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後,小茹來到溫晟霆的書房門口,擡手敲上房門,“咚咚咚。”

“什麼事?”

小茹微微頷首,恭敬道:“先生,夫人的好朋友苗瑩瑩小姐來做客,此時正在客廳等候先生。”

“好,我知道了。”

片刻之後,書房的門被打開,溫晟霆徑直朝着客廳走來,當苗瑩瑩看到他之後,立刻起身,“溫先生好。”

溫晟霆示意她坐。

小茹立刻在溫晟霆面前放了一杯茶,確定苗瑩瑩的茶不需要再添之後,輕手輕腳的離開。

溫晟霆看了一眼眼前的茶,茶煙縷縷,白色茶煙猶如茶的靈魂,帶有淡淡的茶香,他端起淺飲,而後放下,看向苗瑩瑩時,開口道:“苗小姐今天來有什麼事?”

“很重要的事。”苗瑩瑩開門見山道。

溫晟霆面色無波,保持着最冷靜理智的狀態,“請說。”

“我昨天在市中心最大的酒吧見到祁郢皓了,從而得知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溫晟霆面色微頓,繼續當一個最好的聽衆。

“我從祁郢皓的口中瞭解到你和錦姒已經離婚,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而最重要的是,錦姒跟你離婚的原因,是因爲看到了一份老報紙,祁郢皓藉助報紙誤導錦姒,讓她以爲你跟她結婚,是爲了報復她。”

溫晟霆面色一震。

“這是祁郢皓親口說的?”

苗瑩瑩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他當時喝多了,但是,酒後吐真言,他說的每一個,我都聽得很清楚。只是,他沒有說報紙上的內容,所以,我也不清楚祁郢皓誤導錦姒的依據。”

“報紙?”溫晟霆面色沉沉的點頭,而後開口道:“小茹,你過來。”

小茹立刻來到溫晟霆面前,恭恭敬敬道:“先生請吩咐。”

誰用凉婚鑄成牢 ,有沒有見過一份老報紙。”

小茹聞言,細細的回想,而後眸光一亮,立刻道:“是在夫人的牀頭櫃的抽屜裏看到過一份陳舊的報紙,不知道……”

“去拿過來。”小茹還沒有說完,溫晟霆立刻吩咐道。


“是。”小茹轉身匆匆上樓,片刻之後又下來,來到溫晟霆面前,將一份陳舊的老報紙恭恭敬敬的遞上。

溫晟霆接過來,隨意一番,翻到頭條新聞的位置,當看到頭條新聞上的內容時,手忍不住的顫抖,一點點收握成拳……

果然,是十五年前的事。 十五年前的那件事,即便是現在回憶起來,他仍然會有心痛的感覺,也可以說,那件事,對於他來說,是人生中的陰影。

“你是說,是祁郢皓借用老報紙來誤導錦姒的?”溫晟霆看着眼前的苗瑩瑩,再次確認道。

苗瑩瑩點了點頭,“是。”略微回想了一會兒,腦海中閃過杜美華的名字,微微猶豫之後,啓脣道:“我記得沒錯的話,應該還有杜美華。”

當苗瑩瑩說出杜美華的名字,溫晟霆心底纔有一種清明的感覺。十五年前的事,知道的人並不多,他記得當時消息是被封鎖的,並沒有登報。而他身邊的人裏,詳細的知道這件事的人只有杜美華的父母,當時他的父母葬身火海,杜美華的父母因爲跟他的父母是世交,所以幫助了當時還年幼的他舉辦父母的葬禮。

如果說誤導徐錦姒這件事是祁郢皓一個人所爲,他根本不相信。可是有了杜美華,情況就不一樣了。雖然,他不知道這份老報紙是怎麼來的。看起來不像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麼一定是偷偷印刷,且沒有在市場上流通。

杜美華是如何得到這份報紙的?他不得而知,眼下重要的是,他要向徐錦姒解釋。

“溫晟霆,我把我聽到的都告訴你了,你打算怎麼做?”

溫晟霆看了苗瑩瑩一眼,然後端起面前的茶水,氣定神閒的將茶水緩緩送,入口中,放下茶杯時,開口道:“其實,你想問的是事情的真相吧?”

苗瑩瑩微怔,眼神有些躲閃,沒想到被他看透了。

她當然想知道真相了,即便是祁郢皓誤導了徐錦姒,可既然祁郢皓能夠成功,那麼就說明老報紙上的內容是真實的。在溫晟霆把老報紙放回桌面上時,她悄悄地看了幾眼,在上面看到了徐錦姒父母的名字。她這纔想到十五年前的事指的到底是哪件事。經過分析,她可以確定的是,當年爲救徐錦姒的父母而葬身火海的人就是溫晟霆的父母。

她心驚不已。

覺得祁郢皓卑鄙的同時,又有些懷疑溫晟霆對徐錦姒是不是真心的。畢竟……這麼嚴重的事情啊!

如果溫晟霆真的是因爲復仇才娶徐錦姒,也不是說不通。

“溫晟霆,我只是想知道你對錦姒的態度。”她的語氣越來越堅定,是出於一種對徐錦姒的保護,“我問你,你是不是因爲要報仇才娶錦姒的?”終於問出口,她竟然緊張起來,可越是緊張越是期待溫晟霆的回答。

溫晟霆的面色忽然變得沉着起來,神情凝重,“苗瑩瑩,你跟錦姒是好朋友,可是,如果真的要解釋,還是我親自到錦姒面前解釋纔對。”

苗瑩瑩不由得深想他話裏的意思,而後明白過來,他既然要跟徐錦姒解釋,那麼說明,他不是因爲要報仇才娶錦姒的。

想到這兒,她鬆了一口氣。

“只是,我現在還不知道她的下落,還在派人找她。”

妖精成長日記

“苗瑩瑩,錦姒跟你聯繫過麼?”

他的突然發問驚到了她,眸光閃爍數下之後,她迫使自己冷靜下來,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道:“如果你見到錦姒,真的會認真的跟她解釋麼?”

“當然,我們之間存在着誤會,很多問題,需要當面解釋。”眸底劃過一抹傷感,他又道:“你以爲我真的願意跟她離婚麼?我愛她,又如何捨得?”

苗瑩瑩當下決定把徐錦姒的行蹤告訴他。

濱城的天氣一年四季如春,在這兒住了幾個月,徐錦姒覺得自己已經愛上這兒了。擡手推開玻璃門,門鈴立刻發出“叮鈴鈴”的聲音,站在花店櫃檯前的老闆見她來了,立刻從櫃檯裏走出來,笑着迎上她。

“錦姒,你可算來了!你知道麼?你週末休息的這兩天,花店幾乎沒生意的,所以我啊,從昨天就開始盼着你週一趕緊來上班,你來了就好了,今天店裏的生意一定好。”

徐錦姒順手拿起旁邊的白色圍裙,圍裙上繡着各種各樣的花,有百合、玫瑰、康乃馨,每一朵花在白色的底色上肆意的盛開,美不勝收。走到櫃檯前時,她將圍裙穿在身上。

“花姐,你總是喜歡取笑我!”她低頭去翻昨天的賬時嫣然一笑,臉頰上泛起層層的紅色,令人移不開目光。

“哪裏是取笑你,我這是在誇你呢!”花姐笑不攏嘴道:“好了好了!店裏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得回家忙家裏那一攤子事兒,這兒就拜託你了。”

“好。”徐錦姒擡起頭,衝着花姐燦然一笑。

花姐拿上包包,歡歡喜喜的離開了。


“叮鈴鈴。”

門鈴響,代表着有人進來了。

徐錦姒立刻將賬本合上,面帶微笑的看着走進來的小女孩。

“請問你有什麼需要?”

“姐姐。”小女孩兒看起來十一二歲的樣子,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皮膚白,皙,說話聲音又細又脆,“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我應該送什麼樣的花給爸爸。”

徐錦姒瞭然,從櫃檯裏出來,半蹲在小女兒的面前,頗有耐心的問道:“你的爸爸喜歡花兒麼?”

“爸爸喜歡花的,我們家也種了很多,但是我想要買花店裏的花送給爸爸,因爲那樣更有心意。”

徐錦姒微微有些感觸,也可以說是感動。眼前的小女孩兒還這麼小,就知道送禮物要有心意,真的很棒啊!

“那你的爸爸喜歡什麼樣的花呢?”

“爸爸好像沒有特別喜歡的花,姐姐,你可以幫我挑選幾樣合適的麼?”


“當然可以。”她答應着,然後讓小女孩兒稍等,她轉身來到放鮮花的架子上,把太陽花、康乃馨和石斛蘭各拿了一束,來到小女兒的面前,她將三種花拿給她看,“你看,你覺得這三種哪一種適合你爸爸?”


小女孩挑選的非常認真,最後,她伸出手指了指太陽花,“我認識這個,這個是太陽花,之前,我在書上看到過,太陽花寓意爸爸像偉大的太陽,萬物生長依靠太陽,寓意在爸爸的關愛下,我和弟弟都可以茁壯成長。” 徐錦姒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頭,“你真的是太可愛了。”如果自己肚子裏的孩子也像這麼小女孩兒一樣乖,那該多好。

精心挑選了十支太陽花包成花束,她將花束拿給小女孩兒,同時摸着她的頭道:“你這麼可愛,一定是你爸爸最最喜歡的孩子,代替我向你爸爸說生日快樂。”

“謝謝姐姐。”小女孩兒伸出小小的手,把自己積攢的零花錢交到徐錦姒的手上。

她看着手心裏皺皺巴巴的錢,心裏沒由來的一暖,她只拿了其中一枚硬幣,其餘的又交還給小女孩,“我只收你一枚硬幣,因爲你實在是太可愛了。”

“謝謝姐姐!”小女孩脆生生的聲音還回蕩在她耳邊,伴隨着門口響起“叮鈴鈴”的聲音,花房內又剩下她一個人。

她坐在靠窗的白色木質長椅子上,身旁放着水仙和仙人球,情不自禁的看向窗外,手撫摸着漸漸隆起的肚子。

如果有一天,孩子問她,“我的爸爸是誰?”

她該怎麼回答呢?

最近這些天,她都在爲這個問題而煩惱。

她努力工作,再加上銀行卡里的錢,能夠保證孩子生下來之後衣食無憂,只是……如果從小就讓孩子缺失父愛,會不會使她的性格受到一定的影響。


既然決定把她生下來,就會努力給她幸福的生活,但是……沒有爸爸,已經註定了她的不幸吧。

她自己就是因爲從小沒有父母,纔會受到那麼多人的欺負,纔會性格內向。

從前的她絕對不會考慮這麼多的,只是肚子慢慢大了起來,她從心底升起一份責任,這份責任心使她不得不想這麼多。

“叮鈴鈴。”

聽到門響,她立刻起身走到櫃檯前,擡頭去看,發現是一個年輕人,大概跟她年紀相仿,長相很秀氣,眼神清澈透亮,這個人,她這些天幾乎天天看到。

一般來說,進店的人大部分是爲了買花,可是眼前這個人手裏竟然抱着一束玫瑰花。

徐錦姒有些不明所以。

“我叫沈清。”

對於他突如其來自我介紹,她吃了一驚,“啊?”

沈清害羞的笑了笑,伸手撓了撓頭髮,抱着玫瑰花的手緊了緊,“我這天天天來買花,可是我今天不是來買花的,我是來送花的。”

“……送花?”徐錦姒略微想了想,隨後道:“嗯……我們好像沒有叫人送花。”

“你誤會了。”沈清的臉更紅了,甚至不敢去看徐錦姒的臉,“我不是來給你們店裏送花的。”他把手中的玫瑰花放到徐錦姒的面前,鼓起勇氣道:“徐錦姒,我是來給你送花的,我喜歡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徐錦姒狠狠地吃了一驚。

先不說他是怎麼知道她的名字的,他們不過才見過幾次面,花也沒說過幾句,他竟然拿着玫瑰花給她……告白!

天哪!這都是什麼事兒啊!

“那個……”莫名的,她都有點緊張了,“嗯……你是叫沈清對吧?”

“對!”沈清立刻點了點頭,眸光真摯。

“我們好像沒見過幾面吧?”

“可是我對你一見鍾情。”沈清說完這句話,害羞的把頭低的很深,不敢去看徐錦姒的臉,“第一次來這兒買花,我就發現你很特別,你的氣質像花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見你第一面,我就喜歡你了,只是……我一直沒有勇氣告訴你。”

徐錦姒理智的推了推他遞過來的玫瑰花,好整以暇道:“可是沈清,我不喜歡你。”

沈清在片刻的慌亂之後忽然開口道:“我不會放棄的,徐錦姒,我一定會追到你的。”說完,放下玫瑰花,轉身跑了。

“……”

這件事,她沒有放在心上。下午五點,是花店下班的時間。她把放在花全部搬進屋裏,把需要放進冰箱裏冷藏的花整理好之後,鎖上花店的門,準備離開。

一轉身,給她嚇了一跳,“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嚇你的,我……”沈清手忙腳亂的解釋道:“我只是想在你下班的時候送你回家,所以才……”

徐錦姒摸着驚魂未定的心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