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是我的錯覺嗎?

“桂花酥,桂花酥。”突然,一個喇叭聲從不遠處傳來。

我向前張了張脖子,居然看見一對年輕的夫妻在路邊賣桂花酥,不知覺中,我走了過去。

“我老婆做的桂花酥很好吃的,要不要嘗一嘗。”男子看見我,對我熱情道,還拿了一塊給我吃。

我看着他給我的桂花酥嚐了一口,確實好吃,比我做的,那根本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給我買一斤。”我道。

男人動作麻利的給我裝了袋子,還好心的給我多放了幾塊。

“謝謝。”

重生之鳳還巢 告別了年輕的小夫妻,一直走到古堡門口,我才赫然發現,我居然白癡一樣的來到了江家:“……”

我拿着桂花酥轉身就走,我這真是已經魔障了。

可江昊天卻從古堡外面走過來,站在我面前,我低着頭想徑直離開。

江昊天卻拉住我:“這麼晚還要去哪裏?”

“回家。”我掙脫江昊天的手,剛要走,想起手中的桂花酥,一把塞進江昊天手裏,轉身就走。

走到半路上,我深深的嘆了口氣,我對江昊天還真是魔障的不輕。

“味道不錯。”驟然,身後傳來江昊天的聲音。

我驀然回頭,卻見江昊天竟跟在我身後:“你是鬼啊,走路連點聲音也沒有。”

罵完之後,我才驚覺,他本來就是一隻鬼,還是千年厲鬼。

“要我幫忙嗎?”江昊天走到我身邊開口。

“不需要。”我知道江昊天說的是李微等人的兇殺案。

“你確定?我現在心情好,可以幫你去查查。”江昊天悠然的看着我。

我將腦袋一扭:“不需要,我告訴你,我爺爺可是茅山道士,這種小事情,他就能幫我解決。”

“哦!”江昊天意味深長的拖長尾音。

“我告訴你,以後你要是再欺負我,我就讓我爺爺收了你。”說完,連我自己都覺得幼稚。

江昊天勾了勾脣角:“希望你爺爺有這個本事。”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我一躺牀上就睡着了,結果第二天醒過來,差點遲到,我跟穆言約的時間。

“蘇蘇,這裏。”穆言向我招手。

這週六的早晨,大街上就已經滿是人了,估計是所有的人都趁着休息,出來玩了。

“對不起,言哥哥,我睡過頭了。”我不好意思道。

穆言微笑:“沒關係,我也纔剛剛到,還沒吃早餐吧。”

我點點頭,穆言將準備好的咱餐推到我面前:“快吃吧。”

“言哥哥,謝謝你。”我確實是餓了,也就不客氣的吃了起來,穆言看着我溫柔的笑。

“怎麼樣?”穆言問。

“什麼?”

“跟他啊?”

我一下子語塞,穆言看着我偷笑:“蘇蘇,你該還在暗戀江昊天吧!”

我只能點點頭。 穆言卻開心的笑了:“蘇蘇,你還真是一點也沒有變,不管再喜歡,都不知道主動去追。”

我喝着杯裏的咖啡,沒有說話。

“蘇蘇,你這個樣子可不行,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去追。”穆言道。

我擡頭看穆言,穆言微笑:“蘇蘇,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你能不勞而獲的,感情也一樣,只有你付出了,纔有可能得到他,何況,現在男女平等,只要喜歡,我們就應該勇敢的去追,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

我的心因穆言的話跳動着。

“蘇蘇,愛情這種東西,是很神奇的,時間,緣分,人,錯失了一樣,就有可能跟愛情擦肩而過,我不希望你將來後悔。”穆言認真道。

陽光照落在臉上,我看着穆言乾淨溫柔的臉龐,不禁有一絲感傷,是啊,時間,緣分,人,錯失了一樣,就不是愛情,曾經何時,我曾深深的喜歡過這個人,但現在——

“蘇蘇,大膽去追一回。”

我重重的點頭,不管我有沒有成功,江昊天會不會接受我,但,我總要嘗試一下,至少將來回過頭的時候,不後悔。

但問題是,我怎麼追啊!

我看着通往古堡的路,一時之間停住。

“寶貝孫女,爺爺可找到你了。”爺爺突然從旁邊的草叢裏鑽出來,白髮上還沾着葉子。

“爺爺,你在幹什麼啊?”我幫爺爺拿到身上的葉子。

爺爺湊到我面前,仔細看我的臉:“寶貝孫女,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我搖搖頭,不知道怎麼跟爺爺說。

爺爺看我的樣子越發着急:“寶貝孫女,你肯定有事情瞞着爺爺。”

我見爺爺急得不得了,只能坦白:“爺爺,我真得沒事情,只是,我在煩惱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爺爺來幫你解。”爺爺趕忙道。

“那個,我在想,怎麼,怎麼追一個男生。”我不好意思道。

爺爺一愣,隨即道:“這小事一樁。原來我們家寶貝孫女是思春了,這是好事情,好事情。”

我:“……”

“是誰家得小夥子這麼好運氣,居然被我們家寶貝孫女喜歡了。”爺爺問。

“那個,就是前面——江家的獨子,江昊天。”我不敢告訴爺爺,我喜歡上一隻鬼了,還是千年厲鬼,我怕把爺爺氣暈過去。

“江家,江昊天?”爺爺驀然高興:“寶貝孫女,你眼光可真厲害,拿江昊天早就死了,現在在他身上的是一隻道行極高的鬼。”

我:“….”

“爺爺,我喜歡鬼,你還這麼高興?”我試探的問。

爺爺不以爲然:“你喜歡一般的鬼,爺爺當然不高興了,但那位大人啊,不僅在鬼界,就是在我們道家,聲譽也是極高的。”

我聽了有些愣了,怎麼也沒有想到,爺爺對蛇妖的評價這麼高。

“爲什麼,他是特別厲害嗎?”我問,我本來就對蛇妖的過去很好奇,無奈沒有人告訴我。

“厲害是肯定的,但至於原因我也不知道,我是聽我師傅說的,師傅是聽他師傅說的。”爺爺解釋。

我:“……”

難道這不會是——以訛傳訛?

“所以,爺爺,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我問。

爺爺頓時凝起了一張臉。

“爺爺,那你當年是怎麼追的奶奶。”我問。

“我跟你奶奶啊,就是王八綠豆看對眼了,我給她摘了朵野花,她就嫁給我了。”

我:“…..”難道我也給蛇妖摘一朵野花嗎?

“追男六大招,包你追到江昊天。”爺爺信心滿滿道。

“六招?”

爺爺重重的點頭:“第一招,用微笑捕獲他。”

我:“…..”

江家古堡。

“爺爺,我這樣笑可以嗎?”我不放心的問爺爺。

爺爺看着我,非常滿意的點頭:“寶貝孫女,你笑的非常的美,江昊天肯定瞬間被你迷惑。”

“真的?”我覺得我的臉部肌肉已經僵硬,我都感覺不到它在動了。

“他出來了,你快進去。”爺爺突然一把將我推了出去。

正在修剪草坪的周管家看見我:“少奶奶——”

我對着周管家微笑,瞬間,周管家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着我,隨即趕忙離開了。

正在這個時候,江昊天正好從屋內走出來。

爺爺說,在倒逆的陽光下,來一個回眸一笑百媚生,能把百分之一百,將男人捕獲。

我看了一眼頭上的陽光,現在陽光正好,而我的角度也正好,我看着江昊天越走越近,緊張的回頭看爺爺,爺爺用力的給我加油。

我深呼吸,在江昊天即將走到我面前的時候,半逆着陽光,對江昊天露出笑容。

江昊天擡頭看我,眸子裏好似閃過一抹錯愕。

我高興的等着着江昊天走過來,江昊天卻道:“毛孔真大。”

我:“……”

臉上的笑容硬生生碎裂,連帶着我也一起碎了一地。

江昊天轉身回屋,我失落的走到草叢裏,爺爺連忙道:“第二招,第二招。”不等我走近,又把我推了出去:“第二招一定可以。”

我看着江昊天的背影,深呼吸,快步跑過去,反正我已經在試了,怎麼能半途而廢。

第二招,憐香惜玉,爺爺說,男人最看不了女人受傷,尤其是自己喜歡的女人,只要女人一受傷,就能馬上看出這個男人對你有沒有意思。

就在我跑到江昊天身邊的時候,啪,我故意摔倒在地上:“好痛啊!”我呻吟起來,雖然是假裝摔倒,但真的好痛啊!

江昊天停住腳步,居高臨下的看着我。

我倒在地上,等待着江昊天向我伸出手,或者——公主抱也行。

“顧蘇,你的眼睛是擺設嗎?”江昊天一把拎起我,將我拎到沙發上。

“我好痛。”我作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望着江昊天。

“沒破皮,自己揉揉就好了。”江昊天淡淡道。

我:“…..”

我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自己揉,江昊天坐在沙發上,開始看報紙。我突然想起爺爺說的第三招,暗送秋波,爺爺說,女人追男人,不能太直白,帶一點若有若無是最好的,比如拋媚眼,讓男人知道自己對他有意思,但又不是那麼主動。

於是,我先試着眨了眨眼睛,然後看向江昊天。

江昊天擡頭看我,我便按照爺爺說的,趕忙害羞的低下頭。

江昊天看了我一眼,又繼續看報紙了。

我:“…..”

於是,我繼續看他,看他,等到他擡頭的時候,我再嬌羞的低下,如此周而復始,江昊天開口,我心情頓時緊張,不知道他會說出什麼來。

江昊天看着我:“周管家。”

周管家立即出現在我們面前:“少爺,有什麼吩咐?”

“去找個眼科醫生,給她看看眼睛。”江昊天淡淡道。

我:“…..”

“好的,少爺。”周管家轉身要走。

我趕忙攔住他:“周管家,昊天跟你開玩笑的,你不用去叫。”

周管家半信半疑的看向江昊天,我趕忙將周管家推出去,回來看着沙發上的江昊天真是咬牙切齒啊!

對了,第四招,誇獎。爺爺說,男人最喜歡聽誇獎,何況是江昊天這個臭美的男人。

我清了清嗓子:“蛇妖,你長的好帥啊!”

“我知道。”江昊天頭也不擡。

我:“…..”

“蛇妖,你好聰明哦,這些純英文的報紙你也看的懂。”我走到蛇妖面前。

“我知道。”

…….

“蛇妖,你的皮膚好好哦!”我絞盡腦汁誇獎。

“我知道。”

我:“……”我已經徹底無言以對了,見過自戀的,沒見過自戀成這樣的。

“絲絲!”正在這時,爺爺在外面給我打手勢,將一隻大老鼠拿在手上晃,我大吃一驚,只見爺爺就將那大老鼠放了進來。

也不知道爺爺使了法術,那大老鼠奔着我的方向就來。

我嚇的慌忙逃竄,這一次不用演了,怕老鼠根本就是女生的通病。

第五招,激起男人的保護欲。爺爺說,在女生害怕的時候,保護女生,讓男人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大老鼠已經跑進了古堡裏面,朝着我就飛奔過來,我一邊尖叫着,一邊朝着江昊天的懷裏撲去,不偏不倚,正好緊緊的抱住江昊天:“老鼠,老鼠。”我害怕的緊緊抱住他。

江昊天冷冷的看了眼那老鼠,那原本還在狂奔的老鼠,卻驀然蔫了一樣,對着江昊天嘎然止步,隨即轉身瘋狂的逃走了。

我:“…..”

江昊天低頭看我,在他寒冷的目光下,我只能硬着頭皮離開:“那個,剛剛的老鼠,真大啊!”

古堡一下子恢復了寂靜,沉默在我跟江昊天之間蔓延。

我看着毫無波動的江昊天,強撐起微笑道:“蛇妖,你一定餓了吧,我給你做個桂花酥吧!”

“嗯。”江昊天應了一聲。

於是,我偷笑着走進廚房。

第六招,欺負。

爺爺說,就像小時候一樣,男生喜歡女生,不會說我喜歡你,但他會一直欺負你。

這六招裏,唯獨這一招我是喜歡的,欺負蛇妖,根本是我想也不曾想過的,因爲,欺負蛇妖的代價肯定很大,所以,我要且行且珍惜,在代價來臨前,狠狠的,狠狠的,欺負他。

我興奮的將一整包鹽,一整包糖,一整包味精,把能放的調味品全部都倒進去了,看着盆中的東西,我想想入口的感覺都是——酸爽的! 我把加足了料的桂花酥放到江昊天面前,江昊天掃了一眼桌上的桂花酥,隨手拿起一塊。

我不禁湊近他,睜大眼睛盯着江昊天的臉,江昊天無數中痛苦的表情在我腦海劃過,我很想笑,但只能努力的憋住。

江昊天將那桂花酥放進嘴裏,我趕忙後退了幾步,遠離他,至少他生氣的時候,我也還能多跑兩步。

但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直到江昊天將那桂花酥全部吃掉,臉上也沒有絲毫的起伏。

我眨了眨眼睛,難道是我的幻覺。

“那個,蛇妖,好吃嗎?”我小心的試探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