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人則將我倆攔住,說道場外人莫入,他們讓人已經進去通知去了,讓我們等着,言語還多有些不客氣。

我沒多想,畢竟現在我和胖子還沒有正式成爲曹天坤的手下,確實算外人的範疇,便在外面安心的等起來。

可之後我卻越來越沉不住氣了,因爲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那個傳信的人依然沒出來,再之後就是半個小時,四十分鐘。

“傳個信來回要那麼久嗎?”我皺眉。

“這個……也許是沒找到當值的吧,慢慢等,這是規矩。”剩下的那人不以爲意道,說完打量瞟了我和胖子一眼,一臉莫名的冷笑。

冷酷軍長強寵妻 “什

麼意思?”

我怒氣上涌,這明顯是找藉口不讓我們進去,想給我們下馬威!

“兩位,規矩就是規矩,裏面傳信的人沒出來,你們就不能進去!”那人道。

“這麼做不合適吧?”

胖子也忍不住了,道:“現在常青園誰不知道馬春要來曹爺轄下做小目?”

“知道了又怎麼樣?規矩就是規矩!”那人一臉不屑。

我銀牙咬碎,一個小小僕從門衛都敢對我倆不敬,肯定是有人授意,苗家體系等級森嚴,如果後面沒人撐腰,給他們十個膽都不敢!

我本能想到了曹天坤,這傢伙果然還是看我不順眼麼?

我丟給胖子一個眼色,示意想要強闖,胖子緩緩搖頭,讓我別衝動。

無奈,我只得將一口惡氣往肚子裏咽,甚至有一甩脾氣明天再來的衝動,可細細一想,不行!

今天我必須進這個門,退就代表縮,這樣只會讓人看不起!

這些天我聽過一些風言風語,我和苗苗做過同學的事不知道怎麼就傳了出去,許多人表面對我恭敬,但背地裏都認爲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再者,我和胖子幹掉一個鐵甲屍的事情被封鎖了,吳奎說這個消息不能外傳,不能讓苗海和他背後的苗瀚知道有趕屍門的活口在徐遠山手裏。

於是,幾乎所有人對我的印象,還停留在上次在常青園艱難的贏了一個實力最差的僕從上。

一個只能打贏最低等的僕從的人,是沒有資格做小目的。

……

之後我和胖子又等了好久,一看手機,已經十點了!

我是在忍不住了,擡腿就往裏面走。

“幹什麼!”

守門的人直接伸手攔在我面前,怒道:“我奉勸你別亂來,這是曹爺立下的規矩!”

“去尼瑪的規矩!”

我一腳就朝他踹了過去,已經給足了面子,你丫不端着就別怪我了!

軟弱的人,只會招來更多敢欺負你的人!這是我在青龍鎮打架打出來的經驗,有些人欺軟怕硬,你越軟就越針對你!

該硬的時候千萬不能猶豫,再者,我和胖子是徐爺點名下來的,曹天坤再囂張,也不敢拿我怎樣了。

“你找死!”

守衛見我動手,怒氣一閃,跳腳就和我硬撼了一記。

但這一腳我是用上了炁能的,兩隻腳底板一接觸,那人就“嘭”的一聲朝門內飛了進去,直接摔在地上。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皆朝裏面走去。

“打人啦,有人要闖堂口!”

那個守衛吃了一腿,吱呀咧嘴,扯着嗓子就大喊大叫!

“誰吃的豹子膽!



一聲炸吼立刻從門內傳了出來,然後就見一羣十數個人跑了過來,爲首的一人體格健壯,五大三粗,身材不高,卻頗有威勢。

他瞪着一堆銅鈴大眼盯着我和胖子,怒喝道:“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擅闖曹爺堂口,找死不成?”

我眉頭深皺,這人我第一次來常青園的時候見過,是離曹天坤最近的一個人,應該是個小目。

可現在,他卻問我們是什麼人!

就算忘記我了,也不可能忘記胖子了吧?他可是常青園的常客,以前苗苗在這裏落腳的時候,時不時會帶他來這裏。

“這人叫斐虎,是曹天坤的心腹。”胖子湊過來對我低語了一句。

我壓下心中的邪火,咬牙道:“我是馬春,徐爺讓我來這擔當小目!”

“你?擔任小目?”

斐虎聽完,一副我聽錯了的樣子,帶着濃濃不屑。

斐虎十來個手下更是發出一陣嗤笑。

“什麼時候阿貓阿狗也能當小目了?”

“別,人家纔不是阿貓阿狗,人家是關係戶!”

“走後門來的?”

“肯定啦!”

“聽說是個鄉巴佬,到處囔着說和我們家小主是同學,臭不要臉!”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

“……”

斐虎的手下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諷刺我,聲音還挺大,生怕我聽不見。

斐虎也不制止,就叉着手臂擋在大門口,一臉冷笑的盯着我。

胖子聽不下去,指着斐虎喝道:“斐虎,怎麼個意思?徐爺的話在裏面這不管用了?”

斐虎臉色微微一變,估計是沒想到胖子會把徐爺擡出來,他再囂張也不敢衝徐爺有半點不敬,但很快便鎮定下來,一擡手阻止了手下的舌燥,道:“馬春,我不知道你憑什麼得到徐爺的認可能做小目,但能來我天坤跆拳道場的人,沒有一個是廢物,你既然是小目,就該拿出小目的實力來,打敗一個區區僕從,是沒有資格做小目的!”

我皺眉,問:“你想怎麼樣?”

“在我們這裏,一個小目至少要能同時對付五個僕從!”斐虎冷笑道。

我道:“你想約戰?”

“這可是你說的!”

斐虎一副奸計得逞的笑,“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畢竟,你是徐爺親點的嘛,我們做下屬的自然只能服從。”

他說話的時候,將“親點”兩個字咬的格外重,內中的羞辱不言而喻。

胖子眉頭深皺,張了張口,最終沒說話。

我沉吟了一下,咬牙道:“好,比就比!”

……

(本章完) 一對五,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最關鍵的是,是時候展現一下實力了,否則將來誰都將我們當軟柿子捏!

說話間,我後撤十來步,將胖子推開,盯着斐虎道:“怎麼個對戰法?拳頭還是兵器?”

“兵器就不必了,就拳頭吧!”斐虎道,說完朝身後的手下中點了五個人,道:“你們好好陪馬春過過招,都給我悠着點,別讓徐爺親點的人太難看!”

“是!”

被點到的五個人齊齊應了一聲,冷笑着朝我涌了過來。

“春子小心!”胖子叮囑我一聲。

我點點頭,這個斐虎擺明了是來找事的,或許他根本就不想讓我進入跆拳道館,這一點有可能是曹天坤授意。

換句話說,曹天坤在反抗徐爺的意志,只是不敢明着來,想讓手下讓我出醜,知難而退!

真也不知道徐爺到底是怎麼考慮的,他將我提到曹天坤手下做小目,葫蘆裏賣的到底什麼藥?

就這一晃神,那五個人已經齊齊朝我衝了上來!

他們之間明顯有配合,上盤下盤齊攻,手腳齊出。

我不敢硬碰硬,這些人都是好手,斐虎作爲曹天坤嫡系,手下人的素質定然不會差。

我急忙後撤,腳步一閃躲開一個角度,朝着最邊上的那個人下盤一記掃腿!

纏綿入骨,總裁代孕妻 那人反應很快,接着衝勢跳起一腳踢向我的下顎,速度非常快,我手一撐,借力躲開那一腳,可這時候又一隻腳從旁邊踹來,角度非常刁鑽。

是旁邊一個人見我閃躲,立刻上來夾擊!

我沒了騰挪了機會,只得雙手一架硬捱了一記,朝後面滑出去五六步,手臂微微發麻!

“嚯……”

“就這點實力!”

“吃屎去吧,還當小目!”

“……”

稍稍有些狼狽的閃躲頓時引的斐虎身後剩餘的五個人一陣鬨笑。對陣的五個人則更加輕蔑了,獰笑着又圍了上來!

我立刻起身,心中暗凜,這些人果然不好對付,實力比上次在常青園對付的那個僕從強不少,最關鍵的是他們配合非常嫺熟,遠比五個一相加要強得多。

而我用的又是拳頭,要是用刀的話,就沒那麼麻煩了,直接衝進去硬殺都沒問題!

很快他們又衝上來了,手腳齊出,幾乎將我籠罩,根本不留任何空擋,我沒有機會上前,一拳頭砸過去,他們就有五隻拳頭還回來!

我只得連連閃躲,一邊熟悉他們的配合,一邊尋找他們的破綻!

糾纏了片刻,我又硬捱了兩拳一腳,終於找出來了一點破綻。

這五個人當中,兩個長髮,兩個短髮,一個光頭,光頭最兇猛,

拳頭最恨,兩個長髮擅長用腿,兩個短髮則比較中庸,手腳都用,卻也失去了特點。

“突破口就在兩個短髮男,攻其一點!”我心裏暗暗打定主意,不斷的周旋調動他們。

這時候,斐虎身後的嘲諷生更響了。

“要是不敢接戰,就老老實實認輸算了,省的丟人!”

“就只會躲麼?”

“哼哼,關係戶!”

“果然是隻癩蛤蟆!”

“……”

就連對戰的五個人也有點不耐煩了,因爲他們發現一拳一腳被我擋住,根本傷不到我。

漸漸的他們開始有了一些急躁,尤其是那個最兇狠的光頭,屢屢破壞陣型想要單獨出擊。

終於,我逮到了機會,光頭男急於出擊,將兩個短髮男的空間擠佔了一些,陣型出現了一瞬間的混亂。

我二話不說,立刻跳開一步,猛的一躍而起,躲開光頭男,一記重拳轟向其中一個短髮男。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短髮男似乎習慣了我躲避,對我突然暴起的一擊大吃一驚,反應慢了半拍,只得雙手一架,企圖硬扛。

“嘭!”

“咔嚓!”

一聲骨折的聲響傳來,他慘叫一聲,被我一拳砸飛。

攜帶炁能的一擊根本不是他能夠硬扛的。

一擊得逞更加造成了他們的混亂,我趁機用肩膀硬捱了一拳,一個膝撞又將另外一個短髮男頂的橫飛出去,他身子弓成了一個嚇人的角度。

見好就收,我立刻後撤,因爲光頭男回過頭來了,他雖然敏捷不足,但那雙拳頭卻擁有實打實的力氣。

“去死!”

光頭男一見情勢逆轉,也知道是自己冒頭導致的,暴怒一聲,想要彌補。

我根本沒興趣和他周旋,躲過他一拳朝着後面兩個長髮男去了。

這兩個人善於用腿,見我上來,一個攻我上盤,一個攻我下盤,來勢非常凌厲,配合也恰到好處,封死了我所有的路子。

鬥愛成歡 不得不得說,他們很有默契,但唯一的缺點是,腿太少了,只有兩條。

我早有準備,腳下一個剎車,頓了一瞬,然後一拳砸向上面那隻腿,那人根本沒料到我會用拳攻擊它的腳底板,等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調整。

他雖然不像剛纔那兩個人那麼慘,卻也被我砸了一個踉蹌,蹬蹬往後面退去。

眼前就剩下最後一個長髮男,毫不猶豫,我一記重腿就掃了過去。

沒有任何意外,他直接飛出去跌落在地,慘叫一聲,一口血就吐了出來!

這兩人很有章法,可惜人太少,被我暴力破解了!

再次建功,我也不突進去補刀被砸退的長髮男,而是朝旁邊閃去,

因爲光頭男又上來了。

但他的反應實在有些慢,拳頭功夫很到位,下盤卻發育不良,騰轉挪移之間顯得就比較笨拙了。

柿子挑軟的的捏,我躲開光頭男,又朝長髮男去了!

因爲我發現,他腳步明顯有些變樣,肯定是剛纔受的那一拳不輕,傷到筋骨了,雖然他極力掩飾,但還是看的出來。

長髮男一見我,再也沒有了剛纔的輕蔑,稀里嘩啦整個隊伍被我暴力砸碎,他臉上甚至出現些許驚懼,不斷的往後撤,想要配合光頭男一起來對付我。

我哪能讓他得逞,跳起來就是一記飛踹!

長髮男瞳孔一縮,立刻閃開!雖然閃開了,卻被我近了身,硬捱了他一記並不算猛的拳頭,再次將他一腳踹飛!

最後,場上只剩下一個光頭男。

“廢物!”

背後,看着戰場斐虎臉色鐵青。

這過程說起來很長很麻煩,但其實自我反擊開始,前前後後不過幾十秒的時間,五人小隊稀里嘩啦就被瓦解了。

被暴力拆解!

光頭男聽到斐虎的話,渾身一震,臉色變幻了幾下,一咬牙硬着頭皮衝上來。

我冷笑一下,這人如果在五人小隊裏有人替他防禦的話,絕對是一把尖刀,但此刻只剩他孤零零一個,敏捷還不夠……

沒有任何意外,我和他週轉了一下,一拳砸中他的腰間,再一個迴旋踢踢中他的下巴,將他踢的直接飛向了斐虎!

斐虎臉色一變,立刻後撤一步,手掌連連拍擊,將光頭男身上的力道卸去,然後將他丟在一邊!

“倒是我小瞧了你!” 光頭武僧在都市 斐虎目露兇光的盯着我,咬牙道:“只是,這樣對人下狠手,是不是太過了?”

“怎麼,你要親自上場?”

我冷笑一聲。找什麼藉口,以一敵五,如果我不能一擊廢掉一個的話,還怎麼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