了嘴,一次可以說是巧合,三次成績都這麼好,他們是得有多傻才會相信這是巧合啊?

樂果橙直接就進了決賽,但大家心裡都明白,這第一八成就是樂果橙的了,畢竟人家扔出了那麼遠,即便失誤,也不能三次都失誤吧?

咳,學習成績是第一,連體育運動也拿第一,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同學們表示很崩潰。

樂果橙才不管別人怎麼想呢,反正她的任務結束了。被同學們簇擁著回到班上,樂果橙像個凱旋而歸的英雄。

運動會結束后表彰表現出色的班集體和個人,八班可出了大風頭了,入場儀式拿了個最佳創意獎,女生團體第一,男生團體第二,綜合起來得了個先進班集體的獎項。至於樂果橙個人,當然當選優秀運動員啦,名字還是排在最前頭的。

班主任秦老師高興的合不攏嘴,大手一揮,「晚上就不布置作業了,都回家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按時到校補課就行。」

同學們,「——」突然發現秦老師跟周扒皮是一樣一樣的。

放學回到家,家裡沒人,一問,媽媽去外婆那了。樂果橙也不在家裡呆了,立刻就去了奶奶那邊。一進門就看到奶奶在生氣,一臉氣憤的樣子。

「怎麼了這是?」樂果橙好奇的問,「奶,誰惹您生氣了?」她立刻就看向爺爺,樂爺爺偷偷對她擺下手,示意不是他。

果橙一想也是,爺爺對奶奶多好,哪捨得惹她生氣?

「還不是你爸那個不是人的玩意。」樂奶奶一拍大腿氣呼呼的說,「我今天帶著果橙上街,看到你爸了,他個癟犢子還摟著個女人,大庭廣眾之下,又不是小年輕了,也不嫌丟人。」

樂果橙啊了一聲,趕緊義憤填膺的跟著數落她渣爹,「就是,這也太丟人了,還老總呢,一點都不注意影響。」

「看看,看看,連果橙一個孩子都知道影響不好,他這麼大的人了還干出這樣的瞎事,腦子進水了這是。」樂奶奶更生氣了,「他明明都看到我了,還跑,拉著那狐狸精跑得可快了,我越喊他跑得越快,氣死我了。我要不是領著果粒,我非追上去揪住他不可。」樂奶奶咬牙切齒的說。

「他還敢跑?我爸這也太過分了。」樂果橙附和,話鋒一轉又勸奶奶,「奶,咱不生氣,讓我爺給他打電話,把他喊過來跪您跟前,您狠狠罵他一頓。」她給出主意。

「對,對,老頭子,你趕緊給他打電話,讓他麻利的滾過來。」樂奶奶立刻就吩咐樂奶奶。

「好,老太婆你消消氣,我這就打電話,一會他來了,你狠狠罵,狠狠打。」樂爺爺一邊勸一邊打電話。

樂果橙拉著奶奶的手,開導她,「奶,我爸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自己做什麼自己不清楚嗎?您都一把年紀了,就別管他了,瞎生氣。您管管我唄,我聽話,您說什麼我都聽。」一副貼心小棉襖的樣子。

樂奶奶很欣慰,摸著孫女的臉,「還是我乖橙懂事,你打通了沒有,他怎麼說?」後面這句話是問樂爺爺的。

樂爺爺先是擺手,然後放下手機,「關機,可能是手機沒電了。」

樂奶奶呸了一聲,「什麼沒電了,我看他是心虛,他以為關機我就找不到他了?他個兔崽子,我是他老娘,有種他一輩子躲在外頭別往我跟前來。」

她大聲咒罵著,火氣更大了,急促的呼吸著,嚇得樂果橙和樂爺爺趕緊給她順氣,「老太婆,老太婆你別上火,我,我現在就去把那死小子給你逮過來。」

「對,對,您千萬別著急,氣壞了身體不值當的,我去,我去找他,讓他來給您磕頭認錯。果粒,快勸勸奶奶別生氣。」樂果橙一把抱過果粒塞奶奶懷裡。

樂奶奶看著懷裡獃獃的小孫子,又看了看一臉擔心焦急的孫女和老頭子,這才漸漸冷靜下來。深吸一口氣,說:「乖橙啊,奶是心寒啊!你說你爸都看到我追他了,他跑什麼?他就不怕他的老娘磕著碰著?我這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養大,他就是這樣對我的?他今天摟著的那娘們也不是盧倩,我瞧著年歲有些大,你說他在外頭到底找了幾個?他怎麼就變成這樣子了呢?」樂奶奶痛心疾首。

若只是盧倩一個,她還能騙騙自己他是為了想再生個兒子,可現在她不得不承認,她那個曾是她的驕傲的大兒子,從根子上變壞了。

樂果橙看奶奶這麼傷心,她嚯的就站起來了,恨道:「我現在就去找他。」

「別去!」樂奶奶一把拽住孫女,見孫女臉上的恨意,就是一驚,「乖橙啊,你別去。奶不生氣了,真不生氣了,你爸就是坨狗屎,咱不理他哈!」

心裡埋怨自己,乖橙本來就煩她爸,她怎麼把這茬忘了?孫女又最著緊她的身體,這要是父女倆見了面,還不得打起來?乖橙要是吃虧了咋辦?

「要去也是你爺爺去,乖橙啊,你不能去,你留家裡陪奶奶。」

樂爺爺也趕緊說:「對,我去。我去找那個不孝子,乖橙放心,我肯定狠揍他一頓,給你奶出氣。」

老兩口好說歹說才把孫女勸住。 程雅甩開樂益民的手,不滿的說:「你跑什麼呀?我鞋跟都差點跑斷了。」她穿著高跟鞋,正興緻勃勃的看時裝呢,突然被樂益民拉著跑,好幾回都差點摔倒了,腳也扭著了。她扶著牆,快疼死了。

樂益民擦著頭上的汗,「我媽剛才也在那邊。」不跑能行嗎?他媽是個暴脾氣,還不得把他打成豬頭?大庭廣眾之下,多丟人。關鍵是不能讓她看到程雅,程雅和雨菲長得這麼像,依媽精明肯定起疑,因為之前他騙她說雨菲的生母不在了的。

程雅心裡鄙夷,面上卻不顯,一邊整理儀容,一邊半開玩笑的說:「你這麼大的人了,就這麼怕你媽?」

這麼丟面子的事樂益民怎麼會承認呢?「不是怕,我是孝順,不想讓她老人家生氣。」

「哦,看不出你還是個孝子。」程雅心裡更加鄙夷了,「既然怕你媽生氣,那你還在外頭——」她似笑非笑的斜睨著他。

樂益民臉上有些掛不住,可想到上一回和程雅在一起銷魂的滋味,輕佻的在她臉上摸了一把,「這不是你的魅力大嘛!」

程雅哼了一聲打開他的手,「你呀,就是會說甜言蜜語哄我,這句話你對著不少女人說過了吧?」

那飛起的眉眼,那成熟的風情,迷得樂益民暈頭轉向,信誓旦旦的說:「天地良心,我說的都是真心話,這麼些年了也只對你一個女人說過。」

「真的?」程雅眼波微挑,嬌嗔著。

「當然是真的。」樂益民把胸脯拍得啪啪響,一把把程雅摟緊懷裡,「你個妖精,都快把我的魂兒勾走了。」嘴唇立刻就壓了下來。

程雅嫌棄的一轉臉,樂益民親了個空,不滿的嘟囔,「讓我親一下。」說著又去捕捉她的嘴唇。

程雅連忙推開他,「別鬧,我今天還有正事,還得給工作室的員工開會。」低頭看了下時間,「快到點了,我先走了。」

樂益民再不甘心也只好放她走了,看了她的腳一眼,「你還能走嗎?我送你過去吧。」

「不用。」程雅拒絕,「我的助理會過來接我。」然後扶著牆一瘸一拐的慢慢的走了。

樂益民本來還想著好事的,現在人都走了,他也不想去盧倩那,就回了公司。

想起盧倩,樂益民就一陣頭疼。隨著肚子鼓起來,盧倩的胃口越來越大,今天要最新的時裝,明天要名牌包包,花錢如流水一般。不給買就鬧,樂益民怕傷著她肚子里的兒子,只好妥協,忍痛滿足她的要求。

若僅僅是花錢還好,她還逼著他離婚娶她,說不想讓兒子當私生子。

樂益民想要個健康的兒子是真的,可他沒想過要離婚呀,即使江雪跟他吵架各種鬧,他也沒想過離婚。他想的是等盧倩生下兒子,就抱回家裡養,江雪傻氣,能養第一個就能養第二個,離了婚他上哪找江雪這麼好糊弄的?

至於盧倩,給筆錢打發了就是。

所以他現在除了去看看她肚子里的孩子,別的時候是一點也不想過去。

樂益民在辦公室處理了一會文件,就接到內線電話,「樂總您好,前台有位老人家說是您的父親,鬧著要見您,你看這事如何處理。」

前台本想說有個老頭的,轉念又一想萬一要真是樂總的父親呢,忙又換了個稱呼。

樂益民眉頭就皺了起來,臉色很不好看,他爸?他爸到帝都幾個月了,可從來沒往公司來過。「哪裡來的毫不相干的人?趕出去!」想著八成又是來鬧事的,語氣也不好了。

「好的,我明白了,樂總放心,我這就把他趕走,不會讓他這在鬧事的。」前台說著就準備放下電話趕人,就聽到老闆又問了一句,「他有沒有說他叫什麼名字?」

前台說:「沒有,他沒說。不過我給他拍了照,要不傳給您看看?」

樂益民頓了下,說:「傳過來吧。」

很快,樂益民的電腦上就接收到了照片,樂益民一看,立刻就坐不住了,這黑著臉氣勢洶洶的老頭,不正是他親爹么?

「喂,前台嗎?請那位老人家進來。」樂益民趕緊打到前台,「算了,還是我親自下去接人吧,你把人看好了。」

樂益民放下電話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納悶他爸怎麼來了。

前台看著手裡被掛掉的電話,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沒想到這位不起眼的老頭還真是老闆的父親呀,不然老闆也不能親自下來接人。

霎時,她的態度就變了,笑容滿面的對樂爺爺說:「老人家,實在對不起,我真不知道您是樂總父親,給您道歉了。」她鞠了一躬,「老人家您請坐,喝茶,樂總一會就下來。」

樂爺爺被攔著心裡雖不大痛快,但看她也是個年輕姑娘,再說了伸手不打笑臉人,也就哼了哼,沒有為難她。

樂益民很快就下來了,「爸,您怎麼來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我好接你。」

樂爺爺拿起桌上的礦泉水瓶子就猛地砸了過去,「怎麼,我不能來嗎?你個兔崽子現在是出息了,我要見我兒子還得被盤查半天,不知道的還得以為這是中南海!連見你一面都這麼難,你說我養你有什麼用?」說著,又抓起一個礦泉水瓶子給他一下子。

「爸,爸,我這不是不知道是您嗎?」樂益民躲閃著,很是難堪,他朝四下看了一眼,前台和保安立刻低頭假裝忙碌,心裡嘖嘖感嘆:樂總的父親好凶啊!

「你連你親爹都不認識了?你個不孝的東西!」樂爺爺罵著,手裡的礦泉水瓶子又掄了上去。「還弄了幾個看門狗,凶神惡煞的,你這是腐敗,腐敗!」

前台和保安,「——」他們怎麼就成看門狗了?職業歧視是要不得的,您這樣是不對的。

「爸,有話好好說,我這不是下來接您了嗎?」樂益民忍不住了,一把奪過他爸手裡的礦泉水瓶子,緊抓住他的胳膊,「有什麼事去我辦公室說,你發這麼大的火幹什麼?」拽著樂爺爺就往電梯走。

「呦,還在你爹我跟前擺架子,哪兒不能說?我不去你辦公室。」樂爺爺瞪眼掙扎。

樂益民哪敢放手,死命把他爸拽著,好說歹說才把他請進了電梯。

電梯的門一閉,前台和保安立刻抬起頭,彼此互相看著,眼底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哎呀,樂總被揍,爆炸性新聞啊!

一進辦公室,樂益民立刻就把門關上了,也關上了一眾好奇的目光。

「爸,您到底有什麼事?不能等我回家說嗎?你剛才在下面——你這樣當著公司員工的面——讓我很為難。」樂益民很生氣的說。

他堂堂公司一老總當著員工的面被揍,臉都丟光了。

「你還知道要臉?我和你媽的老臉都被你丟光了,都丟大街上了,你還想要臉?」樂爺爺冷冷的看著他。

樂益民一聽這話,頭都大了,「爸,又怎麼了?我怎麼讓你們丟臉了?咱們老樂家的臉不都是我掙的嗎?」在老家,只要提起他,誰不得誇他爸媽有福氣,養了這麼個出息的兒子?

「你放屁!」樂爺爺直接就罵了回去,「你掙臉?你掙什麼臉了?咱家的臉都是乖橙掙的。你回老家打聽打聽,十里八村的,誰不說我跟你媽養了個好孫女?長得好,成績好,還仁義孝順。你知道人家都怎麼說的?人家說,『兒女雖然都不在身邊,這兩個老傢伙還享到孫女的福了』。你是長子,你不覺得臉紅嗎?啊,你說說,你臉紅嗎?」樂爺爺戳著他。

樂益民覺得委屈,「我早就想接你們來帝都,不是你們自個不樂意來的嗎?」

樂爺爺瞪著他,「我和你媽在老家住的好好的,幹嗎離鄉背井跑帝都來?我們這才來幾天?你媽就被你氣得險些暈倒。我問你,你今天又幹啥好事了,把你媽氣成那樣?」他質問著。

「沒,沒幹啥。」樂益民十分心虛,「我好好在公司上班,我能幹什麼?媽怎麼了?又生氣了?爸,您也勸勸她,都一把年紀了,火氣還這麼大,傷身體。」

樂爺爺眼底滿是諷刺,「沒幹啥?沒幹啥你心虛什麼?老大,你是我兒子,我還不知道你?你一說謊你右手的小指頭就抖啊抖。」

頓了一下,收回目光,「這會倒顯得你孝順了?你不承認我也知道,你媽今天看到你摟個女人逛街,她喊你,你還跑。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她在後頭追你?你就不怕她摔了?她養你這麼大,你就這麼孝順她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樂爺爺一聲高過一聲,大聲質問著。

「爸,爸——」樂益民低聲下氣的喊著,「我媽,我媽沒事吧?」當時光著急了,哪能想這麼多?

「你還知道你有媽?」樂爺爺諷刺他,「你也別喊我爸,我沒你這樣不孝的兒子。」

這話說的很重了,樂益民很傷心,「爸,您怎麼能這麼說?」

「我為什麼不能這麼說?」樂爺爺反問,「我和你媽的話你都不聽,我們老了,管不動你了。好,我們不管,我們搬出來住,眼不見心不煩,任你在外頭怎麼作,別到我跟你媽跟前來蹦躂。你倒好,明知道你媽好面子,你還往她眼前杵,這不是戳她肺管子嗎?你說你這個不是人的東西老天咋沒收了去呢?」

「來之前我還想著,把你拎回去跪你媽跟前給她賠禮道歉。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就你這副熊樣還是別去氣你媽了!老大呀,我跟你媽養你一場,不求你回報,你能不能少氣你媽兩回?」樂爺爺把大兒子推得直往後退。

樂益民很難過,「爸——」

「說了我不是你爸!」樂爺爺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今兒是我第一次來公司找你,也是最後一次,人在做天在看,作沒有好下場,你好自為之吧!」

樂爺爺說完這句話就往外走,走到大兒子身邊時,想起老伴兒傷心的樣子,氣不過,抬腿踢了他一下,踢得樂益民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他開了門,看到外面站著的助理秘書,回頭哼了一聲,「哦,總裁,好大的官!」

樂益民想追,腿卻鑽心的疼。等他緩過勁來一瘸一拐追出來時,樂爺爺早就沒了影。反倒是好幾個公司高層怪異的目光落在他的腿上。樂益民氣急敗壞的遷怒,「看什麼看?連個人都攔不住,你們還有什麼用?全給我滾回去工作。」 樂果橙並沒有在奶奶家呆著,她找了個借口就出來了。樂奶奶不知道跟她爸在一起的人是誰?可她知道呀,她一聽奶奶描述,立刻就知道那是程雅了。

這個不要臉的老三兒!咋這麼不檢點呢?你說你要勾引我爸,兩個人找個房間貓著就是了,為什麼非跑大街上張揚?你們怎麼勾搭我管不著,可礙了我奶奶的眼就是你們的錯!

看來上回收拾她太輕了。

樂果橙一跺腳,直接就跑去找程雅了。程雅住在哪,她一清二楚。

「誰呀?」程雅並沒有去給員工開什麼會,不過是個借口罷了。男人都是賤皮子,容易得到的就不珍惜。上一回是個意外,現在可不能讓樂益民輕易得逞了。

樂果橙沒吱聲,繼續敲門。

程雅心中一動,以為是——驚喜的跳著腳過來開門。

「是你?」看到樂果橙站在門外,程雅臉上的笑容僵住了,立刻就想關門。

「你關門幹什麼?擠著我的手了。」樂果橙眼疾手快一下撐住了門,擠進了屋。

「你要幹什麼?」程雅一臉防備和敵意的問。

樂果橙沒理她,而是四下打量了起來。

程雅氣壞了,伸手去拽她,「你給我滾出去。」還跑她家裡來囂張了?

樂果橙手一甩,就把她甩一邊去了,「哈,你這房子也不比我家的好呀,怎麼就把我爸勾得連家都不回了呢?我要幹什麼?當然是來找你算賬了。」樂果橙冷著臉,看不出喜怒。

程雅心中一緊,立刻就去拿手機。

樂果橙嗤笑一聲,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你準備打電話報警嗎?打呀,讓他們來快一點。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人分享渣男和賤女的故事。」

程雅的手頓住了,她看著樂果橙,氣急敗壞,「你給我滾,滾出我家。」

樂果橙哈哈笑著,諷刺的說:「打呀,怎麼不打了?我可想和警察叔叔聊聊天了。我要告訴他們,你是一朵驚世老白蓮,都一把年紀了還迷得我爸不要不要的,我媽被氣割腕了,我奶被氣病了,所以我這個做女兒做孫女的就來看看你程雅是何等絕色美人。怎麼樣,你覺得這個故事怎麼樣?」

不等程雅回答,她自己就有了答案,「我覺得警察叔叔一定很感興趣!」

程雅看著樂果橙的目光驚恐極了,就像看著魔鬼一樣。眼前這個長相甜美的女孩,心腸怎麼這麼惡毒呢?她看著她不停翕合的嘴唇,怎麼也想不明白傻白甜的江雪怎麼生了個這麼難纏的女兒呢。

是的,哪怕當年程雅被迫遠走他鄉,她都沒把江雪放在眼裡。她沒有輸,她不過是沒有江雪的出身家庭好罷了。

現在,她是知名時裝設計師,江雪不過是個一無是處的家庭主婦,她就更不把她放在眼裡了。

樂果橙在房間里四處溜達著,這看看,那瞧瞧,好像十分好奇。

「你不報警了嗎?那真是,太遺憾了。」她聳肩攤手,一副很惋惜的樣子,「不過你還可以給我爸爸打電話,讓他過來替你撐腰收拾我。」

樂果橙積極出著主意,一副我很為你著想的樣子。話鋒一轉吐出的又是另一番話,「可是我不怕,我正好想問問他,女兒都這麼大,還在外頭勾三搭四,這感覺很爽嗎?他要是敢打我,我就喊。」

樂果橙推開窗戶,身子半傾出去,「我就喊:『大家快來看呀,渣男為了相好的謀殺親女啦!』十六樓,你這樓層真好,樓上樓下都住滿了吧?住的都是高知識分子和有身份的人吧?你說我這一嗓子會不會替你揚名立萬呢?」

她歪著頭作思考狀。

程雅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她渾身顫抖著,「滾,立刻滾出去。」

樂果橙輕蔑的看了她一眼,「就不滾,我還想你滾出帝都,滾出我爸身邊呢。」她抬頭看了看,「你家沒有攝像頭呀,那真是,太好了!」

好字一出口,鞋柜上擺著的一個花瓶應聲而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程雅恨不得能掐死樂果橙,這個不起眼的花瓶是她花了二十萬買的,就這麼碎了,心疼死她了。

就這一會的功夫,房間里想起了噼里啪啦的破碎聲,樂果橙這推一把,那踢一下,擺在高台,架上,桌上的工藝品、古董什麼的全都紛紛落地。樂果橙的眼光可好了,摔的都是貴重的。

「住手,你快住手。」程雅心疼壞了,上前來攔樂果橙。

她哪裡能攔得住樂果橙?氣暈了頭的她狠狠朝樂果橙扇去,樂果橙一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使勁一推,把她壓在牆上,就像那次壓著樂雨菲一樣。

「放,放開我!」程雅的臉憋得通紅,眼裡是深深的驚恐,她,她不會是要殺了她吧?想起上回在星美大廈她看到她眼裡的殺意,程雅就更加驚駭了。她怎麼就忘了這丫頭是個瘋子呢。

樂果橙笑了,又溫柔又甜美,甚至她的聲音也是悅耳的,「別害怕,我不會打你的,我也就出出氣,我若是打了你,你訛上我怎麼辦?放心,我一個指頭都不碰你。錢財乃身外之物,哪比得上自己安全重要?我砸點東西出氣你一定不介意的對吧?」

程雅都蒙了,「瘋子,你是瘋子。」她使勁掙扎,想要掙脫她的鉗制。

「你老實點。」樂果橙胳膊壓在她的脖子上,一使勁,程雅就覺得她喘不上氣了,整個人都軟了,也沒有力氣掙扎了。

「我就是瘋子,被你,和你的女兒,還有我那個渣爹逼瘋的。」樂果橙逼近她的臉,都快貼到她的鼻尖上了。

程雅嚇得失聲尖叫,樂果橙卻哈哈大笑,「程雅,你也就這麼點膽子呀!你和你閨女一樣,都是膽小鬼。」

然後猛地鬆開胳膊,任由她跌坐在地上。而樂果橙則繼續出氣,房間里又響起了東西掉在地上摔碎的聲音,每響一聲,程雅就哆嗦一下。

當濃郁的香味襲來的時候,程雅再也忍不住了,扶著牆強撐著站起來衝進卧室一看,她費盡心血收集來的各種名牌香水全都躺在地上,不由怒火攻心,「我跟你拼了。」尖叫著朝樂果橙衝去。

各種香味混雜在一起,那氣味真是一言難盡,樂果橙被熏得捏著鼻子。程雅撲過來,她靈巧的往旁邊一跳,三兩步就到了門邊,「行了,我的氣出的差不多了。我走了,你趕緊報警吧,我還等著去警局給他們講故事呢。」

呯的一聲,是樂果橙摔門離去的聲音。

再看程雅,剛才那一撲,腳下正好踩在香水上,一滑,整個人都不由自主朝前趴去,巧的很,正好趴在碎香水瓶上,鮮血汩汩流出。

等樂雨菲從補習班回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情景,嚇得她趕緊把媽媽扶起來,「媽,媽,你怎麼了?」

得知是樂果橙乾的,樂雨菲氣壞了,「報警,把她抓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