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笑天笑道:「聽到了吧,要脫離可以,自己毀去自己三條經絡,將實力倒退到星河期三層。然後將你右臂砍去,毀了這破極拳的功法,你離去就可。」

「什麼……」

熙熙目光一瞪,心裡也是一股惡氣升上來。

這南笑天分明就是要秦石性命,只是如今找了個相對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今天在戰神宗的大廳裡頭,若是真的動起手來,那麼多的高手,只怕他們也抵擋不住。

只是秦石站在那裡,卻是絲毫不懼。他微微一笑走上前來,絲毫沒有將身前那高手南笑天放在眼中。

「南宗主,你們戰神宗真的是好本事。一個月時間就能將弟子從星河期三層練到月海期後期,厲害,厲害。」他笑嘻嘻鼓起掌來,這話一出,眾人才恍然大悟。

對啊,這秦石加入才一個月的時間,從星河期的三層晉級到了月海期後期,這幾乎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

可是雖然他是在戰神宗晉級的,但是這真的和戰神宗有關係嗎?若是戰神宗真的那麼強大,能在一個月裡頭就培養出一個月海期後期的武者,那這天越國早就是戰神宗的天下了。

況且這南笑天自己也不過是月海期的後期,這秦石的修鍊速度那麼快,和戰神宗真沒什麼關係。

此刻底下人竊竊私語,這些話語鑽到了南笑天的耳中,讓他的眉頭頓時有些緊皺。

「好,就算你的實力提升,和我戰神宗毫無關係,那你的破極拳總是我戰神宗的吧,如今將它還給我,你脫離宗門,就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了。」

南笑天微微側身,不去看秦石,這根本就是一個死局。學過的功法,怎麼可能忘記,況且就算是忘記了,你又怎麼告訴別人你忘記了,這根本是無法做到的。

唯一能夠讓人心服口服的,就是砍下自己的雙拳,沒有了拳頭,自然無法使用那破極拳了。

南笑天嘴角微微翹起,殺不了秦石,砍下他的一對雙臂,自己心裡也會舒坦一點。他得意看了秦石一眼,想看看這從進來開始就一臉無所謂的青年,到底該如何應對。

凌夢嵐已經一臉的緊張,不停看著秦石。顯然,事到如今,她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情緒,因為這事情就連熙熙也無法幫忙,只能靠秦石自己。

秦石看到凌夢嵐的表情,頓時壞笑了一聲。那臉色絲毫沒將南笑天的事情放在心上,反而更在乎這凌夢嵐對於自己的看法。

凌夢嵐心中一羞,那瓜子臉頓時紅了幾分。眾人看在眼中,只感嘆這秦石真是色膽包天。如今生死關頭,竟然還想著泡妞,不知道一會兒怎麼死。

「秦石,你到底怎樣,斷不斷臂。」南笑天忍不住喝了一聲,那聲音震天的響,嚇得在場眾人身形一抖。

秦石卻依舊臉色淡然,「斷臂?為何我要斷臂。」他一臉裝傻模樣,惹的那南笑天眉頭緊皺。

「你……」南笑天忍住心頭怒火,再次解釋了一遍,「你休息我宗門功法,破極拳,如今脫離門派,你將這功法還來。」

「哦……原來是這個事啊,你個小氣鬼。」秦石壞笑了一聲,伸手掏出那破極拳,扔在南笑天身前的地上,隨後轉身要走。

「站住!」南笑天額頭已經滿是青筋,這秦石竟然敢玩弄自己。

「你學了我宗門功法,要麼廢去武道,要麼斷去雙臂。你聽懂了沒?」南笑天喝了一聲,幾個弟子頓時攔住了大廳門口。

秦石轉頭笑道:「我聽懂了,學了你宗門功法,就要斷去雙臂,是不是。」

「不錯。」南笑天負手而立,等著秦石自斷雙臂。

誰知秦石壞壞一笑,繼續道:「可是我有功法不假,但是我又沒學,為什麼要自斷雙臂。」

「你……」南笑天頓時愣在那裡,這秦石關鍵時刻,竟然耍賴,惹的他有些語塞起來。

「你胡說八道,有了這皇級功法,你會不學?」南笑天說道。

秦石哈哈一笑,「南宗主,敢為你戰神宗有多少本皇級功法。」

「近一百本。」南笑天頗為得意的說道。

秦石又問:「敢問南宗主,這一百本皇級功法,你學了幾本。」

南笑天驀地一驚,「這……」

「學了幾本,說來聽聽嘛。」秦石問道。

這一百本皇級功法,都是初級,而且實力也不算強。更要命的是,南笑天用劍,而這些皇級功法沒有一本是適合他自己的,所以他一本都沒學。如今他的功法是皇階中級的一種功法,還是某一次歷練的時候運氣好得到的。

「該不會是一本都沒學吧。」秦石一臉恍然大悟說道。

南笑天嘴唇一抖說道:「不錯,但是……」

「不用但是了。」秦石一把將他打斷,「南宗主一本都沒學,相比這破極拳您也沒學吧。不知道您是嫌棄它實力太弱,還是嫌棄它威力不強,反正您就是沒學。是也不是。」

「不錯!」南笑天也不想多說,冷冷吐了兩個字。

秦石嘴角一彎,露出一臉得意,「剛才大家也看到了,我的實力雖然不如南宗主你,但是也相差不遠。憑什麼你棄之如敝屐的功法,我卻要當做寶貝一樣拿到手就學起來呢?」

「這……」

南笑天再次無語,這話說來也是沒錯,自己竟然找不到言語反駁。


「他胡說!」正這時,角落裡一個聲音喊了出來,正是那司空星長老。

「這秦石當日用過破極拳,在對陣屠爭之時,我親眼見到,不會錯的。」

這句話頓時讓局面峰迴路轉,秦石再次陷入不利局面之中。所有人抬頭看著秦石,想要看看他到底怎辦。


「司空長老是吧,您看錯了吧。」

「不會的,我活了那麼多年,怎會看錯。」

司空星言之鑿鑿,一字一句說道。

秦石淡淡一笑,「司空長老,您請上來,我給您演示一下。」

「來就來,誰怕誰。」司空星走到秦石身前,說道,「我在這裡,你演示吧。」

「長老小心,我這功法不受控制,若是傷了你就不好了。」秦石說道。


「傷我?」司空星冷笑一聲,「只怕你沒那個本事。」

「那就好。」秦石笑了笑,瞬間將所有的龍氣和真氣凝聚在自己的拳頭之上,而自己的拳頭瞬間變成青光一片,滿是晶石模樣。

「這……」

司空星當日其實也沒看的太清楚,但是那氣息是青色的卻看了個仔細一定沒錯。破極拳應該是紅色的,而這一拳卻是青色的,而且這拳頭猶如晶石一般,還真有點不大像。

但是當天的氣息,分明是破極拳的氣息。

「你今天這下,和當日……」

「長老小心……」

秦石大喝一聲,那龍拳竟然朝著司空星的胸口而去。

「噗。」

天道圖書館 ,頓時重重朝後摔去,生死不知。

「秦石!」南笑天大怒,「戰神廳里,你敢傷人?」他抬手一掌朝著秦石而去,誰知那小獸身形一閃,竟然護住了秦石。 秦石淡淡一笑。

「宗主,我剛才就說了,讓長老小心。我這拳頭很難控制,我控制不了他,長老本來信心十足我以為他肯定不會有事……沒想到,唉。」

秦石心中大為得意,臉上卻裝出一副愁苦模樣。

「如今你們看清楚了吧,我這拳頭的實力可比破極拳強多了,我用得著學這連南宗主也嫌棄的功法呢。」

南笑天頓時無語,他氣的要死,卻又找不到話反駁。

「大家鬧夠了嗎?」熙熙的臉上也掛著些許慍怒,如今看到秦石終於可以脫身,她也開始要擺起公主的架勢了。

「若是秦石並沒學你戰神宗的功法,南宗主你就彆強人所難了。作為一個強者,難道連這點風度都沒有嗎?」

南笑天頓了一頓,身形頓時平靜了下倆。

「好!」

他好似認輸了一般,全身的氣勢頓時收斂了去。

「秦石,好樣的。」他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作為之上,隨後對著秦石說道:「你脫離戰神宗,我不為難你。但是如今,我想向你挑戰,你敢不敢與我一戰。」

那聲音雖然平靜,但是誰都聽得出來,裡頭滿滿都是殺氣。這南笑天今天是和秦石杠上了,不殺他誓不罷休。除非秦石腆著臉不答應這比試,否則他一定危險,當然根據秦石剛才那種姿態,多數人認為秦石肯定不敢接受這單挑。

「怎樣,敢還是不敢?」南笑天一臉鄙夷,刺激秦石一般的說道。

「師弟,別去,我們走。」凌夢嵐急忙說道。

身後的熙熙也這麼說道,甚至連小獸都給了秦石使了一個眼色。這南笑天的實力和自己相差無幾,但是對於如今的秦石來說,卻是勉強了一點。

「我……接受。」

秦石卻雙眉一凝,竟然說出這讓眾人都大跌眼鏡的話語來。

之前危機關頭和南笑天對了一拳,秦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底是在何種程度。這突如其來的武道突破和平日里修鍊時的突破不同,這力量是完全來自於秦家武根上面的力量。

這秦家武根僅僅是露出一小段就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不知道盡數露出來會有怎樣變態的力量。

原來這東西真的是九聖遺留的東西,果然強大。

此刻,後山戰神台上。

這裡的戰神台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核心弟子之間比試的地方,可是今天站在台上的人卻是那宗主南笑天。這南笑天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上過這戰神台了,這裡的每一塊石頭都已經有些陌生,他傲然立在上頭,目光對著下首眾人一陣掃視,眼神里冷意凜冽。

秦石站在南笑天對面,他的身後都是一陣擔憂的目光。除了小獸,其他人心裡都十分的忐忑,特別是那凌夢嵐,許久不見,這見面之後竟然是這秦石深陷危機之時。

本以為自己身旁的熙熙貴為公主一定能夠幫助他脫困,沒想到這牛脾氣竟然接受了南笑天的比試要求,自己挖了坑跳了進去。

「秦石,別死。」凌夢嵐都不敢睜眼去看,一顆芳心跳的無比激烈。

「出手吧。」台上一聲歷喝,卻是那南笑天滿是傲氣的聲音,他目光直視秦石臉孔,眼神里滿是不屑。

「讓你三招,你先出手吧,別說我欺負晚輩。」南笑天道。


周圍人發出一陣讚歎,讚許這南笑天有強者風範。唯有小獸冷笑一聲,「老南的年紀都可以做他爹了,如今還信誓旦旦和他比試,別以為你讓了三招就有風度了,小氣鬼一個。」

看著小獸翻著白眼揶揄的模樣,南笑天心頭一氣,臉色頓時一白。

只是畢竟是江湖老油條,南笑天假裝聽不到這不想聽到的聲音,而是冷冷對著秦石說道;「怎樣,現在想做孬種還來得及。」

秦石站在對面,對著南笑天眨了眨眼,「就算做孬種,也是將這三招打完再孬。既然南宗主你大發慈悲讓我先打三招,我不打白不打。打完之後若是打不過,我就孬了,打的過,你就完了。」

「你……」

南笑天頓時無語,沒想到這秦石竟然如此的「流氓」。自己讓他三招本是出於強者姿態,想要給人一種戰神宗主的風度,可是卻被這秦石鑽了個漏洞。對方若真的和說的一樣,打完三招就跑,自己還真的十分難辦。

想到這裡,南笑天心裡一沉。等秦石打完三招,自己絕對要殺了他,就算他逃下戰神台,自己也要將他抓上台來,然後殺了他,這秦石太過分了。

「轟。」

正想著,秦石身上魂氣爆發,身形驟變,變成恐怖的龍形模樣。

「南宗主,你放心,我可不會像你這麼無恥。」秦石凝聚雙目,表情也變的認真了起來。他右手一抖,一團氣息朝著身體外頭而去,頓時凝聚在自己身前。

「一招,若是打不敗你,我秦石認輸。」

他淡淡說出這話,這青色十字赫然在空中凝聚成功。隨後一股子雷霆之力頓時奔出體外,在空中回蕩了一陣之後灌入了那青色十字裡頭。

這一招剛才想發沒發,但是它的威力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底下眾人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忐忑。一方面,他們也想看看這南笑天和秦石究竟誰強誰弱,這巨大的十字功法究竟強到什麼地步;另一方面,他們也不希望這秦石有著太強的實力,畢竟看到一個普通人崛起,他們的心裡始終是無比的嫉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