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總是沒有一場像模像樣酣暢淋漓的勝利。

哪怕不再想要勝利,而只是期盼這能夠最低限度地順利地持續久一點的時間。

都是不可以求得到盼得來的。

網游之金剛不壞 那樣怕是就永遠都等不來的了。

他就有些灰心地想。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講,她剛才的話也有些實用價值。 看著對方虎視眈眈的目光,左左最終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態。

跟著微微低垂眼眸,一抹愧疚之色瞬間蔓延開來,突然就開口直接道歉,「對不起爸,都是我不好,的確是我欺騙了你。」

原來,左左並非是僥倖逃出來的,而是那個黑衣人特地放了他們,就是利用李茉莉的緣故,試圖控制左左,讓他幫自己獲得那個文物。

聞言,梁景銳深深的吸了口氣,整個人身子一軟,仰躺在沙發之上,多了幾分難以言說的糾結和鬱悶。

又跟著嘆息一口氣,「左左,你怎麼會這麼糊塗,聽了那些人的胡說八道?」

他梁景銳也算是聰明一世,也沒想到會生了這麼一個為情所困的糊塗兒子,不過倒是與他有幾分相似。

聞言,左左蠕動著嘴唇此刻倒是無言以對,突然緊緊的閉上眼睛,跟著又道歉了一句,「爸,都是因為我不好,害的你損失了這麼多東西。」

父子兩個之間,此刻四目相對之間,左左眼底儘是惶恐之色,其中的愧疚包含於表象之下。

然而,梁景銳卻微微搖頭嘆息,「你爸爸富可敵國,只不過區區幾件文物又算得了什麼?可是那東西是咱們手中唯一的籌碼了,現在沒有了,現在又該用什麼方法去救茉莉呢?」

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也就大致是如此的,左左惶恐,多了幾分糾結和猶豫。

「我,我有他的聯繫方式,我們說好事成之後,他就會同意放了茉莉!」

說著這才連忙從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機,慌忙的將那個陌生的號碼翻了出來。

緊跟著,就直接放到了梁景銳的面前,「就是這個電話號碼,我要打過去嗎?」

聞言,梁景銳一雙劍眉微微蹙起,蠕動著嘴唇,陷入了小小的一陣糾結。

深深的吸了口氣之後,這才無奈的點了點頭,「不管打不打的通,你先打過去試試,就當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聽聞此言,左左果然將電話打了過去,不過一連串的響聲之後,卻顯示的是無人接聽!

「他,他欺騙我!」

左左恍然大悟,此刻卻顯得略微惶恐,微微搖頭嘆息,「好了,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希望你能從這件事找到線索,我們接下來再想其他的方法吧!」

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的壓抑住內心複雜的情緒。

這邊因為人財兩空的事情而陷入陣陣鬱悶,可是一間奢華的公寓裡面,此刻男人翹著雙腿,眼眸之中儘是玩味。

看著面前的青爐鼎,心中泛起了一陣難以言說的愉悅,「呵呵,看來這一次咱們是有得賺了!」

許彥軍縱然平時是一副見慣風雲,目空一切的模樣,可是此情此景,眼眸之中也忍不住迸發出一種難以言說的喜悅之情。

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青爐鼎,眼眸之中儘是歡喜,像是在撫摸什麼稀世珍寶一般。

聽到他這一番話之後,韓墨軒站在他的面前,此刻也跟著多了幾分愉悅和殷勤。

這才又連忙詢問道:「這東西也算是咱們來之不易,不知道您打算怎麼處理?」

聽聞此言,許彥軍眼眸微微眯起,同狐狸一般多了幾分狡猾。

這突然勾唇冷笑一聲,「之前價格炒到1.5億,就算是給那些收藏家一個心理估價,這一次咱們直接翻上一倍,8000萬起步,也會有人傻兮兮的投懷送抱,到時候咱們凈賺!」

如此說來,他們就是平白無故的得了上億的資金,可並不是一筆小數目。

韓墨軒微微吸了口氣,忍不住多加打量了一下面前這個男人,心中泛起了一陣自我思量,「真是沒想到,這傢伙的心思原來這麼深沉,好在我沒有與他有什麼過節,梁景銳,這次你們就等著死定吧!」

經過一番心裡暗自慶幸之後,韓墨軒這才又跟著多了幾分殷勤,「大哥,您看這東西也已經到手了,到時候利潤這麼高,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個!」

韓墨軒此刻略帶殷勤,其中的意思實在是再明顯不過了,可是話還沒有說的徹底,卻看對方一個眼神突然甩過來,帶著幾分凜冽的不滿。

開口也多了幾分無比的犀利,「怎麼?你難道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要不是因為我,你還在大牢里好端端的呆著,現在還想來跟我分紅,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你太過於放縱了!」

伴隨著一番話落下,許彥軍身後幾個保鏢也跟著向前一步,這赤裸裸的威脅,直接讓韓墨軒微微汗顏。

「我! 娛樂圈頭條 可是我替你做了這麼多事情,而且現在公司經營的不順暢,我也需要錢財和人脈,你!」

韓墨軒是進過監獄的人,自然是不能再以之前的身份,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小心為上,自然經營起公司有些力不從心。

一念既起,情逢對手 可是沒想到如今,這傢伙過河拆橋,又忍不住緊緊的握緊拳頭,眼眸之中儘是不滿。

不過還是微微勾唇一笑,多了幾分諂媚的態度,「老大,您說的都對,我的確是不應該這麼自私貪婪!」

韓墨軒也不在這多做停留,隨意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車子上男人坐在後排,前方的司機透過鏡子,看到他那滿面愁容,也忍不住微微皺起眉頭,多了幾分疑惑不解的神色,「老闆您這是什麼情況?自從出了那裡好像就不太開心的樣子。」

如此說來,卻沒忍住,唾棄一聲,一隻手狠狠的拍在皮墊上,「這拼死拼活替他做事,最後卻落得個分文不收的下場,誰能夠高興得起來。鬼知道這傢伙看上去落落大方,沒想到是個小氣之人!」

伴隨著男人一陣吐槽,司機卻多了幾分小小的迷惑,「你說的也是,你說他怎麼就這麼缺錢呢?看樣子也不像是那種貪婪的人啊!」

如此說來的確是讓人有些匪夷所思,韓墨軒坐在位子上,翹著雙腿微微抖動,低垂著眼眸陷入了小小的一番沉思。

突然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一個狗仔項目的電話,「幫我去調查一件事情!」

畫面一轉,一家十分寬廣的地下室內,周圍白茫茫的一片,燈光閃爍之間,在眾人穿著科研服裝,在地下室裡面忙活著自己的事情。

許彥軍雙手負背,站在地下室中央,一隻手拿起手中的東西,跟著詢問道:「怎麼樣?現在這個項目進行的如何了?」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旁邊的人微微一愣,跟著惶恐抱拳說道:「老大,因為資金的關係,咱們的實驗被迫終止,現在還沒有能夠完全將東西研究出來。」

聽到這一番話,男人微微皺起眉頭,我們之中儘是不悅。

這才跟著深深吸了口氣,「不用太過於拮据,很快就會有大批源源不斷的資金湧入,一定要將這個實驗做得完完整整,若是讓我失望的話,你們應該知道後果的?」

伴隨著這一番威脅的話,那個人不敢多加造次,只是惶恐的跟著點頭。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看一個人快速的走了過來,著防護面具,那一副樣子,顯得神色匆匆。

跟著站在了許彥軍的面前,「老大,剛才我看了監控,好像有人在附近偷窺我們,知道對方是什麼目的?」

聽聞此言,男人劍眉緊蹙,「大概是在什麼時間段!」

「如果按照時間推算的話,應該是跟著您的車子一路過來的,您可能……被人盯上了!」

伴隨著對方的話音落下,許彥軍深深的吸了口氣,目光直勾勾的眺望遠方,心中掀起了一片塵埃。

隨即,又跟著突然勾唇冷笑一聲,「我真的是很欣賞那些不知死活的東西,既然他們這麼想要找死,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著,男人不多做停留,直接轉身,跨步離開了這個地方。

「小薩,把剛才的監控畫面調出來,找出那個人的幕後主事,把他帶到實驗室裡面!」

隨著一番話落下,旁邊的助理連忙點頭應下,請跟著展開了一系列的調查。

韓墨軒此刻也已經得到了關於偵探得來的線索,卻多了幾分惶恐之色,「可知道是在具體做什麼實驗嗎?」

聽聞此言,對方搖了搖頭,「那邊的看守太過於嚴格,而且處於地下室內,我根本就混不進去,不過看他們隱蔽的狀態,應該不是什麼正當實驗!」

如此說來,韓陌軒微微勾唇冷笑,「真是沒有想到呀,許彥軍,這一次被我捏住了把柄,我倒要看看以後你還敢不敢在我面前這麼豪橫!」

男人一整天都坐在辦公室無心公事,反而一手盤算著該如何從許願晶那裡撈點好處。

一直等到下班的時候,韓墨軒正打算回去,可是沒有想到。

可是剛出公司門口,就看到許彥軍的身影映入眼帘,坐在車裡面沖他招了招手。

「這傢伙怎麼會突然來呢?」韓墨軒微微低垂著眼眸,陷入小小的一番沉思。

不過在糾結片刻,最終還是挺著胸膛,正好還要找一個機會,和他談談實驗室的事情!

緊跟著,這腳步就踏上了車子的方向! 寬敞的車內空間裡面,男人坐在側面,一隻手輕輕地搖晃著手中的香檳,嘴角微微勾起,真人顯得神態自若。

本就是俊朗的面孔,帶著幾分玩味的神情,會讓人有一種被玩弄於鼓掌之間的錯覺。

韓墨軒微微皺眉,縱然自己以前囂張如此,也未曾感覺到這樣的威脅和壓迫感。

這才又跟著,一隻手握在嘴邊輕咳兩聲,「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言談之間又忍不住,微微抬起眼眸,試探性的看了一眼對方的表情變化。

聽到這一番問候之後,男人若有所思的點了,將手中的酒杯抵到了韓墨軒的面前,「今日的酒不錯,你要不要也來嘗一杯冰鎮的,更爽口呢?」

看著突如其來的殷勤,韓墨軒微微一愣,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

縱然是閱人無數,此刻卻在許彥軍的面前,完全琢磨不透的對方的任何心思。

隨即,一隻手輕輕的將酒杯推了回去,言語之中也跟著多了幾分客氣,「這是您的東西,我自然是不好染指的。」

「哦?是嗎?」許彥軍目光玩味的盯著韓墨軒,彷彿有一副洞察人心的目光,這看著更讓人有些惶恐。

韓墨軒忍不住提了提衣領,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這才又掃了他一眼,突然眸光緊緊皺起,「不是!」

他這做牛做馬這麼久,為了他幾乎都行走在風口浪尖上,怎麼可能會就這麼空手而歸呢?

隨著這一番話音落下,車子內的氣氛瞬間,比那個冰鎮著香檳的酒還要低幾分。

許彥軍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男人,一雙狐狸眼微微勾起,多了幾分讓人讀不懂的意味,「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也聽不出是威脅還是誘惑,韓墨軒也不管這麼多,直接與他開門見山,「我最近得到了一些消息,聽說你在做什麼實驗,這麼鬼鬼祟祟,應該是見不得人的吧?你說我要是把這件事情捅出去的話……」

男人這話沒有說的完全,可是已經表達了所有的意思。

本以為對方會惶恐,可是誰能想到許彥軍的面色不變,一如既往,眼中儘是雲淡風輕,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請跟著冷笑一聲,再一次將桌子上的一杯香檳避了過去,「原來是因為這件事啊,小事一樁而已,這香檳這麼好喝,你真的不打算嘗一口嗎?」

聞言,男人低垂著眼眸,目光盯著那淺黃色的香檳,泛起了一陣小小的糾結。

可是看著對方那一副挑釁的態度,韓墨軒咬緊牙關,一把將它奪了過來,這才跟著一飲而盡。

「你這是說的哪裡話,總不會吃了我吧?」

男人此刻也多了幾分難以言說的自信,或許是捏住了把柄。

許彥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嗯,那可不一定呢!」

突如其來的一番話,讓韓墨軒臉色瞬間一變,但是感覺頭昏腦脹,整個人搖搖晃晃,「你,你在酒里下了什麼東西?」

看到對方這幅情況,許彥軍表情顯得極為淡然,兩隻加在杯子中間,輕輕地點上嘴唇,將裡面的酒一飲而盡。

動作優雅而高貴,我讓人高攀不起的樣子。

這才將杯子放到一邊,濕潤的嘴唇微微勾起,帶著幾分邪魅的微笑,「只是一些會讓你沉睡的葯而已,順便提醒你一句,以後可不要再這麼隨便的上別人的車子了,不安全!」

等到話音徹底的結束,韓墨軒瞬間陷入不省人事的狀態。

外面風和日麗,暖風吹拂,帶著幾分清爽宜人的味道,只是可惜,韓墨軒現在是感受不到了。

等到男人睜開眼的時候,即使沒有繩子的束縛,也覺得沒有半點力氣。

努力的想要動彈,卻突然看到一個人拿著針筒,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忘記了醫院裡面做外科手術的醫生。

看著他如此掙扎的畫面,隔著口罩卻突然冷哼一聲,「不用再白費力氣了,麻醉劑的劑量,恐怕還要一點時間才過去,你就乖乖的接受實驗吧。」

說著,就跟著自顧自的撥弄著手上的針頭。

韓墨軒努力掙扎之際,心中只覺得萬分惶恐,連忙跟著問道:「這究竟是什麼地方?你想要做什麼?」

隨著這一連串的責問,男人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

突然整個人直接湊了過去,一張臉瞬間在韓墨軒的面前放大數倍,緊跟著便是吐露的氣息,「他們把你送來的時候,說你對這個地方特別感興趣。 大國航空 而且我檢查過你的身體,十分的健康強壯,正好可以拿來做實驗體!」

韓墨軒只覺得心中猛然一緊,臉上的惶恐之色不言而喻。

卻看那個人說著,又繼續的調試著手中的藥劑,轉過身去不再與他多交流。

韓墨軒努力的扭著身子,試圖掙扎,「該死,絕對不能這樣子下去,否則的話,說不定就死在這裡了!」

沒想到這麼嚴重的後果,韓墨軒瞬間就有種追悔莫及的衝動,何必去招惹那個瘋子?

為了刺激自己,死死地咬緊嘴皮,我的都出了些鮮紅的血液,順著嘴角流洞。

疼痛促使韓墨軒不得不緊蹙眉頭,卻也感覺渾身來了幾分動力。

等到那人調配好藥劑之後,剛剛拿著針筒轉身,看到韓墨軒嘴唇的動靜,忍不住皺起眉頭,「怎麼?難道你這還想要效仿古人咬舌自盡,多麼讓人唏噓的骨氣呀,我很佩服!」

說著,針筒在他的面前不斷搖晃,我跟著變態的說道,「你放心吧,看在你這麼可愛的份上,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你的!」

這一支針筒,伴隨著話語聲,逐漸的朝著男人的腰間坐了下去。

可是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去看韓墨軒突然起身,幾乎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猛然一把推開了他。

將那針筒反手一抓,狠狠的扎在了那個人的身上,「死變態,還是拿你自己去做實驗吧,真沒有人性!」

隨即只聽慘叫一聲,「啊!」

「你,你這個混蛋,我一定不會讓你活著走出這裡的!來人!」

那人情急之下,放完狠話就打算喊人,可是還沒有說些什麼,卻突然因為針筒的藥效發作,開始渾身抽搐。

韓墨軒見他如此模樣,惶恐之餘也不敢多做理會,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才又低聲的啜泣了一句,「誰讓你先招惹我的,這就只能說是你自作自受了,對不住!」

緊跟著二話不說,將他的衣服從外面拔了下來。

畢竟有口罩的緣故,所以韓墨軒直接偽裝成這傢伙,一路從這個是非之地偷偷離開。

科學家此刻躺在地上,好不容易回過神來,艱難的扭曲著緩慢的身體。

一隻手高高的抬起,對著那紅色的按鈕,就是猛然拍了下去。

一瞬間的功夫,紅色的警報蔓延在整個地下實驗室,所有的人都產生了一級戒備的狀態,緊跟著變連忙有幾個人沖了進來。

看著被扒得差不多的科學家,忍不住皺起眉頭,惶恐的走了過來,「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會變成這樣,那個實驗體呢!」

一連串的問候,科學家此刻喉嚨像是被堵了一坨東西似的,根本就看不出半句話。

只是一隻手直直的指向前方,幾乎使出渾身解數才擠出那麼一個字,「追!」

伴隨著這段話音落下,眾人理解透徹之後,整個實驗室內,開始掀起了一番追逐的風頭。

「哼,就憑你們這些傢伙,居然還想抓我做夢去吧!」

韓墨軒跑到外面,不多做猶豫,可是剛以為自己逃離升天,一行人卻突然抽了過來,「趕緊給我站住,否則到時候有你好看的!」

其實這番話一落下,韓墨軒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的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惶恐。

目光眺望之間,昨天在了剛回來的人身上,跨著步子就直接而去。

卻聽身後的人連忙大喊道,「趕緊把他攔住,千萬不要讓他跑了!」

還沒有,等那個騎車回來的人反應過來。

韓墨軒突然一腳沖了過來,直接將他踢下去,緊跟著前面的車子,掉頭就來了個甩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後面那群人緊追不捨,韓墨軒卻勾唇冷笑一聲,「就你們這些小雜碎也敢跟我玩,也不看看會年輕的時候是玩什麼的!」

帶著幾分小小的得意,只見男人的手幅度的扭轉,那叫一個大糊塗。

見前面那個十分緊急的彎道,卻並沒有任何減速的意思,反而是直接直接壓低了身子,來了一個精準的側彎。

何玏而不為 車子就這麼一溜煙兒的從那彎道飄了過去,而身後的那些人,差點因為沒有來得及剎車,產生了不可描述的後果。

摩托車的性能顯得極為優秀,等到再一次轉過頭去的時候,身後的人已然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墨軒不再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回到了別墅里。

此刻,李茉莉呆在一間封閉的房間里,顯得焦急不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