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帝殿之上,紫萱凌空站立,在場諸人,以她修爲最高,灰色身影所展現出來的怪異,已是令人十分畏懼,除她之外,如果辰夜無法將之困住,那麼,其他人縱然個個優秀之極,根本對付不了後者!

慘呼聲中,肉眼可見,龐大的灰色氣流,似有着透明化的跡象,看來,古帝殿這對傢伙,有着天然的剋制。

然而,正當衆人以爲,古帝殿可以將灰色氣流盡數煉化時,猛然瞧見,那萬丈的紫色光芒中,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縫。

與此同時,辰夜臉龐,也是蒼白了下來,在古帝殿被攻擊的時候,他的氣息,也是瞬間萎靡了了下來,受傷不輕!

古帝殿並非在巔峯狀態,依靠着辰夜的修爲,他才能揮出應有的實力,此次全力施爲,也是辰夜得到古帝殿以來的第一次。

對手即便被剋制,可灰色身影的強大毋庸置疑,以古帝殿之能,自然無法將其煉化掉!

“桀桀!原來古帝殿已是強弩之末狀態,嘿嘿,這是老天都不準備亡我啊!小輩,今日脫困後,待我恢復了一些,定要來找你算賬!”

怪笑聲中,只聽咔嚓一聲,紫色光芒中的裂縫,陡然無比清晰出現,旋即,灰色氣流從中快暴涌而出。

“滾回去!”

棄婦逃婚:撒旦請自愛 紫萱閃電般的出現裂縫之前,手掌一揚,滔天火焰,化爲火海,直接籠罩向灰色身影。

“皇玄高手,這又是什麼東西?”

被火海所籠罩,灰色身影又是驚詫了一聲,可很顯然,天魔真火威力固然也是不同凡響,可對灰色身影來講,真火沒有古帝殿對他的那種強大壓制。

片刻之後,灰色氣流,猶若雲霧般,輕而易舉的穿透出來,至於周圍空間的凝固,灰色身影更加的毫不在意,強大的空間之力,在他面前,似乎並不存在一般。

不僅修爲讓人無法準確捕捉到,手段,竟也如此詭異下方所有人眼瞳驀地一縮,這傢伙,實在太難對付!

“一衆小輩,來日,我一定將你們生吞活剝了不可!”

“不用等來日了,就今天一併解決好了!”

灰色氣流之前,一道幽幽光華憑空出現,化成一方巨大旋渦,萬鬼淒厲,如斯如斷,似有無窮之力從中浮現

辰夜的幽芒,演化出來的,乃是無物不吞的吞噬之力,而這道幽芒代表的卻是,真正的死地,散出來的,是濃郁無邊的鬼氣,正是風三娘!

旋渦前方,風三娘手握巨大黑色鐮刀,朝向灰色氣流,暴斬而下!

“呼!”

周圍空間,頓時被撕裂開來,黑色鐮刀所過,旋渦中無邊的鬼氣,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依附在黑色鐮刀上,使這如同死神鐮刀的武器,更具攝人心魄的威力!

“鬼道之力?小女娃子,你是什麼人?”灰色氣流中,驚詫之聲再度出現。

“讓你進入輪迴的人!”

風三娘叱呵,玄氣源源不斷逼入黑色鐮刀,那幽幽光華所形成的旋渦,暴漲開來,竟是竟風三娘本身,以及那灰色氣流,全都籠罩了進去。

“小女娃子,若你修爲與我相當,或許還會忌憚你這鬼道之力,但眼下哼!”

冷哼聲傳出,半空之中,一隻灰白色的巨大手掌破空而現,重重的拍向了黑色鐮刀!

“蓬!”

灰白色手掌拍到黑色鐮刀上,這鐮刀既然是鬼真人當年的武器,顯然不是凡品,因此並未受到任何的損傷,然而,那片被幽幽光華所籠罩下來的空間,卻是因此而劇烈的震盪了一下。

旋即衆人赫然見到,一縷灰芒,暴掠而出,整個漆黑空間,便是寸寸的碎裂開來,風三娘身影,踏着空間連連後退,數口鮮血忍不住的噴涌了出來。

固然得到鬼真人全部傳承,可畢竟xiūliàn時間太短,眼下的風三娘僅是力玄境界的高手,憑藉鬼道之力,自然不會是那灰色身影的對手。

不過,灰色氣流接連衝破古帝殿束縛,以及紫萱的攔截,而今又與風三娘相戰一次,憑他剛剛脫困出來的狀態,即使吞食了肖奎的一身精血**,此刻的消耗也是不小,肉眼可見,那灰色氣流,再度透明上了一分。

“大家不要停歇,一起動手,這傢伙堅持不了多久!”

葉爍沉喝一聲,身影率先掠出,在他身後,鐵奕天,瘋魔,柳研,虎力等所有人,皆是縱身而去,各自最強大的一式,醞釀完成後,毫不客氣的射向灰色氣流。

但眼下灰色身影也知道自己的狀態,實在不宜與人纏鬥,尤其這些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擁有着不凡的手段,剛剛破封而出的他,可不想馬上又被封印下去,乃至擊殺。

因而,那道道的能量匹煉,灰色身影理也未理,灰色氣流化成狂風,便是向着遙遠處閃電般的呼嘯而去。

“你跑不掉的!”

就在那灰色氣流之後,小丫詭異出現,旋即黑幕暴涌天際,幾乎遮天蔽日,一道黑影,化爲黑色閃電,劈向灰色氣流。

便在此時此刻,那被小丫已經隱匿很完美的xiéè氣息,不僅是辰夜,在場所有人,包括那灰色身影,都是十分清楚的感應到。

全能影后在線修真 “邪神鞭!小丫頭,你到底是什麼人?”

邪王嗜寵:帝女有毒 感受黑色閃電,依舊是閃爍着無比純正邪氣自天際劈來,灰色身影似極爲的忌憚,較之辰夜的古帝殿,紫萱的天魔真火,以及風三孃的鬼道之力,都要濃烈無數。

當下,他也只能停止了逃逸,灰色身影很明白,一旦被那所謂的邪神鞭所擊中,加上今天的這一衆人,他必定是無法活着離開。

灰白色巨掌再度出現,繼而化成一方巨斧,向着黑色閃電,重劈下去。

與此同時,暴怒的聲音,響徹天際之上:“小丫頭,你既然是邪神鞭的擁有者,就該明白,我們不是敵人”

“轟!”

驚天的相撞,黑色閃電周圍的光芒,盡數消失不見,一根黑色的鞭子,便是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辰夜眼瞳略是一縮,當年在皇宮中見到這根鞭子,他以爲是件神兵,可現在隨着小丫修爲精進,再度感應過去,似乎又生了不同的變化,固然是沒有渾元之寶那般強大,卻是更加xiéè與詭異。

軟鞭倒飛而回,纏繞在小丫腰間,被這一擊,邪神鞭的靈性減弱了許多,不過,灰色氣流顯得,也是更加的透明,而葉爍等人也是快趕到,將之四面八方的退路,全都堵截了下來。

這個傢伙實在強悍並經得起打,如果今天由他逃走了,將來必定對自己等人,是個巨大的禍害!

衆人包裹中,灰色氣流急劇涌動,一道人影閃掠出現,較之剛剛吞食了肖奎那個時候,現在的他,無疑是虛弱許多,整個人看起來,都是有着幾分透明之狀。

周圍所有人,都被灰色身影無視,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小丫,眼中的恨,讓人清楚知道,如果小丫落在他手中,下場必定極其悽慘。

“小丫頭,你竟敢背叛”

聞言,所有人目光頓時一緊,小丫自己,也是閃爍過一抹淡淡的茫然,片刻後說道:“我不認識你,邪神鞭,也是憑我自己能力得到的”

“你自己憑能力得到的?”

灰色身影那有所虛幻的身軀,再度劇烈的一顫,一股極度殘忍的目光暴射而出:“告訴我,現在的邪帝殿究竟變成什麼樣子了,是否還存在於世間中?告訴我!”

“你死了後,自然就會明白。”小丫冷聲道。

“死?”

環繞周圍一圈,灰色身影大笑:“縱然死,邪神鞭,也不能落入你這叛徒手中。”

灰色身影一動,再度化爲灰色氣流,向着小丫暴射而去,這一次,他有心一戰,那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唰!”

就在要擊中小丫時候,紫芒頓時閃爍,形成一連龐大的雷霆屏障出現在了小丫面前,而後,紫色長槍自虛無中穿射而出,攜帶着磅礴力量,重重的刺向灰色氣流。

“小輩,你不是我的對手,滾開!”

“如果你要逃,我一人真留不下來,一戰的話,誰死鹿手,猶未可知!”

紫萱清冷得一笑,雷擎滅世槍猶如九天高空,衍生出道道雷霆之力,籠罩向那灰色氣流。

“蓬!”

一次相撞,漫天中都是涌動着狂暴能量,逼迫的辰夜等人,連連向着後方退去,那片空間,徹底被封鎖了起來,即便是虎力這地玄境界的修爲,都再也無法感受到裏面的動靜。

紫萱自知,憑她的實力,斷然是無法留下灰色身影,而今,這傢伙欲取小丫性命與那所謂的邪神鞭,不會輕易離開,這是擊殺他最好的機會。

因此,大戰纔剛剛開始,她的周身,精純空間力量,猶若火山般爆出來。

黑色蓮花,托起紫萱身子,道道魔氣,此刻,源源不斷的注入到紫萱體內,三道截然不同光芒,同時自她體**向天際,剎那後,形成一道龐大的紫青色光束。

狂暴,霸道,冰冷,三種極致不同氣息,完美相融!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三道光芒,完美融合!

辰夜眼瞳自內心的一笑,紫萱這一式,他曾見過多次,但沒有那一次的融合,是現在的這麼完美完美的融合之後,一股驚天的強大氣息,便是從那紫青色光束中源源不斷的散出來,一絲絲能量漣漪的波動,都是叫周圍空間,陷入到了混亂中,是徹徹底底的混亂,並非是局部的混亂!

辰夜相信,以紫萱如今的修爲,加上這一式武技施展,哪怕她纔不久前達到皇玄境界,可如果對上的,是蕭琅旬之流,要將之斬殺,恐怕都非難事

而以紫萱不久前才獲得完整的天魔三寶,即使辰夜並不知道,所謂的天魔蓮花天魔琴到底有怎樣威力,可他毫不懷疑,紫萱擁有着的這些底牌,對手如果是蕭琅英,紫萱都有一戰之力!

如今的對手是灰色身影,儘管他強大,古怪,可只要他不存心想要逃走,應付他,紫萱綽綽有餘!

“奕天,我們這個嫂子,當真是了不得!辰夜,你算揀到寶了。”葉爍笑着說道,他本身就極爲優秀,眼光更是毒辣。

不但是鐵奕天,就算是黑衣蒙面女子,小丫,以及風三孃的不凡背景,此時此刻,對於葉爍的話,都是非常的認同。

只不過,黑衣蒙面女子與風三孃的眼瞳,同時黯了一黯,當然,黑衣蒙面女子是爲她自己,而風三孃的目光,卻是轉向了羅靈。

驚人的氣息爆出來,灰色身影,都是忍不住的顫抖着,他也從那裏面,感受到了危險,乃至死亡的氣息。

其心中忍不住有着一絲後悔之意,剛纔趁機離開多好?灰色身影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女子,怎會有如此強盛的手段?

現時現在,就算走,那也得抗過了這一擊之後,否則,將會更加被動!

遙望着那龐大的紫青色光束,灰色身影那略是慌張的瞳孔,再度有着猙獰殘忍浮現,既然不能逃,那就只能拼了。

“萬邪斬神!”

灰色身影怒喝,一道灰芒,自灰色氣流中暴掠而出,霎時間,化成一柄數十丈大小的斬刀,刀身之上,佈滿奇異紋路,萬道邪氣,自刀身中射向天際,短短一瞬,這片天地,彷彿被xiéè所佔據!

醫女驚華,夫君請接嫁 “小輩,那命來!”

灰色身影再度怒喝,其身影一動,赫然,他所化的龐大灰色氣流,竟然是一絲不剩,盡數涌入進了那斬刀之中。

數十丈大小的斬刀,頓時有着極爲濃烈的邪氣涌動,那好像整個天地中,所有xiéè生物,都是身在那斬刀中似的。

“斬!”

巨大斬刀懸浮天際上,刀身之上,灰色身影的頭顱,若隱若現,他怪笑着看向紫萱,在那怒喝聲落下之際,斬刀陡然消失!

再度出現時,已然是在那紫青光束面前。

“好快的度!”

辰夜等人目光不由一緊,方纔的移動,他們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瞧清楚,毫不懷疑,如果這一刀是劈向自己等人,除了重傷乃至死之外,將不會有其他的路好走。

儘管灰色身影這一刀威力十足,可辰夜更加相信紫萱,所以,神色中,並未有着過多的擔憂!

“來!”

面對斬刀的落下,紫萱美眸中,有着無窮無盡的戰意,修爲達至皇玄境界,各種手段,已算得上成熟,尤其得到天魔三寶後,她都還未真正的出過手,這一次的對手,就讓他成爲自己在即將離開時,送給辰夜的禮物!

紫青光束,陡然縮小,化爲長qiāngmó樣,紫萱手握紫青長槍,強悍氣勢,瞬間被揮毫至巔峯,那一槍,幾若驕傲fènghuáng現身世間,一道道霸道絕倫之力,自長槍中,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

“鐺鐺!”

一陣清脆的嘹亮聲音,響徹天際之時,將這方天地中的一切物質,都是瞬間震盪成了虛無,可怕的能量漣漪蔓延至下方地面後,山脈中的所有東西,轉瞬中消失的乾乾淨淨,這一幕,好像世界末日!

所有人都沒有關注周圍被毀的樣子,目光都是死死的注視在半空之上。

那陣恐怖的衝擊當中,倆道截然不同的光芒,盡情的揮毫着最爲強盛的威力,只是一瞬,他們周圍空間盡數迸裂開來,一道道漆黑裂縫,不斷的呈現而出。

但最終,紫青色長槍佔據了上風,無堅不摧之力,生生的洞穿了灰色斬刀,在一陣劇烈的波動下,那灰色身影,竟是被強行的從刀身中逼了出來,其身影,如同斷了翅膀的鳥兒,自高空上,急跌落!

混亂之中,紫萱身影再現,腳掌重踏着虛空,精純空間之力,化爲一隻大手,一把對着灰色身影抓了下去。

而今的灰色身影,在方纔一擊中,已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加上他本身狀態就極其虛弱,現在面對紫萱的攻擊,以他之能,也是沒有了太多的還手之力。

紫萱眼神冷漠,對着那即將被巨手所握住的身影,剛欲下殺手的時候,突然有着一陣一股極端強悍的能量波動出現。

旋即,那灰色身影所在空間,竟然這這強悍能量波動給凝固了下來,饒是紫萱此刻全力一擊,都是無法破掉那片空間。

“什麼人?”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辰夜等人眼皮子都是重重的跳了一跳,能夠將紫萱全力施展的進攻給阻擋下來,那就說明,來者修爲,至少要在皇玄四重境界以上。

“桀桀,找了好幾年,今天終於找到了。更讓我沒有想到,在這裏,竟然遇見了一位先輩,嘿,運氣太好了。”

話音傳出,一道強悍的氣息,緩緩的漂浮出來,與此同時,一道身影猶若鬼魅般的出現,將那灰色身影給扶在了半空當中。

“先輩!”

無疑,後出現的這人,與那灰色身影,來自同一方勢力,而面對先輩,前者的語氣中,都是沒有太多恭敬之感,可想而知,這個勢力是何等的xiéè!

而在這xiéè氣息的包裹下,灰色身影方纔的重傷,竟然開始有所好轉,固然不是很明顯,卻也道出,這二人,的確屬於同一勢力。

辰夜與柳研,更是有種不可思議之感,後出現的這人,如果他們的記憶都還沒有生錯亂的話,那麼,這個人,就是他們曾經在死亡森林中,所遇見的神祕人。

而聽這神祕人話中的意思,他在找一個人,這個人,很顯然,就是自己等人當中的一個。

“大家都小心一點!”

當年死亡森林中,倆成不到得功力,同時擊敗了鬼屍,辰夜和柳研的聯手,即使如今,二人修爲都是大進,底牌也是不少,都沒有半點信心,可以應付得住那神祕人。

不用辰夜提醒,葉爍等人的身體已是緊蹦了起來,神祕人的修爲或許比不上灰色身影,然而,他卻是在巔峯狀態,可遠不是灰色身影可以相比的。

“如今,邪帝殿可還在世間?”半空之上,灰色身影問道。

“當然,世間中可還沒有人,能夠滅掉我們邪帝殿。”神祕人神色驕傲的說道。

聞言,灰色身影神色眼見放鬆了許多,頓了片刻,他一指紫萱,再道:“那就好,你既然來了,我幫你拖住他,其他的人,都殺了吧!”

“放心,我本來就是尋他們其中一人而來的,自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還有那小丫頭,擁有邪神鞭,卻與我們爲敵,抓活的,有些事,必須是要問清楚的。”灰色身影提醒着說道。

“邪神鞭?”

神祕人眼瞳緊了緊,重重的點了點頭,旋即,目光從小丫身上掠過,然後將衆人鎖定,凜聲喝問:“誰是辰夜?”

竟然來找的,是自己?

辰夜楞了一下,旋即暴射出去,他若是再慢一點,走出去的,就必定是葉爍他們!

“你是辰夜?”

那神祕人也是楞了一下,看樣子,也是對有過一面之緣的辰夜記起了印象,片刻後,忍不住嘆了一嘆:“想不到,你就是辰夜,早知道,當年就抓了你回去,1ang費了我多年的時間。”

“不過,今天也不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