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後,人馬倒是順利的到達了南蠻省。南蠻省因為有一部分地區是地處海防前線,所以,在南蠻省駐紮的軍隊特別的多。除了空軍沒有水師跟陸軍都駐紮了幾十萬人馬。

所以,在南蠻省首府富州城的官衙就特別的多。有水師提督府,總兵府,巡撫衙門、總督府、都察道……駐守富州城。

而且,順天王的封地居然也在南蠻省。順天王洛一嘯跟當今虞皇可是正兒八經的親兄弟。所以,順天王府就駐紮在富州城。

當然,雖說駐紮的軍兵不在少數,衙門也是繁多。但是,南蠻省是大省,差不多有十幾個阿肯色州那麼大。

而刀子縣跟火蘭國接壤,又是處於南蠻省的最邊緣地帶,所以,從省城富州到刀子縣騎快馬加鞭的話也得飛馳上接近二十天的。

因此,這個地方就成了老少邊區。成為省城都無法罩著的地方。不然,也不會這般容易就讓火蘭國給佔領去的。

因為富州城處於海防前線又與多國相交,所以,富州城的城牆建得特別的高,高達三四十米,而且,也特別的厚。可以承受氣罡境強者全力攻擊一段時間的。

唐春首先要到南蠻省總兵府報道,還得去南蠻巡撫府以及總督府去一趟。這廝先找了個空置的地方支上了帳蓬。把手下全安頓好,自己正準備足足的睡一覺,這時。胖子進來,說是總兵府有人過來傳話,叫唐春馬上過去一趟。

「他們消息倒是靈通。」唐春說道。

「這個正常,咱們一進城就得經過城門這一關。飛雕傳書的話幾分鐘就到了。不過,他們怎麼知道咱們駐紮在這草地上的?」胖子有些疑惑這個。

「有心人盯上了。」唐春冷笑了一聲。

「誰,這南蠻省的富州城咱們還是第一次來。屁大的人不識一個。」胖子問道。


「你忘了給我斬首於京都客棧的那位死鬼孫田不是說有個親戚在南蠻總兵府嗎?」唐春冷哼道。

「如果真是此人盯著的那你這次去可能有麻煩了。」胖子一聽,哼道。

「該來的躲不了,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既然人家逼了過來,咱們就過去見見那死鬼的親戚了。」唐春冷哼道。隨後,唐春帶著梅鐵岩胖子以及包毅三人直奔總兵府衙門而去。

不過。四人剛拐了幾個彎兒。前面街上人滿為患。『堵車』了。唐春四人只好下馬牽著馬想擠過去。

「裡面熱鬧著,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了,咱們瞧瞧熱鬧再說。」胖子這傢伙那雙眯眯小眼到外亂瞄著,把馬繩愣是塞給了梅鐵岩。自己往裡擠去。

「我說你小子。誤了去報道的話我打你屁股。」唐春笑罵道。可是胖子力氣大,早擠進人堆里沒影兒了。

唐春三人只好等著。

「兄弟,發生什麼事了?」包毅問旁邊路人甲道。

「呵呵。有人吃飽飯沒事幹。居然懸賞求一敗。」路人甲笑道,伸長脖頸一臉興趣樣子。

「噢,比啥,獎金多少?」唐春也有些興趣了,笑問道。

「蠻高的,猜謎。也就是說你如果打出一謎底難住他。馬上可以得賞10兩銀子。」路人甲笑道,「唉,人太多了,擠不進去,真了晦氣。」

「10兩銀子,不少了嘛。」包毅笑道,頓時,唐春三人都失去了興趣,主要是嫌銀兩太少。其實,不少了。大虞皇朝的普通子民一家五口一年的生活費也不過十來兩銀子。

「春哥春哥,快進來。這傢伙太囂張了,俺出了一對子居然被他對上了。真氣人啊。」胖子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算啦,我們趕緊走吧。」唐春說道。

「不行,不難倒這傢伙絕不走。麻鄙滴,敢跟胖哥我叫板。」胖子相當不滿的吼道,唐春沒辦法,只好擠了進去。

發現有個長得相當帥氣的年青文士樣男子正坐在一書桌前,背後用竹竿挑起一面布旗,上書——猜謎,求一敗,10兩銀子相謝。下面落款,南終了。

「春哥,你腦瓜子靈,給來一道,猜死這傢伙。」胖子一見唐春進來,扯著他袖子說道。

這時,旁邊又有人自告奮勇上前出了謎語,不過,南終子這傢伙還真有些功底子,基本上的謎底在半分鐘就給解決掉了。

有個漂亮的婢女樣女子氣嘟嘟的回到了其主子,一個戴著蒙紗的女子身側。身材還是蠻吸引人的。

「姑娘,如果你出的謎底能難倒本人的話我額外再加紋銀50兩。」南終子看了那主僕二女一眼,紙扇一搖,一臉高人摸樣笑著。

「小姐,快出啊。」小婢女可是急了。

那小姐在婢女耳旁耳語了一下,婢女得瑟上前又出了一道。不過,南終子微微一搖頭,馬上就揭破了謎底。氣得婢女只好鬱悶的回到了小姐身旁。

「小姐如果能敗南終子,紋銀300兩。」南終子更為得意,紙扇刷啦啦的搖著,巡視著周遭的好事者們。

「小妹子,你們不行,還是我春哥行。」胖子沒等唐春點頭搶先下嘴,這是要逼唐春出場了。


「春哥,哪位,我們小姐不成的他能成?吹牛誰不會。」婢女嘟著嘴反駁道。

「春哥,上啊,狠狠打一下這小妞的臉。」胖子激將道。

「這位公子能難住他的話我外加紋銀百兩。」想不到小姐也出口了,貌似被胖子激出了真火。

「呵呵,南終子。我問你,什麼動物早上四條腿走路,中午兩條腿走路。到了晚上又三條腿走路?」唐春淡然一笑問道。

「嗯,是啊,什麼動物……」

「這動物難道還會變來變去的,不可能吧。」

「哪有這種動物,純粹是要騙銀子。」

一時之間,議論聲紛紛啊。

而南終子此刻居然停止了搖扇了,此君正搜腸刮肚的整著自己的腦袋瓜。老子現代人出的謎你們也會?唐春在心裡冷笑。

「南終子,猜不出就認輸吧。」胖子得瑟的笑道。

「恐怕出謎的這位公子也不曉得謎底叫什麼罷?」那蒙面小姐冷哼道。

「沒錯,根本就沒謎底。」南終子趕緊說道。

「呵呵,這個謎底現場其實都在。而且。很多。」唐春見大家的胃口給吊得差不多了。笑道。

「不可能,我們現場什麼會很多?」婢女嘟道。

「人嘛。」唐春笑道。

「人當然多了,你這謎底跟人能扯上啥關係。」南終子問道。

「是啊,跟人啥關係?」婢女也跟著問道。而胖哥此刻倒不敢吭聲了。還以為唐春是在忽悠人。估計是連自己都沒整清楚了。

「我講的這個謎底就是『人』。你們想想。人在幼年時四膝著地是不是爬著走?成年後兩腿硬朗了是不是兩條腿兒『走路』,老年時身體衰弱了是不是拄著拐杖走?而我講的早上中午晚上其實是指人的一生分為三個時期。你們說,我唐春講得可有理?」唐春勢氣高昂。大聲的笑問道。

「還真有些道理啊……」

「絕了,真是絕了……」

「我輸了,這是三百兩。」南終子淡淡的看了唐春一眼,拿出了三百兩。

「我這邊也有一百兩,拿去。」那漂亮婢女氣嘟著嘴到了唐春面前。

「呵呵呵,猜謎嘛,無非一個玩樂罷了。各位,我們有事,先走了。」唐春淡然一笑,轉身就走了,人群耳里就閃開一條大道來。

「看到沒,這位春哥就是我大哥,怎麼樣,厲害吧。」胖子還不忘得意的挺了挺胸脯,轉身才跟上的。


到了總兵府後被告知刀子縣是屬於游擊將軍李州管轄的。問明李將軍的府衙後唐春幾人又轉了過去。

李州方面大耳,看上去人很有氣勢。這總兵府的游擊將軍可是從三品大員。在南蠻省總兵府也是一實權人物。

唐春參見后剛站起來,哪曉得李州突然一拍桌子,哼道:「把唐春給我拖下去先重打三十大板。」

「李將軍,本人不辭勞苦,幾十萬里奔波帶兵從遙遠的京城趕來。這坐下來茶還沒喝一口就到總兵府報道,所以,李將軍,請問為什麼打我請告知?」唐春趕緊問道。總感覺他身側坐著的那個瘦臉傢伙有點面熟。不過,此人的確沒見過面的。

「打你,那還是輕的了。這只是開頭。」李將軍旁邊那個瘦臉冷哼道。

「請問大人是總兵府哪位大人?」唐春問道。

「唐春,他是總兵府宣撫使孫大人。」李將軍冷哼道。


「孫大人,下官不明白你這話什麼意思?」唐春問道,心裡明白了,敢情這位就是那個被自己斬首示眾的孫死鬼的親戚了。

「你好大膽子唐春,居然無示朝庭法紀。公然跟山賊勾搭在一起。你敢說包毅帶著的九環穀人不是屢次搶劫過往商人,聚眾攻擊湯牛縣縣衙的山賊嗎?

據我們調查落實,包毅聚眾多次搶劫過往客商,不從的話就下刀殺人。現在已經案命累累。而且,攻擊朝庭衙門,這就是反朝庭的行為。

這種人按理講你應該協助地方剿滅他們才是。結果是你不但沒如此干,居然夥同他們一起。你們如此干明擺著是官賊勾結,最後是想霸佔刀子縣為你們享樂用所。

從爾進一步聚集人馬攻佔富州城乃至於大虞皇朝。唐春,你已經犯下反朝庭、勾結山賊之重罪,按律當斬。」孫剛頓時氣焰高漲。(未完待續。。) 6更到!

「孫大人,你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包毅原先是山賊沒錯,但是,他並沒殺人,至於說攻擊湯牛縣衙門更是無從說起。

作為湯牛縣了民,他們到衙門處看看就不行了。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他們有攻擊湯牛縣衙門。

而且,這些我們都慎重的了解過。他們落草為賊也是為生活所迫。並且,在我帶兵攻佔九環谷后,包毅能伏法認罪。而且願意戴罪立功參加朝庭的軍隊上陣殺敵。

而本人也是為形勢所迫。刀子縣已經被火蘭國佔領,而且,人家駐軍上萬。而朝庭只下拔給了我三十兵馬。一路過來還傷亡了10來人,現在就剩下十來人了。

而按火宮雲娘娘懿旨,這些都得我自個兒想辦法。南蠻總兵府無法借到兵馬了,難道你孫大人能帶領10來人趕走火蘭國上萬駐軍奪回刀子縣嗎?

如果真能如此的話,你孫大人豈不早就帶人收復了刀子縣了。還輪得到宮裡娘娘還為此操心嗎?」唐春言詞犀利,孫剛被狠狠的噎了一下,老傢伙臉都漲得紅了。惱羞成怒,吼道,「唐春,你今天就是把天能說倒轉來也無法抹殺你跟山賊合謀反朝庭的事實。對於你這種反國之賊子,我要求李將軍立即對你執行絞刑處死。我們要讓天下反賊都看看反朝庭的下場。」

「孫大人,狼子野心。你想公報私仇是不是?我是奉了火宮娘娘懿旨下來收復刀子縣的。

別以為我不清楚,在京城京都客棧那個無視朝庭法度。公然聚眾鬧事惑亂軍心被我斬首示眾的孫田是你什麼人?

當時孫田被斬京機之地無人出來有異議,這說明本將軍處置得合理合情合法。

而你倒好,別以為你遠在南蠻省就能支手遮天了。孫田就是你的侄兒,我說得可對?」唐春厲聲問道。

「是我侄兒又怎麼樣,他的事跟我沒關係。關於他被斬首示眾的事跟這沒關係。而我現在講的你的犯罪是事實,你有什麼好反駁的。別扯到那邊去了欲蓋彌彰。」孫剛為了能拿下唐春,連侄兒的事也不管了,想撇清關係。

「哼,招包毅一行人蔘軍那是經得過惡山軍營主管呼延告將軍批准的。並且,包毅一行人蔘軍后不久在惡山就立下了大功。不但打死了寒勾子二百士兵。並且。連駐守寒勾子的先天大圓滿境界高手吳林也給滅殺了。

這算不算戴罪立功?更何況。在我大虞皇朝臨時頭徵招平民以及一些山寨寨民,還有惡性不大的山賊進入軍隊之中為國出力也不是沒有先例。

就是死囚犯人願意戴罪立功的話也在可以考慮的行列。憑什麼包毅他們一行人不能參軍?」唐春冷哼道。

「伶牙利齒,你這根本就是歪理。李將軍,我看不打不行了。不然的話。上頭如果知道了我們下屬的刀子縣守備營居然是由山賊們組成的那成什麼了?這責任你我可都擔待不起。」孫剛又催李將軍了。

「對了。你說包毅一行人在惡山軍營訓練時有殺死寒勾子駐守的先天大圓滿高手有何證據?」李將軍貌似心思有些波動。

「李將軍。別聽這小子胡說八道。吳林既然是先天大圓滿高手,就憑他們這伙烏合之眾能殺死他們嗎?而且,寒勾子駐軍現在更是大大加強。聽說駐守的將軍品級都達到了從三品。

而屬下高手更是如雲。從唐春所講的包毅他們最多就11段位境界,至於唐春本人,更低了。

就他們幾百號山賊怎麼可能殺進譚猛將軍布防的寒勾子。恐怕不要說到寒勾子,估計通橋關就過不去了。

這根本就是唐春在胡扯蛋。對於這種只會胡扯而無真本事,又反朝庭之輩,咱們不狠狠先敲打一頓何以正朝綱?」孫剛威逼了過去,「而且,火宮娘娘是叫唐春下來剿滅刀子縣山賊,想不到此山賊沒剿滅倒先跟他們合夥一起想佔領刀子縣反朝庭了。」

「孫大人,你左一口反朝庭右一口反朝庭,你有何證據如此的誣衊下官。你這根本就是居心不良。我唐春參軍半年下來屢立戰功。剛受到了虞皇特別褒獎,難道你這是在置疑大虞皇朝天子的眼光嗎?」唐春厲聲喝問道。

「看到沒李將軍,咱們倒成了誣衊之輩。」孫剛憤然說道。

「拉下去,唐春勾結山賊包毅一夥情況屬實,先重打五十大板。」李將軍微一猶豫,扔下了令牌,「張將軍,即刻傳令下去,命你帶二千軍士馬上把包毅一夥抓起來嚴加審問。」

「李將軍,你真要枉法屬下是不是?」唐春站著,氣勢上來了,直逼李將軍。

「放肆,本將軍從來秉公處理任何事件。不要說了,拉下去先打了再說。」李將軍也有些惱了。立即上來四個強悍的衙兵就要動手。

「請問李將軍在嗎?」這時,衙門大門外傳來一道聲音。隨著聲音,一個穿著王府護衛衣服的中年男子站在了大門口。

「本將軍就是。」李州站了起來答道,這王府護衛雖說只是一個保鏢角色,但天曉得這些天天跟在王爺主子身邊混的人是不是很得寵。

並且,王府護衛也是經得過朝庭正式分封的官員。只是比同等級的侍衛稍遜一個等級罷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