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他們早了一個月前來,浩天城依舊是人滿為患,客棧都住滿了!墨九狸想了想,看了看還是午時的天氣,決定直接去買一處宅子算了…… 本來杜蘭因爲長期生活在這裏,身上的陽火就很虛弱,現在被靈木吸走精元,變得奄奄一息。鬼面不顧一切的發動內力往其體內輸送精氣,可是效果微乎其微,自己的真氣根本就運不出去!眼瞅着杜蘭快不行了,鬼面有些失去理智的咬破自己的舌頭,然後對準她的嘴巴深深吻了上去。然後從舌尖噴涌而出的精血一滴滴進入杜蘭腹中。

雖然這種方法看上去很不體面,但效果卻很顯著,因爲像杜蘭這樣的精元被抽走之後,身體被長期附在身上的陰氣所佔據;平日裏有精元在體內,能夠鎮住身上的陰氣,現在則不可同日而語,也正是體內被陰氣阻塞,鬼面的真氣才進不去她的身體裏面,而從她的口中輸送精血,可以驅散體內的陰氣。

過了五分鐘,鬼面感覺自己舌頭的上的血流的慢了,知道她體內的陰氣被驅散的差不多了,連忙盤坐到她的身後,再次傳送真氣。這一次果然沒有遇到什麼太大的阻力,透過天眼鬼面可以看着自己體內的真氣通過雙手源源不斷的進入她的體內。

隨着體內真氣的流失,鬼面只覺得放在她後背上的雙手越來越顫抖,同時覺得胸悶,這是體內精元不足的信號,一般來講到了這個時候就必須停下來,否則別說救人,甚至連自己的小命都得搭進去。鬼面纔不管那麼多,深呼了一口氣,咬住牙繼續發力。

前後一共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後,輸送真氣的過程終於結束,雙手放下的那一刻鬼面馬上跳了起來,張開嘴巴對着空氣大口大口的呼吸,最終哇的一聲吐了出來,吐出來以後身上的那種噁心的感覺少了許多,可還是有些頭暈目眩,他便一頭倒在杜蘭的身旁。躺下以後伸手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緩緩閉上了眼睛。

杜蘭體內此刻已經充滿了鬼面的真氣,不再有危險。只是因爲這股真氣來自他人而不是身體自身形成,所以要完全融入身體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依舊會昏迷不醒。在地上躺了幾個小時,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落日的餘暉灑在鬼面臉上,喚醒了他。睜開眼睛以後鬼面第一眼就是往邊上看去,見杜蘭還在,心中鬆了口氣緩緩起身,使勁兒甩了甩腦袋,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息,鬼面已經沒有了短時間內體內精元流失的不適感,當然身體要完全補回來,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起身之後鬼面朝着河中看了看,然後抱起杜蘭緩緩往家中走去,而此刻杜蘭家中舅舅低頭滿臉愁容,腦子裏一直都是雨萱臨走前在我臉上親那一口,然後失落的離去那一幕,揮之不去。

“不··不要去!”睡在牀上的我突然又開口大喊一聲,舅舅猛然扭身看過去,發現我說的還是夢話。

“媳婦兒姐姐,你回來!”

···

我不停的嘴裏歇斯底里的叫喊着,他則在一旁看着,心裏越發的不是滋味,最後走上前輕輕拍了拍我。

“不要···”隨着他拍在我身上,我猛地做了起來,口中再次發出一聲吼叫,然後睜大了眼睛,此刻我已經滿頭大汗;看到舅舅坐在身邊,而我還在女人的家裏,鬆了口氣。他沒有說話,等我平復過來以後才緩緩開口:“浪浪,你做什麼夢了?”

“舅舅,我夢到雨萱她爲了保護我,魂飛魄散了。”說完我就急哭了,因爲這個夢太過真實,真實到裏面有好多熟悉的人,可是誰都幫不了她。聽我說完他楞了一下,眼角閃過一絲難過,隨後笑了笑說浪浪別擔心,夢都是反的,雨萱肯定會沒事的,說完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而我則覺得脖子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涼涼的。伸手一摸,便將那東西拿到手裏,仔細一看是個小珠子,看着她我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放到鼻子上面一聞,好熟悉的味道。

難道是···我放下它,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突然感覺在我的夢境與現實中有兩個雨萱!其實人在極度疲憊或者精神緊張的時候是最容易睡着的,但也是最容易被驚醒的,因爲這是淺度睡眠。明明已經睡着了,卻能夠聽得清周圍人說話,只不過分不清什麼是夢,什麼是現實而已。直到看到這熟悉的東西,我才感覺自己能夠分清了,夢裏的雨萱確實被打得魂飛魄散,可是現實中她剛剛一定來過!

我記得好像有人在我臉上淺吻一口,我記得這熟悉的味道,我突然就想起來成親那晚我和媳婦兒以我哭鼻子,她的眼淚就是這個味道!我記起我身邊危險時總有不知名的力量再幫我,甚至進入夢魘的時刻,雨萱都會挺身而出!一連串的事件以及剛剛那個奇怪的夢,讓我把一切都給串了起來。我擡頭看着舅舅,很隨意的開口:“舅,你說雨萱會有危險嗎?”

“有,特別危險!”他腦子裏想的正是這個,我一問他便下意識的開口,說完以後才反應過來自己說漏了,連忙改口:“你說的是什麼,什麼危險不危險的?”

“我什麼都不怕,但我需要活個明白!我知道你們不會害我,可我不喜歡這種被當成木偶的感覺,尤其是雨萱面臨危險的時候!”其實我又不是傻子,除了最開始離開家的時候以爲就是去找萱萱外,隨着遇到的怪事越來越多,我早就知道不是去找雨萱,但我相信家人不會害我,也就一直沒有問。可是今天,我第一次以成人的口氣以及堅定的立場跟他說話。

“孩子,對不起···”

面對我的怒吼,舅舅愣了半天,紅着眼睛說出這麼一句;家裏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陰靈兒,所以需要儘早的歷練,保得平安;可是他們同樣的集體忽略了陰靈兒近乎變態的直覺以及判斷力。他們只顧着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解決問題,卻沒有考慮我的感受;我的怒吼讓舅舅想明白這一點。

“我要的不是對不起,咱們自己家人根本也不需要這個!”我搖搖頭流着眼淚繼續開口:“我要的是雨萱,雨萱得平安!”壓抑後的爆發往往是驚人的,就像現在我已經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因爲我的直覺一向很準,而這次我感覺到了雨萱會有危險,這和那個噩夢沒有關係,是發自內心的感覺!

“好,那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舅舅心情複雜的點點頭,決定把一切告訴我,同時心裏出現一個大大的問號:小小的年紀心思就這樣對我來說到底是好是壞呢?

外面,鬼面揹着蘭蘭往前走了幾分鐘以後突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口棺材,大紅棺材!楞了一下,他將杜蘭放在地上,開始想主意。這大紅棺材正是蘭之前在小橋邊爲了對付自己而喚出的五口棺材之首。後來因爲得知自己的身份,蘭蘭也沒管這些棺材,直接追了上來。到後來心如死灰被索命懸木纏上,也就忘記了這回事;可是這棺材不會忘記,既然他們從地底下出來了,不管操縱他們的棺陣師是否用的上他們,都必須要喂棺,類似於現實中的人頭費。可眼下蘭還在昏迷之中,鬼面又不知道這棺材的底細,不敢貿然的與其接觸,想了想抱起蘭蘭準備往後退,轉身的一瞬間卻看到另外的四口棺材就立在不遠處。

“看來,不出點血是走不出去了!”鬼面輕輕放下蘭蘭,喃喃開口。 第492章

「墨姑娘,我們能跟你們一起嗎?」顧三聽說墨九狸直接要去買房,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眼神還看了眼正在跟沉香和顧七說話的顧琰。

墨九狸聞言一愣,察覺到對方的眼神時,微微一笑道:「那就一起吧,反正浩天城沒有客棧,我們買了宅在也多些人熱鬧下!」

「多謝墨姑娘!」顧三感激的說道。

墨九狸沒有多問,幾人直接來到了浩天城中,比較大的一間商行,墨九狸看了眼牌匾處的標誌,眼神閃了閃,隨著顧琰幾人一起走了進去……

「幾位想買些什麼,我幫你們介紹一下!」一個笑容可掬的夥計走過來說道。

「我們想買個宅子,你們這裡有適合的嗎?」顧琰說道。

「買宅子您就來對地方了,我們這裡的宅子可是浩天城內最全的了!幾位跟我來這邊……」夥計領著墨九狸等人,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大廳。

裡面簡單的擺放著幾套茶桌,中間一個大的櫃檯,小二直接走到櫃檯裡面,拿出了一大疊的樣本,上面都畫著宅子的格局,還有標價,做的倒是十分精緻……

「幾位客人,這都是浩天城中位置最好,院子最大的宅子,幾位看看喜歡那一處,我們這都有優惠的!」夥計熱情的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讓顧琰等人選一下,對於這些事,她是不在行的!顧琰等人首選是大,越大越好,因為他們都商量過了,既然要建立自己的勢力,為了省事自然是一次性買的宅子越大越好了……

「小姐,就這個吧!這個是最大的了,位置也好,就在城北!」顧琰拿著一個本子看著墨九狸問道。

「你們決定就可以了!」墨九狸說道。

「好,夥計,我們就要這個了,多少錢?」顧琰看著夥計問道。

「客人,你的眼光真不錯,這個宅子可是我們這裡最大的一處宅子了,售價是二千萬極品玄石,我給你優惠一些,算你一千八百萬極品玄石!」夥計看著顧琰說道。

「小姐,可以嗎?」顧琰回頭問墨九狸。

「嗯,可以,我給你兩千萬極品玄石,安排人幫我把宅子的傢具用品等都買了送去,越快越好!」墨九狸直接拿出一張金卡說道。

「好叻,您跟我來,這邊簽個章拿房契!」夥計聞言開心的說道。

他還以為這些人聽到價格會嚇走不買了,沒想到人家這麼土豪,不但不講價,還直接給出原價了,雖然那讓他們去買傢具,但是也用不了那麼多玄石啊,說到底還是他們賺了……

夥計帶著顧琰和沉香,極快的辦完了手續,交了錢,顧琰拿著房契跟墨九狸等人,隨著商行的人來到了宅子……

商行的人將鑰匙給了顧琰,才轉身回去……

看到這麼巨大豪華的宅子,顧三終於忍不住問道:「墨姑娘,你們是打算長期住在浩天城了?」

「嗯,暫時是這麼打算的!以後還不知道……」墨九狸笑著說道。 第493章

暫時她確實也沒什麼目標,七星碎片她目前也只找到了兩塊,現在她的目標就是安頓下來,提升實力……

尋找七星碎片,和為寶寶解毒的辦法,七星碎片跟自己的爹娘有關,為寶寶解毒是她最重要的事情……

顧三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商行的人很快將一車車的傢具,都送了過來,整個大宅佔地面積差不多有一千多平米,中間是主院……

整個大宅的外形呈六角形,前後分別是大門和後門,其餘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是四處別院,將住院圍在中間,每一個別院中,還有主次級別不一樣的,數個小院……

粗略估計,這座大宅都住滿差不多能容納五百人以上,對於墨九狸來說,是非常適合的……

顧琰和沉香還有忘川三人,帶著雪祁,雪景和雲,讓人將傢具用品等,分別擺放到各個院落……

都安排完之後,已經是天黑了,墨九狸讓顧琰出去買了些吃的,幾人簡單的吃完,墨九狸對著顧琰說道:「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和忘川去接應寶寶他們!」

顧琰和沉香等人明白墨九狸的意思,點頭道:「小姐,我們等你回來!」

說完,墨九狸帶著忘川出了院子,顧七好奇的看著顧琰問道:「顧琰,你們小姐接誰去了?」

「去接我們的少主,我們家小姐的女兒,還有我們凌天府的人去了,他們一直在浩天城等我們的……」顧琰十分隨意的說道。

「原來如此,我說你們這麼幾個人,怎麼會買這麼大一處宅子!凌天府?這名字不錯,你們之前是在那裡的啊?」顧七問道。

「我們之前是墨族附近的,一直就想要搬來浩天城,卻一直沒有來!這不是剛好趕上浩天大會,我們小姐便決定搬來了!少主和其餘的長老們有事先到了一步,我們去了京華城的賭石大會,所以晚了些!」顧琰按照他們之前商量好的,對外的說辭,跟顧七說了一遍。

如果是別人或許會懷疑,但是顧七和自家叔叔,是來自隠族的人! 古武狂兵 對於浩天大陸也不是特別了解,因此對顧琰說的話,確信無疑……

「真不錯,你們還有這麼多親人兄弟!不像我和叔叔,只有我們兩人……」顧七聞言,忽然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

「啊……你們不是隠族的人嗎?」顧琰驚訝的問道,沉香也看著兩人很疑惑。

他們對這叔侄兩人印象都很好,相處幾天也算熟識了,兩人的性子十分豪爽,可能開始為了打消他們的防備,跟他們一起上路,直接自曝了家門,說他們來自隠族……

雖然,墨九狸等人對隠族的印象現在不怎麼好,但是他們不是迂腐之人,不會因為一個落花谷,將所有的隠族人都看壞……

顧七兩人只是說來自隠族,其餘的沒說,顧琰等人也沒多問,這會兒聽到顧七的話,自然有些驚訝了……

「是的,我們是隠族洛族的人,但是我和叔叔卻跟洛族沒有關係……」 放下蘭蘭後鬼面看着前面的大紅棺材犯了尋思,肯定不能跟他們來硬的,可是自己手裏僅留有一隻小鬼,根本就不夠喂着五口棺材,短暫的思考了一下,鬼面在蘭蘭的雙腿上繫住紅繩,然後他拿出赤霄猛地上前砍在大紅棺材的棺眼上面,指只聽鐺的一聲巨響,上面火花四射;鬼面見效果不錯有一口氣連着砍了好幾刀,直到前面的棺眼變得雜亂不堪才停下來,此刻大紅棺材裏面的傢伙終於怒了,棺材蓋騰地一下子飛起,直接朝着鬼面的腦袋砸來,他身子趕緊往後一仰,棺材板貼着頭皮竄了出去,而他利用這個機會念動咒語,腳上踩着紅繩的杜蘭在烈火疾風步的幫助下,迅速的回到家中,當時我跟舅舅正在研究怎麼救雨萱。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雨萱爲你做了這麼多···”舅舅把前前後後一切都告訴了我,最後嘆了口氣,顯然他也很不捨的雨萱。而我則根本就沒有嘆氣,只是緊緊握住了拳頭;若是說之前我把她當媳婦兒是因爲小孩子幼稚,是因爲年少無知圖個新鮮的話,聽舅舅說完我已經認定了她!其中有感動,但也有感情!所以我沒有任何廢話的開口:“怎麼能救她?”

“回娘娘廟,從一個村子的鬼魂手裏把她搶回來,可是···”舅舅欲言又止,勸我不去我指定不能幹,放任我去,那裏又實在危險,舅舅糾結了。

“我去!”

我乾脆力落的回答完,就躺回牀上閉上眼睛,微微開口:“等她(杜蘭)回來以後,就讓她帶我去!”

“好。”他點點頭,算是同意我去就救雨萱,正在這時門外砰砰的響了起來,聽上去很急切的樣子。舅舅看了我一眼,然後拿着陰陽傘出去開門,這些天怪事諸多,他不得不萬事小心謹慎,開門以後第一眼沒有發現人,低頭一看杜蘭躺在地上,還在昏迷之中,而順着聲音看去是那兩條紅繩在不停的敲擊着木門。看到紅繩舅舅喜出望外,會用烈火疾風步的肯定是茅山弟子,而且能夠把蘭蘭送回家,不是師兄還能有誰?

低頭用天眼看了一下杜蘭,發現她體內的真氣正在緩慢的融於身體,舅舅馬上就反應過來這是師兄給他輸送的真氣,再想到杜蘭這身體虛弱的樣子,他心裏頓時就不放心了,把杜蘭抱回房間後,自己拿上陰陽傘就出了門,出門的時候繫上了鬼面的那兩條紅繩,並且念起返歸咒。所謂返歸咒就是指紅繩將人送達以後,只需要念動咒語就可以讓紅繩自己或者帶着別人一起回來,無論跑多遠,只要符咒一到,烈火疾風步就永遠不會錯!

再說鬼面,成功的惹惱了爲首的大紅棺材後,先將杜蘭送出去,保證她的安全以後鬼面沒有再猶豫,正好他前些日子一直在研究劍宗還沒來得及檢驗學習效果,眼下就拿這幾口棺材試試手。想到這裏他迅速轉身看着面前的四口各異的小棺材,挨個上去砍了一刀;一輪攻擊過後所有的棺材都怒了,他們圍成一個圈並且緩緩地向中央靠攏,留給鬼面的空間越來越少;但是他看上去一點也不着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等五個棺材即將捱到她身體的那一刻,他猛地跳起來迅速將所有棺材的蓋子都推開了!推開以後緊接着他落回地上,從懷中掏出一個小葫蘆,放出他手裏最後一隻小鬼,狠狠地往上拋去。

小鬼藉助慣性往上飛了很高 ,到達最高點以後迅速的落了下來,在接近這幾口棺材的時候奇蹟出現了,那小鬼停留在半空中不再動彈,同時四口棺材裏面紛紛涌出各色煙霧衝向了小鬼。可以看出這幾口棺材都想要得到小鬼,可是他們僵持不下,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整個四口棺材跟停留在辦公中的小鬼就像是靜止一般。

這便是鬼面短時間內所想出的辦法:找機會把他們聚集在一起,然後丟出小鬼,這樣一來他們肯定會爭搶,則是分化他們趁機離開的好機會。眼下見自己的注意效果還不錯,鬼麪點點頭,哼着小曲兒拎着東西就要走,或許是之前自己砍大紅棺材的時候下手太狠,此刻大紅棺材根本沒有像其餘棺材一樣圍在小鬼面前,而是正立在他身旁,鬼面一個愣神的功夫,停在一旁的棺材蓋子再次飛起,重重的砸在鬼面後背,他噗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而後握緊赤霄咬牙吼道:“你以爲我不敢動你是不是?之前是給面子,既然你想玩兒我就陪你玩兒!”

說完鬼面朝着赤霄劍身吐口鮮血就要往上衝,可是身後那些棺材突然不知怎麼回事,統一的放棄了那隻小鬼,而且棺材蓋無聲無息的打開,緩緩的朝着他襲來。不得不說鬼這種東西有時候真的很聰明,本來是舅舅利用小鬼吸引棺材,沒想到竟成了自己受了大紅棺材的牽制;四口棺材就在身後,可他卻渾然不知!

索性就在那些棺材蓋要砸上來的時候舅舅出現了,大喊一聲師兄快躲開,然後奮力的向前一躍;看到舅舅鬼面其實一點都不意外,他聽舅舅喊完下意識的身子往下一趴,與此同時身後幾塊棺材板齊刷刷的砸了下來,並且落在地上,大概看了一下如果自己不躲開的話,打中的部位應該是腦袋!心裏鬆了口氣鬼面朝着舅舅豎起來大拇指,一腳踹開一塊又衝上來的棺材蓋子,嘴裏還不忘詢問:“蘭蘭怎麼樣了?”

“我把她放到牀上休息了,放心吧體內真氣已經開始融合了。”舅舅搶時間喊完以後看了看這些棺材板暗自皺了下眉頭,昨夜一口棺材就已經把他折騰的焦頭爛額,如今一下子五口喋血棺,其實這麼打下去完全沒有勝算,就看着鬼面大吼一聲:“師兄這裏我頂着,你快離開。”

“扯淡”鬼面簡潔的回了兩個字然後開口:“你手裏有沒有紙人,或者至陽之物。”

“沒有!”知道鬼面要紙人就是爲了喂棺,舅舅心裏嘆了口氣,心想這次如果能出去以後什麼東西都要準備一些,想着想着就迅速翻起自己的黃布袋子,從裏面發現了一塊手帕,愣了轉而臉上出現了巨大的驚喜,哈哈大笑着說:“天助我也!”

其實那塊手帕不是別的,正是爸爸之前打過雨萱的那塊乾坤帕:用墨斗線織成的手帕在用雞血浸泡而成正是至陽之物。出發的時候爸爲了放心把乾坤帕放在我的口袋裏,告訴我千萬別丟了,而我自然是沒有在意,只待了幾分鐘就順手丟進舅舅的袋子裏去。沒想到我毫不在意的這塊手帕,今天卻能救了他們兩個的性命。

“師兄,怎麼辦?”當下舅舅變舉着乾坤帕問道。鬼面躲過棺材的攻擊看了一眼乾坤帕,咬牙開口:“撕成五塊,在上面寫死人的八字!”二舅舅在他說完以後馬上就明白過來,紙人是需要在*中浸泡才行,但是這乾坤帕本就是至陽之物,無需浸泡。想明白以後舅舅飛快的在上面寫下了五個人的八字,然後將乾坤帕撕碎,和鬼面一起分別塞進了五口棺材裏面。在五塊臨時寫出的八字進去以後,所有的棺材都扣上了蓋子,恢復了正常;舅舅看着鬼面哈哈大笑起來。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鬼面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緊跟着也大笑起來··· 第494章

顧七看了眼自己的叔叔顧三,見他沒有說什麼,才看著顧琰繼續說下去……

原來顧七的家族,祖上也是隠族除了七大家族之外,比較強悍的一個世家,雖然勢力和底蘊沒有隠族七大家族雄厚,但是也是僅次於七大家族的二流實力……

顧家是煉丹世家,他們的先祖留下一本煉丹秘錄,使得顧家煉製的丹藥,品質都是極好的,一直很受隠族修鍊者的喜愛,顧家也變得越發的繁榮昌盛了……

顧三的父親顧閔行是顧家的二百二十二代家主,到了他這一代是單傳,男子只有他一人,而顧三卻有12位貌美如花的姑姑……

當時被稱為顧家十二朵花……

當然了,不全部都是顧閔行生的,顧閔行共有兄弟三人,卻只有顧閔行生下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其餘兄弟兩人生下的都是女兒……

因此,顧閔行可是十二個姐妹身邊,唯一的綠葉,又因為年紀最小加上是獨苗,極其得顧家人的寵愛,加上顧三的父親煉丹天賦極好,可謂是幸運之人……

不但如此,顧閔行成親之後,接連生下了三個兒子,顧三最小,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大哥顧逸,和二哥顧庭……

顧家的實力也在日益劇增,順風順水的,一切都是皆大歡喜!

顧閔行退位后,顧家的家主被便有顧逸繼承,顧逸成親比較晚,而顧逸的弟弟顧庭最先成親,並且為顧家生下了兩個兒子,三個女兒,之後顧逸坐穩家主之位,才生下了一兒一女,女兒大兒子兩歲,顧三是一直沒有成家……

顧七便是顧三的二哥最小的兒子,因為顧家到了顧七這一代,剛好有七人,顧七最小因此起名叫顧七……

顧家可謂是數代同堂,繁榮一時……

直到那一年,隠族五年一次的煉丹大會,顧逸非常幸運的奪得了第一名,一時之間顧家也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與此同時,也不知道為什麼,顧家存在一本神秘的煉丹秘錄一事,不知道為何被泄漏了出去……

一時之間,顧家可謂變得熱鬧無比,前來登門拜訪的,夜半潛入的人也與日俱增,讓顧家一時之間根本無計可施……

直到那一晚,因為顧七年紀小淘氣,入夜了硬是拉著自己的小叔叔顧三,陪他去後山,抓一隻白天將顧七打傷的獵豹……

顧三無奈陪著顧七前去了,誰知兩人走後沒多久,顧家遭逢大難,等到兩人察覺到火光趕回來時,只看到顧逸的妻子流淚抱著顧逸唯一的兒子的屍體,狂奔而去,兩人剛想追出去,就看到一群黑衣人追了過去……

顧三直覺不好,將顧七往一邊一藏,叮囑顧七不要被人發現了,然後追了出去,他一路追著黑衣人和大嫂到了一處懸崖邊……

卻只看到他的大嫂一人,被黑衣人殺了,屍體一分為二的落在地上,而大嫂懷裡的孩子,只大顧七一歲的兒子卻不見蹤影了……

顧三一見怒極了,拚死殺了一群黑衣人, 兩個人回到家中的時候,我和蘭蘭還各自躺在牀上熟睡,兩個人坐在邊上舅舅看着我,鬼面看着杜蘭,過了一會兒倆人對視一笑,率先開口的是舅舅:“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鬼面輕輕吐了口氣,然後淡定的開口:“執手今生。”舅舅聽了哈哈一笑,同時腦子裏又想起來孟婆使君,自打送那老頭投胎以後他在沒去過陰曹地府,也就沒能在見過孟婆,不知怎麼回事每當舅舅失落的時候總會想起她,想起她明眸下落寞的表情,想起她說過讓自己有時間多去下面看看她,不知不覺間嘴角上揚。

邊上鬼面瞅着舅舅的樣子,心想這小子八成是思春了,也沒點破;輕咳一聲喚回舅舅的思緒,然後開口:“接下來去哪兒?”舅舅說快要到了,畢竟我們已經馬上到達湖北的地界,冬子哥沉屍江底的地方就在眼前。說完反問一句:“你呢,怎麼也來到這裏了?”

“我一位朋友說孝感小李屯那有大傢伙,他整不了找大家來幫忙。”鬼面淡淡的開口,雖然之前見面的時候他就知道我們要往湖北,但並不知道具體地點,沒想到陰差陽錯的我們竟然再次聚到一起。聽他說完舅舅激動的問道:“是不是小李屯的江底水怪?”鬼麪點頭,然後似乎想到什麼,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舅舅眼睛裏面充滿疑惑。後者淡淡開口:“看在咱兄弟兩個還真是有緣,這次又得並肩作戰了。”說完嘿嘿一笑但是心裏卻更加的緊張了,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讓‘大家’來幫忙,這‘大家’肯定指的是他們陰陽行當裏面的人,緊張之餘又有些慶幸,畢竟這麼多人一塊兒肯定比他自己帶我去安全得多。

“你對那傢伙有多少了解,跟我說說。”鬼面之前聽舅舅說帶着我去對付一個傢伙,心裏也沒在意,感覺憑藉舅舅的實力一般的髒東西根本就不是對手。眼下既然我們的目標一致,他就不得不提高警惕,一個人的時候對付在厲害的傢伙他也不在意,永遠的自信中夾雜着一絲狂傲!可是一旦有自己在乎的人隨同並肩作戰,他就會分心。眼下他的父母早已不在,時間若還有親人的話,只能是杜蘭和舅舅。此番前去舅舅是不可避免的,而他又瞭解杜蘭,自己若去她必定跟隨,所在他想在剩下的時間內最大程度的瞭解一下。

“我所接觸的不過是他的一個分身,可是我最多跟那東西打成平手。”舅舅絲毫沒有誇張的說道,說完以後還扭頭看了看我,到底能不能好好的把我帶回家去,現在他的心裏也沒底了。

“徒手?”鬼面有些不可思議,畢竟他對自己這師弟的本事還有一些瞭解的,更何況他還有陰陽傘、神器赤霄!

“也不算徒手,當時我手裏拿着赤霄。”舅舅仔細回憶一下當時的場景然後肯定的開口:“若是打起來它肯定不是赤霄的對手,這東西最大的優勢在於可以幻化進人的靈魂裏面,還能上鬼的身。”

鬼面聽沒說話,拿出一根菸塞到嘴裏幾口抽完後一本正經的看着舅舅說:“少子,我帶孩子去吧,你帶着蘭蘭在這裏等我。” 總裁老公太危險 聽舅舅說完以後他更加堅信如果大家一起去自己肯定會分心,他寧可自己單刀赴會致死,也不想在乎的人陪自己一起冒險,帶我去時沒有辦法的事情否則他連我都不會帶。

“這不可能!”舅舅想都沒想直接拒絕,於公他是茅山弟子理應降妖除魔,於私他是鬼面的師弟甚至是弟弟,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鬼面獨自前往,他沒這個習慣。

“你還想丟下我麼?”遭到舅舅果斷拒絕之後,鬼面剛想開口反駁,背後杜蘭的聲音響起,兩個人連忙扭過頭,發現杜蘭已經醒了,此刻用胳膊肘撐着身體,靠在牆上看着鬼面,蒼白的臉上雙眸閃爍。

“等我好麼?我回來我們就在一起,再也不分開!”鬼面伸手輕輕撩了一下杜蘭的頭髮,說出了他嘴裏最溫柔的話。杜蘭等這一刻等了好多年,甚至用生命去追尋這個答案,可眼下鬼面說出以後她卻流着眼淚,推開他的手,然後擦了下眼淚回道:“你是個道士,就永遠不會徹底安寧下來!你給我的等你,其實是沒有期限的承諾!要麼,無論你去哪裏做什麼都帶上我,生死與共;要麼,我寧可不要這等不到的愛情!”

愛情總有無奈,杜蘭此刻想通了,她並不是在逼鬼面,而是從心底覺得,如果不能實實在在的陪伴彼此,再美的情話都是廢話。鬼面怔住了,胳膊還伸在空氣中,不知所措。場面一時尷尬起來,舅舅撓撓鼻子,悶頭去廚房翻出來一罈子不知什麼時候的酒,然後拍了幾根黃瓜端到門外,然後就把鬼面拉了出去,出門的時候舅舅偷偷從背後伸出一個OK的手勢,示意杜蘭自己可以搞定他,而杜蘭在他們出去以後,淚水再次不聽話的滑落,這段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不倫之戀,究竟會是何種結果?她不知道。

門外,烏雲蔽月星光點點,老樹樁上擺着酒菜,舅舅鬼面分作兩旁,他們默契的推杯換盞,你給我道倒杯酒,我爲你點支菸,不過誰都沒有說話,這是無聲的酒場。恍惚間,酒寒茶涼,夜色也深了。

舅舅打了個酒嗝兒,起身拍了拍鬼面的肩膀,淡淡開口:“哥,你的性子得改改;你的那種愛的方式,並不是我們所需要的。”說完以後起身走到一旁的牆垛子下撒了一泡尿,留鬼面自己在原地發呆。

回到房間的時候,杜蘭已經不再流淚了,坐牀上似乎在想着什麼。舅舅想了一下,走上前開口:“在想什麼?”杜蘭說沒什麼,想起一些往事而已。舅舅點點頭,然後看着在一旁熟睡的我,問道:“能不能帶我們再進一次娘娘廟。”既然答應我去救雨萱,他肯定會真的去做。

“回去幹什麼?”杜蘭不解的問道,她並不知道雨萱的存在。想了他便把雨萱從頭到尾跟她講了講,最後又看了看我淡淡開口:“情況就是這樣,所以雨萱我必須得救!”杜蘭聽完心中便對雨萱充滿了敬佩,同時又有些慚愧,自己等待鬼面這幾年跟她千年的等待相比,算得了什麼?想了想,她說可以帶我們去,但是必須要聽她的指揮,不可莽撞行事,因爲裏面到處都是鬼魂,只可智取,不到迫不得已不可動武,萬一惹怒了羣鬼,大家都可能出不來。

杜蘭的話也正是舅舅心中所想的,點頭應了下來。鬼面緩緩從門外走進來看着兩人開口:“帶我一個。”舅舅嘴角上揚,會心一笑。杜蘭看着鬼面沒說話,迴避畢竟解決不了問題,她還是需要結果。見她不說話,鬼面冷酷的臉上浮現一絲笑意,說出的話卻還帶有一絲不近人情:“我不去,你們還能出來麼?”

杜蘭聽了心中泛起一絲暖意,他的話裏分明就是關心。心裏暖暖的,嘴上卻沒有說話。而舅舅適時地開口:“嫂子有危險讓你跟着,那你有危險了呢?”

終於說到了正題,杜蘭感激地看了舅舅一眼,而後目不斜視的看着鬼面。

“我有事,一樣要你陪着我!無論何時何地,有我的地方,就一定有你!” 第495章

顧三怒極,拚死殺了一群黑衣人,拖著狼狽的身體,將大嫂埋葬!想到顧七后,顧三又急忙趕了回去,看到顧七哭著跪倒在地上,面前都是他們顧家人的屍體,拖著狼狽的身體,將大嫂埋葬!想到顧七后,顧三又急忙趕了回去,看到顧七哭著跪倒在地上,面前都是他們顧家人的屍體……

家主顧逸,顧庭,顧家的老祖宗等,顧家全族上下加上家丁丫鬟等,足有300多人,無一生還,全部都被殺了……

顧七趴在爹娘和爺爺的屍體前,哭的稀里嘩啦,當時顧七三百歲不到!距離現在已經數百年了……

後來顧三帶著顧七,兩人將顧家全族的屍體掩埋,離開了顧家,進入了隠族的險地修鍊,他們知道沒有足夠的實力,談報仇都沒有辦法……

兩人在十年前走出險地,擁有了足夠的實力,機緣巧合之下加入了七大家族的洛族,顧三是洛族的客卿長老……

叔侄兩人多年來,暗中查訪,終於查到了一些當年顧家被滅門的美目,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帝族和落花谷的兩位太上長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