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對於現代火器其實我也有了應對之策。在那外星章魚留給我的關於外星的科技中,我找到了一種用與防身的類似與防彈衣的科技,它的名字叫做光學力場罩,我給它重新起了個名字,叫做光聚護甲。

呵呵,其實這光聚護甲之是和普通內衣一樣穿在身上,別看它不起眼,它的原理卻是運用光學聚能而瞬間產生的能量抵禦進攻的一切進攻。雖然單薄但卻能足以抵擋坦克炮彈的衝擊!呵呵,別被我嚇到了,其實能抵擋坦克炮彈的衝擊那是真正的光聚護甲,而現在穿在我身上的卻僅僅只是件次品。為什麼是次品?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無法在97年的華夏國找到製作光聚護甲所需要的所有材料,其實別說是97年,就算是我前世的那個時代都別想找齊,有些材料連地球上都沒有,你說要讓我怎麼找?所以我只能做了件次品出來。可別小看這件次品,雖然炮彈是無法抵擋,可是卻真的能抵抗住子彈在近距離的射擊!只不過,由於材料的差異,光學聚能的效果只能出現三次,也就是說,我身上的贗品只能替我擋下三顆子彈。而對於我這位已經儼然成為武學高手之人來說,能抵擋三顆子彈就意味著我能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挽救我的生命。光聚護甲,的確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不可不備的好東西啊……

PS:今天作品上架爆發至少10萬字,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鮮艷支持!我需要大家的鮮花!謝謝! 正在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默默運功之時,(別說這樣我會走火入魔,俺可是被外星章魚開發過大腦的天才,況且也沒真正修鍊只是運功而已哦)思雅似乎已經忙好了手頭的工作,微笑著走到了我的身旁。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她居然就這樣徑直的將她那穿著短裙的翹臀坐到了我靠座位外側的一條大腿上,那穿著肉色絲襪的長腿楞是斜側在了我的小腿旁!我鬱悶的下意識朝後面靠了靠,免的下身起了反應而引起不必要的尷尬。這個干姐姐,還真以為我是小時候的蕭強吶?我汗。

聞著從干姐思雅身上傳來的幽幽香味,我正在全力運轉著體內的真氣,試圖震懾住我那似乎想要抬頭的慾望,只聽見思雅就這樣與楚綺彤聊起天來,不由暗暗叫苦。這樣的姿勢如果持續下去,簡直就是惡夢啊……

「楚小姐,你表哥最近和他女朋友好些了吧?我上次聽說他們好像還去澳洲旅遊了呢。呵呵,現在你可就不用怪我勾引你表哥了哦。」思雅朝著楚綺彤有些皎潔的暗笑了聲,讓一旁的楚綺彤不由臉紅道,「思雅姐姐,好了拉,我上次不都道過歉了,我知道我錯怪你了嘛。其實那次我也是有些生氣才會這樣的,我早就已經開始責怪自己太衝動了。」她說到這裡,似乎有意無意的掃了我一眼,臉色冷卻道,「只是有些人好討厭,才會讓我恨的要死。」

汗,怎麼說著說著又說到我了?我連忙尷尬的咳嗽了聲,低下臉去。思雅怎麼可能會沒聽出楚綺彤話里的意思,不由笑的更加曖昧道,「噢,原來如此啊,恩,的確,我這弟弟是有些讓人討厭,只不過討厭之人呢必有可愛之處,呵呵,楚小姐你以後可要好好管住我弟弟,可別讓他被別的女人給勾了去哦。」

「姐,你亂說什麼呢。」我知道思雅肯定是誤會了我和綺彤的關係,剛想反駁,卻聽一旁的楚綺彤冷哼道,「思雅姐,我哪有那福氣啊?你弟弟多招女人喜歡,早就有意中人了,我哪裡能排的上號。」這話說的連我聽著都覺得酸,更別提同為女人的思雅了。

果然,思雅姐立刻給我來了個你小子真看不出來的眼神,輕笑道,「噢,我說怎麼這裡這麼大的醋味,原來是楚小姐在吃醋。」

「誰吃醋了,我才沒有!」楚綺彤氣呼呼的漲紅臉蛋想要反駁,卻被眼前緊緊盯住的思雅那雙眼睛給看的腦袋卻越來越低,半餉后,誰知道她竟然雙眼一紅,肩膀開始微微抽搐起來,有些哽咽道,「是,我是吃醋,我是在自作多情好了吧,我活該,我自己找的……嗚嗚……天底下那麼多男人,我卻喜歡上了我好朋友的男朋友,我活該……嗚嗚……」

思雅完全沒有想到楚綺彤居然會哭起來,手忙腳亂的立刻開始安慰起來。我不由的輕嘆了口氣,這時候我留在這裡不是更沒事找事么,還是找個借口離開會比較好。想到這裡,我輕輕摟住坐在我腿上的思雅的細腰,將她整個嬌軀微微提了起來。然後便從座位上抽出了自己的身體,站起身朝著已經坐到我位子上的思雅道,「思雅姐,你們聊,我去趟衛生間。」

思雅似乎也知道我想做什麼,沒有說什麼話只是朝我點點頭又繼續安慰起楚綺彤來。我轉身走到了機艙後邊的衛生間中,望著鏡子里的自己,真是有種無奈的感覺。小魔女喜歡自己,張靜喜歡自己,可是我真的能要她們嗎?為了蘇欣,答案是否定的,我可不相信蘇欣會大肚到願意將自己男朋友分享給其他女人的地步。所以我只能拒絕她們,只能看她們傷心而沒有一點辦法。心煩吶……

在衛生間故意想呆的時間長些,以便好讓思雅姐好好的安慰安慰那如今變成淚眼大花貓的傢伙。無聊的我開始掃視起這並不大的客機衛生間來。在前世我曾經坐過空中客車A380那種大型客機,那種客機的衛生間起碼比這裡的要大上三倍,設備也更豪華,真是一個天一個地的感覺。

「轟……」突然,就在我準備離開衛生間之時,飛機突然產生了一陣劇烈的搖晃,我整個身子立刻朝著右側翻滾而去!眼看就要撞上右側的扶手,我猛的一個向後翻騰,徑直穩穩的抓住了左側的護欄。然而沒有過多久,飛機就恢復了正常,又平行了起來。

怎麼回事?我被這陣突然的飛機劇烈傾斜給搞的摸不著頭腦起來,民航客機不是戰鬥機,根本不可能會做什麼翻騰動做,如果發生了傾斜的狀況,很有可能是飛行出現了故障!難道是飛機出事了?我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比較大,連忙衝出了衛生間,跑到了機艙內。

此時我看到思雅已經從我的位置上離開,只有楚綺彤小臉嚇的慘白緊緊抓著扶手兩邊,身上安全帶已經系的緊緊的,而看著機艙內的其他乘客也都是各個臉色蒼白,顯然嚇的不輕。我坐到了位置上,繫上安全帶后小聲朝楚綺彤問道,「剛才怎麼了?飛機發生了什麼事?」

楚綺彤一見到我來了,連忙慌亂的將小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緊張的搖頭道,「不,不知道,思雅姐好像已經去詢問了,蕭強,不會是飛機有事了吧?不會的,是嗎?」

「恩,你放心,飛機可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不會那麼容易發生事故的。」我抓住她那柔軟的小手微笑道,「沒事的,我們一定能安全到京城的,對嗎?」

「蕭強,我,我好怕。」楚綺彤真的很害怕,她的嬌軀都在微微的顫抖,冰涼的小手被我握在手裡雖然有了溫暖,但是卻依舊僵直。「我,我姐姐就是空難死的,嗚嗚,我真害怕我會和姐姐一樣……」她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那面帶梨花的摸樣讓人好不心疼。

原來楚綺彤的姐姐曾經就是空難死的,難怪這小妮子會這麼緊張。我微微的將她抱住,緩緩的拍拍她的後背道,「別怕,有我在,你一定沒事的。」

「啊!冒煙了,冒煙了!!大家快看,引擎冒煙了!!」在我安慰下的楚綺彤剛剛有些平靜下來,就在這時卻聽到靠近機艙窗戶座位上的一名乘客突然像瘋了一般大叫起來,一些靠近窗戶座位上的乘客們紛紛驚恐的拉下窗帘,開始朝外面看起來。這下楚綺彤不但更加的驚慌,就連一旁的傅鳴都嚇的小臉慘白起來。

「各位旅客朋友們,本機在此次飛行中出現重大故障,一台發動機由於機械故障的原因目前處於失控狀態。請大家不要驚慌,飛行員已經開始調試,更已經準備聯絡基地請求在附近機場緊急迫降,我們將會盡最大努力來保證旅客們的生命,請大家系好完全帶,切忌不要隨便走動。」

擴音器中傳來了乘務員空姐聲音,雖然甜美依舊,但是人們卻不難聽出這話語中夾雜的絲絲慌張,我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飛機的發動機冒煙那不是就意味著發動機有著火的趨勢了?這怎麼可能!一般像波音這類中型客機在飛機途中是應該保持在1萬米的高空之中,也就是大氣的平流層,這裡空氣稀薄艙外壓力比艙內要大,怎麼可能會冒煙?導致發動機冒煙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長時間的壓力不足。這就可以證明目前飛機肯定沒有到達指定的飛行高度。而更可笑的是,明明知道發動機已經冒煙,卻又一味的要下降?如果故障是因為發動機受阻引起劇烈摩擦而冒煙的話,那麼此時迫降反而會引發發動機真正的著火!我的腦海里瞬間想起了2004年的一次空難事故,那次事故就是由於飛機沒有飛到規定高度從而導致發動機發生故障而冒煙,結果飛行員進行迫降卻造成了發動機著火併引發爆炸,如果這架飛機真的事故原因是和那次的一樣的話,那麼飛行員的這個決策將會害死飛機上的所有人。

當下,我連忙拉起傅鳴讓她坐到我的位置上抱住了驚慌失措的楚綺彤,然後徑直便朝著駕駛室衝去。我要趕在那蠢飛行員還沒有找到迫降機場之前挽救客機上所有乘客的生命!

PS:今天作品上架爆發至少10萬字,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鮮艷支持!這是紫氣的第4本書,前3本都是完美全本,所以這本大家一樣可以無後顧之憂的閱讀!

我需要大家的鮮花!謝謝! 就在我沖向駕駛室的途中,正當我穿過飛機前部的頭等艙之時,卻突然看見正在安慰憤怒乘客的干姐姐思雅。飛機出了這麼大的事乘客剛才會憤怒,畢竟飛機只要墜毀,絕對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生還!所以這時候頭等艙這些有錢有權的老爺們怕死中便對思雅這種飛機上的空姐開始了發泄心中的不滿。

「你們這些人是幹什麼吃的?我買了頭等艙的票難道就是為了等死?你大爺的,我怎麼就這麼衰,偏偏坐上了這班飛機!你們的飛機出事,居然要讓我們陪葬?這是什麼道理!!」其中,一名胖子的話語聲最響,而且明顯的推了思雅一把,思雅一下子沒有防備,竟然被他給直接推倒而去。

我連忙上前將思雅姐扶了起來,冷冷的朝著那胖子仔細看了一眼,突然冷笑道,「王胖子,我們好久不見了吧?真沒想到居然在這裡又見面了。飛機要出事你就是怪天王老子都沒用,發脾氣可要找對地方。」原來,這胖子正是上次和周子生在酒吧對張靜下藥的那位張胖子!

「是你?」張胖子顯然也想起了我,那憤怒的神情頓時有些消散。他和周子生本來交情就不錯,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我教訓斧頭幫的事,所以見我說話間扶著思雅,他只是不滿的哼了幾聲,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了。

「沒事吧?」我扶著懷裡的思雅姐,有些關心又是急切的皺眉道,「姐,你快帶我去見你們的飛行員,我要去告訴他們,這架飛機絕對現在不能進行迫降,快。」

思雅見我滿臉焦急的神色本想問些什麼的話也咽回了嘴裡,雖然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但是她還是點頭答應了我,拉起我便朝著駕駛室走去。

頭等艙本就緊埃著駕駛室,所以沒過幾秒的時間我們便走到了帘布的後面,看見了駕駛室的門是鎖著的。思雅與我望了望,見我肯定的點頭后,她這才咬牙按下了門鈴。在示意她是空姐后,裡面的一位副駕駛這才開了門。只是他還沒有來的急問話我便已經沖了進去,他連忙想制止一把拉住了我的身子,可是卻被我一拳給打翻在地,直接暈了過去。

兩位駕駛員扭頭見身後的副駕駛被我給打倒,其中另一位副駕駛不由面露怒意道,「你是誰?誰允許你闖進駕駛室的?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做是在犯法!」

「如果能檢回這條命,那我寧願犯這法!」我冷冷的瞪了那位副駕駛一眼,輕笑著豎了豎自己的拳頭道,「如果你不想和地上這位副駕駛一樣的下場,那就乖乖的給我閉嘴!」我說到這裡,扭頭朝著那主駕駛員皺眉道,「飛機為什麼要迫降?為什麼會在平流層冒煙?給我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我先讓你們去見閻王!」我掃了一眼駕駛室,從身旁的架子上取下了一根鐵管雙手一捏,那鐵管頓時彎成了圓形!「如果你們自以為能比這鐵管硬的話,那就放馬過來吧!」時間緊迫,我已經來不及和他們解釋什麼了,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武力來解決一切。

兩位駕駛員看到我這樣驚人的力量臉色都有些蒼白,主駕駛員怒聲道,「你這是劫機,是以暴力想劫機!」

「我劫你個屁!」見他依舊冥頑不靈,我一腳便將他踹倒在地,將他踢暈了過去。在思雅驚慌的叫聲中,在副駕駛驚恐的眼神中,此刻的我居然輕鬆的坐上了主駕駛員的位子,開始操縱起方向盤來!

「高度9000,高度9500……恩?怎麼上升不了?」隨著我口中報著的數字,熟練的開關著飛機上大大小小的開關,這時候的副駕駛總算是看出我會駕駛飛機,見我報出這串數字后連忙驚慌的搖頭道,「不不,錯了錯了!我們要下降,我們要下降!」

「下降那就是死!」我狠狠瞪了眼一旁的副駕駛,冷聲哼道,「飛機發動機冒煙,下降只能使溫度越來越高,而讓發動機燃燒著火!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高度提升到12000米的平流層高空,讓巨大的壓力和缺氧讓飛機發動機恢復正常工作!只有這樣才能平安的降落,你明白不明白?」

「我知道,我明白,可是……可是這高度計數器已經壞了……剛剛的發動機失靈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高度指示不正確,我們以為是保持在一萬米,可誰知道卻根本不是,發動機就是因為長時間處在低空氣流中才會發生故障,這種故障一般只是發動機內部的問題,並沒有觸及到油箱,所以短時間內不會發生著火,可是持續時間一旦太長,飛機就有可能在空中著火甚至爆炸!」副駕駛滿臉絕望道,「我們現在迫降來有一線生機,如果這時候還要上升的話,那就真的連一絲機會都沒了……」

「誰告訴你沒有機會了?你這樣迫降,一旦發動機著火爆炸不一樣落下個墜機的下場?」雖然與我想像的故障有些不太一致,但是我依舊冷靜的笑道,「客機高度表失靈,很大的原因都是由於長時間沒有維修大檢造成的,這是你們公司的責任暫且不去管它。但是客機的高度表失靈,卻是有補救的辦法。你把飛機的結構維修圖拿來給我看看!」

那副駕駛雖然見我滿臉的胸有成竹,他還是搖頭道,「沒有補救的辦法,客機里沒有飛機維修人員,就算有,也不可能在空中進行維修啊?你就別異想天開了,我不知道你是誰,我也理解你此刻的心情,請你出去吧,不要在打擾我們拯救最後一絲的希望。」

「把設計圖拿來,給我五分鐘的時間,如果我沒有把高度表給修好,你在迫降也不遲!」我懶的和他解釋我為什麼這麼有信心,開玩笑,難道讓我和他說我曾經被外星人救過,有著你整個大腦都想像不到的高科技技術?

副駕駛也許是怕我也把他打暈了,又或者是真的被我的努力所感動,他在嘆氣之後便從身旁的柜子里抽出了一疊圖紙遞給我道,「這是飛機的線路圖和所有儀器的連線圖,希望對你有用。」

我二話不說,一把接過設計圖后,我讓這名副駕駛開始操縱飛機,又讓站在一旁已經呆住的思雅去把工具箱找來,然後便埋頭開始掃視起這些圖紙起來。

有著過目不忘本領的我雙眼在高速的掃視著這一張又一張的圖紙,從中尋找關於高度表的線路圖,很快的,我便已經在圖紙上找到了幾處最有可能因為失修而引起高度表故障的地方,開始細細的排查起來。而這時候,外面的乘客和其他空姐們都根本不知道駕駛室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在等待著自己的命運,卻完全沒有料到,他們所有人的生命,此刻都緊緊的拽在一位高中生的手中!

第一百零二章空中驚魂(下)

兩分鐘過去了,我也已經將圖紙看的是明明白白,腦海里已經對高度表的線路圖做了個初步的分析。在略微思考一會後,我朝著那位副駕駛道,「駕駛好客機,不要讓飛機再次傾斜。我現在要開工了。」

「你找到問題所在了?這麼快?」副駕駛驚訝的望著我,滿臉不可思議道,「你一個年輕人,怎麼可能會知道這麼多?就算是經驗豐富的維修員要看懂並找到問題所在也要……」

「這你就不要管了,開好你的飛機就行。」我哪有時間和他解釋那麼多,拿起手中思雅遞過來的工具箱便走到了副駕駛位上,蹲下身子開始修理起來。我熟練的打開電路板,開始摸索著這裡面一排排的線路,一旁的思雅又好奇又緊張的也靠了過來,我聞到一股幽香后扭頭一望,卻見她的雙眼正緊緊盯著自己,不由苦笑道,「干姐,你來搗什麼亂吶……」其實我知道,所有飛機乘客的生命都在我的手裡,我就是所有人唯一的希望!她不緊張的盯著我還盯著誰?

「我,我給你打下手。」 豪門大少,別寵我 思雅發現我注意到了她,有些尷尬的微笑了笑,「蕭強,我從小真沒看出來,你原來這麼厲害。最近這段時間你變的好快,快到連我這個當干姐姐的都有些不認識自己的弟弟了。」

「呵呵,我當然是蕭強難道還會是其他人?」見她看著自己,我渾身有些不自在起來,便找了個借口道,「干姐,這裡面有點黑,你去找個手電筒來幫我照著吧。」

思雅見自己被分派了任務,立刻急忙從旁邊找來了手電筒朝下照了起來。只不過由於我半個身子都在電路板裡面那複雜的電線內,所以她不得不半跪下身子,也學我的摸樣鑽了進來。

我正在摸著尋找兩根高度表的線路,卻見一陣亮光照了進來,不由朝身邊扭頭一看。這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思雅的空姐服此刻正因為空間的狹窄而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勾著束縛住了,從我低頭望去的方向正好是思雅那粉紅色文胸內那雪白的乳溝,看的我立刻有些驚呆了。

思雅見我半天不動,直直的盯著她看,她開始還以為自己光線照的太亮了,結果她自己低頭一望才發現原來露了點,羞的她立刻滿臉通紅的瞪了我一眼,我連忙扭頭裝做沒看見繼續摸起線路來。

「小色狼,都什麼時候了還敢偷看你姐姐……哎,看就看吧,反正也是快要死的人了……」思雅小聲的嘀咕著,我卻是聽的一清二楚,有些不好意思的乾咳了一聲,埋頭繼續工作起來。

飛機線路的複雜真不是蓋的,如果今天不是我在這裡,恐怕換做任何一個人來都只有望著這些密密麻麻的線路嘆息的份,而我腦海里有著地球上從古到今幾乎全部的知識,這飛機的設計圖當然也在裡面,而剛才又看了那副駕駛員遞來的線路圖,讓我最終確定,那高度表之所以會不靈,肯定是與這裡面第33號線路連接短路有關!

33號線路也叫做分源線路,是客機駕駛儀器中主管儀錶電路的主線。若是在早個十幾年,那個時代的客機用的都不是電力的顯示儀錶,當然不會有這類的問題,可是現在的飛機有了這33號線,才將一些顯示儀錶變成了數字化。到不是因為這33號會出問題,實在是這種問題的概率小之又小,只有維修人員疏忽大意,才會造成今天這樣的局面。

果然,在將近三分鐘的摸索下,我排除了所有的線路,最終抓住了一根夾雜著很多細線的粗電路開始根根分離撥繭起來。

「呼,原來問題出在這裡!」在我高興的輕聲自語后,我用力的將手中有些微微鬆動的兩根線路介面給完全的插緊來,很快的,我便聽到那位副駕駛激動的喊道,「成功了,你真的成功了!高度表修好了!!」

「你激動個什麼勁,還不快把飛機拉上去!」我從電路板中鑽了出來,朝那位坐在駕駛位上的副駕駛道,「注意儀錶變化,如果我不小心動到其他儀錶還能及時修復。」

「是,副駕駛員明白。」他興奮的緩緩將飛機拉升起來,一邊連忙用無線電與機場進行了聯繫,示意改變原定計劃,定在京城迫降!

「蕭強,你好厲害啊!!」我才剛從電路中鑽出身子站起來,思雅那溫軟的嬌軀便撲進了我的懷裡,激動的抱著我高興道,「我們能活了,我們能活了!」

「姐……你勒住我脖子了……」我無奈的提醒了下完全處在激動中的思雅,這才發現剛才她的鎮定都是裝的,而這一刻她的激動與興奮也讓我明白到,其實她只是個女人,剛才只是礙與空姐的身份才強自鎮定,這時候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排除了飛機高度表的故障,接下來的事情可謂是順利的不得了。飛機從新爬上的萬米高空,極度卻氧的平流層沒有給失控的發動機任何機會,發動機再次恢復了控制。由於副駕駛沒有駕駛過這類飛機進行迫降的經驗,而主駕駛員被我那一腳踢的還暈在地上,所以我只能再一次坐在了駕駛員位子上。而這一次,那名副駕駛的眼中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驚慌與不信任,在他的雙眼中流露出的,只有無盡的崇拜。

我在雲層中漸漸看到了京城的首都國際機場,第一次駕駛這大傢伙的感覺確實很不錯,尤其是當你操縱的方向盤俯衝而下那種居高臨下的感覺,真的很美妙。當然,我操縱的還是一架有些問題的客機。從與副駕駛的交談中我才知道,其實並不是因為維修人員疏忽大意,而是實在像這類波音757客機精通的維修員實在太少了,由於757客機只是美國半買半送給我國,當兩國的關係後來緊張起來,根本還沒有來的急培訓精通的維修人員,所以往往負責檢修的都是另外的客機維修員負責檢修,所以才會疏忽了像33號線這種不被人注意的地方。看來,責任還是出在國家不強大上,空有別人的成品飛機,卻不知道維修不知道保養,沒有那個技術,往往釀成的可就是悲劇啊……

飛機在平穩的跑道上滑翔近千米后終於緩緩停止,我在那名副駕駛員滿臉的崇拜和道謝中偷偷的從駕駛室離去,坐回了楚綺彤與傅鳴的身旁。我不想讓人知道是一位高中生救了整架飛機,那樣的結果就連別人不在乎我自己都覺得會為國家丟臉!如果沒有外星科技開發我的大腦,如果沒有擁有飛機的知識,今天這架航班,絕對可以成為近幾年來罕見的巨大空難!國不強則民不興,國無科技則民弱行。這句話在今天真正的深深刻進了我的腦海中,以前的我也許覺得重生只是為了自己的夢想,為了讓自己不在受著社會的束縛,為了創造自己的商業帝國而努力,可是現在我才真正的體會到,一個人的勝利根本不算什麼,最厲害的,是能以一個人的能力推動自己的國家與民族發展,這,才是證明自己重生價值最好的方法! 我們一行四人幾乎是在所有乘客們那興奮的歡呼聲中下的飛機,確實,還有什麼比檢回自己的生命更加珍貴和激動的呢?下了飛機后,沒想到思雅姐卻是趕了下來向我們道別,在安慰了依舊臉色有些難看的楚綺彤與傅鳴之後,她便和這些女人說起了悄悄話,搞的到最後我也只是和她短暫的說了聲道別。

出了飛機場,已經見有很多記者正朝著飛機場內衝去,我知道那是來採訪這次事故的記者,相信很快,那名副駕駛員的身影就會遍布電視台的新聞之中。這也是我不想告訴別人是我修好飛機的原因,媒體記者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啊……

不知道思雅到底對傅鳴和楚綺彤說了什麼,總之兩女坐上計程車后看上去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不光話題聊的越來越開心,甚至連楚綺彤都明顯比上飛機前話多了。而更讓我奇怪的是,這兩個女人好像著了魔一樣,時不時的便朝我偷偷望上幾眼,搞的我好像臉上有什麼東西一樣,難道是我今天打扮的太帥了?我苦笑著搖搖頭,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

按照原先的規定,我們來到了C市教育局已經定好了的位於京城西區的國賓酒店。由於我是男生,所以一共開了三個房間,而事實上由於傅鳴要回家住,所以這房間直接變成了一人一間。計算機全國大賽要明天正式開始,一共比三天,而在三天後會得出比賽成績,從而獲得前三名的選手有機會同國家主席見面。我舒服的躺在床上便在想著,到底要用什麼技術征服所有的評委,更要引起主席的興趣才好。不過想來這次不拿出點真傢伙還真有些過不了關,這主席我可是一定要見的。

眾人在稍微整理過後便到了中午,在一起吃過午飯後傅鳴便提議大家去她爺爺家玩,楚綺彤全當是無聊,而我則是有些對傅鳴的爺爺感興趣,而那位張老師卻似乎更有興趣去京城旅遊一番,想來有傅鳴這位京城人士的帶領我們也不會出什麼事,她只是囑咐我們路上小心便拿起背包離開了酒店。我和兩女相視一眼都露出了無奈的苦笑,也是,對於難得來趟京城的張老師來說,還有什麼比爬長城看故宮更加的激動和興奮的呢。

我們在換裝之後三人便打了輛車,傅鳴說她爺爺的房子是在海錠區,距離我們住的酒店有些遠。我到是知道京城之大隨便跑跑就是二十幾分鐘的車程,與C市那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只不過在三人的交談中也不覺得時間過的很慢,轉眼我就看到了有海錠區牌子的街道牌。

「傅鳴,在開下去是進入軍區了吧?我看到街上好像有很多當兵的。」我指了指車窗外一閃而過的那一排穿著軍裝的軍人問道。

「恩,是啊,海錠區一大半都是屬於軍區的,這裡是京城最近的軍區,也是守衛京城的最精銳部隊,呵呵,負責保護國家領導人的中南海保鏢就是從這裡出來的哦。」傅鳴解釋道,「我爺爺帶了一輩子的兵,所以他老了也想呆在部隊里,就沒有出來。一會你見到我爺爺千萬不要說什麼當兵不好的話,上次我表哥的同學來家裡玩就因為這句話被罵了。」

「哦,呵呵,看來你爺爺對軍人的感情很深厚了。」我點點頭表示理解,望了一眼身旁的楚綺彤道,「綺彤,一會我們買點東西送給老爺子吧。」

「不,不用,你們千萬別送禮,這樣我爺爺會不高興的。」傅鳴聽見我的話,連忙搖頭苦笑道,「我爺爺最討厭的就是收禮,他是個喜歡和人交談的人,但是卻是不喜歡和別人談錢的人。」

我聽到傅鳴的話點頭笑道,「像你爺爺這樣的人真是少見,看來今天是來對了,在怎麼樣也要讓我一堵你爺爺的風采。」

「傅鳴學姐,那我們不送禮物給你爺爺,那送給你奶奶總行了吧?」楚綺彤見傅鳴這樣說,不由轉動腦筋輕笑道。

「我奶奶……」傅鳴此時那文靜美麗的臉蛋似乎黯淡了下來,有些傷心道,「我奶奶我從來沒見過呢,奶奶是在戰爭年代就犧牲的同志,是為國家而獻身的。」

「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楚綺彤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立刻有些慌亂起來,我連忙轉移話題道,「那你父親去了C市,那你爺爺不是很孤單?」

傅鳴勉強露出一絲微笑搖頭道,「那到沒有,我奶奶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除了我父親因為部隊分配去了C市外,其他姑姑伯伯都在京城呢。我還有很多表哥表姐時不時也會跑爺爺這裡的。」

我們聽到這裡已經有些明白,終於打消了買禮物的念頭。計程車開的很快,在又過了大約十分鐘之後,我們終於到了軍區的門口。

「敬禮!請出示證件。」大門口的衛兵見我們下車便走過來敬禮要求我們出示證件,可是在他看清楚站在我們中間的傅鳴后居然又是連忙一個敬禮道,「原來是傅小姐回來了,呵呵,好久沒見,你是越來越漂亮了。」

「呵呵,大王哥,今天怎麼是你執勤啊?真是好久不見哦。」傅鳴笑著朝他打了聲招呼,又指了指身旁的我和楚綺彤道,「這是我的同學,去我爺爺家坐客的。」

「恩,沒事,快進去吧。」那哨兵朝傅鳴笑了笑,便打開了大門讓我們進去了。我不由更加對傅鳴的那位爺爺感起興趣來,沒有出示證件就能放人,還能讓哨兵如此禮遇,這可是要有很大的分量才行。不過細細一想我也就釋然了,連傅鳴的父親都是軍長了,她爺爺算起來還不起碼是個將軍級別的大官?

很快,在傅鳴的帶領下我們三人經過了一條寬敞的軍區道路,看著身旁一隊又一隊喊著口號跑步訓練的士兵,望著遠處操場上正在進行搏擊訓練的士兵,聽著從遠處傳來的陣陣輕微的槍聲,我不由有了種瞬間到達戰場的感覺。也只有在部隊之中,才能有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吧。

大約過了五分鐘,我們穿過了一條橫道之後便來到了軍區大院的門口,與前面殺聲震天的部隊地區不同,這裡卻是充滿著無比的安靜。軍區大院一般都是首長級別和其家屬住的地方,所以當然不和部隊一樣。傅鳴帶著我們很快便走進了大院內,徑直朝著一幢白色的兩層小洋樓走去。我知道,這裡便是她爺爺的住所了。

「乓!!」就在我們到達那小洋樓下的院子之時,一陣瓦片碎裂的聲音突然傳入我們的耳中,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響聲傳出,我清楚的看到一個身影快速在院子中遊走,剛才那碎裂聲正是那牆邊一排瓷器碎裂所傳來的。

「好厲害的鷹爪功!」我看到那五指怒抓下應聲碎裂的瓷器,不由暗暗有些敬佩。鷹爪功,是屬於北方武林的一種絕學,是以訓練到硬如鋼鐵般的手抓瞬間擊破敵人,形如老鷹獵食而名稱鷹爪功。這種武功就連外星人傳輸給我的資料中都只是粗略的帶過,卻沒料到居然還有人能練的如此如火純青!

在一串舞動之中,那位疾如閃電般的身影似乎發現了我們的到來,瞬間一閃而至,直接來到了傅鳴的面前!只聽見傅鳴一聲歡叫,興奮的朝那身影撲了過去,「爺爺,傅鳴回來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是我的寶貝孫女回來了,乖乖,讓爺爺看看這幾個月有沒有變瘦了?」在一陣蒼老卻渾厚有勁的爽朗笑聲中,我終於看清楚了眼前這位傳說中的老革命,老軍人,傅鳴的爺爺。只見他雖然毛髮有白,但是卻滿臉紅光煥發,精神亦亦,一看就知道是會功夫的練家子。我真有些感嘆武術的神奇,眼前這位老爺子怎麼看恐怕也只不到六十吧,居然會是傅鳴的爺爺,真是越活越年輕了。

「呵呵,不錯不錯,我孫女到是有些張胖了,恩,江南的山水好哇,去那邊肯定比苦寒的北方好多了。」傅鳴的爺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后,這才扭頭望向我和楚綺彤,微笑道,「鳴鳴,這就是你那兩位同學了吧?呵呵,還不給爺爺我介紹介紹?」

傅鳴幸福的微笑著點點頭,拉起楚綺彤的手指著我們兩人便道,「這位叫蕭強,我的學弟,爺爺可別小看他,他可是計算機高手呢,比賽拿了第一,我都不是對手。」

傅鳴爺爺朝我和楚綺彤微微點了點頭,我連忙謙虛道,「傅鳴學姐過獎了,只是分賽而已,真正的全國大賽還不知道成績怎麼樣。呵呵,早聽傅鳴說過有位老當益壯,英姿不凡的爺爺,今天一見,剛才爺爺露的那一手,真是讓我這小子非常佩服。」

「呵呵,看不出你小子馬屁拍的到是不錯。」傅鳴的爺爺只是笑了笑,便不在看我一眼,似乎我在他眼裡到成了個阿與奉承的傢伙了。

此時傅鳴又笑著拉了拉楚綺彤的小手道,「爺爺,這位學妹名叫楚綺彤,她的爺爺可不得了,就是全國有名集團西楚集團的那位總裁哦。」

「喔?」傅鳴說到這裡之時,她爺爺的雙眼頓時一亮,點頭笑道,「原來是老楚的孫女,我說怎麼張的有些面熟呢,呵呵,說起來,你爺爺和我還是故交,只不過這些年我們都老了,沒有過多的接觸。你爺爺他身體還好吧?」

「恩,謝謝傅爺爺關心,我爺爺身體很好。」楚綺彤沒有想到傅鳴的爺爺居然會認識她的爺爺,當下露出一絲驚訝,想來她爺爺是沒有和她提起過這事,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會不認識眼前傅鳴的爺爺了。

「你們這些年輕人好,老爺子姓傅,平生最煩什麼稱呼,叫我傅老爺子就可以了。走吧,我們進裡屋聊,你媽已經在準備晚飯了,一會你的表哥還有表姐都會來吃飯,也趁好聚一聚,呵呵,這個家可好久沒這麼熱鬧過了。」傅老爺子一揮大手,微笑著便招呼我們進屋子裡。我微微有些覺得不舒服,好像這傅老爺子對自己有些輕視,也是有些隱忍而不發了,畢竟這是在傅鳴家,也不好不給她面子。

PS:今天作品上架爆發至少10萬字,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鮮艷支持!我需要大家的鮮花!謝謝! 傅老爺子今天似乎很開心,見到傅鳴一直拉著她在說話,時不時會發出爽朗的笑聲來,我與楚綺彤卻是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看起電視,等待著吃晚飯。期間我們見過了傅鳴的母親,果然與傅鳴一樣,她母親張的也很漂亮,典型的知書達理的母親類型。在與我們打過招呼后,她又上樓準備飯菜去了。

「爺爺,聽說傅鳴回來了?」就在我和楚綺彤略微感覺到無聊之時,從大門外走進來一位穿著軍裝的英俊男子,身高大約一米七五左右,如果不是看到他那身軍裝的話,我一定會以為這人是小白臉類型的。確實,我與他比起來,還是他更白些。這個,就像是有些白的不正常一樣……

「亂嚷嚷個什麼勁?這裡是在家,不是在你那公司,知道不?一天到晚就知道不學好的東西!」傅老爺子似乎不怎麼喜歡眼前這個孫子,當著我們的面就怒哼一聲,搞的那位剛進客廳的男人頓時有些尷尬。

「爺爺,輝然哥也不是故意的,我的朋友都在呢。」傅鳴見場面有些緊張,不由開始勸起自己的爺爺來,而這時她也瞪了那位她的表哥道,「輝然哥,還不給爺爺請個安?」

「噢……爺爺下午好,不孝孫輝然給您請安了。」那傅輝然似乎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跪地請安起來,這才讓傅老爺子心情好了些,罷罷手便不在理他。

我看著有些奇怪,這傅輝然不是穿著軍裝嗎?怎麼傅老爺子卻又說不在他公司?難道這傅老爺子變態到他的孫子都不能穿便裝的嗎?當下卻也不好問傅鳴,只能主動和那傅輝然打了聲招呼。那傅輝然見到我這才意識到我是傅鳴的同學,卻是有些曖昧的眼神掃向傅鳴道,「我說小妹,以前也從沒見你帶男孩子到爺爺家來過,看樣子這次是?」

「去,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傅鳴臉色一紅,連忙嗔道,「輝然哥你在亂說,我就讓爺爺罰你種花去!」

那傅輝然一聽這話連忙笑著罷手求饒,只不過他那望向我的眼神明顯的有了些別樣的神色在其中。我真有些苦笑不得,這下我算是有些明白為什麼傅老爺子不喜歡這個孫子了,這簡直是一個油嘴滑舌的傢伙,怎麼可能會讓像傅老爺子這種剛正不阿的人所欣賞?

不一會兒,從外面又來了一些傅鳴的表姐和表哥,我這才知道傅鳴是全家最小的,所以一直被爺爺當寶貝一樣的寵愛,難怪她一說話就能讓那傅輝然如此服從。眾觀傅老爺子的子孫們,除了傅鳴的美麗和那傅輝然的個性外,其他的子孫都和傅老爺子一樣有板有眼,規矩的不得了,加上相貌也是平平,所以我一時間真的會搞混人名。

這次來的人中並沒有傅老爺子的兒子女兒一輩,可能是考慮到我和楚綺彤的原因,怕來了太多長輩讓我們覺得尷尬吧。而此時傅鳴與楚綺彤已經上樓幫她母親打下手去了,傅老爺子也回房休息,只留下我陪著這群傅家第三代子孫開始交談,久而久之我也漸漸的放開,與他們聊成了一片。

「什麼?你小子居然贏了我家鳴鳴?乖乖,牛啊,真是牛,我張這麼大,還沒有見過能贏傅鳴的男人出現,這下我真是大開眼界了。厲害,小子,我佩服你啊!」傅鳴最大的大哥,看著像是個上尉的軍人對我豎起了大拇指,看他那崇拜的眼神,我還以為我打贏了他手下所有的兵了……

「僥倖,僥倖,呵呵……」我尷尬的點頭苦笑了笑,實在搞不明白為什麼傅鳴家的人都對我能贏傅鳴感到這麼意外,不由問道,「幾位大哥大姐,難道傅鳴學姐以前在這裡真的是天下無敵,什麼都厲害啊?」

「哎,看樣子你小子是真不知道了,我這妹妹啊,從小就有一綽號,叫做女霸王,在軍區那可是出了名的!想當年宋傑那小子整天被我妹子給打成熊貓,後來看見我妹就嚇的躲起來了,哈哈……」傅鳴的大哥說的津津有味,卻沒有發現我卻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大哥,你剛才說,宋傑?是不是那京城八公子之一的宋傑?」我真有些頭疼,怎麼這傢伙就好像陰魂不散一樣老跟著自己,不過也沒有辦法,他本來就是京城人,而傅鳴又是軍人世家出生,和他認識也很正常。

「對,你也聽說過那小子?」傅鳴大哥似乎有些意外的望了我一眼,卻又搖頭道,「那傢伙現在可不行,現在他家得勢囂張的不得了,經常惹事生非,不過從前他對我們家傅鳴可是情有獨鍾,只可惜我們家這位大小姐可看不上他那種公子爺。」

「你是說……宋傑喜歡傅鳴?」我似乎在一瞬間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終於發現這次來吃飯真的吃對了,這絕對是個好消息,至少可以證明宋傑那傢伙根本對蘇欣沒興趣了。

「大哥,你這話可就說錯了,那是以前,可不是現在。現在這傢伙好像喜歡上了一位地方上的官員之女,好像前段時間還在我面前炫耀那女的有多漂亮,說要泡到那女孩子來玩玩呢。」就在那傅鳴大哥要說話時,傅輝然似乎有些得意的插嘴道,「他那小子,除了糟蹋良家婦女外還會幹什麼。」

「閉嘴!你和他混在一起,又算什麼東西?還有臉在外人面前這樣說,簡直不要臉!」傅鳴大哥猛的低聲怒呵了其弟傅輝然,不過此刻的我已經沒有在意其他的了,因為我才激動起來的心頓時又冷了下去。哼,原來你真想玩我的女人?那麼對不起,我會叫你宋傑怎麼死都不知道!

「本來就是么,大哥,我又不和那小子混,只是朋友么,又都是京城八公子之一,總不能不理吧。」傅輝然一付委屈的摸樣,我不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這傅輝然也算是八公子之一?想來這八公子也沒有什麼本事了。

「反正以後少和那些人來往,還有,那什麼八公子就別提了,你以為那種稱號好聽嗎?要不是你爺爺和你爸爸為了你擦屁股,你這傢伙早就夠進監獄的了。」傅鳴大哥冷著臉教訓著傅輝然,我卻計由心生,要想了解宋傑,看樣子還要多巴結眼前這位傅輝然才行。

「呵呵,聽大哥這樣說,我到是還真沒見傅鳴動過手。」我連忙打轉了話題,真要說起來,傅老爺子那麼好的身手,從小和他在一起的傅鳴又怎麼可能不學上兩手,看來我那次的公車救美到真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嘿嘿,我這妹妹現在大了,當然要學著裝文靜了。你還真別說,那丫頭裝起斯文來,那是誰都看不出她以前小時候有多野蠻的……額,那個,沒有,我們家鳴鳴絕對一等一的大美女,也絕對是文靜的……」就在那傅輝然說到一般之時,我卻突然聽他話鋒一轉,不由奇怪道,「恩?你剛剛不是說……」

聽見我說這話,傅輝然似乎滿臉緊張一般朝我連使眼色,我順著他眼色的方向望去,這才明白為什麼這傢伙語氣變的這麼快了,敢情他口中的母老虎正在樓上緊緊的盯著他和他大哥呢。

「輝然哥,大哥,你們剛剛在說我什麼,壞話呢?」傅鳴挽著袖子滿臉露著微笑從樓下走到了眾人面前,輕掃了一眼已經早就低下腦袋的傅鳴大哥和那傅輝然。此時的我不禁心裡暗暗偷笑,對這對傅家兄弟有些同情,感情這兩位同志可是要告訴我傅鳴的真面目,說起來也是在幫我呢,我還真不知道以前的傅鳴居然會是暴力女,乖乖,想想都覺得可怕,還好沒有占她便宜。

「沒有,我們剛剛在討論在傅家中,就你最漂亮了。」我看兩人已經被傅鳴的眼神給嚇的棄械投降,不由只能硬著頭皮站出來笑道,「剛剛我才知道原來你不但在傅家最漂亮,好像身手也很不錯。」

「哼,你不用為他們說好話,這些哥哥們一天到晚說我壞話我還不知道嗎?只是我幾個月沒回來,估計他們是有些皮癢了,大哥,輝然哥,說吧,你們誰上?」傅鳴擺出了一陣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可是她那捏緊雙拳的手臂卻是那樣的刺眼……

傅鳴的話一說出口我就看見兩位傅鳴的哥哥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連連罷手求饒起來。那吹捧的話語,就連我聽了都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鳴兒,你就和輝然這小子練練手吧,他最近私下裡學了些旁門左道的功夫以為自己有能耐了,你去教訓教訓他也好,讓他小子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就在這時,傅老爺子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含笑朝著傅鳴道,「我也想看看,這幾個月你的功夫荒廢了沒有。」

「是,爺爺!」傅鳴來了個標準的抱拳,然後朝著身旁的傅輝然輕挑了挑眉毛,「爺爺發話了,那我可不能留手,輝然哥,請吧?」

傅輝然整一付苦瓜臉摸樣,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爺爺開口了,也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率先朝著院子走去。我和其他傅家子弟連忙緊緊跟在兩人的身後,只不過我看周圍這些傅鳴的哥哥姐姐們,怎麼他們臉上的表情和眼神都是那麼興奮和激動?暈,要不是我看到這一切,我還以為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呢。這傅家子孫,果然體內有好戰的基因啊…… 隨著舞動的雙拳在不停的發生碰撞,兩道身影在院子中不停的遊走著,似乎很難分出勝負。這時候的我才漸漸的開始收回我對傅輝然的輕視態度。原來京城八公子並不像我想像中的那麼草包,至少在目前他與傅鳴的交鋒來看,他的身手絕對很好。

更讓我驚訝的卻是傅鳴,真沒有想到,這麼年輕文靜的一位美少女,居然真的和傅鳴那些哥哥們所說的一樣,是個這麼厲害的傢伙。汗,光是從她此刻抓向傅輝然的那一手漂亮的臨空鷹爪,就足以證明她的功底有多麼的好。

雖然此刻兩人還不分上下,但是我也已經看出那傅輝然到底要比傅鳴要差上一些,更加上傅鳴用的鷹爪功比起那傅輝然要淳厚上不少,而傅輝然不時使用的一些別的門派功夫也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我輕笑一聲,知道結果已分,接下去的比試已經沒有多少看頭。

而此時的傅老爺子見身旁的我突然露出一絲笑容,不由笑道,「怎麼?你已經看出誰贏誰輸了嗎?」

我本想謙虛的搖頭,可是此時突然想起剛見傅老爺子時他有些冷落自己的表情,不由心裡不爽爭強好勝道,「依照目前的形勢來看,傅鳴已經穩操勝券。」

「哦?你有什麼依據能說這話?」傅老爺子聽到我的話後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平淡而笑道,「可別和我說,這個結論是你隨便猜猜的?」

我聽著傅老爺子的話總覺得有些不舒服,什麼叫我隨便猜猜的?看樣子這老爺子雖然是名軍人,但是畢竟官場混久了,老眼也有些勢利,見我是個沒有來頭的小子,說話未免的有些輕視。那麼我當然要讓他刮目相看了,不為別的,就為自己的尊嚴那也是必須的。我冷笑道,「傅鳴的鷹爪功練的如此純熟,只怕不下十幾年之功,而反觀傅輝然,雖然花樣比較多,但是卻明顯的有些生疏,往往兩人同樣的招式比拼下,他會落了下風。久而久之,焉有不敗之理?」

傅老爺子聽到我的回答后明顯有些驚呆了,我不由得意的掃了他一眼,哼,讓您老跌跌眼鏡也是不錯,看您以後還敢不敢小瞧了我。

「你會武功?難得,居然知道鷹爪功,年輕人,你是什麼來頭?」傅老爺子很快恢復過來,有些平靜的真正開始打量起我來。

「會點武學,是自學成才,並沒有師門,也沒有靠山。傅老爺子這鷹爪功本就是武林絕學,只是偶然在書中看到過罷了。」我知道傅老爺子起了戒心,畢竟如果是別的門派子弟的話看這種比武應該算是偷竊武藝。是武林的大忌。

「哦,看不出,年輕小夥子居然對武術這麼有興趣,那好,既然傅輝然不是鳴兒的對手,那就讓你上場會會她吧。」許是傅老爺子看不出我的來歷,便想讓我與傅鳴相鬥套套我的門路。這真的是個好辦法,如果我一上場用的都是一種武術,那麼我必定是有門有派的子弟了,而我剛才說的話也就等於是欺騙了他。而若真像我說的那樣自學成材,當然是要集各家之所長,就算不厲害,招式肯定也是五花八門。傅老爺子這種試探的方法無疑是最有效的。當下,傅老爺子大手一揮,便叫傅輝然下場,那傢伙早就不敵傅鳴,當然巴不得早走早超生,而當我替補傅輝然上場時,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充滿了驚訝與不可思議。

「真沒看出來,原來你功夫這麼好。呵呵,那次公交車上認識你,到是我自作多情了。」我朝著傅鳴尷尬的笑了笑,「你爺爺讓我來陪你切磋切磋,我可說好啊,咱們一定要點到為止。」

「爺爺,你搞錯了吧?蕭強他不會功夫啊,萬一傷到他怎麼辦。」傅鳴見我下場不由嚇了一跳,連忙朝她爺爺望去了詢問的眼神。

「搞什麼錯?你的對手就是這小子。鳴兒,你可別忘了你當初自己說過的話。我看這小子到是很不錯,可以考慮考慮。」不知道為什麼,當我聽到傅老爺子說出這話的時候,總感覺自己後背有些涼?

傅鳴聽到她爺爺的話,那文靜的漂亮臉蛋居然唰的一下紅了起來,我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底傅鳴她說過什麼話,就見她搓了搓自己的裙擺,似乎別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輕聲道,「好吧,打就打貝,蕭強,你可要注意好好躲啊,我盡量出手慢些。」

靠,她這說的是什麼話?難道我在她眼裡就這麼沒用?傅鳴的話一下子激起了我做為男人的自尊,開玩笑,被一個女孩子對著說這話,完全就是藐視我的存在了嘛,我是誰?我可是重生的蕭強也!當下,我只是輕輕的抱拳道,「傅鳴學姐,不必擔心我,全力攻過來吧。」

而就在這時,從門口我又見出現了傅鳴的母親和楚綺彤的身影,傅鳴母親那驚慌失措的眼神和楚綺彤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好像完全成了鮮明對比,弄的我真有些鬱悶。這小妮子,不就是我在她面前露過身手么,那滿臉看好戲的表情,可真是……

「獃子,往哪看呢,我可要出招了,笨蛋。」傅鳴見我的眼神還望著不遠處那楚綺彤和她母親,不由出生提醒到。我真的鬱悶了,這小妮子,出招就出招貝,用的著罵我笨蛋嗎?不過她罵人笨蛋時那羞澀的臉色倒真的挺漂亮的。

在我審美的幻想中,傅鳴一聲嬌喝,一道明顯放慢速度的進攻如約而至,我立刻便迎了上去,也故意的用一招隨便接了起來。這下可好,全場傅家觀眾彷彿看起慢鏡頭重放一般,看著我們兩人緩緩的出招,緩緩的對招,而又緩緩的拆招。這哪是比武……這,這簡直就是跳舞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