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幹掉那些野蠻人騎士!”

南天吩咐道。

“是,主上!”

扎特領命。

馬爾森林中的野蠻人騎士不僅個人實力強大,座下的坐騎也是兇猛的一級中等星隕巨獸尖刺象。

尖刺象皮粗肉厚,渾身上下除了頭部,都是鋒利的尖刺,這些尖刺還有劇毒,普通人中之必死。

但是,這些都難不倒扎特等火精靈。

精靈一族體質特殊,只要達到高級精靈以上,基本上就是百毒不侵了。

再者精靈一族是生物金字塔上比較靠前的種族,對一些低等級種族,天生具有威壓。

別看尖刺象體型龐大,一個個十幾米粗長,體重逾數噸。

其實,它們從靈魂深處還是有些畏懼扎特等火精靈的。

“爲主上而戰!”

火精靈戰鬥起來十分勇猛,逐漸壓過了野蠻人騎士。

慕容飛濺等冰劍傭兵團的成員們,在一旁看得心驚。

南天看起來,文文弱弱的,說話也比較和氣,絲毫沒有架子。

但是,誰能料到,就是這個青年,手上掌握着這麼恐怖的力量!

不管是熔岩巨獸,還是三百火精靈,都是天棋星頂尖勢力所渴望的,甚至都不具備的!

“我這個兄弟到底是什麼身份?”

慕容飛濺猜測了起來。

南天回頭看了看慕容飛濺,似乎看穿了慕容飛濺的想法。

“不必多加猜測,我就是我,我是南天,是你的兄弟!”

“對,是兄弟!我們是,同甘共苦,生死不棄的兄弟!”

慕容飛濺笑了!

人與人相互坦誠一些,真誠一些,就這樣做個知心的朋友,豈不快哉,人生一大樂事!

戰場的局勢,就在南天和慕容飛濺談笑間,逐漸落下了帷幕。

熔岩巨獸將勝利傭兵團的一整個大隊包括葉俊生都被滅掉了。

隨後,熔岩巨獸又加入了扎特他們的戰局,幫助扎特他們全殲了上千野蠻騎士。

這個時候,冰劍傭兵團第一大隊的主力成員們也趕來了。

浩浩蕩蕩的數千人,將土坡這邊封鎖了起來。

“走,去看看生命泉池!”

南天呵呵一笑和慕容飛濺進入土坡中央。

土坡中央,一個淺淺小泉,赫然懸浮着,十分縹緲夢幻。

“這就是生命泉池!不錯,我先舀一杯,剩下的,你全部取走吧!”

南天大方地說道。

慕容飛濺搖了搖頭:“不行!南兄弟,你可是出了大力氣,要不是你出手,獲取我都死掉了。你若只拿一杯,我心裏頭根本過意不去!”

南天哈哈一笑:“我還年輕着呢,要這種補壽元的東西,也沒有多大用處。”

“不管怎麼說,南兄弟,這生命泉池,你必須要多取些,不然的話,做兄弟的,真的心裏難受!”

慕容飛濺清楚的知道生命泉池價值連城,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不願意獨吞。

分團長只命令他留下六成份額!

剩下四成份額,無論如何,慕容飛濺也要讓南天收下。

南天沒辦法,慕容飛濺盛情難卻,南天也準備多拿些。

南天眼力過人,一番仔細研究後。

發現,這個生命泉池,竟然有兩個泉眼。

南天想到了自己的生命之界。

現在還處於一星級,內部空間,還是極爲荒蕪的。

生命泉池,蘊含豐富的生命元氣,移植一個泉眼過去,在生命之界中,誕生出,第二個生命泉池!

用生命泉池,來滋養萬物,南天相信自己的生命之界,也會進化得更快。

南天一邊想着,一邊用巧妙運用古武祕技“移花接木”,將泉眼取出,併成功移植入了生命之界。

在生命之界一條幹涸的河道中,泉眼一植入,頓時清甜的河水,涓涓而流,河道兩岸,還長出了許多青綠色的小草,一些小花也是含苞待放。

生機盎然,逐漸在生命之界中,一一展現。

“生命泉池果真奇妙!天地萬物,太美妙了!”

南天感嘆了一句。

“報,大隊長,外面許多獨行俠,其它傭兵團,十分不滿我們冰劍傭兵團,獨吞生命泉池,要求瓜分泉水!”

一名傭兵上前彙報着。

慕容飛濺眉頭微皺,向南天詢問道:“南兄,你看怎麼處理?”

南天擺了擺手:“這個簡單,小巖,你出去解決一下!誰要是不滿,你就去揍他,一直到達他服爲止!”

熔岩巨獸點了點頭,隨即跟着慕容飛濺出去應付諸多反對聲音。

熔岩巨獸一品機甲戰師的綜合戰力,甭說在馬爾森林,就算是在天棋星上都是最頂尖的存在!

誰人能敵?

不到一個時辰,那些反對聲音都被鎮壓下去了。

最重要的是,隨着時間的流逝,一些驚天消息,在各大勢力和散修獨行俠們當中傳開了。

血斧傭兵團,空冥傭兵團,勝利傭兵團,還是土著野蠻人騎士大隊,都被冰劍傭兵團給剿滅掉了。

這麼四股強橫的勢力,在平日裏頭,都是馬爾森林的一霸,現在全部被滅,冰劍傭兵團的威望一下子達到了一個頂點。

慕容飛濺的大名也是越加響亮。

至於,南天則隱藏幕後,叫慕容飛濺不要伸張。

有多大實力,佔多大的資源,至此,冰劍傭兵團獨佔生命泉池,也無人敢抗議反對了。

冰劍傭兵團的老分團長,馬上就要退居二線了,這一次把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交給慕容飛濺,也是爲了考驗慕容飛濺。

冰劍傭兵團勢力很大,在好多殖民星球都有分團。

天棋星上的分團長競爭也是尤爲激烈。

但是,由於慕容飛濺在馬爾森林的出色表現。

分團長力挺慕容飛濺接替其位,考慮到慕容飛濺暫時修爲不夠,還特立慕容飛濺爲冰劍傭兵團少分團長。

一時間,整個天棋星高層大勢力,都對慕容飛濺有所耳聞!

南天也是由衷的對兄弟高興!

完成了這個取泉水的軍事任務,南天並沒有返回星羅基地,而是接着做下一個任務。

南天思考了一會兒,最終確定,接下來,去做紅段高級軍事任務:到天棋星首都京棋市最高學府彩虹學院當學生臥底,刺探女院長一些相關情報,並最終確定女院長是否和敵對的黑暗勢力勾結。

“彩虹學院?京棋市最高學府!一個女盛男衰的地方?傳聞裏面的女生又漂亮,又霸道?連校長都是女的。唉,兜兜撞撞,我南天又要去當學生了!”南天查了些關於彩虹學院的資料,感概了一聲。 馬爾森林距離首都京棋市有數百萬裏之遙。

好在,慕容飛濺所屬的冰劍傭兵團在這裏頗有勢力,慕容飛濺給南天安排了一個星際專列,直達京棋市。

冰劍傭兵團的星際專列自然比不上銀河軍內部編制的專列速度快。

數百萬裏的距離,專列算上補充燃料的時間,足足飛了三天三夜。

南天利用這時間,也是通過銀河軍軍用網絡,聯繫上了京棋市的軍事分部。

南天把個人信息和所接任務,如實報給了軍事分部。

軍事分部那邊的動作很快,不一會兒就給南天辦妥了不少手續。

銀河軍內部編制手眼通天,縱然彩虹學院是天棋星首都的最高學府,但是銀河軍內部編制想要在一個學院裏頭,安插一個學生臥底實在是太容易了。

南天還在車上睡覺,軍事分部就發給了南天一系列的電子檔案和電子信息憑證,另附了一些說明。

南天大致一掃,原來,軍事分部,將南天安插到了彩虹學院高級部二班。

天棋星這些殖民星球上面的學校體制,與海藍星上的超,一二三本科,專科大不相同。

每一個學院則是分爲:導學部,初級部,高級部。

彩虹學院的高級部,就是彩虹學院學習生活中,學霸的雲集之地。

南天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學渣,突然去一個學霸雲集的班級,當學生臥底,會不會有些不適應。

不過很快,南天就將這些拋之腦後了。

【嘿嘿,我是學生臥底,是要接近女校長的,成績好壞,軍事分部那邊會替我處理的,怕個屁!】南天心情輕鬆地想着。

“當!”

專列到站了。

南天下了車,看了看,繁華無比的京棋市,心情開懷無比。

“師傅,去彩虹學院!”南天隨手攔了一個出租飛車。

“小夥子在彩虹學院讀書呀!”

司機笑道。

南天點了點頭:“嗯,去學院報道,被分在了高級部二班!”

哪知那司機臉色一變:“什麼,彩虹學院高級部二班?那可是有名的……”

“什麼?有名的什麼?”

南天有些好奇。

司機一嘆:“小夥子,你不知道呀!彩虹學院裏頭有名的十大強者都是女性強者!高級部二班的大姐大,就是十大強者中最爲‘殘暴’號稱霸王龍地盤,那班級混亂無比,打架鬥毆家常便飯。甚至,每年都有一些教師被打殘掉。”

“班級裏頭一百個學生,有八十個都是女生。男生極爲不好混,得不到霸王龍的認可,就準備被擡出學校吧!”

司機語氣凝重地說道。

“什麼,霸王龍?我擦!這外號,真是好暴力呀!想必,那個霸王龍也是醜陋無比,真是恐怖呀。一個姑娘家的,又兇又醜又暴力,那樣的結合體!哇,真的不敢想象!我好怕怕!”

南天倒吸了一口涼氣。

司機又道:“小夥子,也不瞞你。前段日子,我的一個侄子就去那個班級上學。你猜怎麼着,我那個侄子色域上來了,摸了一下霸王龍的手。可憐呀,我那個英俊瀟灑的侄子,當天就被霸王龍派人打得遍體鱗傷,最後給擡回了家!”

“你那侄子也是膽子大呀,口味很重呀!霸王龍,都敢上,色膽包天,受到惡果,理所當然!”

南天汗顏地說道。

南天和這個司機交談了一會兒,車子也開到了彩虹學院。

彩虹學院身爲京棋市的最高學府,十分大氣,格局莊重,比海藍星上不少超一級本科都要好!

南天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學院。

想要上學,第一件事情,自然拿着軍事分部給的一些電子憑證去學院教務處報道。

彩虹學院佔地數萬畝,奇大無比,南天便找了一個看起來,清秀的姑娘問道:“同學,你好,請問一下教務處在哪裏?”

南天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光彩照人,英俊的臉蛋,頓時讓那個清秀的姑娘一怔。

“教務處離這裏有些距離,我親自帶你去吧!”

小姑娘,大大方方地拉上了南天的手。

南天心道:嘿嘿,長得帥,就是好!女人緣足!什麼,女盛男衰?我南天出馬,帥氣逼人,這裏就是我的小天堂!哈哈……

南天不禁想到了,自己在學校裏頭,左擁右抱的場景。

那小姑娘並不知道南天再想什麼,一路上,兀自給南天介紹着彩虹學院各個地點。

南天隨口道:“學姐,那學院有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能不能帶我去一下!”

“的確有一個,那裏花木繁密,一年四季都是非常美麗!不過,哪裏咱們學院的十位大姐大規定了,不允許任何男生進去。就算是男教師進入了,都要被打殘。”

小姑娘搖了搖頭說道。

“什麼,嗬!那個十位女強者,太霸道了!咱們都是學生,都交了學費,什麼地方,只給女生進去,不給男生進入?進去了,還要被打殘?豈有此理,學姐,你帶我去吧!”

“我南天天不怕,地不怕! 謝天與謝地 既然來了,就不能任那些女的胡來!”

南天“義憤填膺”地說着。

小姑娘眼中一絲狡黠:“好吧,你跟我來吧!”

重生之天才少女 在小姑娘帶領下,南天來到了一個佈局有些奇怪的花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