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薩斯邪魅的一笑,似乎無疑的用舌尖沾了一下嘴上的小手;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飛舞魔王身體微微一顫,一雙鳳目頓時布上了幽怨的春情!

沒辦法了,這高度數的酒似乎對於修士的思維都沒什麼作用;無奈的卡爾薩斯只好用些卑劣的手段,犧牲一下色相了!

“所以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和地殘纔會打賭你會不會是個正常的男人啊!”飛舞魔王滿是小女兒神態的道。

卡爾薩斯邪魅的一笑,道:“那是你贏了還是地殘贏了呢?”“當然是我贏了啊!”飛舞魔王嬉笑着道。

“這麼說你希望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了!”卡爾薩斯滿臉邪魅的道;爲了達到一些目的他並不在乎,用這種有些男人嘴裏所說的,失尊嚴的方法!

不過如此主動的對一個陌生女人調情,卡爾薩斯這也算是開天闢地第一次了!

飛舞魔王終於面色微微的一紅,羞澀的捧起酒杯假意的喝了起來;什麼樣的女人更能惹起男人的興趣,這一點她把握的是很到位的!

太過主動了會讓人覺得放蕩,就算是在一起了也一定得不到重視;只有在主動之中夾雜上羞澀,這樣才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慾望!

‘征服’便是男人骨子裏與生俱來的本性!

卡爾薩斯‘哈哈’一笑,伸手將飛舞魔王手中的夜光杯拿下來滿上酒,道:“不要把杯子吃掉,很貴的!”

飛舞魔王嫵媚的嗔了一眼,道:“我還以爲你是個好人呢!”“好人?好人就不會來這裏了,不是麼?”卡爾薩斯邪邪的一笑道。

魔王殿要是出現好人,那纔怪了!不過卡爾薩斯語氣一轉,終於向着心中用意靠攏,道:“這魔王殿我已經逛遍了,沒有事情做還真的無聊啊!”說着似乎真的是纔想到什麼的,繼續道:“當然,就剩下那禁地沒有去過了!”

“那裏你可不許去的哦,禁地除了魔王大人沒有人敢進去的;就算是進去了也沒出來!”飛舞魔王忙提醒道。

剛剛的調情可都是爲了這一刻有如‘情侶’一般肆無忌憚的言語;卡爾薩斯有些好奇的問道:“那裏到底是什麼啊?魔王大人已經是這個世界實力最強的人了,還有什麼好遮掩的!”

飛舞魔王眼底之中閃過一絲深意,面上卻是有些謹慎的小聲道:“我只是聽說禁地裏面有魔王大人的暗勢力,想想與神之國度鬥了這麼久,魔王大人可能將所有實力都擺在面上的嗎?”

一句廢話!卡爾薩斯一臉恍然的道:“想必那神王也是如此吧,看來我要通知我的血族更加小心了!”

飛舞咯咯一笑道:“你的血族早就該小心了,弄跑了人家的乞靈神王,你以爲神王那老頭會善罷甘休!”

看來自己的墮落天使一族也已經曝光了!卡爾薩斯邪魅的笑着,一雙大手厚顏的直接抓住了飛舞的那雙柔荑,道:“那就要飛舞魔王大人多多幫忙,求魔王大人照顧一下我的血族了!”

飛舞面色一紅,羞澀之中帶着幾許不滿的道:“叫我飛舞就好了,那麼生疏!”說着嫵媚的嗔了一眼,繼續道:“以你的能力還會用得着魔王大人幫忙麼?”

卡爾薩斯輕輕的揉捏着那無骨的玉手,嘿嘿笑道:“有誰會嫌棄保護的力量多一些呢!”

飛舞‘嬌羞’的嗲聲道:“大壞蛋!”一絲旖旎漸漸的充斥着小屋……!

卡爾薩斯雙手輕輕一拉,顯得有些色急的一把將飛舞拉到懷裏深深的嗅了一下那確實很香的長髮,邪魅的笑道:“飛舞!”說着語氣一轉又道:“對了,曾經的乞靈神王告訴過我;他說魔王大人有一個黑色的珠子,似乎是開啓什麼的,它可以幫助我的血族強大起來!” 略顯陰暗的小屋中漸漸的攀升着曖昧的氣息!飛舞魔王有些迷戀的趴在卡爾薩斯肩頭,一雙玉臂更是順勢的緊緊匝在腰際,呵氣如蘭的道:“這就是你接近我的目的麼?”

卡爾薩斯微微一愕,這一次他是真的有些意外;根本沒想到飛舞明白自己的意圖,更沒想到她會直接說出來!

不過心思一轉,卻不着邊際的邪魅一笑道:“是又如何呢?沒有目的我會來這魔王殿嗎?”狡辯不如承認,而且他也沒有親口承認自己是在利用她!

飛舞並沒有起身的意思,輕輕的用脣撥弄着卡爾薩斯左耳上那骷髏耳釘;道:“你說我是該傷心呢,還是應該讚美你的敢做敢說?!”

卡爾薩斯心思不斷的計算着,面上卻依舊是充滿邪魅的笑意,道:“兩樣都應該有吧,可是我的多情也讓我同樣不想放過你這位美女!”

“可是我卻知道你的女人都是完美的,這是你的多情標準不是嗎?”飛舞似乎有着些許傷感的道;同時身子緩緩的離開卡爾薩斯的懷抱向着門外走去!

只是當她走到門口卻稍稍的停頓了一下,頭也不回的道:“你說的那個是禁靈珠,就在魔王大人的寢宮;不過它並不是提高修爲的東西,反而是殺人的利器,那個乞靈神王還在騙你!還有……爲你選耳釘的女人很有眼光!”說完便走了出去!

卡爾薩斯微微皺着眉頭,仔細的思考着飛舞那似乎不該存在的言行;乞靈神王當然沒有騙他,剛剛他也只是拿乞靈神王做一個說辭罷了!

禁靈珠!至少這一點上卡爾薩斯並沒有懷疑飛舞;暗暗的一嘆,轉身坐在自己的牀邊,這一刻他發現原來言語心力的較量會讓他這麼的疲憊!

擡手小心翼翼的撫摸着左耳那蒂斯爲他選的骷髏耳釘,隱隱之中那上面似乎還有着飛舞脣的香氣……!

一連幾天飛舞都沒有再出現,不過卡爾薩斯卻終於等來了他的機會;魔王要出去辦一些事情,所以大概有一天的時間離開魔王殿!

這個時候外出!卡爾薩斯雖然擔心是飛舞告知魔王當日的談話,而設下的陷阱;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失去這次的機會!

終於等到魔王離開,而且是帶着地殘離開;卡爾薩斯暗暗欣喜的同時心中卻更加的謹慎起來!

然而就在他走出自己的房間時,多日不見的飛舞卻是一臉嚴肅的站在門外;似乎是有意的在等他一般,道:“要行動了嗎?”

卡爾薩斯微微皺眉,道:“有些事情我需要弄明白,無論你是否通知他們我都要試一試!”這魔王殿他並不打算待多久,所以他只有一次機會一探究竟!

飛舞有些自嘲的一笑,道:“既然你從來就沒有相信過我,那你只有打贏我,纔可以去一探究竟了!”

卡爾薩斯微微皺眉,面色終於冷了下來;現在時間對於他來說無疑是十分寶貴的,道:“不要逼我真的動手,那並不是我願意看到的!”身體四周那壓抑的波動空間顯得更加的不穩定起來,顯然他已經真的要動手了!

然而飛舞卻是完全不害怕的樣子道:“那你動手吧,也許你可以殺掉我,可是你同樣會引來整個魔王殿的修士;那是就算你完全發揮出文聖的實力,也不一定能勝得吧!”

她說的倒是實話,卡爾薩斯眼神之中流露出駭人的光芒,冷冷的道:“你到底想怎樣?”很明顯她並不是想來殺掉卡爾薩斯的!

飛舞突然顯得有些無聊的道:“沒什麼,不想你去送死也不想魔王大人發怒!”說着就那麼的斜倚在牆邊耍起了賴!

卡爾薩斯強定着心中的怒氣,冷聲道:“想阻止你就來吧!”說着繞開飛舞向着魔王寢宮的方向走去!

飛舞氣憤的輕跺蓮足,猶豫一下這才一咬牙飛起一拳便向着卡爾薩斯的後背打去;然而她那點力道無異於撓癢!

卡爾薩斯在沒有感受到飛舞運用靈力的情況下便任由着她那一拳落在了身上;只是那強悍的身體根本就連晃都沒晃!

“笨蛋、蠻牛!”飛舞低低的罵了一句,狠狠的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靈機一動道:“你又怎麼知道我告訴你的都是真的!”無論如何她就是想阻止他去魔王的禁地!

卡爾薩斯固執的道:“真假一試便知!”說着腳下不停眨眼便消失在長長的走廊;現在他可以確定了,飛舞不知道什麼原因並沒有告知魔王二人的對話;所以他纔可以安心的就這樣走去一探究竟!

飛舞狠狠的多了一下腳,但身體還是追了上去!

沒有去理會身後亦步亦趨的飛舞,卡爾薩斯看準了魔王寢宮附近沒人的空擋,閃身鑽了進去;此刻偌大的房間一個人都沒有!

卡爾薩斯看着同樣如同做賊一般鑽了進來的飛舞,暗暗的翻個白眼;揮手拿出了冥斧謹慎的道:“看看這裏有印象嗎?禁靈珠在什麼位置?”

黑色的巨斧四處的飄蕩在房間裏,道:“有些印象,讓我想想!”卡爾薩斯點點頭,剛剛他控制着靈力已經在這房間裏搜了一圈,只是他並沒有找到他要找的東西,如果飛舞沒有說謊的話,那這裏就一定有什麼機關!

飛舞愣愣的看着那散發着強大氣息的巨大斧頭一邊說話一邊飛行,一時間驚訝的倒是忘記了二人的處境,道:“這是什麼?妖精斧頭!”顯然她是不知道聖器的存在的。

冥府有些不滿的道:“什麼妖精斧頭!大爺是萬千宇宙之中,十大屬性聖器之中代表黑暗的冥斧!”

聽着冥斧這帶着三分臭屁的自我介紹,卡爾薩斯搖頭一笑道:“什麼大爺,快點找!”冥斧吱吱的一笑,道:“我在想,主人!”

然而這時飛舞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的道:“不用想了,禁靈珠我知道在哪裏!”“你願意告訴我?”卡爾薩斯有些不相信的道。

飛舞狠狠的白了一眼,道:“不告訴你,你會善罷甘休嗎?”說着語氣一轉道:“不過有條件,我要加入血族!”

卡爾薩斯微微一愕,邪魅的一笑道:“求之不得!”一個神王級別的人加入血族他可是很願意的! 飛舞嫵媚的白了一眼,似乎有着深意的道:“一定要記得你答應我的條件哦,離開這裏後我就加入!”說着似乎有意的將加入兩個字說得重重的!

卡爾薩斯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淡淡的精光,邪魅的道:“現在可以告訴我禁靈珠的位置了吧!”

飛舞滿意的一笑,道:“當然!”說着走到魔王那張豪華的大牀邊,對着那鑲着金色紋路的牀板就是一通拍打;片刻過後伴隨着一道黑色的光華閃過,一個小小的暗格彷彿憑空出現一般突了出來!

一個圓圓的閃着黑色光芒的珠子便露了出來!飛舞似乎很不感興趣的拿起來就拋給了卡爾薩斯,道:“這麼些年知道魔王的這點祕密,倒好像專門爲你準備的一般!”

卡爾薩斯邪邪的一笑道:“這說明是你前世欠我的!”飛舞嗔了一眼笑罵道:“臭美!”

這時一旁的冥斧插嘴道:“對,就是它了;當時我記得就是把它放在一處凹陷之中,那個能量風暴就出現了!”



卡爾薩斯明白的點了點頭,感受着禁靈珠上不斷傳遞而來的邪惡氣息;道:“飛舞,你先離開這裏吧;剩下的你就沒有必要和我犯險了!”

然而飛舞小嘴一嘟,嬌憨的道:“怎麼,過了河就要拆橋啊?我還想看看那什麼能量風暴呢!”

說着也不容卡爾薩斯再說什麼,率先便向着禁地的方向走去!一股莫名的情緒一閃而過,卡爾薩斯緊隨其後走了過去!

有飛舞帶路,卡爾薩斯這一路上就很容易的來到了禁地附近;看着那四名護法神修爲的守衛,飛舞以靈力傳音道:“這些人對魔王是非常忠心的,我去支開他們你在這裏等一下!”

說着甩開卡爾薩斯快步的向着禁地門口走去!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方法,只消片刻就看到那四名侍衛看了看卡爾薩斯這邊,點點頭離開了!

待到四下無人了,卡爾薩斯這才小聲的問道:“你是怎麼支開他們的?”飛舞神祕的一笑道:“我不告訴你!”

說着咯咯一笑,小心的推開禁地之門走了進去!……

魔王殿禁地!當卡爾薩斯隨着走進去,卻發現這裏不過是一處超大的空間;而在那足有上萬平方米的石室的中心,一座高約丈許的類似祭祀的高臺靜靜的座落在那裏!

冥斧欣喜的道:“就是這裏了,珠子就放在那個臺子上!”卡爾薩斯小心的打量了一遍四周,卻並沒有發現任何修士的氣息;奇怪的同時心卻更加的小心起來!



小心的來到祭臺前,這一路上也是出奇的平靜;卡爾薩斯一眼便看到了那臺子上的一處半圓形凹槽,擡手便將禁靈珠放了進去,剛好的吻合!

然而就在卡爾薩斯想抓着身後的飛舞離遠一些時,卻愕然的發現她已經在遠處了;而在她的身邊還立着一臉笑意的魔王與地殘,還有五名蒼蒼白髮的老者!

卡爾薩斯眼神之中流露出濃濃的恨意道:“你騙我!”“我可是沒騙你哦,你看能量風暴不是出來了麼!”飛舞咯咯嬌笑着道;這一刻她的神情是那麼的得意!

而就在這時伴隨着空氣中一聲微微的震響,卡爾薩斯驚訝的發現四周的空間瞬間被禁錮了起來!

以此同時一團黑色之中閃着點點如同星光的能量亂流出現在了祭臺之上,那其中蘊含的能量竟是龐大的駭人!

卡爾薩斯輕輕的放開一些壓制的修爲,讓身體四周的空間出現裂痕卻並不會破碎;深深的吸了口氣似乎壓制着心底的怒氣,冷冷的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們今日能不能將我也推入能量風暴吧!”

說着巨大的冥斧已經抓在了手中!“主人,要不是這空間的不允許,冥斧自己就可以收拾掉他們所有人!”冥斧張狂的說道,可惜的是這個空間不允許,不然卡爾薩斯也有信心全身而退!

血族從今日開始註定了要兩面受敵了,不過很早卡爾薩斯就想過,只有在真正的逆境中成長起來的血族纔是永遠不會衰敗的!所以他並不怕什麼!

魔王陰柔的一笑道:“可惜的是,這裏本就不是你們該滯留的空間不是麼!”說着滿眼貪婪的看着冥斧,讚歎道:“這纔是聖器的威力吧,可惜它似乎認你爲主了;看來我只有殺掉你才能擁有它!”

冥斧有模有樣的呸了一聲道:“做夢去吧,大不了大爺用出全部力量先一斧子滅了你們,然後捲入異空間;反正大爺也死不了!”一口一個大爺!

卡爾薩斯倒是有些喜歡這樣的冥斧了,因爲只有這樣才配的上它那狂暴的外表不是麼!

魔王卻沒有生氣,相反的哈哈大笑一聲道:“你以爲我不知道如何收取聖器嗎?只要殺掉他我就不信你不屈服!”

說着再次的看向卡爾薩斯,道:“只是我就有些不明白了,一個零界風暴對於你的血族也沒什麼用出;你就爲什麼要犯險來看這裏呢?”

卡爾薩斯輕輕的看了一眼那狂暴的‘零界風暴’,依稀中他真的看到了那些閃過的‘星星’之中有着微型的世界,一道道閃電無規則的透過空間障礙劈落着!

“你當然不會明白,因爲我就是因它而來!”這一刻卡爾薩斯可以肯定自己的穿越就與它有關!

魔王等人恍然的同時眼中又不由閃過一絲訝異;卡爾薩斯冷笑一聲繼續道:“我知道神王那裏還有一個,而我也早晚要光顧那裏!”

說着似乎有些感嘆的道:“它讓我失去了一切,也得到了現在的一切;如果弄不明白,我會想盡一切辦法毀掉它!”語氣堅定的嚇人!

地殘魔王微微皺眉道:“這零界風暴控制着萬千世界演變規律,容不得一點的破壞;否則會有無數的意外發生在各界!”

“哦!”卡爾薩斯有些深意的一笑,對着魔王道:“那不知道魔王大人向裏面推人會不會破壞萬千世界的規律啊?沒準我就是因爲這個纔來的呢!”

魔王面色一邊,道:“推人?!你何時見過我向裏面推人了?”這一刻那身後的無名老者均一臉疑惑的看着魔王!

卡爾薩斯心思一動哈哈大笑道:“你以爲沒人知道麼?!”說着輕輕的拍了一下冥斧,道:“當時它被封印說不了話,可是那並不代表它看不到吧!” 魔王心下恍然,不過面上自然不會承認,陰柔的一笑道:“以我的修爲地位會用這種方法殺人嗎?現在斧頭是你的自然怎麼說都可以!”

“你這噁心巴拉的同性戀,大爺會說謊?!”冥斧怒氣衝衝的道;可是它難道忘記了當初騙卡爾薩斯吸收血液復活它上任主人的時候,那不是在說謊?!

卡爾薩斯看着魔王那瞬間變得鐵青的臉色,呵呵輕笑道:“我也不需要你承認,那與我沒什麼關係不是麼!”

說着再次的輕輕一笑,道:“如今我擁有的一切是前世不敢想象的,那又有什麼不滿足呢!”

魔王冷冷的哼了一聲道:“那你又爲何不顧你血族的處境來這裏?!”“因爲我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來到這裏的人,所以我要知道原因!”卡爾薩斯淡淡的道。

“還有和你來自一個世界的?!”這時一名白髮老者終於開口道;卡爾薩斯淡淡的看了看那五名老者,頜首道:“當然,我已經遇到好幾個了!”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五個人也同樣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不過他們也就是剛剛飛昇的修爲而已!

五名老者相視一眼,似乎詢問這相互的意見;而這時卡爾薩斯靠近零界風暴,看着那不斷翻騰的萬千世界,道:“我想這東西應該是出問題了吧!”

地殘看了看五名老者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那這零界風暴似乎真的出現異常了!”老者接着道:“你能否找到那些和你一樣的人?”

卡爾薩斯瞥了瞥嘴,道:“晚了,一個被神之國度抓去了;另一個飛昇上面去了!”“飛昇上面?他叫什麼,也許我可以找到他!”老者繼續道。

卡爾薩斯搖頭一笑道:“如果你們相信,就在回去上面的時候和能管理這事的人說一下;如果不相信就算了!”來都來了,還找我們這些穿越的人幹什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