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人才是真正精英,才能學習到真正的指揮藝術,軍事技能,甚至見識到真正的星際戰爭。

……..

此時,柳塵來到了軍事科的一間訓練室裏面,直接刷卡開啓了一個單獨的訓練室。

他走入其中,來到了一個測試儀器前,默默地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

許久後,當柳塵睜開雙眼,渾身猛然一震,手臂一揮,拳頭轟隆的打在了前面的測試儀器上面。

轟!

只聽一聲轟鳴,整個測試儀器爆炸,四分五裂,徹底被一拳打爆開來,狂猛的力量就是柳塵自己都驚呆了。

這個儀器,最少能承受5000噸的恐怖力量打擊,但是,竟然被他一拳給打爆碎了一地。

嘀嘀嘀…

“拳力:超過極限!”

一組數據和警告傳來,驚醒了柳塵,他心裏震驚,深吸一口氣冷靜了下來,有些驚奇了。

他剛剛經歷第二次基因重組,在之前,他的力量2000噸的程度,這次突破應該不會超越3000噸的程度啊。

可是現在爲何一拳打爆了一個5000噸承受力的測試儀器了?

“再試試!”

柳塵帶着幾分驚奇和不解,來到了一個能承受10000噸力量衝擊的測試儀器前。

他渾身力量驟然爆發,踏步揮拳猛擊上去。

砰!

只聽一聲劇烈悶響,整個測試儀器傳來驚人的震動和搖晃,上面竟然出現了一絲絲裂痕,簡直叫人震驚。

嘀嘀…

“拳力:10000噸。”

一組真正數據浮現出來,讓柳塵呆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整1萬噸的力量。

是的,沒有看錯,更沒有測試錯誤,剛剛一拳足足有1萬噸的衝擊力,打得測試儀器都裂開了。

可想而知,柳塵的身體和力量到底有多恐怖,經歷了第二次基因重組,在太空上承受了十天的高能粒子,宇宙射線的侵蝕,竟然獲得了這樣驚人的蛻變和成長。

不可思議!

“1萬噸,我這是要變成人形怪獸嗎?”柳塵興奮了,沒辦法不興奮,這股力量簡直超乎想象了。

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力量會這樣狂暴的增長着,完全就是一種驚世駭俗的表現。

隨後,他一一測試了身體的各項數據。

“體重:1000噸!”

“骨骼密度:85.6克/立方厘米!”

wωω.ттκan.Сo

“肌肉密度:75.8克/立方厘米!”

“身體熔點:8000℃!”

看着身體的各項數據,柳塵都忍不住驚悚了,1000噸的體重,完全駭人聽聞。

加上身體骨骼,肌肉密度,超越了鐵的密度強度十幾倍了,完全就是個怪物來了。

“我這是要蛻變成怪物嗎?”

柳塵一臉驚歎,都露出一絲絲古怪的笑容,這是要蛻變成怪物嗎? 另外,誰告訴你江若琳是我閨蜜的?

我跟她不熟好不好!

我跟你講過的話都沒跟你講過的話多!

我只是想要稍微救她一下,救不了我也不會勉強的,至少不會犧牲自己小命救她。

女鬼MM得意臉,彷彿在欣賞我臉上她認為應該有的『痛苦』、『糾結』……

我維持了半天的面癱,總算沒有笑出聲來。

女鬼MM似乎把我的面癱解釋為:強作鎮定!

淡定,淡定,千萬不能笑!

大王似乎有不死之身,怎麼死都死不了。

江若琳是一個普通人,死一下應該就死了。

大王又是昏迷不醒,嘿嘿……那我暗搓搓做點小動作似乎也是可以的……

我鎮定自若,語氣平和道:「我選江若琳?」

江若琳驚訝臉:「哈?」

女鬼MM驚訝臉:「哈?」

同時還有一聲:「哈?」

我冷汗颼颼……

最後一聲哈似乎是大王發出的……

卧槽!!

魂淡啊啊啊啊!大王不會醒了吧!

不會吧!我不會這麼衰吧!

大王說了『哈?』肯定是對我的選擇不滿意啊!!!

大王您醒來的真是時候啊啊啊!!

我可以考慮一下日後大王恢復記憶的時候,我該怎樣才能說服大王留我一個全屍了……

果然,大王醒了。

我心臟砰砰亂跳,也不敢看大王那邊,腿都是軟的。

大王,小的錯了!

小的再也不敢了……

難道大王在女鬼MM讓我二選一的時候就醒了嗎?他故意裝昏就是想要看看我二選一會選誰的嗎?所以我掉進了他的陷阱之中嗎?!

雖然內心嚇死了,但是我還是維持著一張面癱臉,不能慫,慫了現在我就死了。

大王眼中驚訝、意外、難過依次閃過,最後他很懂事的沖我一笑,目光看著我,熾熱而鎮定,道:「顏漠,謝謝你,陪我一起吃小龍蝦,吃辣條,吃麻辣燙,可惜以後不能陪你一起吃了。」

我:「……!!!」

⊙﹏⊙∥

以後大王您真的是不能陪我吃了,您這話的意思是不會讓我活到以後嗎?!

摔!

我就知道我是最倒霉的!

您莫非在剛才接子彈的時候,就什麼都想起來了嗎?!

您難道真的要弄死我嗎?!

我錯了,您不殺我行不行啊?!

大王漆黑的眼底閃過複雜的光芒,在圓月的映襯下,他略微顯得有點單薄。

瑩瑩月光披灑在他面容上,精緻的五官像是白玉雕刻的一般,黑綢般的頭髮被夜風吹得有些凌亂,他整個人彷彿透出皎潔的月輝,頗有點遺世孤傲的感覺。

「我一直想著,我要早點學會騎車,這樣就可以載著你看煙花綻出月圓月缺,看染火楓林清風濕潤……可惜我最後還是沒有學會騎車。我很沒用,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他抿緊嘴唇,目光澄凈的看著我。

我心越來越虛。

這貨到底有沒有恢復記憶啊?!

要是恢復記憶,他肯定二話不說,先滅掉女鬼MM,然後滅掉我。

可是,現在又不像啊!

他要是恢復記憶了,他廢話會那麼多嗎?!

醫武兵王 肯定不會啊!啥話都不說,直接殺光燒光那才是不死王的style啊啊啊!

小心一點!

一步錯,滿盤皆輸啊!

我要再試探一下。

我維持著面癱臉,淡淡道:「你不欠我什麼,總之,我現在想對你說一句,對不起。」

我緊握自己的手。

我的手啊!給點面子啊!不要抖啊!

不要那麼慫啊!

萬一小顏巴真的恢復記憶,他聽到我的這句對不起,肯定會暴怒,然後弄死我們所有人啊!

這麼一想,我的手抖得更厲害了!

不過還好,我是負手站著的,手在我背後,兩隻手就算抖,也沒人看得到,不影響我裝逼。

「人生在世,恍若白駒過隙,我似乎長活一世,經歷過很多事情,那些事情就像是指尖的流沙一般,無影無蹤,可我卻能記住你說的每一句話。我已經很開心了,能夠遇到你。」此刻,大王的神情出奇的淡然出奇的鎮靜,只是背脊卻微微僵。

開心個毛線啊!

我內心哀嚎不已,卻要維持著自己的面癱臉。

大王您知不知道我喪心病狂啊!您知不知道我暗算您了啊!

您知不知道我趁您失憶給您洗腦啊!

這樣您還開心?開心個毛線啊!

好吧,就算你開心了,我遇到你,我也不開心啊!

我一個勤勤懇懇的計算機系的學生,卻被考古隊抓壯丁拉到流沙大漠,陰錯陽差坑了您。現在還天天能見到您,天天心驚膽戰,天天如履薄冰,天天提心弔膽……

您開心了,我不開心啊啊啊!

大王眼中彷彿有深邃的星雲,像是漩渦一般,複雜、繁瑣,整個人像是一座孤獨的冰雕,彷彿碰一下就會炸開,就是站在遠處都能感覺到那股孤獨與寒冷,他緊抿的嘴唇,緩慢開口。

「我不知道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你對我究竟是……但我想,我們一見面時,你從汽車下救了我不是假的,你請我吃東西不是假的,甚至,那顆子彈過來時,你推開我,應該也不是假的。」

我很欣慰……

大王這可是您說的!

待會兒,日後您恢復記憶,不要翻臉不認人啊!

記得留我一條狗命啊!

大王突然笑了,眼底有一層氤氳的霧氣,道:「那就夠了。」

女鬼MM(感動臉):「好感人!多懂事的男孩紙。多善良的男朋友!」

摔!

去你的!

你那隻眼睛看到他是我男朋友了?

還有,你現在感動個毛線啊!是你要殺他的好不好!你現在裝什麼大尾巴狼啊啊啊!!

還有,大王不愧是古代的人,古詩名句詩情畫意隨口而來啊……

而且說的話那麼煽情,那麼感人肺腑!

要不是我知道他的真面目,我肯定會內流滿面。

江若琳感動中,道:「顏巴,你好深情啊!我,我被你們感動了,我成全你們!顏漠,你不用選我了,你選顏巴吧!」

去!

你丫的搗什麼亂!

哪兒涼快去哪兒待著!

你感動個毛線啊!你忘記你是喜歡大王的嗎?你的智商難道真的成灰了? 很快,老陳就端著香噴噴的飯菜走了過來:「蕭先生,小兄弟,咱們可以吃飯了。」蕭老頭看了看我點了點頭:「好啊!老陳你先去叫弟媳過來一起吃啊!」

老陳恍然大悟一拍腦袋:「你看我這記性,我怎麼就忘了把酒拿過來了!這樣吧!你們兩位先嘗嘗菜的味道吧!我馬上去拿酒過來。」說完把手中的菜往桌上一放,便急忙跑了出去。

因為晚上要去取那條大蜈蚣的內丹——蜈蚣珠,所以我不敢喝酒,只是喝了一些甘草涼茶。

吃飽后,我摸了摸滾圓的肚子,打著飽嗝看了看蕭老頭。

好傢夥,蕭老頭正在和老陳兩個人推杯換盞,稱兄道弟的聊的不亦樂乎。而那壇糯米酒也被他們喝的乾乾淨淨。此時他們兩個人都是臉紅脖子粗的,因為這糯米酒是用土法釀製的,喝了不會上頭,所以我也沒去在乎太多。反正現在還早,喝多了還可以睡一覺。再說了那條大蜈蚣是晚上才會出來拜月的,而我們要取珠也是要等到晚上。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后。蕭老頭拍了拍老陳的肩膀:「老陳啊!我們晚上要去收拾那條大蜈蚣,你這裡能不能找個地方先給我們兩個休息一下啊?」

老陳喝的舌頭都大了,一聽蕭老頭的話急忙回復道:「蕭。。。蕭先生,你。。。你。。。放心。我。。。這裡有地方住的。」陳嫂急忙大聲呵斥老陳:「酒量不行,還要喝那麼多。幹嘛不喝死你啊?」

老陳一把抓過他老婆的手笑著說道:「堂客你。。。放心。我。。。還沒有。。。醉呢!你。。。趕緊去。。。把房間。。。收拾出來。讓。。。蕭先生。。。和。。。這位小兄弟。。。去休息一下。」說完就倒頭趴在桌上睡著了,如雷貫耳的鼾聲也慢慢的響了起來。

陳嫂使勁的掐了掐老陳的肩膀:「喝不了酒還要喝,我看你是不知道醉吧!等你醒來再找你算賬吧!哼!」

然後給我和蕭老頭倒上一杯濃茶:「房間一直都是收拾好的,你們兩位直接進去休息就好了。我還要刷洗碗筷,就不陪你們兩位了。中午太陽大,溫度高。你們還是先去休息吧!」說完指這院里的另外一間房子說道:「就是那一間房子了,門沒有鎖的,你們兩個直接進去就行了。」

「謝謝你啦,陳嫂!真的是太麻煩你們了,不好意思啊!」我對陳嫂點頭笑了笑。然後陪著蕭老頭慢慢的走進房間裡面去休息。。。

當我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盈華觴 我扭頭一看旁邊床上的蕭老頭,卻發現蕭老頭並沒有在床上。我心裡十分納悶:這老蕭不在這裡好好睡覺,又去幹嘛了?

就在我納悶的時候,蕭老頭笑容滿面的走了進來:「小子,你睡夠了嗎?睡夠了就趕緊起床吧!老陳他們已經把晚飯做好了,咱們趕緊去吃點東西。然後準備出發吧!月亮快要出來了,那條蜈蚣應該也快要出來拜月了。」

我趕緊穿好衣服,然後跟著蕭老頭走出了門。

「蕭先生,小兄弟。按你們的吩咐,飯菜現在可以吃啦!你們等一下不是還要去收拾一下那條大蜈蚣嘛?來,多吃點,一定要吃飽一點。」 末日輪盤 老陳一邊給我們夾菜,一邊安慰著我們。

「哦!老陳啊。是這樣的那條路,我們已經十多年沒走了。現在路線也忘得差不多了,等一下還可能要麻煩你送我們到那裡。不過你放心,你只負責把我們帶到那個你發現大蜈蚣的那座山上就行了。」蕭老頭慢慢的坐下看著老陳說了起來。

「好啊,沒問題,我等下一定親自送你們到達那裡。不過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那條大蜈蚣不是什麼善茬。」老陳給蕭老頭和我倒了一杯茶,然後心有餘悸地說道。

「你就負責把我們帶到那個山旁邊就行了,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們兩個來辦吧!」我笑了笑。

終於把晚飯吃完了,外面那一輪明月已經從遠處的樹梢上升了起來。

蕭老頭拍了拍我:「小子吃飽了沒?咱們該出發啦。今天晚上,這次大好機會可千萬不能錯過。你要知道那條蜈蚣精十年才出來一次」

我點了點頭:「好了,咱們吃飯吧!老陳呢?你不是讓他帶我們去嗎?」

說曹操曹操到,老陳穿著一身迷彩服走了過來。只見他腰間別著一把腰刀,肩膀上則扛著一條打獵用的火銃。 無限劍神系統 「走吧!蕭先生。反正不遠,咱們走路十幾分鐘就到了。」老陳沖蕭老頭笑著說道。

顧念半生 「老陳,你這是準備去那裡打獵嗎?」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道。

「沒有啊!這些東西可以保護你們啊!」老陳煞有其事的對我說道。

「可是你這些東西根本對付不了那隻大蜈蚣啊?你想啊!你十年前看見那麼多的雷劈在它身上都沒事,你這小小的火銃和腰刀又能怎麼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