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阿爾卑斯山了!

穿過這座雪山,便到了意大利的西北城市,都靈。

也就是說,這座雪山之後,便是聖教王國的統治地域!

我回頭瞥了眼緊追不輟的騾子臉和矮子這兩個魔神,心中泛起一絲冷笑。

“小子,你站住!”騾子臉突然大叫。

“騾子,你不是很牛逼,有膽兒就跟上來!”我不屑道,叫冉閔緊催赤龍,那馬四蹄狂奔如風,轉頭鑽進雪山之中。

卻聽身後一聲怒罵,兩道破風的尖嘯刺痛耳膜。

不用回頭也知道,是那矮子的箭!

冉閔扭身,雙鉤戟捲動天地,夾雜着暴雪的兩道龍捲風,衝向那兩支箭矢。

被咆哮的颶風牽引,那阿爾卑斯山頭上的積雪紛紛鬆動,大如車蓋一般,全部飛揚起來,打着旋兒,撞上去。

轟咔咔!

兩聲巨響,那箭矢被暴風雪湮滅。

我正欣喜,想讓冉閔繼續跑,偏偏這時,剩下的阿爾卑斯山上響聲雷動。

彷彿一條蟄伏的大蟲正在甦醒。

“鎮守,山下有東西!”冉閔突然道。

我緊皺着眉頭,暗中催動大五行堪鬼術。

那羣山之中,一團龐大的鬼氣正在往上涌,帶着無數暴戾的氣息。

什麼東西?

阿爾卑斯山下到底鎮壓着什麼?

事實上,當時根本不容我多想,電光火石之間,我必須做出判斷。於是,我與冉閔以更快地速度穿過阿爾卑斯山。

這變故,也使得一路緊追不捨的騾子臉和矮子放棄下來。

這更加印證我心中所想,那雪山之下,鎮壓着非同一般的東西。

好在一路狂奔,終於將阿爾卑斯山拋與身後,冉閔帶着我飄落到意大利西北重要都市,都靈。

都靈,曾經是撒丁王國的都城,也是意大利王國的首都。曾經被拿破崙佔領過。

臨近天亮,我的箭傷已無大礙。我便叫冉閔放我下來,也叫他隱去了身形。

我獨自急行在羅馬街的拱廊之中,卻並不半點兒欣賞美景的意思。

因爲阿爾卑斯山下的異動,我暫時擺脫了魔神的追趕,但那山下詭異的力量使得我不得不加快步調,或許,這便是恐懼吧。

漸漸地,迷夢中的都靈人都甦醒了過來,我身邊的樓宇裏,紛紛跑出驚慌的人們。

所有人跑出來,都朝着一個方向跪拜下去,那裏,正對阿爾卑斯山!

這時,從幽深的街巷裏跑出來一些白衣主教,他們開始維持秩序。

女配她成了大佬 這時候,我一個行色匆匆的人反倒成了雞羣裏的鶴,爲了避免引人注意,我便躲進一個半開門的樓宇裏。

一個神色慌張的老頭跟我打了一個照面,嘴裏不停地嘀咕着,神發怒了,神發怒了!

我不由地蹙眉,難道阿爾卑斯山下,還有一個神的魂魄?

正疑惑不解時,就聽到有一個白衣主教喊道:“所有人都虔誠禱告,神的裹屍布會寬恕你等——”

神的裹屍布?

我不免再次疑惑起來。

就在這時,只見一隊穿着金色甲冑的騎兵從羅馬街上打馬而過。

那跪在街道兩邊的人們,再次發出山一般的感嘆與禱告。

從白衣主教的口中,我才知道,這隊騎兵,是守衛神的裹屍布的衛隊。

嘈亂漸漸平息,人們也逐漸迴歸理智,但一個個都虔誠地跪在地上,雙手緊握,嘴上默默地念着什麼。

我正打算離開,耳邊突然傳出一聲怒喝,“你爲什麼不跪?”

尼瑪,是出來組織的白衣主教,雖說這貨色我殺起來不費勁兒,但他這一嗓子,卻把周圍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來。

終於,這半開的門縫中,刷進來無數充滿敵意的眼神,剛剛與我頂面跑出去的老頭,顫巍巍地指着我的鼻子喊道:“他是個異教徒!”

這一聲,驚起了更多的人。

我暗罵晦氣,殺一個好殺,可要是屠城——我還做不出來!

老頭的這一聲喊,恰好提醒了把我堵在門口的白衣主教,這個高大的,留着棕色鬍鬚的中年男人,濃重的眉毛突然一挑,冷笑道:“果然是個異教徒,呵呵——”

呵呵兩字尾音拉得很長,似乎另有深意。

馬上,又圍上來一羣白衣主教,甚至有一些瘋狂的人們,包括那個喊我是異教徒的老頭,呼啦一下撲向門口。

那個面對我的白衣主教更是飛快地伸出手臂,想要抓住我。

我冷哼一聲,突然一道寒光一閃而過,隱身護衛我的冉閔,早就一鉤戟砍掉了白衣主教的手。

那個白衣主教頓時五官扭曲成一團,大聲哀嚎起來。

我也懶得理他,看了眼瘋狂撲上來的人們,叫冉閔關門,閃人。

我則沿着樓裏的旋轉木樓梯,往樓頂上跑。

冉閔稍後追上來,說道:“鎮守,這些異種,還是叫我全殺了吧!”

我微微搖頭,說道:“這裏是聖教的統治領地,一切低調行事。”

冉閔見我態度堅決,也不再提議屠殺,鬼身一挺,便衝向樓頂那一層。

卻在此時,只聽見一聲冷笑:“異教徒,你往哪裏跑!”

擦,原來樓上已經有人搶了先機!

冉閔狂笑道:“螻蟻之徒,滾開!”

等我跑上樓時,就聽乒乒乓乓一陣亂砍,冉閔垂下雙鉤戟,腳下,橫七豎八趟着十好幾個白衣主教。

見我上樓,冉閔回頭,道:“鎮守,咱們往哪走?”

我順着羅馬街遠眺,指着一個高聳的建築說道:“去那兒,既然已經如此,那就先端掉這裏的聖教組織!” 我所指的方向,便是這條羅馬街上的聖教教堂。

冉閔記住地點,帶着我縱身躍起。

“快看,那個異教徒在樓頂上!”

“他要逃跑,快去抓住他!”

樓下,瘋狂地人們發現了我的行蹤,開始大喊大叫起來。

更有甚者,已經開始鑽進其他樓口,打算把我攔截下來。

冉閔冷笑,罵了一句蠢貨,帶着我也不停留,一口氣衝出好幾棟樓頂,這速度,又豈是那些人能比得上的!

幾個彈指間,冉閔便帶着我衝到了那座高聳的教堂前。

似乎我們這裏的騷動,已經引起教堂的注意,此刻,白衣主教正源源不斷地從教堂中跑出來。

冉閔見狀,問道:“鎮守,殺?”

我點頭,說道:“一個不留!”

冉閔狂笑,說他就喜歡這麼幹,笑聲之中,冉閔掄起雙鉤戟,大開殺戒!

剎那間,颶風斷送了那些白衣主教的性命,就連遊魂也被一同攪碎。

“異教徒,你住手!”

突然,一道洪亮的聲音從教堂裏傳出。

冉閔與我站立教堂門口,他將雙鉤戟一支扛在肩頭,一支戳在腳前,對着教堂裏罵道:“狗東西,出來!”

便在這喊聲之後,一聲怒罵,跟着一火紅顏色的人影冒了出來。

嗯?

紅衣大主教?

又有些不同!

我不禁皺眉。

“異教徒,居然敢來我聖教處搗亂,我看你是活膩了!”那人影停下,倒豎着兩道花白的眉毛,罵道。

“老燈,你是紅衣大主教?”我並不理睬來人的警告,反倒好奇他的身份。

“哼,老夫若是大主教大人,豈會見你這種異端!”

我不禁更加疑惑,問道:“那你是什麼?”

“哼,老夫就叫你死個明白,我是聖教紅衣主教!”

少了一個大字。

我默默點頭,發現這老傢伙的袍子,的確與那幾個紅衣大主教的顏色,款式有些不同。

“你是這裏的頭兒?”我問道。

老傢伙哼道:“不錯,異教徒,受死吧!”言畢,這老傢伙取出一個十字架,合在手掌之中,嘴裏小聲嘀咕。

冉閔見狀,冷哼道:“老狗,去死!”

頓時,馬蹄急。

冉閔的雙鉤戟已然送到了老傢伙的眉心間。

“死來——”

偏在這時,那雙鉤戟發出一聲金鐵交鳴聲,似乎並沒有砍到老傢伙的眉心。

果然,那老傢伙冷笑傳來,繼而變成猖狂,“無知的傢伙,老夫雖然不是大主教大人,但也不是你這種賤民能夠比擬得上的!我這就送你下地獄!”

狂笑間,那老傢伙突然攤開手掌,一道金色的十字光影猛然打向冉閔。

尼瑪!

我心裏咯噔一下,連忙去喊冉閔避開。

嗖!

轟!

十字光影擊中了冉閔。

聲響震天。

意外贈品 “天王!”我心裏一緊,呼喊道。

“咳咳,我,我沒事!”冉閔的聲音再度傳出。

四周黑霧彌散,冉閔略顯狼狽地矗立街頭。

那老傢伙居然驚訝道:“怎麼可能?你怎麼還不死?”

說着,這老傢伙便要再度打出金色的十字光影。

“夠了!”冉閔突然大喝一聲,“剛纔那一擊,我對你這招已然瞭解——”

話音到這兒打住,冉閔已經甩出兩道颶風,彷彿兩道天地長的巨大的銼刀,絞向老傢伙。

似乎被颶風所震懾,那老傢伙連忙攤開手掌,將金色的十字光影打出來。

轟地一聲,那光影與颶風相撞,另一道颶風卻繼續卷向老傢伙。

那老傢伙連忙急退幾步,想要再度打出十字光影,卻被我暗中拍下麒麟印,直接鎮壓下去。

撲通一聲,那老傢伙便趴在地上,嘴巴也磕出一口的老血,本就不多的牙齒,幾乎全廢。

“哎呦!”

與此同時,冉閔的颶風掃過,直接帶走了老傢伙的頭顱。

因爲被我的麒麟印鎮住,所以老傢伙的魂魄,並未被颶風擊碎。

我召回麒麟印,同時左手掐住堪鬼印,把老傢伙的鬼魂拘在手裏。

那老傢伙懵逼的眼神很快恢復過來,見被我抓住,雙眼變得極具惶恐起來。

重生後唐依又虐渣了 渾身扭捏,想要逃竄,奈何被我牢牢擒在掌心之中,根本挪動不開。

這時,身後騷亂再起,甚至摻雜着疾馳的馬蹄聲。

我扭頭瞥一眼便又盯住老傢伙的鬼魂,問道:“阿爾卑斯山下,是個什麼東西?”

見我語氣輕慢,那老傢伙驚慌的眼神轉而變得猙獰起來,嚷道:“什麼東西?異教徒,那是神的裹屍布,如今你殺了我,就等着被神追殺吧!”

“哪個神?”我瞪了老傢伙一眼,他孃的,我還不知道是神的裹屍布?

“哈哈哈,我偏不告訴你,反正我已經死了,我要你也給我陪葬!”老傢伙搖頭晃腦,語氣癲狂。

我撇嘴,哼道:“你以爲,一個死鬼的裹屍布,就能殺得了我?”

“哼,那你可以試一試!”老傢伙道。

我獰笑道:“我自然會去試,但在這之前,我得先滅了你——”

“啊——”

砰地一聲,老傢伙的鬼魂被我陰氣攪碎。

“住手!”

身後馬蹄聲及至,有人想要阻止我殺掉老傢伙,只可惜,他喊完了,當然,就算喊得早,也一樣沒用。

冉閔道:“蠢貨,鎮守也是你能命令的?”

言畢,便打馬過去,找到那領頭的騎士,砍殺起來。

廝殺間,那些騎兵漸漸朝冉閔圍攏。

我心裏冷哼,招來麒麟印,放出麒麟火,從外圍燒上去。

頓時,那金甲騎兵就連人帶馬,滾進火海。

之所以出手,不是擔心冉閔對付不過來,而是因爲阿爾卑斯山下的那股龐大的鬼氣已然出現在都靈。

既然這鬼氣被聖教徒守護,又被稱作是神的裹屍布,我沒理由不認爲,這傢伙一旦出現,是會殺人的!

而且,我有一種直覺,那所謂的裹屍布,回來殺我!

情急之下,我只得與冉閔裏外照應,殺掉那些金甲騎兵。

“天王,山下那東西出現了,走爲上策!”我喊道。

冉閔聞言,一鉤戟戳翻了對面的兩個騎士,而後磕了下馬肚,往我這邊奔來。

忽然,都靈上空剛剛升起的曙光頓時被一片巨大的烏雲遮掩,而後,一股陰森氣息漫卷開來—— 詭異的氣息瀰漫整個城市上空,這高聳的教堂之上,驀然一道閃電劈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