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城外,蘇齊找了一棵大樹躺下,手中拿着一個蘋果悠閒的吃着。

一個蘋果下肚,蘇齊要等的人也來了。

看着四個黑袍男子,在烈日下,蘇齊看着就好不舒服。

“呀!四位大哥,這一路跟過來,真是辛苦你們了。”

蘇齊笑眯眯的坐在樹幹上晃着自己的小短腿,一派悠閒自在。

他這一動作簡直把樹下的四人給氣炸了,他們一夜追過來,剛剛進城,哪知這臭小子又出城了,他們累得半死,而這個狡猾的臭小子還在他們面前還裝什麼可愛?

此刻,他們看向蘇齊的眼神突然變得兇狠起來,一抹殺氣自周身升起。

蘇齊雖然輕鬆,卻沒有忽略他們眼底的殺氣。

他蘇齊可不是白混的,儘管放馬過來,他蘇齊絕對奉陪到底,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

“臭小子,你給老子下來。”

魅追的太累了,他現在只想親手手刃了蘇齊。 “你叫小爺下去小爺就下去,你以爲自己面子很大啊,追了小爺這麼長時間,你們也挺累的,不如先休息一會,等一下才有力氣戰鬥。”

蘇齊笑眯眯的,完全不將四人放在眼中。

當時明月照彩雲 魅一聽蘇齊的話,臉色變得蒼白如紙,這臭小子說話甚是氣人。

“你們是天地神宮的人吧?”

蘇齊出其不意的說了一句。

雖然他們的黑衣上都繡着一條蛇的標誌。

但蘇齊不會認爲他們是巫族的人,他和巫族的人交手過多次,他們不像巫族的人。

猛的,樹下的鬼、魅、魍、魎四人心裏驚訝無比。

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這個臭小子果然不簡單,小小年紀,聰明機智。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什麼天地神宮,你打哪看來的?”

鬼不相信他會知道天地神宮的存在。

要是暴露了,回去他們依然是死。

“有些事情呢?你們越是想掩蓋,可是讓別人看得越清晰,小爺早就猜到你們的身份了。”

“你胡說,我們可是巫族的人。”

鬼激動的胸膛劇烈起伏,面如茄色,大吼道。

只是,他這樣的說法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蘇齊早已經洞察到了他們的身份了。

“哈哈……!”

蘇齊仰頭大笑,笑聲爽朗好聽。

“你也太蠢了,糊弄三歲小孩還差不多,小爺已經快六歲了。”

一聽,鬼簡直氣瘋了,這不是說他連三歲小孩都不如嗎?

但他又拿蘇齊沒有辦法,憋着一肚子的火氣,臉都綠了。

“蘇齊,死到臨頭,就讓你逞口舌之快好了。”

鬼臉色鐵青,作爲四人中的老大,面子過不去了。

蘇齊泠冷笑地看着處於暴怒狀態的四人,挑了挑眉頭,怒了好,失去理智更好對付。

“大哥,別跟他廢話,殺了他,這段時間爲了跟蹤他,花了不少力氣,這次可不能在放他走了。”

魍也忍不住開口說道。

“只怕今天他是故意把我們引到這裏來的。”

鬼警惕的看着笑意絕絕的蘇齊,他人雖小,可是在氣勢上讓人心慌繚亂的。

“不愧是大哥,居然被你看出來了,不過你有沒有看出來,今天是你們的死期呢?”

蘇齊雖然在笑,卻是一臉的冰冷無情。

那笑由淺到深,漸漸的染滿了殺意。

“小鬼,你好狂妄的口氣。”

鬼不由自主的吼出聲。

腦海裏劃過神尊的話。

黑煞和孤星的修爲比他們四人高,可還是死在了蘇齊的手上。

“小爺有那狂妄的資本,你們知道這是哪裏嗎?”

蘇齊看了看四周,這裏是曾經他們一家人殺凌秋水的地方,他小小年紀,雙手沾滿了鮮血,多數是被逼無奈。

就是這些人,逼得他雙手非得沾滿血腥不可。

“這是你的墳地。”

魅快速的吼道,陰毒的黑眸裏寒光四射。

“你說對了一點,不過這裏不是我的墳墓,而是你們四人的。”

說完,蘇齊快速的飛下大樹。

隨即而來的是一股強大的氣息。

“啊……!”一道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響徹了整片樹林。

魅的胸口突然出現的一個血窟窿。 四人根本沒有看到蘇齊是怎麼出手的,魅的胸口就突然多了一個血窟窿。

這麼快的手法,讓另外三人大驚失色。

魅眼前一片黑暗,他瞬間痛得滾到地上,不停的打滾,高大的身影努力地蜷縮起來,想緩解身體裏的疼痛,只是每一寸肌膚上都在痛。

“魅。”

鬼看着自己兄弟痛不欲生,他真恨不得立刻就讓蘇齊死去!

邪魅舞夜–街舞女孩 蘇齊冰冷地看着那個滾來滾去的身影,一層層薄汗密密麻麻的佈滿了魅的額頭。

“大哥,殺了我。”

魅乞求的看着鬼,他實在是太痛苦了。

“不,魅,我要你活下去。”

鬼猛的擡眸,蘇齊和蘇櫟兩兄弟算得上是江湖聞之色變的人了,只是今天,他們只能進不能退。

鬼快速的將魅打暈。

“魍,魎,我們上,一舉滅了他纔是上上策!”

魍,魎兩人點了點頭,望向了蘇齊:“蘇齊,受死吧!”

“那就來吧!”蘇齊衣袖一揮,一手背立於身後,小小的身影威風凜凜。

鬼惡狠狠的盯着他,今天不是他死就是他們兄弟四人死。

三人玄氣齊發,一巨大的玄氣如狂風暴雨卷席着蘇齊而去。

蘇齊冷冷一笑,身姿颯爽,他小腿微微邁開幾步。

手中凝聚出赤橙色的光芒。

“砰!”

兩股玄氣相撞,如巨浪滔天,山搖地動。

鬼,魍,魎三人被震飛出去。

“噗!”

魍的修爲要低一些,被震得吐血。

“大哥,怎麼可能?他只是聖玄期初階的修爲,我們可都是聖玄期八階的修爲了,他怎麼可能把我們震飛。”

魎臉色煞白,這個臭小子居然深藏不露。

“你們的主人沒有告訴你們,小爺已經契約了窺鏡和幻寂了嗎?它們的力量剛開始不會太大,可是隨時時間走,它們的修爲會完全彙集在小爺的體內,只要度過虛弱期,這股強大的力量就會超越玄武階,小爺連玄器都不用,一樣能把你們殺了。”

蘇齊此刻雖然在笑,只是那笑容此刻就像小惡魔一樣。

“你們想從小爺手中搶走生死魔圖,更是無稽之談。”

一聽,三人臉色在次變了變。

“大哥,怎麼辦,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魍不想死,至少不想白白送死。

鬼看了看不遠處的魅。

他點了點頭,三人快速的移動身影。

一晃眼,連同地上的魅一起消失了。

蘇齊淡淡一笑,“真是四個蠢貨,小爺要的就是你們逃走。”

隨即,蘇齊用幻影迷蹤大法,小心的跟在後邊。

明月谷裏。

站在谷中央,蘇紫陌揮手和莫雲天,白傾君和柒月告別。

柒月也不想回魔都,莫無珩也不勉強她,只要她過得開心就好!

“柒月娘親,我爹爹和老白,馨兒就交給你照顧了哦!”

蘇紫陌看向柒月,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過他們這個年紀的人,只要開心就好。

她相信,只要柒月想留在明月谷,爹爹也不會反對。

他們對生活看得很透徹,愛恨情仇在他們的心裏早已經化作了塵埃。

“好!丫頭你就放心的去吧。” 告別以後,沐雲軒喚出金龍,擁着蘇紫陌騎上了九翼金龍。

而莫無珩也騎上了自己的魔獸。

三人快速的消失在上空。

莫雲天看向柒月。

“柒月,這裏很漂亮,你要是喜歡就住下吧!”

莫雲天的聲音很溫和也很真誠。

柒月一聽,心裏激動不已。

“雲天哥哥,真的可以嗎?”

柒月擡眸看着她,漂亮的水眸裏泛着水霧。

“怎麼不可以,這裏很大,就我和傾君在,其實也挺孤單的。”

莫雲天笑看着她,只要她願意,想住多久都可以。

“莫爺爺,你把馨兒給忘記了。”

馨兒在白傾君的懷裏,調皮的玩着白傾君的白髮。

“爺爺怎麼會忘記馨兒小寶貝呢?”

莫雲天笑着想從白傾君手中接過馨兒。

只是白傾君輕輕挪了一下。

很明顯,他不想讓莫雲天抱馨兒。

莫雲天目光閃了閃,“傾君,馨兒是我孫女。”

莫雲天頗有些小孩子氣的看着白傾君。

“她也是我孫女,好了,你和柒月去買些東西生活用品回來,我啊,帶馨兒去山洞裏的溫泉裏修煉,一個月以後馨兒要是到不了地玄期巔峯,那丫頭回來,非得把我恨死不可。”

說完,白傾君抱着馨兒就走。

馨兒笑着跟莫雲天搖了搖手。

莫雲天只能無奈的笑了笑。

柒月看着他開心的笑容,她的心沉了沉。

“雲天哥哥,在魔都的時候,柒月從來沒有見你這樣開心的笑過。”

“柒月,其實那個時候帶着無涯和珩兒,我也是很開心的。”

說着,莫雲天轉身往回走。

“你真的覺得開心就好!”

柒月垂眸,想起自己當年無禮的要去,雲天哥哥雖然是爲了救自己的女兒,可他最終還是答應她做她兩個孩子的爹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