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一來到這裏,我便感覺不對勁,雖然沒有感受到一些異樣的氣息。

但這峨眉山可是出了名的猴子多,會兒在這松林之中竟然沒有猴子,而去還這麼靜,這裏地兒一定有問題。

或者說這裏有埋伏,想到此處,我猛的回頭對着宋叔以及身後一百多位道友吼道:“大家小心,這裏可能有埋伏!”

隨着我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露出了一臉的驚訝之色,並且在第一時間都舉起了各自的法器,警惕的望着四周。

不過就在此時,一個聽上去很是動聽的女人聲突然在四周響起:“呵呵呵!還不錯,難怪上一任聖女跟你跑了!”

此言一出,我、老常、阿雪以及凌傷雪全都露出了一臉的異色。

這話什麼意思?而且說這話的人是誰?

剛想到這兒,只見不遠處,山道旁的一處大青石上,這會兒突然走出一個極度美麗的女人。

那女人衣着黑色薄紗長裙,皮膚白皙,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五官幾乎完美到了極致,而且舉手投足之間,竟然都是那般的勾魂奪魄…… 那女人剛一出現,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她的絕世美貌所吸引。

這等級別的美貌幾乎已經達到了上官仙那種程度。

她的出現,無異於是平靜的湖面突然掀起了驚濤駭浪,除了男人被她的美貌所迷以外,就連一些女道士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她。

此時的我也有些傻了眼,傻傻的望着那黑衣女子,好似看到了仙女兒一般。

不過就在此時,上官仙的聲音卻在我耳邊響起:“李炎別看她的眼睛,這是一種媚術!”

此刻聽到上官仙的聲音,我猛的甦醒了過來。

嘴裏不由的念道:“媚術?”

“是的,如果在看下去,小心三魂七魄不穩。”

話音剛落,我的腦子裏“嗡”的就是一聲,然後連忙向周圍望了望,只見很大一部分人,特別是一些年輕一點的男性道士,這會兒全都被那女子迷惑。

此時我那敢怠慢?當場大吼了一聲:“都醒醒,這是媚術!”

我的聲音很大,當場就把很多人驚醒。那些人來醒來之後,也是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既然看她這麼一眼就被迷惑了,這女人到底有多強?

那黑衣女子見我這般,竟然也不生氣,而且還“噗嗤”一笑,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果真有些本事!看來組織還真小覷了你。”

誘寵寶貝,乖乖乖 那黑衣女子淡淡的說道,雖然我們幾人能聽懂她口中的“組織”,但其餘道士卻不知道那女人在說什麼。

而就在此刻,凌傷雪緩緩的從我身邊走出,然後望了望不遠處站在大青石上的黑衣女子,然後開口道:“你就是現任的黑蓮聖女?”

凌傷雪依就絕色,但現在與遠處的那個黑衣女子比起來,凌傷雪卻又略遜一籌。

“是的!要不是姐姐你叛逃組成,我也沒有資格坐上這個位置,更沒有機會學得黑蓮大法!”那黑衣女子說得輕描淡寫,面色從容無比。

不過她的話音剛落,凌傷雪的臉色卻是猛的驟變,並且不由的後退了一步:“你、你、你學了,學了黑蓮最高心法?”

看着凌傷雪那驚恐的模樣,我隱約的猜測,這所謂的黑蓮大法一定是一門極其高深的道術,不然凌傷雪斷然不會如此。

“是的姐姐,如果姐姐現在回來做我的丫鬟,也許我會教你最高心法中的一招半式!”那黑衣女子再次輕描淡寫的說道,好似根本就不把我們放在眼裏,而且還當衆叫凌傷雪做她的丫鬟。

這讓我很是受不了,此時我鼻孔之中猛的出了一口粗氣,然後對着那黑衣女子便是一聲大吼:“臭娘們,別在哪兒嘚瑟,你信不信我一會兒讓你魂飛魄散!”

我放出狠話,同時招呼了空、周傾城她們就準備動手。

不過那黑衣女子在聽到我這話之後,卻笑了笑:“好啊!那就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

她的話音剛落,這個新任的黑蓮聖女手臂輕輕一揮。

山道兩側竟然齊刷刷的站起了豎排人影,看其衣裝,四大門派的人都有。

而且大青石後面這會兒還走出八個人,一邊四個,每一人都衣裝黑衣,黑衣之上全都繡着一朵黑色的蓮花。

突然冒出這麼多四大門派的妖道,在場的所有人都心有餘悸,剛纔我們要是在前行二十米,必然走進這些人的包圍圈。

不過還好,我提前發現了異常,躲過了一劫。但即使如此,此時的一戰,也在所難免。

山道兩旁的人影剛一出現,站在大青石上的黑蓮聖女便輕柔的說道:“殺光他們!”

此言一出,周圍驟然響起了一聲聲喊殺之聲,同時一聲聲道令也隨之響起。

有道君五字決“急急如律令”有道家七字真言“臨兵鬥者皆列陣前行”還有一些古怪的道令,以前聽都沒有聽過。

總之在這一瞬間,全都匯聚在了一起,顯得嘈雜無比。

並且他們所有人的目標也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殺光我們。

此時我見大戰不可避免,當場便對着我們這一小隊的其他人說道:“我們去殺了那黑蓮聖女!”

說罷!我第一個動手,舉起桃木劍就衝殺了上去,而我剛一動身,凌傷雪等也不怠慢,也在第一時間全都跟了上來。

那黑蓮聖女見我們敢對她動手,此時也是笑了笑,也不說話,也不動手。

不過站在大青石兩側的八個黑衣人卻在第一時間對我們衝了過來。

就此,我們六人與那八個黑衣人交上手了。

這八個黑衣人看其面貌,應該年紀不大,也都在二十五歲上下,其中有男有女。

你曾上過我的心 雖說這八個黑衣人的年紀都不大,但其道行卻不可小覷,每一人的道行都很是厲害,全都在中樞初期。

不僅如此,他們修行的功法竟然與阿雪和凌傷雪的一般,而且身上還帶有黑黑的死氣。

也就是說,這八個人也是從小吃死人肉長大的。

如今面對如此高手,我們都不敢有絲毫大意,全都小心慎行。

畢竟一個差錯,就有可能把命交代在這裏。

因爲我和凌傷雪成爲了重點關注對象,所以我二人每人都是以一敵二。

雖以一第二,但我和凌傷雪都不落下風,並且越戰越猛……

不過我們始終是一個打兩個,要想迅速將其擊敗也是不可能的事兒。

反觀周圍,此時也成爲了一種膠着的狀態,我們這一方有一百多人,但對方也有一百多人。

甚至有一個老太婆竟然能和宋叔打成平手,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對面就只有這麼一個高手,這讓王叔此刻大顯了威風。

王叔一套乾坤劍法幾乎無人能敵,所過之處,全都接不了他十招。

因此,這會兒有七八個道行比較高的中年男人困住王叔,要不然對面一定立刻潰敗。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二十分鐘後,我們這六人終於分出了勝負。

只見我的對手一劍刺向了我的喉嚨,準備當場要了我的性命。

但也正是對手的這一劍,讓我看到了破綻,我腳下一滑,身子猛的往一旁一閃,他的桃木劍貼着我的的喉嚨從旁邊刺了出去。

那人見這一劍被我躲過,就不想橫掃一劍,直接砍掉我的腦袋。

但這一切都已經晚了,因爲我手中的桃木劍已經猛的刺出,搶在他的前面,刺進了他的腋下,最後直接捅進了他的肺裏。

桃木劍剛一刺進他的身體,那人便發出了一聲沙啞的嘶鳴,因爲肺部被我刺穿,所以他的每一次費力的呼吸,都伴隨着鮮血的溢出。

一劍之後,我一腳就把那小子踹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在山道之上,同時在迅速揮劍與另外一名對手交戰。

剛纔兩個打我一個都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以一對一還能打得過我?

不到二十招,我身子猛得躍起,直接使出一招仙人指路,當場就把刺穿了那小子的喉嚨。

也就在我殺死眼前的這二人之後,凌傷雪也是猛的法力,一手掌心符當場就拍死了一人,然後回手一劍,也再次斬殺一人。

我們二人接連破開局面,讓剩餘的其餘六人毫無招架之力,三分鐘內,全都被我們聯手斬殺於腳下。

大青石上的黑衣女子見自己的手下全都被殺了,這會兒不僅不怒,還露出了一絲笑容:“果真都是高手,但真實可惜,與我們黑蓮作對,那只有一個下場……死!”

說到此處,那黑衣女子的瞳孔猛的一放大,身體之中驟然冒出一陣陣黑氣。

除此之外,至她的白皙的脖頸開始最後至她的半張臉,其皮膚之上竟然不斷蔓延出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到最後全都連在了一起,竟然很是詭異的變成了一朵黑色的蓮花。

因爲剛纔親眼看到了其從她脖頸出開始“生長”最後才蔓延到了臉上。

所以感覺這場景實在是太過怪異,讓我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當我們感受到她的道行時,我們都是心頭一震,皆露出了一臉驚恐的表情。

因爲那黑蓮聖女的道行超越了在場的所有人,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力魄修爲…… 當我們所有人感受到那黑蓮聖女的高強修爲之後,我們幾人都是一臉的震驚。

恐怕在場的一百多位道士,接近兩百位道士裏,也就宋叔一隻腳邁進了力魄道行。

滔滔黑氣不斷外放,沒到五秒的時間,那大青石附近便是被濃濃的黑霧籠罩。

見到這兒,我身旁的凌傷雪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嘴裏驚訝的說道:“最高心法,竟然真的是最高心法!”

聽凌傷雪這般說道,我們幾人都有些疑惑,凌傷雪口中的最高心法到底是什麼?這種道術很厲害嗎?

想到此處,我一邊警惕着不遠處的黑蓮聖女,一邊開口向凌傷雪問道:“凌傷雪,什麼、什麼最高心法,很厲害嗎?”

凌傷雪聽我這般問道,雙眼死死的瞪着那黑蓮聖女,然後凝重的開口道:“不是厲害,可以說恐怖,凡事能得到黑蓮最高心法的傳承,其本身就是一個死過一次的人!”

死過一次?這四個字好似波瀾驚濤,每一下都撞擊在心間。

“死過一次?”我嘴裏不由的驚呼出聲,感覺疑惑不解。

“沒錯,想得到這種心法的傳承,必須魂魄離體。讓魂魄受到百般折磨與鍛鍊之後,讓那種痛苦烙印在魂魄之中,唯有如此纔能有學習資格! 婚色撩人:部長,前妻不承歡 而且這種邪術的修煉方式也很是另類,必須不斷食用活人的血肉,但看其現在的道行,她應該纔剛剛開始修煉還不能展現出最高心法的威力。”凌傷雪再次沉聲說道,臉上寫滿了凝重。

我驚恐的望着不遠處的黑蓮聖女,嘴裏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讓疼苦烙印在魂魄了,這是怎麼的一種訓練?而且還要吃活人血肉,這樣的修行方式也太另類了吧!

肉體上的疼苦可以治療,可以恢復。但烙印進了魂魄,卻不能恢復和治療。

也就在我驚訝對面那黑蓮聖女的修行方式的時候,那黑蓮聖女竟然手臂一揮,一條黑色拘魂鞭直接就從她的衣袖裏滑落而出,最後直接被其握在手中。

不僅如此,她還猛的揮了揮手中的鞭子,那拘魂鞭當場就在空中發出一聲爆響“啪,啪啪”而且除了爆響以外,還有一陣陣滲人的寒氣傳來。

見到這兒,我們六人都不敢怠慢,全都嚴陣以待。

也就在我們做好準備,迎接那黑蓮聖女的攻擊時,只見那黑蓮聖女腳下猛的一點地,身體直接就躍到了半空之中。

如今黑蓮聖女打開了力魄脈輪,而這個脈輪被打開之後,全身的筋骨都會發生改變,變得更加堅韌,而且身體的力量也會猛增一倍不止。

所以那黑蓮聖女運轉道行腳下就這麼輕輕的一用力,直接就凌空躍起,當場就躍出八九米那麼遠。

這等場景要是讓那些奧運會的跳遠冠軍見了,一定會驚掉一地的下巴。

不過我們這會讓卻不關心這黑蓮聖女跳了多遠,而是全都握緊了手中的桃木劍,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戰鬥。

黑蓮聖女剛一落地,再次對着我們衝了過來,同時準備對我們揮舞手中的拘魂鞭。

見到這場面,我也是眉頭一皺,當場便低吼了一聲:“我們一起滅了這妖女!”

說罷!我第一個舉劍就衝了上去,緊隨其後的是凌傷雪和阿雪,接下來便是了空和周傾城。

而老常這會兒則留在了原地,同時連續拋出數十卷墨斗線,並且在原地急速結印:“臨兵鬥者皆列陣前行,起!”

隨着老常的道吼,十幾圈墨斗線全都猛的射出,同時發出一聲聲的破空之聲“嗖嗖嗖”……

也就在老常剛剛結印的時候,我已經與那黑蓮聖女交上手了,那女子身法敏捷異常,一手鞭法更是用的出神入化。

別說我能近身砍殺她,我TM根本沒有靠近她兩米以內的機會。我想強行靠近她,可是每次都失敗了。

因爲每當我強行靠近的時候,那拘魂鞭就和長了眼睛似的,不是攻擊我的脖子就是攻擊我的腦袋,導致我不得不再次後退。

不僅我是如此,凌傷雪等人也都一樣,這會兒沒人能靠近那黑蓮聖女,全都與她的距離保持在兩米至三米左右的位置。

如今我們五人合圍一人,而且還有老常的墨斗線不斷從各個方向攻擊那黑蓮聖女。

但好似根本就沒用,即使我們六人聯手,這會兒也都無法對那黑蓮聖女照成有效的攻擊,更加別說傷害到她了。

甚至我們六人很多時候都差點被拘魂鞭打中了腦袋,如果真被打中了腦袋,我們的三魂七魄必定當場就會散去,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所以我們每個都不敢大意,畢竟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死在這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的戰圈之中不斷髮出拘魂鞭的破空之聲,與它揮打在空中發出的“啪啪”聲。

這接下來的二十多分鐘裏,我們六人合力一直與那黑蓮聖女纏鬥着。

雖六人聯手,但沒有一絲收穫,而且我們圍困她的五人還接連受傷,不過還好!這些傷都沒有危急性命還勉強可以承受。

反觀宋叔那一邊,其戰場形勢到對我們很是有利,王叔以一敵八,竟怒斬八人,最後與宋叔回合聯手對抗那老太婆。

如今的老太婆幾乎已經抵擋不住,如果這個老太婆敗了,那麼四大門派必敗,這一場戰鬥的勝利也終將屬於我們。

想到此處,我咬了咬牙,然後沉聲對着衆人說道:“我們在堅持一會兒,等宋叔他們脫身之後,就是這個妖女的死期!”

衆人聽我這麼說,又用餘光發現宋叔和王叔已經佔據了絕對的上風。如今距離宋叔和王叔打敗那老太婆的時間恐怕也不會太久。

不過就在此時,不斷揮舞拘魂鞭的黑蓮聖女卻發出一聲聲輕鈴般的笑聲:“呵呵呵,你認爲你們能殺掉我嗎?”

“哼!你認爲你今天還能活着走出峨眉山嗎?”我此時一臉陰沉的答道,雖然處於下風,但還是不屈的回答道。

“哈哈哈,我想走誰也攔不住!”

此言一出,那黑蓮聖女的身體之中再次釋放出一陣陣漆黑的黑霧,也就在這黑霧剛剛釋放而出的時候。

一旁的凌傷雪當場臉色一變,然後大吼了一聲:“大家小心!”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對面的黑蓮聖女便猛的嘶吼了一聲“啊”這聲嘶吼很是尖銳,竟然刺得我的耳膜很是生疼。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就在我們所有人愣神的時間,那黑蓮聖女直接掃出一個橫掃千軍。

結果導致除了了空和凌傷雪以外,所有人的腹部都別那拘魂鞭打中,並且在那種大力之下,我們的身子也都猛的倒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悶響,我直接就摔在了地上,並且感覺後背和腹部都疼痛無比。

我低頭望了一眼自己的腹部,發現被拘魂鞭打出了一條血口子,這會讓正不斷的往外冒血。

但也就在此時,宋叔和王叔終於聯手擊敗了那個老太婆,然後迅速向我們趕了過來!

當王叔和宋叔來到我的身前,很是急切的開口問道:“小炎、小炎你沒事兒吧!”

“我、我沒事兒!”我強忍這疼痛爬了起來,然後直接撕碎了上衣,然後將腹部的傷口用布條是捆住。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王叔和宋叔見我受了傷,但問題不大,說了一句,讓我多多小心,然後便轉身衝向了黑蓮聖女。

而我也是迅速來到阿雪和周傾城面前,查看她二人的傷勢。

見她二女與我一般,也都是腹部出現了一條血口子。於是我用我上衣剩下的布料迅速的幫二女包紮傷口。

做完這一切之後,我們三人再次加入了站圈。

如今有了宋叔和王叔的加入,如今的戰場變成了八對一。

也正是如此,形勢瞬間逆轉,黑蓮聖女直接就處於了下風。

再次交戰了十多分鐘會後,我們身後漸漸的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很多高手也就奔襲到了我們這裏。

到了此時,已經變成了我們十二個打黑蓮聖女一個。

也就在這一刻,凌傷雪突然一劍刺出,直指那黑蓮聖女的脖頸,而且宋叔也是一劍刺出,直指黑蓮聖女的胸口。

而且黑蓮聖女已經被逼到了一個死角,這一劍下去,她畢然死在哪裏!

不過出乎所意料的是,她竟然猛的凌空躍起,直接跳上了高空!躲過了這一劫。

但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裏,我腳下一蹬,身子猛的躍起,直接就跳向了黑蓮聖女,並且手中桃木劍直指她的心口,準備這一擊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此時我和黑蓮聖女雙雙躍起,全都越上了兩米左右的半空之中,並且我還手持桃木劍,一劍就刺向了她的心口。

這一劍的速度極快,而且是毫無徵兆的,如果是一般人斷然不會有任何反應,必然死在我的劍下。

但黑蓮聖女不同,她是是整個黑蓮組織中,年輕一輩中的最強者。

冰與火之魔山 即使我們十二個道行高強的道士合擊她一人,我們都還不能直接取勝。

也就在我手中的桃木劍即將刺中黑蓮聖女胸口的時候,只見黑蓮聖女竟然一把抓住了刺向她的桃木劍,同時她對準了我的肚子就是一腳猛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