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來我就沒錢了,最後是甩哥把我騙到他們團伙裏去了。我看有錢拿就去了。”

“找我爸?”蕭凡有些震驚。

“我爸五年前就失蹤了,現在派出所報的還是失蹤人口。這也不是說找就找得到的啊。”

蕭凡苦笑,他知道小叔跟爸的關係特好,但也不想因爲自己家的事連累其他親人。

“那你來了,就跟着我,不準惹事,後面我來想辦法。”蕭凡從小都疼愛這個弟弟,所以有好事也會想着他。

“嗯。”

“蕭凡,我要回家了,那個…留個電話吧。”葉倩倩有些害羞的望向蕭凡。

“好!”

蕭凡掏出手機添加上葉倩倩的電話後又加了微信。

“凡哥,今天真是對不起你,事情搞成這樣,都怪我。下次我請你,我倆單獨吃大餐。”徐文軍滿是歉意。

“不怪你,你公司有事情就先回去吧。”蕭凡之前在桌上吃飯就看見徐文軍手機電話不斷,就料定他公司有什麼急事。

“有什麼事跟我說。”最後蕭凡又說了一句,就目送着徐文軍離開了。

走出榮耀大飯店,蕭凡才發現自己沒有車,尋思着什麼時候去買輛車。

隨便打了個出租車,蕭凡兄弟二人就去往了千燈鎮棚戶區。

母親張慧雯一個人在棚戶區,蕭凡剛好今天想回去陪母親張慧雯一段時間,順便到市區買套房子。


棚戶區的房子是簡裝修的,房租便宜,每個月只要兩百塊,張慧雯每天擺攤賣點煎餅,也足夠她自己生活了,不過她卻默默的給蕭凡存了不少錢。 夏凱走在寬敞的街道上,觀察着周圍的人羣,或許是因爲雲靈學院的影響力太大,大部分普通靈脩人士也穿着樣式古樸的道袍,只不過他們的胸口沒有屬於雲靈學院的徽章。

或許是經常見到學員進出的關係,夏凱的出現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更何況他的身上只是一條紅色的道袍,熟悉學院制度的都很清楚,這代表着最初級的身份。

來到完全屬於靈脩界的集市,着實讓夏凱大開眼界,這裏有專門售賣各種品階藥丸的藥鋪,還有各式閃耀着靈力光澤的靈器店鋪,甚至還有精巧的飾品店。當然這裏售賣的飾品不僅美觀,更具有不小的輔助作用,比如空間戒指,和各屬性的靈晶。

在靈脩界,靈石就是唯一的貨幣。夏凱爲了確定學院每個月發的一塊初級靈石相當於多少的購買力,他到一家小藥鋪前面拿起了一瓶他最熟悉的藥物,益氣散。

輕輕打開瓷瓶,他先用鼻子聞了聞益氣散的藥味,再看了看裏面粉末的成色,和自己用三十年的三葉草以及一百年的成熟白蘭果,煉製出的益氣散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如果自己的益氣散打十分,這個藥店的益氣散最多就五分的樣子,還不到及格的水平。可就在夏凱連連搖頭的時候,卻聽到了老闆熱情的聲音,“你是雲靈學院的學生吧,這個益氣散對於靈士階段的修煉幫助最大了,今天我們店裏打折,只要十塊初級靈石就能買到了。”

接下來,夏凱的問話差點讓老闆恨不得給他一拳,因爲他問了一句,“十塊初級靈石買幾瓶…?”

本來滿臉微笑的老闆瞬間就垮了下來,看他是雲靈學院的學生才忍住沒有發火,益氣散是多麼重要的藥物啊,有些大家族甚至每個月定期到他的店裏訂走一批,今天生意不好才主動打折,從平時的十五塊靈石降到了十塊靈石,這個呆子撿到這麼大一個便宜就算了,還想讓我血本無歸不成?

“當然是一瓶了!”老闆瞪了夏凱一眼說道。

“噢,”夏凱吃驚的應了一聲,慌忙把益氣散放回了原來的位置,接着逃也似的走出了藥店。

MLGBD,成色如此差的益氣散居然要十塊初級靈石,這可是學院十個月才發的“生活費”啊。怪不得自己一下子拿出八十瓶益氣散的時候,禹青三人一副把自己當外星人看的樣子,原來是驚訝於自己不知不覺跟土豪交上朋友了…

當夏凱在集市逛了一圈的時候,終於發現夏宗的財政問題有多麼嚴峻,十個初級靈石一瓶的益氣散在靈脩界還算便宜的東西,一個普通的空間戒指價格在一塊到五塊中級靈石,也就是一百塊到五百塊初級靈石,而靈器更是貴得離譜,最便宜的一把也要幾十塊高級靈石,那是多少塊初級靈石,夏凱已經有些算不過來了…

如果夏宗只是靠學院分配的靈石度日的話,恐怕一年的數量也只夠在集市買一件作用不大的配飾了。

大概瞭解了靈脩界的市場行情後,夏凱才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此時他對自己擁有的東西更有信心了,這件事物的價值恐怕要超出自己的想象。

夏凱走到一條街道的轉角,五個金色大字非常醒目,靈寶拍賣行。他微微一笑,自己的目的地終於到了。

靈寶拍賣行屬於東方大陸三大拍賣行之一,在全國各地都有分店,而地處雲靈城的這一家也是他們的衆多分店中業務量不小的一家。

夏凱跨上最後一級臺階,看到了拍賣行門口頗有幾分姿色的迎賓小姐。她彬彬有禮的向夏凱鞠了一躬,然後問道:“先生,請問您是要競買還是出售物品呢?”

雖然夏凱的樣貌只是十七八歲的男孩,但迎賓小姐仍然非常恭敬,這跟他身上穿的雲靈學院道袍有非常大的關係,做爲東方大陸最高靈脩學府之一,雲靈學院可是招募了不少大家族的年輕後輩,這家靈寶拍賣行也是這些出手闊綽的年輕人經常光顧的地方。

眼前這一個雖然不怎麼眼熟,甚至身上還透露出一股屌絲的氣質,但如果是一位暴發戶的後代怎麼辦,迎賓小姐自認惹不起這樣的人物。

夏凱微微一笑,“我要出售物品。”

沒想到這一句回答卻讓迎賓小姐臉色一僵,毫無疑問,沒有哪個大家族子弟或是暴發戶的後代會來拍賣行賣東西的,這次還真是看走眼了,眼前這位果然是個徹徹底底的屌絲。

“跟我來。”迎賓小姐撂下一句話扭頭便走。

夏凱也只好乖乖的跟在後面,誰叫自己是個缺錢的主呢。

跟着迎賓小姐上了二樓,拐了幾個彎,走進了一個狹小的房間。房間裏面擺設簡單,一張長條形木桌,兩三把凳子,如此而已,一看就是接待小客戶專用的房間。

“你在這裏等一下,我去叫鑑定師過來。”迎賓小姐扔下一句話,便朝門外走去。

“誒,等等,”夏凱突然喊住了她,疑惑的問道,“你還沒問我要出售的是哪類物品呢。”拍賣行的鑑定師通常只擅長某一種類型物品的鑑定,比如靈器類、藥品類、卷軸類等等,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沒有誰能夠做到精通全部的東西。

沒想到迎賓小姐卻噗嗤一笑,“放心,我們鑑定師的能力足夠鑑定先生的東西了。”嘴上這麼說,心裏卻不屑的哼了一句,區區紅袍靈士等級還想要我們的專業鑑定師來浪費時間不成,你那點東西能超過一百塊初級靈石就不錯了。

在靈寶拍賣行,由於業務量太大,只有大客戶才配得起專業鑑定師的出動,這是不成文的規定,夏凱這種初次乍到又看起來寒酸的主,只有通用鑑定師過來應付一下。

聽到迎賓小姐這麼說,夏凱只好無奈的聳了聳肩讓她去了,獨自在房間裏等了半個時辰左右,夏凱纔看到所謂的鑑定師姍姍來遲。

當對方一進門,看到夏凱的樣子時,非但沒有一絲歉意,反倒是撇了撇嘴,一副不耐煩的神色。 張慧雯一個人其實也習慣了,畢竟蕭峯失蹤了五年,這五年她沒日沒夜的思念,期盼着突然有一天丈夫蕭峯站在她的面前。

可最終也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她只希望兒子蕭凡過得開心就好。

“媽,我回來了,你看誰來了?”蕭凡和蕭問拎着一大袋菜和生活用品。

現在離婚了也沒什麼煩心事,蕭凡就決定回來就讓媽搬家,去市區買套房子。

“小凡,問兒也來了啊。”張慧雯溫馨一笑。

她想起好幾年前,一家人在一起的開心日子,可再也回不去了,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她只願親人們都身體健康快快樂樂的就好。

“二嬸好。”蕭問開心的叫道。

“小凡,你們買這麼多東西是?”張慧雯有些詫異的問道。

“媽,明天我們搬家吧,去市區住,我現在有錢了,我給你買套房子。”

“啊?怎麼突然就要搬家了,我怎麼沒看見嫣然?她每次不是和你一起來嗎?”張慧雯有些不明白。

蕭凡知道遲早瞞不住,老實說道:“媽,我和嫣然已經離婚了。”


張慧雯嘆了口氣:“唉,嫣然是個好姑娘,不過媽尊重你的選擇。”

“媽只希望你做人不要昧良心,懂得知恩圖報,住院那段日子我其實都知道,嫣然幫了不少忙,她不欠你。”

蕭凡說道:“媽,你放心吧,該還的兒子我一定十倍還。”

“今天我給你做點好吃的,我們買了不少菜。明天你就跟我搬走吧。”

“我們搬到市區吧,你放心我找到工作了。”蕭凡怕張慧雯不放心又解釋了下。

張慧雯慈祥的看着蕭凡微微說道:“其實我一個人住在這裏也挺好的。”

“市區的房子太貴了,媽不想你有太多的負擔。”

她自己一個人也能生活,不希望耽誤了蕭凡,也不想給他帶來負擔,對於她來說餘生孤獨終老也罷,只要兒子幸福平安就好。

“媽,你放心,我有錢了,而且蕭問家裏也出事了,我總不能讓他沒地方住吧,到時候我們一家人住在一起多好。”蕭凡本來不想告訴張慧雯蕭問家裏出事的,最後一想還不如早點告訴媽,這樣媽心一軟就答應搬到市區了。

“啊,這是怎麼回事啊?問兒你怎麼不告訴二嬸呢。”張慧雯一時有些擔心。

蕭問只好又把事情重複了一遍。

他沒想到,二哥蕭凡一家人搬到金陵後過得並不好,早知道他就算餓死也不會來禍害二嬸家。

蕭凡和蕭問擠在一張破舊的沙發上將就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蕭凡就僱了輛託運車,把一些有用的傢俱帶上了,這點東西本來不需要僱輛大車,張慧雯堅決要帶上做煎餅的小推車,蕭凡無奈只好一起帶過去了。

蕭凡早就提前看好了房子,廣大商場後有一棟公寓,那邊人多熱鬧,張慧雯也喜歡這樣的地方。

本來蕭凡打算買套別墅的,最後想了想也就算了,別墅雖好,但是媽不喜歡,太大反而令她覺得空落落的。

所以就選擇了地勢平坦的‘新城金郡’,主要還是這裏風水好。

凡住宅地勢平坦,名叫樑土。後面高,前面低,名叫晉土,這兩種地勢居住都很吉利,所以蕭凡一眼就看中了。

蕭凡直接付了全款,一共二百五十八萬,三室兩廳兩衛,還是精裝修的。

忙了一天新家總算安頓了,蕭凡也鬆了口氣。

“哥,我也不能白吃白住,過幾天我就找個工作去。”蕭問本來以爲蕭凡也沒什麼錢,但看他刷卡時,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讓蕭問很是震驚。

不過他是有骨氣的人,不希望麻煩蕭凡太多,只要找到工作,工作穩定後他就決定去外面租個房子。

蕭凡點了點頭沒說什麼,他支持蕭問找個工作,並不是怕麻煩,而是爲了蕭問好,他不想弟弟蕭問和自己以前一樣。

“媽,我跟蕭問出去下,晚上回來給您做飯,記得把門鎖好。”蕭凡叮囑了一番就和蕭問出門了。

平時出門都是開的陸嫣然的車,現在沒車開反而不習慣,去哪都要打出租車,太麻煩了。

思考一番,蕭凡就去了4s店。

“你好,請問這款車多少錢?”蕭凡看中一輛白色奧迪問道。

“這款是奧迪A4L,底價三十五萬。你又買不起,問那麼多幹嘛?”女經理不屑的看了一眼蕭凡冷冷說道。

在她看來,像蕭凡這樣的窮人根本不配進4s店,這裏隨隨便便提一輛車都要他奮鬥好幾年。

蕭凡一向很隨意,只要自己喜歡的衣服都行,所以身上穿的都是地攤貨。

“你什麼態度?有這樣對待客戶的嗎?”蕭問上前喝道。

“我說的有錯嗎?穿的跟個乞丐一樣,沒錢就別來丟人。”

蕭問板着臉看着她:“你不要看不起人…”

他沒想到這4s店經理一副人模人樣,說話確是難聽至極。

就在這時,一名黑西裝男走進,還順手推了把蕭凡:“滾開,狗東西,買不起就不要來丟人。”

蕭凡皺了皺眉,自己來看個車,怎麼接二連三碰到這種人。

蕭凡只是輕輕往左一傾,黑西裝就推了個空,蕭凡冷笑一聲把腳伸出,黑西裝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女經理尖叫道:“啊!你幹什麼!”


“噗!”蕭問沒忍住笑了。

黑西裝男摔倒的瞬間,雙手慣性的扶住了面前的女經理,可是下傾的力道太大,直接一下把女經理的長裙給脫了,露出一條白色內褲和一雙性感的大腿。

他知道蕭凡拌了他,所以立馬起身惡狠狠的瞪着蕭凡。

“你故意拌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

黑西裝男的臉色不好看,語氣充滿了威脅,可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蕭凡打斷了,表情古怪地望着他:“你狗眼往哪看啊?你踩到我腳摔倒了還怪我?”接着他故意用剛好能被對方聽到的聲音嘟囔,“算了算了,不怪你了。”

“你…”黑西裝男從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氣的發抖。

蕭問看到黑西裝男這副吃了屎一般的表情,心裏就很爽,對蕭凡說道:“哥,算了,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次就算了。”

黑西裝男表情更加不好看了,爲了找回點面子他鄙夷的說道:“買不起就不要來,還不讓別人說,算了算了,像你這樣的窮鬼來4s店也只是過過眼癮,拍個照發朋友圈炫耀,我理解,我理解。” “你有什麼東西要賣?”三十出頭的鑑定師自顧坐在了長桌的後方,冷冷地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