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故意抬高自己聲音的分貝,讓身後的那個人聽個一清二楚。

喬語怒氣沖沖的看著她,「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在喬語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助理的嘴角微微勾起。

她趴在喬語的耳朵上,輕輕說了一句,「我說過,我會取代你的位置。」

工作,還有她的身份,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這裡沒有其他人,看不到助理的這個小動作。

她說完這句話,喬語整個人變得有些錯愕,自己到底那裡招惹了這個助理。

緊接著,助理十分親昵的挽著她的手臂,笑著說,「嫂子,我先送你回去,等梁總冷靜下來之後,我在好好幫你說說。」

還沒有等喬語反應過來,就被她拉著離開了公司。

到了公司門口,喬語一下子甩開了她的胳膊,冷聲質問,「你到底是誰。」

面對她的質問,助理只是笑笑,伸出手攔截了一輛的士。

她將車門打開,把喬語的身子推進去,臉上帶笑,「嫂子,記得等我的好消息哦。」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接著關上車門,揚長而去。

喬語看著她的背影,莫名覺得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來到底自己在哪裡見過她。

更想不起來。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恩怨,讓她這樣對待自己。

喬語看著周圍的風景,無奈嘆氣,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她真的好累……

到了放學時間,左左看著家裡面空蕩蕩的一片,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還好媽媽不在家,不然他真的就完蛋了。

他打開燈,右右突然衝到了他的面前,「沒想到一向聰明伶俐的你,還有栽跟頭的那一天。」

左左被嚇得連忙拍自己胸脯,嗔怪道,「彼此彼此。」

一邊說,一邊伸出自己的小腦袋,往喬語的房間去看。

媽媽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右右用手擋住他的視線,「不用看了,媽媽今天心情不好,到現在還沒有從房間裡面出來呢。」

他無奈的聳聳肩,爸爸這次真的是讓他們太失望了。

左左若有所思的將手放在自己的下巴上,「可是媽媽現在傷心,也不是一個辦法啊。」

尤其是媽媽現在肚子裡面還有一個小孩子,要保持心情愉悅才對。

右右的突然一臉奸笑的看著左左,讓左左的汗毛瞬時間豎了起來。

「你要幹什麼。」

難不成右右要犧牲自己,讓媽媽開心嗎,不行不行,肯定不行……

右右勾勾手指頭,左左一臉疑惑的伸出自己的小腦袋。

也不知道右右在他的耳朵旁邊說了什麼,讓他連連擺手。

「不行,媽媽肯定要說我的,再說了,你怎麼不去。」

右右撇撇嘴巴,「那是你的老師,又不是我的老師。」

「為了媽媽以後的幸福著想,左左你就考慮一下,看看可不可以,實在不行,我們在想其他辦法,不過只有這個辦法是最管用的。」

左左眉頭一皺,小小的腦袋裡面充滿疑惑,自己到底該不該這樣做。

可是右右說的也很對啊,為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更可況老師對他也挺好的,反正爸爸已經跟那個女助理不清不楚的,自己犧牲一下,讓媽媽獲得一個真愛,又何嘗不可呢。

左左想了許久,最終點點頭,答應了右右的提議。

於是,第二天中午,喬語就收到了左左老師的電話。

「什麼?!」

喬語聽到電話裡面的內容之後,連忙跑到了左左的學校裡面。

看著對方臉上的傷痕,喬語心裏面也很是無奈,左左下手怎麼就這麼狠呢。

「對不起,對不起……」

喬語連忙給對方家長道歉,並說出自己願意承擔他們的醫藥費。

結果對方卻擺擺手,「小孩子打打鬧鬧的很正常,沒什麼。」

到了最後,對方也沒有說什麼,喬語還是給了他們一筆小小的賠償,並且一直跟他們道歉。

喬語將左左帶出幼兒園,眼裡面滿是疲憊,這孩子,怎麼就不能夠讓自己省省心呢。

左左低著頭,明顯一副知錯的樣子,「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剛剛喬語也將前因後果了解清楚,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夠完全怪左左,也沒有說什麼。

左左看著她,低喃一聲,「這件事情還多虧了老師,要不是他在對方面前說好話……」

喬語聽到了他說的這句話,頓時反應過來,怪不得對方沒有說什麼。

要是一般情況下,自己孩子受傷,他們一定會不依不饒。

是左左的老師,跟他們一直調解,才能夠讓這件事情這麼快得以解決。

「那這樣我們應該好好謝謝你老師才對。」

左左聽到她說的這句話,頓時笑了起來,「我也這樣覺得,媽媽你現在不是沒有事情,不如跟老師一起吃飯,怎麼樣。」

喬語點點頭,看著左左臉上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上套了的感覺。

這邊,梁景銳一臉煩躁的看著面前的合同,接著讓助理把負責這個合同的人叫了進來。

一進去,就遭到了梁景銳一頓劈頭蓋臉的訓斥。「你好歹也是公司裡面的老人了,這點事情都做不好,這裡這裡,要是被……」

辦公室的人,聽著裡面傳來的動靜,紛紛在外面議論起來。

「總裁最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跟吃了炸藥一樣。」

「聽說是跟老婆鬧彆扭了,估計是拿他在哪裡出氣吧。」

「那我們最近可要小心一點,免得惹火上身。」

可是他們再怎麼小心翼翼,只要梁景銳想要找他們的毛病,還是能夠找的出來。

寵妻無度:BOSS老公惹不起 最終經過他們的一番討論,將主意放在了助理的身上,讓她負責說通總裁。

助理被他們推著進了辦公室,心裏面卻是格外的得意。

這樣做,即便是有人發現了,也不會說什麼,畢竟是他們求著自己,讓自己這樣做的。

「你要是想嫂子了,可以回去找她的。」

梁景銳冷哼一聲,「誰說我想她了。」

助理挑挑眉,一臉調侃的看著他,彷彿在那裡說,你確定?!

梁景銳最終還是敗下陣來,自己這幾天確實想知道她過的怎麼樣。

就在梁景銳準備出去的時候,突然又折返回來,「你跟我一起去。」

有助理在身邊,梁景銳也能夠清楚,自己那裡做的對,那裡做的不對。

助理嘴角微微勾起,其實她已經知道了喬語現在跟誰在一起,所以去不去也無所謂。

妃常風流:太子請束手就擒 這邊,喬語正在餐廳裡面,跟左左的老師一起吃飯。

「這件事情還是多虧了老師你,喜歡什麼儘管點,不要跟我客氣。」

老師連忙拒絕,「這是我應該做的,這頓飯我請你就是了。」

老師心裏面有些不好意思,這種事情怎麼能夠讓喬語來呢。

可是他耐不住喬語的再三熱情,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不過他們兩個人說好了,這次喬語請客,下一次無論如何,都是他請。

左左看著老師的態度,忍不住點點頭。

就是心裏面打起了退堂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可是一想到爸爸給媽媽帶來的傷害,左左的心就頓時堅定下來,自己這樣做是為了媽媽好。

而另一邊。 調皮狐妃 梁景銳派人查出了喬語現在在哪,並且準備好了措辭,希望能夠和好。

再這樣冷戰下去,也不是什麼辦法。

他心裏面也後悔,早知道她主動來找自己,自己就不擺架子了,搞的現在變成這樣。

他緊張的搓了搓自己的掌心,在準備過去的那一刻,整個人頓時愣在原地。

他只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一樣,做的都是一些搞笑的事情。

助理在他身後,看到了面前的清醒,心裏面更加的得意了。

梁景銳在暗處,看著喬語跟老師有說有笑的,拳頭硬生生的落在了餐廳的牆壁上,接著一臉怒氣的從餐廳裡面跑出去。

而喬語對這些卻是渾然不知,繼續跟老師在哪裡討論。

「老師你就別誇左左,你不知道,他在家裡面有多麼的調皮搗蛋。」

左左聽著他們兩個人聊天,都要把自己給賣了。感覺現在就像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一樣。

他們兩個人,就不知道換一個話題嗎。

或者是,說的委婉一點,畢竟他還在這裡呢,就不知道為他考慮考慮。

「是嗎?」老師聽到了左左很多的光榮事迹,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在幼兒園裡面,可是有很多小朋友喜歡他呢,尤其是……」

一提到左左,兩個人的話匣子就像是打開了一樣,怎麼也止不住。

左左在那裡聽的,只想要找個地縫鑽下去,更是想要開口打斷他們兩個人之間的談話。

可是看著他們兩個人這樣,只好把自己想說的話給咽了下去。

算了算了,只要他們兩個人能夠有說有笑的,犧牲一下自己也無所謂。

反正已經犧牲一次了,在犧牲一次,也就那樣了。 蕭閻雲一臉陰沉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這個女人,視線落在了從電梯口猛衝上來的莫月,就知道他們是做好的完全的準備的!

「還站著幹嘛呢!」

雪雨沒好氣的看著站在那裡的蕭閻雲忍不住催促到:「沒見到阿姨說要給我削蘋果嘛!怎麼這麼沒有眼力見呢!」

「沒關係沒關係!」

木雲菲笑看著蕭閻雲,從他手中將那一袋水果接了過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到:「以前是我阻止你們不讓你們在一起的,他有點怨我也是很正常的!」

此刻雪雨才反應過來,都快忘記了,夏熏溪是他的老婆,如果這人真的是夏熏溪的母親的話,那豈不是他的丈母娘?

讓自己的丈母娘看到自己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額!雪雨為自己腦補的畫面深深的打了一個冷戰,太血腥了!

雪雨發現這個女人還真的不是說說算的呢!只是兩三小的功夫,一個乾淨的水果盤裡面就放著好幾個可愛的小兔子了!

真是有點意思!

能有這份手藝將蘋果削成兔子也算是不錯了!只是就是不知道幹嘛那麼怕蕭閻雲,一看到他手就會不自然的哆嗦一下!

後面為了避免自己的情緒得不到控制,竟然就這樣轉身淡定的對著另一邊的電視牆!

如果不是雪雨一直都在偷偷的打量著木雲菲的話。還真的很難發現這樣一個小小的細節呢!

忍不住就多看了蕭閻雲一眼,實在是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對自己的丈母娘做了什麼,至於讓一個老人家這麼害怕!

不過更加奇怪的是,老人家竟然也不生氣!看來蕭閻雲能娶到夏熏溪,其中還是有些細節的嘛!

夏熏溪!呃……不對呢!夏熏溪不是韓氏的執行總裁嗎?可是木雲菲跟夏熏染都是夏氏的,雖然說夏氏大不如前了,可是……

一個女人有著兩個如此顯赫的身份,怎麼可能會沒有人知道她這一年的時間到底去哪裡了呢?

他們這樣討好自己,該不會是讓自己頂替夏熏溪的身份回韓氏或者是夏氏謀取福利吧!

蕭閻雲這裡身份已經夠高了,應該不太可能,可是木雲菲那裡的話……

她突然趁著自己住院的時候來上演這樣一場母女相認的戲碼,其中的貓膩讓人不得不防啊!

看來是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夏熏溪的過去了!不然這樣什麼時候被別人坑了都不知道!

圖著猩紅顏色指甲油打理的纖塵不染的手指就那樣拿著一根細細的牙籤插了一塊兔子形狀的蘋果遞到雪雨的面前,溫柔的聲音響起:「吃點水果!」

雪雨看看那牙籤再看看那些可愛的『兔子』,視線落在了蕭閻雲的身上!

只見到他淡定的再拿過一個蘋果直接削皮之後整個遞到了雪雨的面前,看著她毫無形象的在上面留下一個大大的唇印的時候,不由的勾起了一下嘴角!

木雲菲嘴角抽了抽,有些詫異的看著雪雨,半天好像帶回過神來一樣,忍不住驚呼道:「你怎麼……怎麼就……」

「怎麼了?吃蘋果不就是這樣大口大口的才過癮嗎?」

雪雨疑惑的眨巴著眼睛看著蕭閻雲,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看的蕭閻雲嘴角抽抽,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

許久才擠出來一句:「你喜歡就好!」

那牽強的樣子被木雲菲看在眼裡,再看雪雨的眼神就多了幾分鄙夷!

臉上確實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

「以前你可注重餐飲禮儀了,就說螃蟹吧,以前小時候可喜歡吃了。後面發現總是吃得不美,就再也沒有吃過了!你現在……怎麼就……」

雪雨有些驚訝的看著蕭閻雲,以前的夏熏溪是這樣的嗎?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那是不是許多她喜歡吃的東西都因為這個原因吃不到啊?嘖嘖嘖……真是可憐!

說到這裡,蕭閻雲的臉色也變了一下,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有些無奈的抹掉雪雨嘴角的蘋果汁,淡淡的看著木雲菲!

「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樣才能吃飯最原始的味道!我們家又不需要巴結誰,看誰的臉色,想怎樣都可以!」

「那怎麼行呢!好歹蕭家也是名門大戶,就不說是平時家裡聚餐了,就說隨便出去跟朋友吃飯,你這樣……」

木雲菲還要繼續發表意見,證明剛才雪雨的行為有多麼的不妥,順便讓她故意避開自己好不容易削出來的蘋果沒吃這件事情給點教訓的時候!卻有些驚訝的看著雪雨!

只見到她就那樣弱弱的將手中只留下三分之二的蘋果放在了床頭柜上面,整個人低垂著頭,一副安安靜靜的樣子!

要說真的安靜也就好了,偏偏她只是做出這個樣子,低著頭的時候,眼淚珠子就像是不要錢一樣噼里啪啦的往下面掉!不一會兒的時間就在白色的床單上留下了一圈痕迹!

蕭閻雲心裡嚇了一跳,雖然知道她是裝的,還是忍不住心疼,猛的沖了過去將她護在懷中柔聲的安慰道:「沒事!我就喜歡你這個樣子!就喜歡你隨心所欲的樣子!」

「要是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吃飯都不能隨心所欲的話,這日子過得也太糟心了!我怎麼會讓你過這樣的日子呢!你就是受著好委屈我也捨不得啊!」

從外面回來的慕容墨軒看著蕭閻雲上演這煽情一幕的時候,忍不住翻一個白眼,看著他懷中委屈巴拉的雪雨的時候,卻又默認了一句!

帶著鼻音的雪雨輕聲的問到:「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蕭閻雲點了點頭,看著她破渧為笑的時候,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然後有些不耐煩的看著木雲菲,煩躁的說到:「你要是沒什麼事就先回去吧!」

「我怎麼能回去呢!溪兒這又是失憶又是受傷的,我一個做母親的,總是要留下來照顧她的,我……」

「你是不是她的母親自己心裡清楚。這種事情我不想動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