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本好好地一家三口,現在被拆散了,慕洛琛卻還願意幫助他,實在是讓人過意不去。

蘇鐵佇立在原地,想了好一會兒,朝著慕洛琛所在的房間走了過去。

吱呀一聲,推開木門。

蘇鐵看到了慕洛琛正坐在桌子前,對著敘利亞的確的3D模擬圖,仔細的研究:「抱歉,慕先生,沿途的眼線都打探了消息,還是沒人看到慕太太。」

慕洛琛倒茶的手頓了頓,幾秒后,薄唇微動:「嗯,我知道了,不過我不會放棄希望。只要一天沒找到她的屍首,那我就會繼續找下去。」

蘇鐵點頭。

慕洛琛說,「蘇先生,我仔細研究了下現在的狀況,覺得簡汐應該離我們不遠了。」

蘇鐵走上前。

慕洛琛指了一下風漠城的周圍,說:「我們把消息放出去,簡汐應該已經得知,你的人退到風漠城的消息。如果她有能力的話,肯定會趕往風漠城,跟我匯合。之前她處於這個方位,距離風漠城並不遠。且由於風漠城的西、南方向都是沙漠,寸草不生,杳無人煙,所以簡汐不會從這些方向跑過來,那就只剩下了東、南的方向。簡汐如果走最短的路途,應該早就抵達了,現在還沒到,那說明她選擇的不是這條路。繞路的話,她會消耗更長的時間,現在村莊的食物等資源都被桑巴搜刮的乾淨,只能去城市裡尋求物資。」

「她最有可能中途進入的幾座城市有斯禮市、撻桑甘市、蘭卡市……」一一把六座城池說了說來,慕洛琛繼續道:「我們著重在這幾座城市尋找。另外,簡汐走丟的時候是一個人沒錯。但中途可能碰到了別人,一起趕路。我們查找人時,不能只針對單身的女性,其他的也要一併做檢查。蘇先生,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

「不會,現在戰況越發緊張,我跟桑巴必有一戰。這些城市,大多是桑巴的陣營。幫忙尋找慕太太的同時,我們也能刺探一些敵情。」蘇鐵當真是佩服慕洛琛,思路條理清晰的比很多軍師戰略部署時,都要讓人驚嘆。難怪桑巴,費盡心思也要把他攥在手心裡,這樣的人才,為自己所用,簡直是如虎添翼!

不過,蘇鐵一向不喜歡為難人,況且,慕洛琛已經幫了他太多,再生出歹念,那違背自己的良心。

蘇鐵說:「我這就吩咐人下去辦。」

「多謝。」

桑巴很快離開,慕洛琛目光落在敘利亞模擬圖上,眸底幽邃。

……

因為醫生手頭上的葯不多,開的劑量不夠,用了兩天就沒有葯了。葉簡汐趁著傍晚,去找醫生拿後續的葯。

醫生把新到的葯都給了她,說:「這幾天查的嚴,我這裡的葯都給你了,以後別來我這了。」

葉簡汐神色微變,不動聲色的問:「怎麼忽然又嚴查?」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城內混入了蘇鐵將軍派來的姦細,上面要徹查。昨天開始,就挨個搜尋城裡的人了。醫生也不許再開藥,接待病人,除非官方允許。」

「好,謝謝你醫生。」

離開了醫館,葉簡汐抱著葯,想著醫生的話,心越發的沉。不管是為了搜捕姦細,還是為了找她,一旦自己暴露出來,言邑肯定不會放過她。

蘭卡市規模和國內的一個縣城差不多大,要徹底排查每個人員,大概三天就可以了。

在搜尋到他們之前,得想辦法出城。

路過一家烤饢店,葉簡汐拿出錢,買了一些饢,背在了身上。從店裡出來,目光瞥到某一處時,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因為站在不遠處的兩個男人,剛才在藥店門口,她就碰到了。現在到這邊,還能看到他們,是在跟蹤她嗎?

葉簡汐走了兩條街,回頭又看了一眼,見那兩個人還在跟著自己。她略微思考了一番,轉進了旁邊的一家試衣店。店家看到她衣衫破破爛爛的,揮手想把她趕出去,葉簡汐拿出了一萬的敘利亞幣,跟他說,要一套伊斯蘭宗教的大白袍。

敘利亞主要以伊斯蘭教為信仰,按照教禮,女人需要穿從頭蒙到腳的黑裙,男人則是白帽、白袍、之所以沒選擇女人的紗裙,是因為行動不便,且女人在這個戰亂時期,實在太容易受到侵害。

葉簡汐拿了衣袍,溜進了試衣間,換上后,走出來,看到一個男子在鬼鬼祟祟的向店家問什麼,趕緊低下頭,朝著門外走去。

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了許久,確定沒人追著自己,葉簡汐這才敢回了廢墟。

阿茶看到葉簡汐回來,眼裡充滿依賴和信任的說,「姐姐,葯拿回來了嗎?」

「拿回來了。」

「姐姐,你真棒。」

葉簡汐笑了笑,沒說話。腦海里浮現今日被跟蹤的情形,心有餘悸,是言邑發現了她嗎?還是一些想偷雞摸狗的混混盯上了她?如果是後者,那倒不用擔心,大不了把錢財給對方便是。如果是言邑的人察覺來了她……那城裡更加不安全了,她得儘快帶可善奶奶和阿茶離開這裡。

可怎麼離開,又是一個難題。

現在錢財所剩無幾,也沒辦法買通守城的人。

想不出辦法,越發的心煩一臉。葉簡汐有些頭痛,索性不再想了,摸了摸小阿茶的頭,收斂了心思,開始煎煮葯。

……

另一邊。在葉簡汐偷偷離開之後,兩名男子從兩個方向,包圍了衣服店,碰頭后,互相問對方:「找到了嗎?」

「沒有,你那邊情況怎樣?」

「被她溜走了。」

「我看她模樣,和照片里的人有幾分相似。你回去告訴言先生,讓他加大對城內的巡邏,人既然在這裡,一定跑不了。」

「是。」

兩人說完話,其中一個留在原地繼續搜尋,另一個則去通知言邑。 第1587章番外:再生波瀾

凌晨兩點多,葉簡汐聽到外面的槍聲,驚醒后,從稻草堆里爬起來,到外面查看了一下,見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可疑的人,懸著的心放下,重新回到廢棄的房屋裡,想繼續睡覺。可無論如何都睡不著,睜大了眼睛,焦躁的望著黑洞洞的天空。

自從被那兩個人跟蹤后,她怎麼都沒辦法安心,總覺得會有事情發生。

沉思了片刻——

可善奶奶咳嗽了幾聲,壓低了聲音,問:「睡不著嗎?」

葉簡汐應了聲:「嗯,睡不著。奶奶,你怎麼也沒睡?」

「我老了,睡眠就少了,不像你們年輕人,能睡足幾個小時。」可善奶奶沒說,自己因為病痛的折磨,已經好幾天,沒怎麼合眼了。

葉簡汐本能的覺得,事情不像可善奶奶說的那麼簡單:「奶奶,你是不是不服?」

「沒有,我喝了葯,已經舒服了很多。」可善奶奶說著,披了衣服坐起來問:「是不是白天出去拿葯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葉簡汐精神壓力前所未有的大,想著多一個人想辦法,會更好一些。於是猶豫了一會兒,把自己被跟蹤,以及言邑開始搜查城裡人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可善奶奶聽言,眉頭皺的緊緊地,「他是你的仇敵,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必須儘快離開。」

「我知道,應該快點離開。但是……現在城門戒嚴,要出去,比登天還難。」更別說,她還要帶著可善奶奶和阿茶,葉簡汐餘下的話沒說,因為不想讓可善奶奶,覺得她們是累贅。

但可善活了一輩子了,怎麼會想不明白,眼下的情況有多危機。

「其實,言邑的目標是你,我和阿茶留在城裡,也不會有多大的危險。只不過,你一個人,在敘利亞人生地不熟的,還是帶著阿茶好一些,既能幫助你掩飾身份,也能帶你去風漠城。」可善奶奶一點點的為葉簡汐謀划,「明天,你就去找出路。等有辦法出去了,你和阿茶一起走,不用管我了。我病好了后,會自己前往風漠城,去尋找你們。」

「可是,奶奶,你一個人重病纏身,怎麼在城裡生存下去?」葉簡汐擔心無比。

可善奶奶搖了搖頭,說:「我一個老婆子,隨便應付一下,就能活下去了。再說了,以前,我帶著阿茶都能活下去,現在只剩下一個人了,那就更方便照顧好自己了。」

葉簡汐蹙了眉頭,「不然,我還是把阿茶留給你吧,有她在,好歹對你有個照應。我出去了,可以沿途問人,等我到了風漠城,會請莎草,來接你們的。」

「不行,你不能把她留下,也不能走有人的地方,否則,你早晚會暴露自己的身份。簡汐,你聽我說,你帶著阿茶走,我可以照顧好自己。」

可善奶奶說的有些急,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葉簡汐趕忙坐到她身邊,幫她捶背。

待順氣后,可善奶奶抓住葉簡汐的手,不停地叮囑她,別做傻事。

葉簡汐只好答應了下來,不過私心裡,還是希望,能找到妥善的辦法,帶她們三人一起出城。

……

一夜難眠,第二天早上起來,葉簡汐就外出去尋找出城的路徑。到城門口轉了一圈,發現守衛的人,比來的時候,多了整整三倍,葉簡汐越發的憂心。不想放棄希望,她圍著外城區,轉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了進出城的蔬菜運輸車上。

為了城裡駐紮的軍隊吃飯,幾乎每天早上,都會有大批的菜農,進出城門運輸蔬菜。

如果混進這批人里,或許能逃脫出去。

可怎麼混進去?拿錢買通這些人嗎?

此刻,她手頭上,只剩下了三十萬敘利亞幣了。等她帶阿茶走的時候,肯定要把這筆錢的一大半,留給可善奶奶。現在根本沒余錢,買通這些人了。或許,還是按照原來的辦法好一些,把可善奶奶一起帶上,三十萬,再加上自己的婚戒,應該夠了。

葉簡汐跟著那些人,記下了他們行走的路線,直到他們出了城門,這才依依不捨得離開。

……

想著回去能告訴可善奶奶這個好消息,葉簡汐的腳步越發的輕快。快到臨時住所時,一道身影忽然閃出來,朝著她撲過來,葉簡汐下意識的握緊了手裡的刀,正準備和對方搏命時,卻發現是小阿茶。

葉簡汐及時收回了刀,問:「阿茶,你怎麼跑出來了?」

阿茶哭著說,「奶奶不見了。」

想到昨天可善奶奶再三叮囑她,別心軟,趕緊帶著阿茶離開……葉簡汐心裡一沉,拉著阿茶的手,急匆匆的往住處趕,結果到了地方,果然和阿茶說的一樣,可善奶奶已經沒了蹤影。檢查了東西,發現可善奶奶只帶了一張饢、自己的衣服和葯,其餘的東西都沒拿。

葉簡汐噗通一聲,跌坐在了地上。

原來,可善奶奶根本沒給她選擇,而是自己做出了決定——獨自離開,不拖累他們。好傻呀,為什麼要這麼做?只帶走了一張饢,能支撐她活幾天?

葉簡汐心裡生出悔意,自己昨天不該跟老人家說那些話的。

阿茶拉著葉簡汐的手,哭著說:「姐姐,奶奶去哪兒了?阿茶想要奶奶回來。」

葉簡汐回過神來,用力地抱住阿茶:「奶奶……她去了別的地方。等我們趕去了風漠城,就可以派人去接奶奶了。阿茶,你聽話……」

阿茶紅腫著眼睛,點了點頭。

葉簡汐撫摸著她的頭髮,久久無言。

……

稍晚一些,葉簡汐出去找了一趟可善奶奶,但和她猜想的一樣,根本找不到可善奶奶。可善奶奶在有意躲著她們,根本不會那麼輕易地讓她們找到。眼看著天色越來越暗沉,阿茶臉上露出倦色,葉簡汐只好帶著她,回臨時住所。離住處還有一段距離,葉簡汐看到了那些搜查的大兵。

沒敢回去冒險,葉簡汐帶著阿茶,往另一個方向走。

在城門附近的一個小巷子里,窩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天麻麻亮時,葉簡汐攔住了其中一戶看起來比較膽大的菜農,用僅剩下的錢,求他們把她和阿茶帶出城。

菜農答應帶她們離開,不過要先等他們把菜送完,才能回來接他們。

葉簡汐耐心的等著。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早上八點鐘,菜農們姍姍來遲,葉簡汐和阿茶,換上了菜農的衣服,準備順著大部隊離開時,幾輛軍用卡車,忽然緩緩地駛過來。

站在車頭的人,用大喇叭喊——

「葉簡汐,你的朋友在我們手上,你如果不出來,我就把她殺了!」 第1588章番外:逃脫

「奶奶!」阿茶呼喊出聲。

葉簡汐反應過來,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

阿茶拚命地掙扎,仰著頭望著葉簡汐,眼裡滿是祈求。她和奶奶相依為命那麼多年,奶奶是她最後的親人了,如果奶奶死了,她也沒活下去的動力了。

葉簡汐了解阿茶的心情,但此刻站出去,無異於自投羅網。言邑會用她來威脅洛琛,桑巴也會用她來間接地對付蘇鐵。

她的命不只是她的命,還關係到千千萬萬人的命運。

哪怕死了,她也不能落在言邑的手上!

「阿茶,我們再想想辦法,我不會不管可善奶奶的,可是,你不能出聲,知道嗎?你一旦出聲,我們和可善奶奶,三個人都活不了了。」葉簡汐不知道,阿茶能不能聽懂,但是她盡量解釋了。

阿茶眼裡漸漸地積蓄了淚光,但掙扎緩緩停了下來。可就在阿茶剛冷靜下來,卡車上的人,再次把剛才的話,喊了一遍,同時用刀子,在可善奶奶的身上劃了一刀。凄慘的叫聲,透過揚聲器,傳到每一個人的耳中,同時響起可善奶奶的嘶吼。

「簡汐,別管我,帶著阿茶走!你如果出來了,我受的苦難就白搭了!」

阿茶再次瘋狂的掙扎了起來。

葉簡汐死死地摟住她,渾身的血液幾乎凝固。

言邑在逼迫她選擇,是選擇救她兩次的老人,還是選擇狠心離開,投奔蘇鐵。

可她只有一條路走。

她不能因為可善奶奶,棄洛琛和千萬敘利亞人民不顧。

「對不起,奶奶。」

葉簡汐低聲喃喃了一句,忍著心頭的痛與恨,抬手朝著阿茶的頸部,用力地打了過去。阿茶腦袋一歪,暈厥了過去。葉簡汐抱著阿茶,混入到人群的深處。

等卡車離開,菜農們紛紛推著車子,往城門口出發。

因為每天進出的都是那麼些個人,守衛們隨便檢查了下,便開始放行。

葉簡汐抱著阿茶,小心翼翼的往外走。

輪到她們時,守衛多看了一眼,問:「怎麼還有孩子在?」

收了葉簡汐錢的菜農,立刻笑著說:「我孩子生病了,老婆不放心,所以帶著他一起出來的。」

「之前怎麼沒看到?」

葉簡汐緊繃著心,渾身僵硬。

菜農卻泰然自若的繼續插科打諢,「之前被菜擋著呢,或許軍爺沒留意。軍爺,你就別為難小的了,等晚上回去宰了羊,我給您留一塊羊後腿,你看怎樣?」

「不是我故意為難你,是現在上面要求嚴查,萬一放走了可疑分子,我得背負很大的責任。讓我檢查檢查。」

男人上前一步,想要去檢查葉簡汐。

菜農的臉色微變。

眼看著他快要走到葉簡汐跟前,後面卻突然引起了騷亂。男人的腳步一頓,朝著後方走過去。

菜農趕緊推了葉簡汐一把,說:「趕緊走。」

葉簡汐長長的舒了口氣,抱著阿茶過了城門。

……

終於溜出了城鎮,葉簡汐和菜農們分道揚鑣,朝著人煙稀少的地方走。

阿茶半路醒了過來,看到已經身處荒野,明白葉簡汐把她奶奶丟下了,哭喊著說:「壞蛋!我要去找我奶奶!」

葉簡汐死死地攔住她說:「你現在回去也沒用了。阿茶,我已經抱著你走了半天的路了。」

阿茶眼裡流露出恨意,張嘴咬在了葉簡汐的手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