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周瑩瑩家的門口,電話那頭就直接掛斷了,張昊天想要再給周瑩瑩打個電話的,可轉念一想,現在這種時候,與其給周瑩瑩打電話,還不如真的給周偉光打一個了!

一來,周瑩瑩本身喊的就是周偉光,自己幫着她把他找來,也是應該的!還有,裏面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多個人多把手,肯定是沒問題的!

想到這些,張昊天急匆匆的給周偉光打了個電話,簡單的跟他說了幾句,讓他儘快到周瑩瑩家裏來。

這邊掛斷了電話,張昊天開始嘗試着打開周瑩瑩家的大門。

實際上打開這扇門並不會很困難,之前周瑩瑩擔心自己忘記鑰匙,就放了一把備用的在張昊天身上,所以現在張昊天只需要找出那把鑰匙,直接開門就可以。

可裏面的情況現在還不知道呢,這扇門,真的就能這麼輕易的被打開嗎?

張昊天沉了沉氣,找出鑰匙,準備試試看,要是能打開那自然是最好的,要是不能,自己再想其他的辦法!

讓張昊天沒想到的是,還沒等他用鑰匙開門呢,那扇門竟然自己慢慢的打開了!

張昊天小心的朝着房間裏面探看,想知道里面現在的情況如何了,可當他真的看過去的時候,發現房間裏這會兒相當的昏暗,周瑩瑩就端坐在沙發正中間,稍稍擡頭,面帶微笑。

這是什麼情況?自己剛纔在電話裏面明明是聽到周瑩瑩求助的信息的,爲什麼這會兒,周瑩瑩竟然什麼事兒都沒有呢?

“你來了啊。”端坐着的周瑩瑩笑呵呵的說着,那個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有事兒的樣子。

張昊天詫異了,“你……”

不等張昊天說完後面的話呢,周瑩瑩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個張牙舞爪的影子! 第10章該退學就退學

「呦,姜南初,想不到你還有臉過來呀,我要是你,我早就當鴕鳥把臉埋進土裡算了。」

潘曉曼勾唇嘲諷道,在高中自己就是校花,原以為進入了美女眾多的帝都大學,自己也能夠脫穎而出,卻不想連一個系花都沒有選上,潘曉曼最終就將所有的不滿都對準了姜南初。

只不過自己一直都找不到姜南初的把柄,如今得知了姜南初被悔婚,潘曉曼自然要好好利用起來。

「潘曉曼,你陰陽怪氣的什麼意思,有什麼話就直說。」姜南初冷冷的說道。

「你不怕丟人,我有什麼好不敢直說的。」

「大家都過來呀,你們或許還不知道吧,我們舞蹈系大名鼎鼎的清純系花,在昨天被悔婚了。」

「如今的姜南初,就是一朵二手花,我猜是被簡梓佑玩膩了吧。」

「潘曉曼你少胡說了!」

謝半雨聽到潘曉曼這麼說急了,立刻就想要衝上去捂住潘曉曼的嘴。

這件事情原本姜南初就已經是受害人了,為什麼她們還要不放過南初。

潘曉曼察覺到謝半雨的動作,直接將她推倒在地。

「謝半雨,你一個上學還要靠獎學金的窮鬼,居然敢碰我,碰壞了我的衣服,你賠得起嗎?」

姜南初原本是不願意與潘曉曼這種蠻不講理的人有過多交流的。

畢竟狗咬人一口,難道人還要咬回去嗎?

但是事實證明是自己太過於心善了,潘曉曼她既然動了半雨,那麼就不要怪自己反擊。

在潘曉曼放鬆警惕的時候,姜南初直接沖了上去,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潘曉曼的臉上。

潘曉曼的臉上,很快就浮現出了巴掌印。

「姜南初……姜南初你居然敢打我!」

潘曉曼不敢相信的說。

「打的就是你這條瘋狗,給半雨道歉!」

姜南初也不是好欺負的,正好自己心頭的火沒地方發泄呢。

兩個女人之間的打架,扯衣服,拉頭髮都用上了,絲毫沒有淑女的樣子。

別看姜南初瘦,但是打起人來,狠的不行,這場架其實還是潘曉曼處於劣勢。

「你們在做什麼!」

「趕緊把她們兩個人給我拉開來!」

陳老師進入教室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立刻大聲喊道。

被拉開之後,姜南初與潘曉曼直接就被帶入了校長室。

此刻潘曉曼哭的眼睛都腫了,而姜南初死死的抿著嘴,一聲不吭。

「你們身為帝都大學的學生,居然在上課前做出這種事情,我都為你們感到恥辱!」

校長氣呼呼的說道,隨後撥打了兩位學生家長的電話。

「姜南初的爸爸,您的孩子在學校犯下了很嚴重的錯誤,居然打架鬥毆,希望您能夠過來配合溝通。」

校長語氣不善的開口說道,自己剛才已經略微了解過事情的真相了,這次是姜南初先動的手,所以一定是她的錯。

姜國峰原本就氣姜南初那天在媒體面前說的話,差點得罪了簡梓佑,如今知道她在學校出事,開心還來不及,根本不會想著幫她。

「校長,人做錯了事情就該罰,我這個人一向都是很公平的,姜南初任由校長您來處置,該處分處分,如果實在不行就退學吧。」 張昊天心裏咯噔一聲,天啊,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就在張昊天詫異的時候,坐在沙發上的周瑩瑩慢慢的站了起來,沒錯,是站了起來,甚至還站到了半空中!

“呵呵,你來的還真是夠快的呢!”周瑩瑩不慌不忙的說着,但是這聲音的確是周瑩瑩的沒錯,可這語氣也好,表情也罷,全都不是周瑩瑩的,就好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一樣。

“你是誰?” 別後再愛 張昊天十分淡定的問着,或許是類似的事情之前經歷了太多次了,所以現在張昊天並不覺得很擔心,想着等會兒自己收拾了這個傢伙,就可以吧周瑩瑩從哪個傢伙的手上救出來了。

現在要做的不是擔心,也不是害怕,而是淡定!

“呵呵,我跟了你那麼長時間,你怎麼連我都不記得了嗎?”周瑩瑩再次開口,但是還是和剛纔一樣,聲音是周瑩瑩的,其他的,根本就跟周瑩瑩沒什麼太多的關係了。

張昊天不明白了,“你不用裝了,我知道你不是周瑩瑩,你到底是誰!再不說,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傢伙還真是夠能裝的了,還什麼那麼長時間,自己記得她纔有鬼了!

“呵呵,我是誰?我就是你櫃子上的那個鬼啊!”周瑩瑩有一次開口了,只是,這次她的語氣變得十分滲人,甚至,字裏行間還帶着陰冷的風。

張昊天覺得後背一陣陣的發涼,尤其是聽到那傢伙的話之後,心裏更是覺得冷了。

天啊,自己櫃子上的,那不就是丫頭了嗎?

自己家裏就只有這麼一隻鬼,不是她還能有誰?

只是,丫頭爲什麼要這麼做?她到底是要做什麼?

但是不管她要做什麼,張昊天還是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周瑩瑩”,“我知道你是誰了,但是不管什麼原因,你這麼做就已經萬劫不復了,現在收手的話,我可以放過你。”

之前周瑩瑩就提醒過自己,讓自己好好的提防丫頭這個傢伙,自己也知道丫頭不會是什麼好鬼了,但是真的沒想到,她居然會選擇周瑩瑩下手,那可是她的親姐姐啊!

“你既然知道我是誰了,就更應該知道我爲什麼要這麼做了!該死的一直都不是我,而是她!”

丫頭厲聲呵斥着,這件事兒自己沒錯,現在這麼做,完全也是因爲自己要矯枉過正,當初就是那本書的過錯,自己沒錯!

“當年的事兒我大概知道一些,可就算是那樣,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你想報仇,好像也太晚了吧!”張昊天不理解了,丫頭平時不都好好的嗎,爲什麼現在突然想要報仇了?這是受到了什麼東西的影響嗎?

“你不會以爲我是要報仇吧!”丫頭覺得好笑,自己報仇是肯定的,但是在這之前,自己還是要回到人間。

只有自己重新變成了正常的人,自己堆積在心裏這麼多年的怨氣,纔會稍稍散開。

嬌妻難馴:霍少溺愛不停 “那還有什麼?周瑩瑩到底還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兒?”張昊天更加不理解了,要是不僅僅只是報仇,那她到底還想要幹什麼?

如果她是因爲自己,纔回來找周瑩瑩的麻煩,那這件事兒就應該本着自己來,而不是衝着周瑩瑩去啊!

“因爲一開始就應該是我活下去,該死的是她!我現在不過就是要矯枉過正,既然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了,那麼,我就要了她的!只有我們兩個做了交換,一切才能恢復正常!”

張昊天忽然明白了丫頭的意思,也知道她前段時間各種不正常是因爲什麼了,因爲周瑩瑩回來了!

之前周瑩瑩一直在國外,每年只有很少的時間是回來的,並且每次回來,都是在周爺爺家那邊住着的,幾乎都不在家。

那時候丫頭和周瑩瑩距離是十萬八千里的,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妹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當初是怎麼死掉的。

可突然周瑩瑩回來了,她又看到是一個鮮活的生命,並且還和自己是雙胞胎,要是當初自己不莫名其妙的替她死掉,現在的自己肯定也有這樣的青春。

這種事兒對於很多人看來說,都是過不去的,尤其是對鬼!

鬼是人變得,尤其是在變成了鬼之後,一些執念就會被放大,所以當這種想法出現在丫頭腦海裏的時候,也就被無限放大了!

憑什麼雙胞胎姐妹就必須要一個死掉一個活着?

憑什麼必須死掉的是自己?當初那本書明明選擇的就不是自己啊!

憑什麼她可以好好的成長,有美好的人生,自己就一定要躺在冰冷的地下?

……

張昊天忽然明白了丫頭,如果是自己,估計也會這麼做的嗎,畢竟心裏的怨氣根本就沒辦法解決掉。

但是現在,周瑩瑩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堅決不能讓丫頭傷害她一根汗毛!

“那些都是你的事兒,我不允許你傷害周瑩瑩!”張昊天大喊一聲,衝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周瑩瑩就衝了過去,伸手拽住了周瑩瑩的一條腿。

“呵呵,你以爲你真的是我的對手嗎?看來,不是你小看了我,就是你高估了你自己了!”丫頭大笑,順勢還提高了周瑩瑩的高度,這會兒要不是在房間裏,估計丫頭還能讓周瑩瑩飛的更高。

“那就試試看!”張昊天也不管那麼多了,現在這種時候,就是要趕緊抓住周瑩瑩,誰知道丫頭什麼時候會對周瑩瑩做出什麼事兒呢。

就在張昊天想着要如何把周瑩瑩從半空中拽下來的時候,房間外面又傳來了一陣陣的哭聲。

那個聲音相當的熟悉,張昊天覺得好像是在哪兒聽到過,只是現在情況緊急,也沒太多的時間去研究到底是在哪兒聽到過了。

但是他不去想,那個聲音也還是存在的,並且看着這個架勢,還有越來越大聲的意思。

幾乎沒怎麼等,那個聲音就穿過了周圍的牆壁,聲音的主人赫然站在了房間的正中間。

“我的昊天,別來無恙啊!”

張昊天順着聲音看了過去,心裏又是咯噔一聲,天啊,爲什麼夏小沫會出現在這裏?她不是已經……

猛的,張昊天想到了,上次見到夏小沫的時候,是自己躺在那個即將要拆遷的房子裏的時候,當時夏小沫想要帶自己離開,但是丫頭擋在了前面,之後,自己昏迷不醒,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現在想想,這件事兒還真的是相當的奇怪了呢!

估計那時候丫頭也只是表現一下自己的忠誠,根本就沒有真的要幫自己的意思,不然,自己爲什麼會被他們帶走到李不忘的別墅裏?

至於這個夏小沫,她就更加不用說了,那就是李不忘養着的鬼,根本就什麼都聽李不忘的!

“別人養的鬼都相當的忠誠,我養着的,居然會背叛我!”張昊天忽然覺得自己相當的可悲。

都說小鬼是相當忠誠的,可自己養着的這個,哪兒就有半點兒忠誠的意思啊!

非但是不忠誠,甚至還喊來別人家的鬼來收拾自己,真沒見過這樣的!

“呵呵,你知道爲什麼嗎?”夏小沫笑呵呵的開口,看着這個樣子,夏小沫是知道丫頭變成現在的原因。

“我哪兒知道,你都是說來聽聽!”張昊天這會兒也開始拖延時間。

開門之前自己給周偉光打了電話的,他現在肯定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自己一個人對付兩隻鬼,這事兒確實不太好辦,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等着周偉光出現,自己和他聯合起來,到時候就能收拾了丫頭和夏小沫這兩個傢伙了!

“很簡單,因爲那本書!”

本以爲夏小沫會磨磨唧唧的,但是張昊天沒想到的是,夏小沫居然直接就說了出來了!

“什麼書?到底是什麼意思?”張昊天還是不太明白這些話裏面的意思。

書?什麼書?難不成是周瑩瑩之前丟掉的那本書嗎?

想來,那本書是失蹤在墳地裏的,難不成,那本書是故意讓周瑩瑩帶着它去墳地額的,因爲丫頭的骨灰就在墳地嗎?

要真的是這樣,那就說明,那本書還真的是相當的會算計啊!

很快的,夏小沫證實了張昊天的想法,這一切都是那本書的“傑作”。

與其說是丫頭想矯枉過正,倒不如說是那本書想要這麼做來的直接。

本來當年那本書裏的傢伙可以通過周瑩瑩,重新回到人間的,但是因爲自己心裏太倉促了,結果選錯了人,以至於把丫頭給帶走了!

這件事兒的結果就是,那本書裏的傢伙並沒能成功的擺脫那本書,甚至還被發現,封印了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能有機會從那本書裏掙脫出來一部分,必須要找到真正的周瑩瑩,之後,再帶走她!

只是這個真正的周瑩瑩本事多少還有些大,單純只有那本書,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沒辦法,那本書只能通過周瑩瑩,讓她帶着那本書去到墳地那邊,也好讓那本書有機會和丫頭湊到一起。

本來以爲丫頭的骨灰就在墳地範圍內的,可當那本書在墳地裏面轉悠了幾天之後,發現丫頭的骨灰根本就不在!

幾經周折,那本書終於和丫頭聯繫上了,這樣一來,他們兩個一拍即合,這纔有了後面的事兒!

實際上他們一直在尋找一個機會,一個可以下手,周瑩瑩身體還比較弱的機會,因爲這種時候,他們成功的機率纔會很高!

本以爲還要等上一段時間的,可誰成想,周瑩瑩這邊出了事兒了,現在身體真的是虛弱到一定程度了,這或許就是最好的機會,並且,要是真的錯過了這個機會,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張昊天擡頭看着已經落地的“周瑩瑩”,心說這事兒還真的是複雜啊!

只是,腦海裏還有一些什麼事兒是想不清楚的,總覺得還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兒,但是具體是什麼,張昊天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只能把那些問題全都暫時丟到腦後,打算等到這邊的事情全都解決了,到那個時候再找出來問也就是了。

周瑩瑩這會兒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清醒了起來。

“走!趕緊走啊!”周瑩瑩十分艱難,並且還相當虛弱的說着。

現在這種情況,根本就不僅僅只是看兩隻鬼在算計張昊天,這背後的人可還是李不忘啊!

雖然還不知道爲什麼李不忘會把張昊天好好的放出來,但是,他現在是又在給張昊天準備陷阱了,並且還算計着張昊天肯定能跳進來啊!

所以,不管怎麼樣,張昊天是萬萬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趕緊走的越遠越好,至少在他的實力到達一定程度之前,他還真的就不是那些傢伙的對手啊!

張昊天聽着周瑩瑩的話,心裏就顯示紮了一根針一樣的疼。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惦記着讓自己趕緊離開這裏,這,這,這讓自己怎麼報答她啊!

張昊天心裏感動成一片,但是還是很快的收斂了情緒,“放心好了,我自然有辦法對付他們!我是堅決不會讓你出什麼狀況的!”

“別管我了,你自己趕緊離開這裏!”周瑩瑩心裏也相當的感動,甚至這會兒已經開始落淚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還是心裏明白,這種時候最應該做的就是讓張昊天趕緊離開這裏,不然,接下來他肯定就要有危險了!

自己的整個家族,本來就是輔佐老張家的,想來,要是爺爺還有父親他們還活着,遇到現在這樣的狀況,肯定也會讓張昊天趕緊離開的,畢竟老張家的血脈相當的重要,要是沒有了他們,大將軍就很有可能隨時衝出棺材,重新回到人世間,興風作浪!

張昊天並不知道周瑩瑩是在想這些,一門心思的覺得周瑩瑩作爲一個女人都能這樣,自己作爲一個大老爺們的,要是臨陣退縮了,還能算是個爺們嗎?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就算是要走,我也必須要帶你一起走!”張昊天也來了精神了,說什麼也不肯就此一個人離開這裏。 “嘖嘖嘖,還真是有情有義啊!”站在不遠處看熱鬧的夏小沫,這會兒真的也是聽不下去了。

張昊天根本連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並不是多麼的藐視她,而是在張昊天的心裏,原本的夏小沫是那個善良的好姑娘,現在的這個傢伙,真的是褻瀆了這張臉了!

所以要是可以的話,自己真的不想看到她!

看着張昊天不肯搭理自己,甚至連半個字都不肯對自己說,夏小沫覺得很丟臉,趕緊快走了兩步,衝到張昊天的對面,擰着眉頭看着他,“你這個陳世美啊!當初你怎麼跟我說的?還說什麼要永生永世對我好,還只對我自己好,可你看看現在,你竟然對別人好了!”

張昊天這才勉強看了她一眼,只是,張昊天不太明白了,夏小沫現在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夏小沫了,爲什麼還會記得當年自己跟夏小沫說過那些話?

記得那時候夏小沫還活着,自己和她還是那種關係不太明確的時候,有一天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也正是從這麼一句話之後,自己和夏小沫的關係,纔開始變得更加微妙了,幾乎就差一個點頭了。

“你是怎麼知道這句話的?”張昊天實在是心裏太好奇了,真的很想知道。

如果說這些是她的記憶,那她還記得什麼? 霸道總裁愛上我 或者說,這個身體裏面,夏小沫的成分還有多少?

越想,張昊天心裏越是好奇,要是可以的話,張昊天真的很想把夏小沫也一併救出來,讓她可以重新獲得自由,這也是自己應該做的,畢竟之前夏小沫不顧她的安危,把自己從李不忘他們父子兩個的手上救出來。

“呵呵,你怕不是想念你的……,男人啊,全都是一樣的!吃着碗裏瞧着鍋裏。”夏小沫並沒有直接回答張昊天的話,而是衝着周瑩瑩,陰陽怪氣的說着。

這話的意思已經明顯到不能再明顯了,這明擺着就是挑事兒呢,就是要讓周瑩瑩聽聽,張昊天這個傢伙啊,根本就是舊情不忘!

所以要指望張昊天真的一心一意的對待啊,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周瑩瑩這會兒還算是清醒,心裏明白夏小沫要說的話,但是也知道一件事兒,就是自己壓根兒就沒打算在張昊天那邊得到什麼,所以,就算是張昊天對夏小沫舊情不忘,那也是他們的事兒,和自己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只是,當這個想法經過周瑩瑩心裏的時候,周瑩瑩心裏莫名的疼了一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