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靈陽的生命層次在飛速的提升,無論是防禦還是力量,都變得極爲恐怖,那是一種超越黑鐵器級別的強大,這是屬於青銅器的絕對力量!

北靈陽就在此刻,終於成就了青銅器之身,青銅器之身的強悍,那怕是普通的神魄境,也都難以破壞,這是他越級挑戰,逆行伐仙的資本。

他的心臟如同天鼓一樣,蓬勃的跳動,發出咚咚的沉悶聲,一股斐然的力量在滋生,從身體何種冒出,北靈陽的肉身從三十五象之力,一路狂飆,四十象,四十五象,五十象!

無數的力量在體內匯聚,北靈陽有一種抗山對敵的慾望,五十象之力,就是五十萬斤,一動就能輕易的碾爆淬骨境初期的修士,上古就有人族修力道,以力證天,一動就是百萬斤,什麼淬骨境神魄境,統統要被碾壓至死。

當然了,百萬斤那是有其他的祕法催動,他們的肉身力量,絕對無法達到那個地步,北靈陽自己的肉身達到了五十象,如果釋放氣血,進行燃燒,那就是翻倍,足足一百象之力。

一百象之力,就是一百萬斤,就是一龍之力,也就是說北靈陽現在可以與真龍肉搏,擁有真龍力量,北靈陽的肉身,就是真正的皇獸,王獸,太古神魔級別的肉身。

北靈陽驀地睜開雙眼,眼眸閃過神光,那是黑白色的陰陽神光,神光一閃,自然有一股心靈風暴掛起,在周圍三百米不停的掃視,洞察秋毫。

他的心靈力量同樣出現不弱,突破接受了天地的洗禮,自然而然的達到了15的心靈單位,15,普通的大定境界心靈,也就是這個數值而已!

“真是強大阿!”

北靈陽感嘆一聲,對自己的實力很是滿意,體內的那股強大波動,給了他繼續前進的信心。


他微微的一步踏出,一龍之力在腳下蔓延,一個深陷兩寸的腳印,立馬在黑曜石的擂臺上踩出來!

現在的自己,肉身比擬青銅器,擁有一龍之力,戰氣無數,心靈力量達到了15,在這個小小的原木部落當中,也算是擁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了。

“小子,接我一指!”

一邊的原木鹿軒看到北靈陽突破成功,心中生出了試探之意,想要看看這個造出大聲勢的天才,擁有怎樣恐怖的力量。

所以他也不含糊,擡手在空中一指,無數的青色戰氣凝聚,化成了一根五十丈的巨大青指,朝北靈陽戳來!

北靈陽看到青指壓迫而來,大笑一聲,沒有搬運自己的戰氣,而是握緊拳頭,氣血燃燒,激發了青銅器之身,黃金氣血的神輝在體外流轉,形成了一層朦朧的光芒。

“殺!”

北靈陽一拳打出,純力量,頓時空中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所有聲音消失,所有東西寂滅,只有一顆金色的拳頭,不停的襲來!

在北靈陽的背後,有一條淡淡的巨龍虛影,足有百丈大小,猙獰無比,獠牙探出,如雪白大刀,白色的虛幻氣流龍體,亦有恐怖的威嚴!

這是龍像,肉身之力達到一龍之力過後,會凝聚出來的特殊異象,說明北靈陽的肉身之力被天地承認了,代表了可與真空肉搏的資格!

當然,這些都是祕聞,原木鹿軒等人看到巨龍虛影也沒有多少感嘆,都以爲這是北靈陽的戰技異象。

擁有一百萬斤力量的拳頭,一下打在原木鹿軒那發揮出五成戰力的青指上時,天地間忽然變色,那根強大戰氣化成的青指,驟然間破碎,散亂成青色的亂流戰氣,在空中飄飄往往,爲天地改色。

北靈陽則是單臂一震,雙腿一抖,那戰氣上的可怕力量,就被他傳導進入了中央擂臺,霎時,整個擂臺轟隆幾聲,裂開了幾道深深地裂縫,有一種隨時坍塌解體的感覺!

“這不可能,純力量怎麼這麼強,絕對在八十象以上,否則根本不可能撼動我的攻擊,這他媽的還是人嗎?不是說皇獸的純血後裔,也只有五十象力量嗎?”

原木鹿軒一下接受不了北靈陽以純力量接下他的五成攻擊,有些愕然,這簡直是非人的力量比起皇獸的純血後裔,還要強大!


“這一下,他絕對能在小圓滿的攻擊下,保持不敗了!”

原木鹿軒暗歎,才進入淬骨境,就能抗衡小圓滿的修士,果然是天才,是天地的寵兒,要知道所有的大境界,到了小圓滿都會又一個大的提升,是與後期的一個巨大鴻溝!

所以,一般的天才,都是越級挑戰小圓滿以前的修士,而北靈陽,已經獲得了可以在小圓滿手上,保持不敗的評價!

“純力量果然是厲害,能輕易把淬骨境中期輕鬆的爆出翔來。”

北靈陽輕輕一笑,隨後閃爍精光的眼眸,看向了半癡呆的原木鹿軒,心裏暗想:“就拿你來試試戰氣攻擊了!”

北靈陽轟的一聲,第一次勾動氣海世界,裏面的黑白陰陽戰氣,驀地沸騰起來,全部衝出戰氣通脈,順着身體的各處經脈,不停的遊行。

原木鹿軒被震醒,他只看到北靈陽那小小的身軀,散發着一股恐怖的氣勢,頭髮亂飛,羽衣獵獵,面容堅毅嗪着微笑。

他的身體裏,忽的冒出大片大片的黑白戰氣,那戰氣看上去特別的矛盾,一陰一陽,互相對立,可是它們又偏偏合在一起,攪動天地!

而且原木鹿軒還好覺得出,這戰氣恐怕無比的凝聚,單看那極端的波動,就能發現他的非同尋常,這北靈陽,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阿。

龐大的氣勢散發,北靈陽感覺到了戰氣帶來的強大,自己當初能夠越級挑戰,果然是絕世天才才能做的,一般的氣血境,十一象之力,恐怖自己分出一縷戰氣,都能把他轟成碎渣吧!

北靈陽的強大氣勢如虹,周圍圍觀的人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紛紛後退,原木一等人個個都露出了認真的神情,這北靈陽 潛力極大,肯定是有大氣運,大機遇在身的人,他日突破天境,建立一個星域,成爲一方霸主,恐怕都不是難事!

“日月神王拳,一陽初升,赤月之力!”

北靈陽雙手一變,沒有太多的手印變化,兩三個動作而已,那些戰氣就瘋狂的變化,形成一個五十丈左右,黑白太極分佈一樣的“太陽”, 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空中的普通戰氣沸騰,漸漸的,分成了兩撥!

“孃的,這是什麼的攻擊?陰陽並存,還能改變周圍戰氣的屬性分佈?而且,淬骨境初期,打出的攻擊不才十丈嗎?他有那麼多的戰氣,那麼強的經脈支持?”

原木鹿軒癡了,活了大半輩子,都還沒有今天的驚訝來得多,陰陽的問題,可以把他歸納到北靈陽那神祕的特殊體質裏,可是,五十丈攻擊是怎麼一回事兒?

要知道,淬骨境初期由於開闢的氣海世界狹小,經脈薄弱,發出的攻擊規模,也不過十丈左右,至於五十丈,那是少部分中期或者後期才能做的事,因爲那時候的他們,氣海世界已經足夠的寬闊,經脈足夠的強韌!像他這種大圓滿,也只是百丈級別而已!

“不對,憑他那超越皇獸純血後裔的身體,和那難破天的戰氣通脈,有這樣的奇異景象,並不是什麼不可接受的事兒!”

慢慢的,原木鹿軒也接受起來了北靈陽的變態,一天之內吃驚多了,多少有點麻木了。


“好吧,讓我來看看,你的攻擊有多強!”

原木鹿軒憨笑一聲,隨後斂去笑容,鐵塔一樣的身軀半蹲着,一股兇殘如獸的氣息,撲面迎來,似乎是一頭嗜血的狂暴猛獸!

原木鹿軒也是隨手一劃,就有大量的戰氣噴吐,在他的周圍形成一顆大樹的模樣,大樹透明,十多丈高,能夠看到被籠罩着的原木鹿軒。

“這是青木不朽,我部落裏的最強防禦,儘管放手試試吧!”原木鹿軒放開大嗓門,對着北靈陽吼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

北靈陽咧嘴一笑,原木鹿軒莫名冷的一個寒顫竄起,不過隨後,他就全神貫注,看向了蓄勢待發的北靈陽!這個小子,根本不能以常理度量!

“圓滿的日月神王拳第一式,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北靈陽舔舔嘴脣,看向了在空中散發着晦暗難明神光的“太陽”!隨後他的眼中閃過銀色神輝,一道恐怖的心靈力量,注入“太陽”之中,匯聚到那黑色的太極魚那裏!

轟隆一聲,巨大的太極“太陽”,終於滾滾駛來!

ps:求花求收藏,求票求頂踩! 黑白二色交織,化成了一個玄奧的太極球,裏面,白色代表了極致之陽,代表了世間最強陽剛之力,黑色代表了極致之陰,代表了世間最強陰柔之力

白色爲莽荒古陽所化,黑色爲太歲陰月所化,莽荒古陽是戰氣,太歲陰月是心靈,二者結合,形成了心靈與物質的統一,進行大道攻伐!

五十丈的太極球,盛放神輝,光芒四射,裏面傳出隱隱的恐怖波動,攝人心神,奪人心魄!在場除了原木鹿軒,其餘人都有一種心靈凍破,肉身焚燬的感覺!

太極球滾蕩而去,砸在原木鹿軒的“青木不朽”之上,立馬的,這棵大樹就蕩起了一層層清波漣漪,大量的光波不停的朝四周散去,把周圍的土地全部震碎,再捲起狂風,硬生生的把它們掀飛。

北靈陽的太極球一落在青木上,就爆發出來了它的獨特能力,它的厲害不是體現磅礴的戰氣上,而是厲害的陰陽之力上。

太極球轟隆幾聲,熾盛的光輝閃過,黑白二色不停的噴涌而出,侵入青木之中,頓時,這棵美麗的青木變了色,裏面黑白二色不停的遊竄,一寸寸的青木被分離,漸漸的分崩離析。

“他是怎麼做到無視防禦的?而且還把我的青木戰氣分出陰陽,納入自己的戰氣之中!”

原木鹿軒在青木中大駭,號稱最強防禦的青木不朽,居然在北靈陽的面前,脆弱的如同幼兒一樣。

天地萬物皆分陰陽,戰氣自然也不例外一般人沒有察覺,因爲陰陽之間達到了一個完美的平衡,所以看起來普普通通。

但是,這些普普通通的東西一旦遇上北靈陽,就會成爲最大的破綻,利用這個破綻進行攻伐!

北靈陽的日月神王體,可不是其他的普通特殊體質,它們是被天地賦予某種力量,某種天賦,這力量與天賦對天地來說,實在是微弱不已,比如藍水之體和煌金體,那點作用連“道”都沒有觸及!

而北靈陽,他的日月神王體,掌握的是天地五大本源之一的陰陽之力!當他吞噬其他的神王體過後,融魂天地,那時候,他就是——天!

這就是五大神王體的霸道之處,儘管有少數體質可以媲美神王體,但是本質上,他們卻不具備吞噬神王體的資格,無法融魂天地,成爲天地,永生不朽!

場中的青木已經被分離完畢,裏面的黑白二氣衝出來,再度化成一個太極球,百丈大小的太極球。這纔是日月神王拳的玄妙之處!

臥槽!原木鹿軒只能吐槽兩句,看着疾馳而來的太極球,他也不能藏拙了,青色的戰氣在天地間變化,化成了一根百丈青指,狠狠地把太極球給戳破了,沒有讓黑白二氣來得及分離!

“嘖嘖,厲害厲害,純肉身之力,就能媲美一尊淬骨境後期的高手,若是動用戰氣,那怕小圓滿也可一戰,你那分離同化本事,若是有足夠多的戰氣,不知道要變成什麼樣!”

赤着上身的原木鹿軒聲音粗獷的說,眼中對北靈陽盡是讚賞,這是一個天才,一個比原木蒼生還有要牛逼的天才,當然了,他沒有發現原木皇天的潛力,否則與北靈陽比較的,就是他原木皇天了!

純種血龍,珍貴程度不比神王體差!

“三統領謬讚了,小子那裏有你說的那麼好!”

北靈陽對這個粗獷漢子也生出了不少的好感,不好意思的呵呵笑道,這不僅因爲他是三統領,還因爲他是原木靈兒的的父親!

“北靈小子不錯嘛,沒丟姐姐的臉!”原木靈兒氣喘吁吁的跑上來拍拍北靈陽的肩頭說到,剛纔北靈陽和原木鹿軒對戰爆發出來的氣勢,把她壓的夠嗆,小臉都白了不少,可把北靈陽心疼死了!

看着這時候不好意思的北靈陽,原木鹿軒這才鬆一口氣,你還是有十二歲的情感啊!如果沒有,冰冷老成到死,都要懷疑你是不是太古生物轉世了!

原木鹿軒在一邊胡思亂想,看着跟北靈陽打鬧笑的開心女兒,心中也是多了些欣慰,這孩子,很少笑的這麼快樂呢!

“帶他來見我!”突然,一道充滿無邊霸道的聲音在原木鹿軒的心靈世界響起,他頓時肅穆起來,點點頭。

“北靈陽,族長要見你!”原木鹿軒硬着頭皮打斷北靈陽他們,尷尬的笑着說。

妖孽兵王在都市 ,心中一動,難道是原木霸道請自己?對於這位部落第一高手,他還是比較好奇,看看是不是如傳說的一樣,高九尺九,虎目龍臉,一副身軀堪比狂猛兇獸!

“那好吧,我們走,靈兒姐姐,我們先去了,一會兒找你!”

北靈陽撓撓頭,憨憨笑道原木靈兒見他這呆樣,噗嗤一笑,連忙道去吧去吧!

原木鹿軒在前面帶隊,北靈陽跟在後面,雨之部落來的人全部死了,當場帶去獸籠,餵食馴服好的兇獸!

在寬闊的路上行走,見人來人往,孩子嬉鬧,婦女煮食,漢子磨刀霍霍,他們見到原木鹿軒,個個都略帶尊敬的打招呼!

行到半路,土地抖動,隱約間有獸吼傳出,北靈陽鼻子嗡動,嗅到滿滿的血腥氣。

下一刻,一個巨大的黑影迎面奔來,在他們的面前停下,這是一頭黑毛大狼,長二十八米,高十一米,身材修長,眼睛碧綠,獠牙兇狠!

這是黑煞狼王,淬骨境後期,兇殘恐怖,黑煞戰氣擁有腐蝕的作用,在淬骨後期,很多兇獸都不願意招惹它,它和那些擁有王獸血脈的兇獸一樣的恐怖!

“老三,這就是那鬧得天翻地覆的小子!”

在黑煞狼王的脖子那裏,騎着一個拿大鉞的精壯的男子,他目如龍,內有雷電似的,鋒芒無比,一身殺伐之氣,毫不收斂的外放,讓北靈陽有種窒息的感覺!

這是一個比原木鹿軒還要強大的人物!

“是啊,雪大哥這是要出現了嗎?”原木鹿軒這個憨厚的漢子恭敬的說,看來對這個精壯漢子很是佩服!

“嗯,先去看看吧,你帶他去見族長吧,小子,你很有血性,我很欣賞你!加油!”

那漢子說完,哈哈大笑,驅狼狂奔,就對着部落外面疾馳而去,回頭一看,北靈陽大駭,部落外,已經聚集了大量的戰師,粗略一看,大約有兩萬人,都是鐵血部隊,狼虎之師!

蓮郡,極致纏綿 剛纔那個是原木雪峯,是部落的大統領,實力僅僅低於族長!雖然同是淬骨大圓滿,但是我根本在他的手上走不過十回合!”

原木鹿軒看着兩個萬人戰師出發,感慨的說到。

北靈陽一驚,這原木雪峯居然這麼強,要知道原木鹿軒的實力,在淬骨境大圓滿都算不弱,然而比起原木雪峯,竟然敵不過十個回合!

“好了走吧,別讓族長久等!族長閉關許久,我都好久沒見到他了。”

原木鹿軒對原木雪峯是恭敬,對原木霸道,則是一種崇拜!看的北靈陽額頭出現三條大黑線,同時,對於原木霸道他更加的好奇了。

最終北靈陽在一座巨大的石屋前停下,這裏周圍千米沒有其他的石屋,也沒有其他的人,空曠寂寥!

在石屋前面,有一個平凡普通的矮胖的中年人,正拿着一把掃帚打掃!神情頗爲專注。

北靈陽還沒什麼反應,那原木鹿軒卻是頗爲激動,一見此人連忙上去媚笑着說:“哎呀,族長,你怎麼親自打掃起來了,來來來,讓小鹿來!”說着就把矮胖中年人手中的掃帚奪過來,用力的掃着。

“多少年了,還是這麼個賤性子!”那矮胖的中年人拍拍手,呵呵笑着說,眼中流露出來的,是濃厚的兄弟之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