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陸嫣然結婚了,他也沒放棄過,誰能有這般耐心?

這肯定是真愛啊! 繆瑤把夏凱幫她纏好的布條一圈圈的解了下來,待腳踝處的皮膚完全露出後,繆瑤臉上出現了會心的笑容。凱哥哥不僅有上等的藥丸,連包紮技術也這麼好,恰到好處的鬆緊程度既能讓傷口快速的癒合,又不至於把皮膚勒到出現皺褶。

繆瑤細嫩的小手輕輕觸摸着傷口處的皮膚,身體彷彿觸電一般輕輕顫動了一下,她又想起了昨天夏凱幫她處理傷口時的情形,自己的右腳被他溫柔的捧在懷中,腳底感受着他身體傳來的熱量,而腳踝處裸*露出來的肌膚甚至被他的十指直接觸摸…

繆瑤越想心情越是緊張,臉上出現了難以掩飾的一團紅暈,她不知道自己爲何會變成這樣,只是覺得夏凱給她帶來的感覺和任何一個男子都不一樣。

“可是,凱哥哥,現在你在哪呢?”繆瑤再一次的往斜上方看去,那裏不斷高攀的旭日已經釋放出越來越燦爛的光芒,當初進入位面的時候就是烈日高照的正午時分,也就是說距離最後的時限已經不到一個時辰了。

“如果凱哥哥拿到了屬於自己的卷軸,但是,第二捆卷軸來不及送到自己手上呢?”忽然的想法讓繆瑤心裏一驚,她不會懷疑夏凱是否會履行承諾,也很相信夏凱在新生當中具有不一般的實力,但最大的問題卻是自己所在的位置離位面中心實在太遠,即使夏凱幫自己爭取到了第二份卷軸,還會有足夠的時間趕到這裏嗎?

繆瑤的心臟開始加速跳動,這是一個用實力也無法彌補的事實,如果夏凱沒能及時交給自己,那就意味着今年自己將無法進入雲靈學院,想要見到凱哥哥只有等到來年再考了。

一年的時間對靈脩界的人來說並不長,可現在的繆瑤卻有種莫名的惶恐,她不知道如果這一切真的成了事實,自己要如何在家族中再待一年的時間。

在來到雲靈學院以前,繆瑤身上揹負着的是家族的寄託,一個僅僅十五歲的女孩曾經覺得這樣的壓力有些太過巨大,可現在,繆瑤發現自己在乎的不是能不能完成家族的使命,而是是否能和夏凱同時進入雲靈學院。

“或許,真的失敗了…”繆瑤神色中流露出一絲絕望,她擡起頭看着上方的天空,那輪彷彿時鐘似的太陽已經離正午的位置越來越近,但自己釋放出的精神感知卻告訴她,周圍百米範圍內沒有探測到任何靈力的波動,甚至連一隻靈獸都沒有。

繆瑤突然有些恨自己爲何只是一星靈士的實力,如果能夠再努力一點,達到了二星靈士的話,或許自己還能離位面的中心更近一些,這樣一來夏凱就能夠把卷軸早一點交到自己手裏了。

繆瑤的腦海中開始出現了一個倒數的秒錶,三分鐘、一分鐘、三十秒…時間越緊繆瑤的心緒卻越平靜,她彷彿已經做好了準備,接受自己沒有通過測試的事實,接下來的一年她要以凱哥哥爲榜樣,好好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樣就可以在來年順利進入雲靈學院了。

十秒、五秒…繆瑤彷彿已經見到自己的救援晶石開始緩緩亮起,然後自己的身邊將會出現兩名身穿橙袍的學員,他們會遺憾的告訴自己,這一次沒能通過測試,然後把自己帶離靈獸塔。

繆瑤緩緩閉上眼睛,等待着自己身旁即將出現的靈力波動,果然,預想中的情況很快發生了,她感覺到一股比自己強大的靈力正在快速的接近。

只不過,有些奇怪的是,來帶走她的並不是兩名學員而只有一名,對方的靈力雖然遠勝於自己,但卻並沒有達到大靈師的等級。

這是怎麼回事?就在繆瑤頗爲意外的時候,一個讓她震驚的聲音響起了,“繆瑤妹妹!”

本來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繆瑤發現映入自己眼簾的不是別人,卻是自己盼了一天竟然在最後一秒鐘出現的夏凱!

“凱哥哥?!”繆瑤興奮又意外的驚叫一聲,看着那張佈滿陽光笑容的臉龐,繆瑤卻是眼眶一紅,就要流下淚來。

“別,別哭啊”,看到繆瑤委屈的眼神,夏凱完全手足無措,只能先一把把站立不穩的繆瑤摟緊了懷裏,然後柔聲道,“凱哥哥不是把卷軸給你帶回來了嗎,怎麼還哭了呢。”

說着,夏凱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一閃,一捆淡紅色的卷軸便交到了繆瑤的小手當中。“不,不是…”繆瑤連連搖頭,其實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何心願實現了,卻忍不住哭了起來,只是被夏凱緊緊的抱在懷裏,讓她心中的小鹿又開始亂跳起來。

“各位新生,48小時時限已到,如果還在戰鬥中請立即停下,否則將會永遠取消入學資格。各位不論是擁有救援晶石還是入學卷軸,它們散發出的靈力都會讓我們很快找到你們,各位稍安勿躁,你們的師兄師姐正在進入位面。”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徹了整個位面,所有新生都很清楚,聲音的主人就是入學測試的主考官葛老。夏凱在心裏默默讚歎了一下,這就是靈王等級的實力麼?

“凱哥哥…你先放開我…”繆瑤低低的聲音響起,夏凱這才發現自己因爲怕繆瑤摔倒,兩人一直還保持着情侶般的擁抱姿勢。

“噢。”夏凱應了一聲,將手臂從繆瑤的腰間鬆開了,雖然在他心裏一直把繆瑤當妹妹看待,但畢竟等下會有師兄師姐出現,被誤會就不好了。

繆瑤低着頭,看着自己手裏那捆代表入學資格的卷軸,心裏有很多話想問卻不知道如何說出口,當她睜開眼看到夏凱帶着卷軸出現的時候,她的心中已經不知不覺留出了一個專屬於夏凱的位置。

兩天48小時過去,新生們再次集結在了靈獸塔之外,只是人數已經少了大半,比學院的招生名額還少了四人,只有四十六人。

雖然這個結果讓副主考官有些納悶,難道有人獲得了卷軸還要去搶奪別人的嗎,這樣做毫無意義啊。

但葛老卻微笑着揮了揮手,示意他直接宣佈測試結果,消失的四捆卷軸在哪裏他再清楚不過了,通過放置在位面中心的守衛之眼,葛老欣賞到了一場新生之間最精彩的戰鬥,甚至可以說是靈士等級中,他所見過的最高水平的戰鬥。


副主考官皺了皺眉,輕咳了一聲,宣佈這次入學測試的最終數據,“兩天前,我們有一百位新生進入靈獸塔,但很快便不斷有人受傷甚至死亡而退出了考覈,直到規定的48小時結束,我們共有五十四名新生沒有通過測試,其中二十二名身受重傷,五名已經死亡。” 沈秋燕厭惡的看了蕭凡一眼:“去做飯啊,沒看這麼多客人嗎?”

“喲,蕭凡啊,好久不見啊!”張夢月冷笑一聲。

“怎麼?你媽出院了。在哪借的錢啊,該不是跑去貸款了吧!”

說到這裏,沈秋燕更加氣憤:“他去哪貸款,還不是找嫣然要的錢!”

“我當初就是瞎了眼,才招了你這個喪門星!”

張弘超見蕭凡不吭聲,幸災樂禍的說道:“蕭凡上次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可這次嫣然公司出事,我可聽說你不僅不幫忙,還遊手好閒的跑出去瀟灑去了。”

“算了,不說他了,我帶你們進去坐,蕭凡趕緊去做飯!”

呵,蕭凡內心冷笑一聲,這樣的家庭有什麼好留戀的,既然這樣那就離婚吧。

今天就當我最後一次爲你們做飯吧。

只是他沒有想到,張夢月竟是張弘超的妹妹。

在沈秋燕等人的注視下,蕭凡邁步走進了廚房。

廚房裏有之前買的菜,所以蕭凡,很快就炒完了幾道小菜。

今天就讓你們嘗試一下我真正的廚藝吧!

先在竈臺上架起了炸鍋,倒入半鍋油,接着蕭凡從食材冰箱中取出了一隻早上新鮮買來的白條肉雞,放在案板上,跟着蕭凡就拎起一把大號菜刀,“啪啪”幾聲,刀法霸道而精準的便將整隻凍僵的雞肉給剁成了小塊,雞頭雞尾去掉不要,他又換了一把尖刀,手中翻飛,剔骨取肉,將一塊塊雞肉塊放入小盆之中。

這過程竟是隻花費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一整隻雞便已經被料理了個乾淨,就這刀工蕭凡自己看了就連連稱讚!

自從繼承金光咒後,蕭凡就感覺自己六識更加敏銳,很多不曾有的天賦也被開發。就連做飯燒菜,也能輕鬆精準的掌控火候。

這讓蕭凡難免感覺到一陣恍惚,數天前,他還是那個爲了錢奔走迷茫的上門女婿,現在他對人生卻是充滿了希望。

一切就緒後,接着蕭凡拿過調料品來,往那雞肉塊中淋入適量的食鹽與料酒,蕭凡雙手開始不斷在雞肉之上來回捶打了起來。

這是爲了讓雞肉加快入味,捶打雞肉的手法也十分有講究,用力不能過猛,否則會致使雞肉中水分脫幹,出拳還不能過慢,否則不等入味雞肉的纖維組織便要被鹽分改變,缺少鮮味。捶打的力度和速度都要恰到好處才能讓雞肉達到最佳狀態,這是十分看功夫的。

如此這般三分鐘後,旁邊的炸鍋中一鍋油已經燒了八成熟,蕭凡便依次將雞肉塊送入油鍋之內,一股炸雞的香味頓時瀰漫而出,蕭凡握着竹筷熟練翻滾着肉塊。

這味道對於陸嫣然來說再熟悉不過,可此刻被蕭凡料理出來的味道,卻彷彿要比平日裏吃的炸雞肉味道濃郁了數分,讓人忍不住口水直流,她站在廚房門口看着蕭凡的背影,有那麼一瞬間恍惚。

沈秋燕已經和張氏兄妹聊的火熱,老遠聞到一股香氣,卻始終不見蕭凡出來,忍不住問道:“蕭凡墨跡什麼呢?還不快點端出來!”


陸嫣然在蕭凡進入廚房後就下來了,見蕭凡在廚房裏忙裏忙外,也沒有去打擾。

在她心裏蕭凡做飯菜還是很好吃的,可光做飯菜好吃不工作,整日無所事事,讓她打心眼裏瞧不起蕭凡。

沒一會,蕭凡端出來最後一道菜,只見一盤菜色澤紅潤,金黃的雞塊跟鮮紅的辣椒相得益彰,將色香味中的“色”完美的進行了詮釋。

飯桌上一共十三道菜,而中間這道雞塊就是陸嫣然平日裏最愛吃的——辣子雞!

張夢月平時就是個小吃貨,看着這道辣子雞有些饞嘴:“這辣子雞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麻辣鮮香,酥香爽脆,不錯不錯。”她忍不住夾起一塊。

陸嫣然抿了抿嘴,也夾起一塊,雞塊剛入口,她就感覺味道美極了,蕭凡廚藝又進步了?

蕭凡看到張夢月,神情一滯,想起了周小安買的藥丸。

他堅信,周小安已經去作證了,所以張夢月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派出所傳喚。

張弘超原本就輕視蕭凡,見妹妹竟說蕭凡的菜好吃,忍不住說道“這就炸雞塊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大家都吃飯吧,嫣然,你爸不在家,你陪宏超喝幾杯。”沈秋燕見菜上齊,忙招呼大家。

陸嫣然皺了皺眉:“媽,我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歹是宏超幫了你,不然你還在裏面待着呢,聽媽的話陪弘超喝幾杯。”

“是啊,嫣然,我哥可是廢了好大的關係才把你弄出來的,他還不讓我說呢!”

陸嫣然只好無奈的舉起酒杯,一口入喉,瞬間喉嚨一陣火辣:“這次多謝你了,張少,謝謝你幫了我!”

蕭凡微微皺眉,見陸嫣然一杯就已經面色緋紅,急忙過去搶過酒杯。

“蕭凡,你幹什麼!”

沈秋燕大聲喝道。

蕭凡無奈的說道:“媽,嫣然不能喝酒!”


“宏超救了嫣然,讓她喝兩杯能有什麼事!你個廢物能不能別打岔!”沈秋燕沒好氣道。

張弘超與張夢月也是眉頭微皺,一抹不滿的情緒瀰漫,特別是看到蕭凡與他同桌吃飯,這種不滿比往常更加的濃郁了!

在張夢月眼裏,蕭凡還是那個爲錢下跪的廢物,喪失尊嚴的上門女婿,說難聽點就是倒插門!

“媽,是我叫人去派出所打招呼放了嫣然的。”蕭凡那會兒在陸嫣然房間時,就收到了趙鈺琪的信息,告訴他打過招呼了,陸嫣然已經沒事了,後面還附有一張張夢月的照片,蕭凡立馬就明白了。

當時蕭凡正在超度怨靈,所以沒有時間去接陸嫣然。

沈秋燕鄙夷的看着蕭凡:“你?你個廢物有什麼用,你哪來的本事!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蕭凡,你什麼意思?自己沒本事,現在跑來冒充領功?”張夢月無比氣憤。

“蕭凡,你能不能懂點事?”

陸嫣然不屑的冷笑一聲,一把奪過蕭凡手中的酒杯,不管不顧一杯一杯倒入口中,本來公司的事情讓她心煩意亂,現在又看見蕭凡如此丟人,最終情緒上來借酒消愁。

本來她還覺得蕭凡廚藝挺好,等公司的事情忙完後,就投資給蕭凡開個小飯店,總比他整日無所事事好。

見蕭凡呆在原地,沈秋燕聲色俱厲的大聲說道“愣着幹嘛,還不快向宏超賠罪?”


“呵呵,我有什麼錯?我向他賠罪?”蕭凡只覺得氣血沸騰,他再也忍不住了。

沈秋燕尖嘴薄舌,依舊氣勢洶洶的說道:“嫣然,看見沒,你現在清楚蕭凡是什麼人了吧!你說你出事的時候他在哪,又是誰爲你擺平的?”

“我要離婚。”蕭凡壓制住怒氣,平靜的說道。 副主考官說到這裏的時候,新生們的臉上都出現了或多或少的惋惜,雖然大多數人都來自於靈脩家族,但云靈學院的這個入學測試仍舊是他們遇過最危險的情況。

“百分之十的死亡率聽起來有些嚇人,但,這只是進入靈脩界的第一步,希望這個入學測試能夠讓你們好好的上一課,以後要面對的危險是你們無法想象的。”副主考官犀利的眼神掃了一遍底下的新生,“你們怕了嗎?”

“不怕!”儘管對靈獸塔的環境還心有餘悸,但所有的新生還是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很好,這樣才配做雲靈學院的學員,”副主考官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現在我宣佈,雲靈學院的入學考覈已經結束,你們全部通過了測試!”

突然爆發的歡呼聲掩蓋了兩天以來的疲憊,夏凱和繆瑤興奮的擁抱了一下,這個擁抱在所有人的慶祝中並不起眼。

“夏大哥,你說要履行的承諾就是她嗎?”禹青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了,夏凱轉頭看去,不僅是禹青連銀月也一起走了過來。

“是啊,她是我妹妹,名叫繆瑤。”夏凱向兩人介紹到,繆瑤也很乖巧的朝禹青和銀月點了點頭。

禹青看到繆瑤可愛的樣子沒來由的冒出一句,“夏大哥,真不錯…”臉上的神情分明就在說,真是豔福不淺啊。

夏凱不自在的白了禹青一眼,他突然很怕銀月誤會自己和繆瑤的關係,但從銀月的神情上看去,卻彷彿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對繆瑤微微的笑了笑。

“凱哥哥,這位銀月姐姐長得好漂亮哦。”繆瑤知道兩人名字後,發自內心的讚歎道。

夏凱對於這一點不能再認同了,之前銀月出手幫助自己的時候,是位面中的夜晚,又在非常危險的戰鬥之中,根本沒有好好看清楚銀月的長相。

直到現在,這位月光仙子真正的站在自己面前,夏凱才知道驚爲天人這四個字的意思。儘管銀月的身體大部分都被赤色的道袍遮蓋了,但僅僅是一張露在外面的臉龐就可以把她歸爲絕美的等級。

白皙細緻的肌膚,鑲嵌着一雙如夜空中的繁星般明亮眼眸,高挺的鼻端下面是一張精巧的櫻桃小嘴,整個臉部多一分則太多少一分則太少,只能用完美兩個字來形容。

在現實生活中,夏凱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孩,本以爲韓麗麗和喬紫那樣的美女已經是萬里挑一了,可眼前的銀月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們比下去了。

“繆瑤妹妹,你也可愛的很。”在繆瑤的盛情稱讚下,銀月終於張開朱脣,說了第一句話。如清泉般的聲音讓夏凱心中又是一蕩。

“夏大哥,入學考覈前十名的新生都能獲得一座獨有的庭院,我看到我們三人都在前十名當中,不知道大哥怎麼打算的?”禹青問道。

“哦?還有這樣的事?”對於雲靈學院知之甚少的夏凱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的規定,在禹青的解釋下才明白,原來雲靈學院的新生宿舍區只是給考覈的新生提供暫住,一旦通過了測試,學院每年都會準備十座獨立的院落,用來獎勵表現優秀的新生。

當然,新生擁有的只是居住權,一旦離開學院就必須歸還。每一座院落的大小相差無幾,能夠提供十人左右的居住空間,大部分雲靈學院的學員都居住在這些數量衆多的院落之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