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每個月只有半個月的時間是正常的,其餘半個月的時間,他就只能閉關修鍊,身體也會變成原來的12歲的樣子……

他想再變回正常人的樣子,就只能讓武真幫助他!一段時間相處下來,他也算徹底認可了武真這個人,除了對於他盯上自己的目的,有些疑惑外,武真對他是極好的……

而他也不想去想那麼多,不管武真最後的目的是什麼,起碼武真給了他像正常人一般活著的機會,哪怕每個月只有15天,他依然很滿足很開心……

陌筠看著武真的眼神中,帶著感激!

「別用那麼噁心的眼神看著我,真想謝謝我,那就給我做點好吃的去!」武真眼皮都沒抬的說道。

聞言,陌筠的嘴角抽搐了下!他真是白痴,這個傢伙的毒舌總能破壞自己的好心情!吃,吃,吃,他以為自己是豬么?沒事除了吃就是吃的……

自從他一次無意中做了一碗面給武真后,武真沒事就變著方的,想讓他做飯吃!可是天知道,他雖然廚藝很好,可是他最討厭做飯了……

一個大男人愛做飯,恐怕沒人喜歡被人知道吧!所以他極少下廚,每次武真都是用各種理由借口,逼著他做飯,他是能躲就躲,躲不過就找酒樓的廚師去做……

「你一天不是吃就是睡,你是豬么?」陌筠鄙視的看著武真說道。 天力靈示:生命的路上,發生的都是對的。你若不醒,還會有更多的發生來喚醒你,你若覺醒,也會有更多的發生來考驗你,你若到達,所有的發生只是來祝福你。

當父母能親密相愛,共同向內在靈性成長的時候,孩子才能真正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有了紮根,孩子纔能有安全感、平和、喜悅地成長。

最毒廢妃 很多父母都有這樣的困惑,看着孩子和一羣小夥伴正在興高采烈地玩耍嬉戲,但是吃飯時間到了,你不得不打斷他們,要求他們各自回家吃飯,並許諾他們吃好飯可以再一起玩。但你的孩子卻因爲小夥伴被你用話語遣送回家而不高興,甚至發很大的脾氣,甚至用小拳頭來打你,他的負面情緒很大,而你也被孩子的負面情緒搞得情緒失控,甚至把孩子給打了一頓,打完之後又特別後悔,人家孩子也沒錯呀,人家玩得正在興頭上,你跑去打斷人家,明明不對的是你當父母的,卻以父母的權威來掌控孩子的快樂。到底怎樣做纔是對的?

就這個話題,天地人身心靈合一會所的親子俱樂部做了一個專題講座,由李鳳主講:如何正確地打斷孩子的遊戲?

我們先從孩子的意識成長層面,來看待孩子是如何在這個世界體驗成長的。

如果我是一個孩子,在媽媽的子宮裏,我一直和媽媽有着連結,我會經驗到我就是媽媽,媽媽就是我,我們是同一體。在這個體驗裏,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直到我出生,我和媽媽都是一體的連結,媽媽的一個眼神,媽媽的一個感覺、一個情緒,我都能全然地感覺就是我。

當我出生之後,我開始了對周遭世界的探索。我可以動我的手。我可以用手放在我的嘴裏,我開始觸摸周圍的事物。開始發現我一動,就會有感覺,比如一個銅鈴,我一拉就響,不拉就不響。一切都是如此神奇,當我的意識我的感覺一動,外在世界就開始動。周遭一切事物和我既是一體的,但在一體之中又有着一種界線。界線之內是我,界限之外不是我。但當我單純去感覺。界線之外也是我。一切都是我。這時候。這個感覺、這個“自我”是在一體的世界中體驗出來的。隨着經驗的加深,開始體驗到這個是我,那個是媽媽。這樣的感覺和?體驗很特別,我和媽媽是一體的。但同時是獨立的個體。

當這個孩子的自我是紮根在這個世界成長的話,這個自我就一直與宇宙意識連結。孩子是在玩、在遊戲的體驗中成長的。如果父母沒有覺知,孩子的體驗就被粗暴地打斷。

無法臨在的父母會讓孩子與本體失去連接。我們發現很多的父母無法臨在,當一個媽媽無法安住在當下,孩子就會感覺到媽媽和他是分離的,失去了一體和合一的連結。比如,很多的父母不自覺地打斷孩子的體驗,當孩子去玩一些自己認爲不該玩的東西的時候,習慣帶着緊張的心情去制止。 隨身帶個志怪遊戲 當孩子的體驗突然被打斷的時候。不僅是這個“感覺”的能量被打斷,更是這個“我”被打斷了。孩子是純然自在的個體,我想觸摸什麼就可以觸摸到什麼,我想聽什麼就可以聽到什麼,我是自由的能量。我是自由的意識。當我的能量被突然打斷,同時又感受到父母的緊張情緒,剛要被喚醒的自我就開始受到了被拒絕、受到限制而產生情緒反應。當然,如果這種情緒能自然流動的話,就是一個自然的療愈過程。但一般的父母就會控制:寶寶不要哭,不允許哭,轉移注意力,孩子的情緒就開始形成往回收或壓抑的慣性。

所以,當一個孩子在2~3歲自我甦醒的過程無法很自然的過渡成長的話,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後還會保留着孩童時期的這種未經驗情緒,這個未完成的“自我紮根的課題”還在等待被療愈。所以,很多的父母來到我的身邊,無論是做父母心靈成長個案療愈,還是參加父母靈性成長課程,有個很重要的環節就是療愈孩童時期的課題。

當孩子的體驗需要轉移到到另一個體驗的時候,當父母是很平和的話,這種看似打斷的過程,都是在當下體驗的過程,都是在一體的連結的過程中進行的話,孩子就會感覺和父母沒有斷開連接,這個“我”一直保持和平,很安定和愛的源頭連結。

當我們要孩子結束一件正在做的事情,不可能一直由他玩下去,比如到了洗澡或睡覺的時間,你必須用適當的方式來引導。例如他和布娃娃在玩的時候,如果你硬性去要求他跟隨你的行動:“寶寶,媽媽和你去睡覺!”這樣就會硬性地打斷他。我就換了另一種方法,去過渡引導寶寶到下一個環節:“寶寶,天黑啦,要同baby說晚安了啊!媽媽給寶寶洗澡睡覺啦!”他就很自然跟隨你,就不會反抗,不會有硬生生被你拉去洗澡的感覺。他一聽我說的時候,就會很自然的意識到洗澡的時間到了,就會很開心地說:“baby晚安,積木晚安,球球晚安……”然後寶寶就很自覺地跟隨我。

有個企業家爸爸曾經和我交流類似的問題,他4歲的孩子沉迷於玩電子遊戲,他聽有些專家說不要隨便打斷孩子玩電子遊戲,他也認同專家的話是有道理的。但也開始矛盾:難道讓孩子一直玩下去嗎?這樣也不行呀,因爲孩子除了吃飯睡覺還有其它一些時間,只要有時間她就一定要玩電子遊戲。這位爸爸就問這種情況該怎麼辦?當時,我就開始融入這個孩子的感覺,然後開始引導這位爸爸。

你可以和孩子一同玩遊戲,或者在旁邊守候她一起陪同她玩的感覺。讓她感覺到爸爸和她是在一起的,這是一種很喜悅、臨在的能量,孩子感覺到自己和爸爸完全融合在一起,融合在同一個世界的感覺。然後,在這種一體的感覺下,作爲爸爸可以嘗試引導孩子去體驗另外的體驗,比如捉迷藏、畫畫,在草地上奔跑和小花說話。所有這些遊玩都會把孩子與爸爸的感覺相連在一起,感受到愛、喜悅和合一。這種感覺並非只有在電子遊戲纔有。各種體驗都可以經驗到這種很喜悅的和平感覺,生命中處處都可以體驗到。這本來是孩子的天性,只是父母的影響而讓孩子陷入了單一的體驗。電子遊戲只是其中的一種體驗方式。這位爸爸聽了有如醍醐灌頂,他終於找到了真正的答案。

任何一個體驗都沒有好壞之分,重要的是這個體驗是否與心相連,重要的是體驗當中父母和孩子在一起,任何的體驗都是爲了迴歸愛、經驗愛。如果我們認爲這個體驗不好,那個體驗不好,而盲目地、沒有覺知、沒有藝術地強制孩子,你的所謂愛孩子的行動正在製造和孩子的分離。發出負面的頻率和情緒。

從不同的脈輪所發出來的聲音是不一樣的頻率和能量。語言並非我們所認爲的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通過在語言和聲音背後的振動達成更深層面的意識交流。

當寶寶很浮躁的時候。他會不斷做這個、做那個來吸引我的注意力,要我陪他玩,但我又在忙的時候。我就給他唱一首歌:“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然後他馬上安靜下來看着我。在我唱完之後,他會說:“再唱!再唱!”當時我感覺到在我唱的時候。是從我的心輪發出的振動,孩子會接收這種能量,就能帶領他回到平衡的道路上。所以,當孩子失去一個穩定的自我表達的時候,就需要父母引導這個自我朝着正確的方向去發展。

心輪的表達在傳播一種愛的頻率。聲音的振動和脈輪有直接的關係。當我做個案療愈的時候,聲音大多從心輪發出。這種從心輪發出的振動是很強大的平和能量,所以很多人見到我就已經進入很平和的狀態,甚至就開始進入靜心。

當一個人向另一個人懺悔,當這個懺悔的人是帶着心輪的能量。就是發自內心的真懺悔。但當這個人是帶着擔心、恐懼、內疚的能量的時候,這樣的懺悔卻讓這個在傾聽懺悔的對象感受到沉重的壓力。當你讚揚一個人,你是從心輪發出能量,你的讚揚會讓兩個人進入合一。當你表達憤怒的時候,你是從心輪表達的時候。這些表達的字面內容就算看起來是負面的,但心輪的表達卻在傳播一種愛的頻率,對方會感受你是在真誠的表達。當不是發自心輪的能量,對方會感覺到你的憤怒帶着批判的能量,在分裂兩個人的關係。心輪所對應的是平和的、平衡的能量。

父母要成爲孩子的心靈守護者。當父母能通過靜心、冥想或瑜伽與宇宙意識相連,成爲神聖能量存在的時候,孩子就會重新經驗到在媽媽子宮裏或在星光體、以太體層面與宇宙合一的感覺,情緒就會在平衡能量之中自然被療愈。父母要成爲孩子的心靈守護者、心靈的教父教母,與宇宙的本體連結,成爲心靈世界和物質世界的平衡連結的管道,方可以引導孩子的“自我”很平衡的在這所地球學校紮根成長。當父母對物質世界是充滿匱乏的話,自己都無法紮根在這所地球學校的話,那是因爲父母在幼童年時期的“自我”無法自由的成長,雖然現在父母是大人的身體,但依然是未成熟的自我。如果父母一直無法從這個“本性的大海”自由地表達“自我的浪花”的話,或跟隨內在的智慧去引導孩子成長的話,這樣的家庭就是失去真我的家庭,是失去愛之根源的家庭,這樣的家庭孩子如何成長呢?

父母要從內在的心靈去學習,靈性成長,纔有真正的智慧引導孩子。還有,只要留意身邊每個人講話的音調,就可以體驗到是哪個脈輪發出來的能量,其實從喉輪所發出來的怪異的尖聲高音真的是噪音。

爲什麼我們聽到的5、6歲的這些小精靈所唱的佛曲。奶聲奶氣的聲音令人感受到如此的和平與喜悅呢!因爲這些聲音並不是從某個單一的脈輪發出來的,你根本無法分辨哪個脈輪,那是七個脈輪同時振動所形成的白光,是白色純淨的通透的能量。

只要你經驗到合一,你就感受到真正的愛,當我對你說:“我愛你!”第一種,我感覺我是一個單獨的個體,你是另一個單獨的個體,你覺得這是愛嗎?第二種,我愛你,我感覺到“我愛你”是一片海洋,我們融進在大海里。同樣的“我愛你”,第一種就是迷茫,這種愛的狀態是一種隱藏的對抗和分離,你越說“我愛你”就越迷茫。第二種是真正的愛。所以,無論你運用零極限,還是任何的方法,只要你經驗到合一,你就感受到真正的愛,你就是真正接納和臣服了!重要的是背後你所經驗到的意識境界。當我們能在這個合一層面去經驗的時候,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是完美的體驗,並沒有什麼需要改變,我們只需要允許寶寶的天性和天命來引導來陪伴他的成長。

任何人說話的內容和方式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些內容和方式背後所傳達的意識頻率和意識境界。當一個方法失去了和平與平靜能量的時候,這個方式就是一種分裂。當任何方式、方法充滿愛與喜悅的能量的時候,一切表達都綻放着光芒。

當我們陷入原生家庭模式來當父母,我們就無法教養出一個超越這個家庭模式的孩子;如果我們陷入這個世界不同的信念系統,我們就無法教養出一個超越這個世界的小孩。當你喚醒了內在的愛與智慧,你是帶着大自然的恩典,帶着對全人類的祝福來教養一個宇宙小孩,這是對這個世界最偉大的奉獻和最美好的祝福! 第194章

「你一天不是吃就是睡,你是豬么?」陌筠鄙視的看著武真說道。

「你懂什麼,我這是修身養胃!」武真懶懶的說道。

陌筠鄙視的瞪了他一眼,轉身離開去讓廚房跟這隻豬準備飯菜!看著陌筠消失的背影,武真的眼帘低垂在心裡說道:「如果能夠讓你完全恢復,哪怕我變成豬也可以!」

墨九狸和顧琰回到客棧,各自回房間休息,準備等到晚上再一起去那所謂的地下交易場看看!顧琰和墨九狸對著聲名顯赫的,翰林城地下交易場,還是有幾分好奇的……

夜幕降臨

白天就無比熱鬧的翰林城,今晚顯得更加熱鬧,街道上面的行人匆匆,都向著一個方向而去……

那裡便是翰林城中心,最大的地下交易場!地下交易場的位置,是一座兩層的建築,佔地百畝左右,看起來十分的簡單典雅……

樓頂掛著一塊黑底金字的牌匾,上面龍飛鳳舞的寫著地下交易場五個大字。墨九狸微微挑眉看了眼面前的建築,在她看來這個勢力很低調,這是地下交易場給她的第一感覺……

隨著人群一起走了進去,才發現果然是地下交易場,因為反是從大門走進去的人,面前都會出現一個滑梯,跟前世常見的觀光電梯差不多……

眾人都是非常自覺的,每一次可以容納百人入場,有四名地下交易場的人,負責接送客人……

因為這滑梯的速度很快,因此人再多也不會出現排隊的情況,每次也不過就同時夠幾十人便開啟了……

墨九狸前面有十幾個人,身後也有幾人,因此他們來到后,便直接被送入場了,幾乎沒有等待……

墨九狸走進這不透明的,玄鐵煉製的滑梯中,微微神識一動,就看出這東西的原理,應該就是煉器師煉器出一個梯艙,然後利用數條鎖鏈和滑輪上下滑動來運輸的,她沒猜錯的話……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他們便落地了,走出來后是一條寬闊的走廊,前行大概二十米左右,出現一扇漆黑的大門……

門的兩側有兩個櫃檯,分別站著兩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在兩個中年男子的身邊和身後,分別還站在幾名黑衣老者……

不但如此,還未進場墨九狸就感覺到幾道強悍的精神力掃過他們身上,周圍有的人根本沒有發現,有人發覺了也是微微一愣,任由對方神識掃過……

墨九狸自然也裝作沒發現般的,顯然對方的神識只是一掃而過,這樣的做法雖然不禮貌,但是對於地下交易場這樣人龍混雜的地方,有些規矩也是無可厚非……

墨九狸並不覺得有什麼過分,每一個進去的人,有帖子的直接遞出帖子,沒有的,直接登記一下領取一張交易卡……

墨九狸和顧琰走過來,拿出陌筠給的兩個帖子,其中一個中年人見到后,微微一愣,隨即看著墨九狸和顧琰的眼神變了變道:「歡迎兩位,請沈長老為兩位帶路!」 “聽說有個地方,那裏沒有嘈雜的聲音,只有鳥兒的叫聲,和在不同季節裏,好好聽的風聲。那裏沒有污染的空氣,只有花草樹木發出的香氣。那裏沒有無理的暴?力。人與人之間只有和諧的相處,那裏也沒有物質的享受,人與人之間還有那份純真的感情。其實,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這樣一個地方。但是我相信?有,一直希望能夠和我的女人在這樣一個地方生活,這是我多年來的夢想。”

這是梁朝偉於一九九四年,爲自己的唱片《日與夜》創作的獨白。

14年後,梁朝偉和劉嘉玲就選擇在這樣一個山明水秀人間仙境的不丹國舉辦了神聖而莊重的婚禮。劉嘉玲大約十年前才知道有不丹這個國家,她第一次踏上不丹國土,爲自己的婚禮做前期籌備,她說她一到就立刻被感染了:“我一到這裏就感覺心裏很踏實、很平和,看到這裏的人快樂不因爲物質上的富足,而是精神層面的滿足,終於明白爲什麼大家說不丹是“快樂國度”。

不丹就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孩子,純淨清澈、質樸天然。有信仰、有自由,複雜和世俗頓時能在不丹的空氣裏淨化爲簡單,最後迴歸平靜,並在平靜中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不丹是全球第一個對經濟發展金錢至上觀念提出挑戰的國家,它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地區之一,如今卻被奉爲現代版的桃花源。這個一直在喜馬拉雅南坡腳下沉睡着的雷龍之國,在紛紛擾擾的人世間開始好奇地睜開眼睛,也帶給了外面的世界諸多思索。也許,解開她的幸福密碼,會更瞭解什麼纔是我們每個人生活本來的樣子。

如果國家的快樂是用所謂的儲備金或人民全年所得來計算的話,不丹肯定不是一個快樂的國家。不丹人習慣稱自己爲雷龍之國。龍是這個國家的圖騰,國旗上一條飛?舞的白龍,爪子上擒擎着明珠。bhutn意爲西藏之盡頭,和西藏化一脈相傳。也是世界上唯一以大乘佛教立國的國家,隨着西藏地區的開發,不少到過不丹?的旅人都形容不丹比西藏還要西藏。

2006?年,當英國萊斯特大學公佈其研究的“世界快樂地圖”(ss)時,不丹的幸福指標,在亞洲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八。《商業週刊》把不丹評爲亞洲最幸福的國家。2005年不丹進行國民幸福度調查,97%的國民回答感到幸福。

行走在不丹,除了滿目的青山綠水、藍天白雲,印象最深的就是男女老少的微笑。不管是田頭勞作的老農。還是學校上課的孩童。抑或走在路上的年輕男女。都是那?麼溫爾雅,滿臉堆笑。人類的笑容是不會騙人的,不丹人的笑,是一種燦若朝陽、豔若夏花、發乎真心、極具感染力的表情。也許可用專用名詞來命名幸福的笑。?即“不丹笑容”。不丹招牌式的笑也許是地球上最美的“花”,純淨無邪、燦爛於心、美好親切。看到這種笑,我們能感受到人性的親、人類的愛、生活的甜和地球?的美。“不丹之笑”就是“人類之愛”。不丹古今相通的追求精神價值的發展模式解密了不丹幸福之道。

旺楚克王朝第4代國王格梅辛格旺楚克早在1972年就別具一格地提出了“國民幸福總值”gnh(ss)的發展目標。深諳佛教的旺楚克認爲,人生“基本的問題是如何在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之間保持平衡”,?國家政策制訂依據應考慮“在實現現代化的同時,不要失去精神生活、平和的心態和國民的幸福”。他於2008年退位,同時決定舉行歷史上首次民主選舉,建立與英國相似的君主立憲民主政體。旺楚克國王是一位開明君主,深受不丹人民的擁護和愛戴。他的退位聲明令全國震驚,許多人感到突然和傷心。

不丹的“幸福指數”標準包括了精神上的幸福、健康、教育、時間的使用和平衡、化的多樣性和彈性、生態的多樣性和彈性等290多個問題,反映影響個人和社?會幸福感的各個方面,覆蓋人類生活的最廣泛領域。不丹政府運用西方社會學的先進方法以不丹國民爲研究對象,通過大量的實證、數據、實驗蒐集、分析而得出的?一些有效的、可量化、可支撐的幸福指數模型。比如一個人在一個月內如果生氣在26次以上就感覺不幸福。

所謂“不丹模式”,就是注重物質和精神的平衡發展,將環境保護和傳統化的保護置於經濟發展之上。衡量發展的標準就是“國民幸福總值”這個密碼。其實那是?一種對人的本性最自然,最本質的迴歸和尊重的方式。當整體國民的信念使然,幸福還會是可望不可求的嗎?儘管有些國民並不知道“國民幸福總值”(gnh)爲?何物,但就如不丹的一位內政大臣所說,“他們身處其中。”

2011年的那場王室婚禮更因爲有“全球最英俊國王”之稱的第五任國王吉格梅凱薩爾納姆耶爾旺楚克恪守14年的諾言迎娶平民姑娘吉增佩瑪而讓喜氣?瀰漫的不丹王國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面對西方化的衝擊,不丹的開放顯得小心翼翼,卻始終奉行着“踐行民主政治,追求真實“的政策。

不丹爲世人知曉的歷史是伴着佛教一路走來,直到今天。不丹是一個全民信教的宗教國家,75%的居民信奉大乘佛教,25%信奉印度教。不丹的佛教歷史與一位?偉大的宗教人物緊密相聯——蓮花生大師(h)。公元8世紀,這位創建了藏傳佛教的印度人,從西藏返回印度時路過不丹。這次偉大的遊歷,如步生蓮花般,他不僅將佛教的種子真正遍撒不?丹大地,還開枝散葉,神蹟遍佈山河,在不丹歷史、宗教和傳說中留下了無數的記載和演繹,虎穴寺便是見證之一。在不丹人的心中。蓮花生大士就被他們視爲第二?佛,也是釋迦牟尼佛的化現。同時也代表着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蓮花生大士應跡不丹的很多地方,屢施神通,使得本來信奉原始本教的不丹人,慢慢信仰佛教,不丹?才成爲佛教國家。

宗教於不丹人而言,並沒有高高在上的神聖感,而是融入了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有煙火氣、也似在人間。在這裏,寺院更像是有着宗教背景的學校。小喇嘛們席地而坐。朗讀誦經。課間休息時,也如我們熟悉的明媚少年一般,嬉笑地衝出教室,追趕打鬧。那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融合。忽略了宗教本身,純粹地作爲不丹人的生活方式。

在山邊路旁、房頂門前,隨處可見五彩經幡隨風飄動,給這個幸福國度平添了幾分神祕。從虎穴寺往下俯瞰,可欣賞到優美的帕羅河谷風景,茂密的蒼松翠柏,金燦?燦的稻田,使人怡然陶醉。走在山中,呼吸着純淨的空氣。聽着林間的水聲,看着水裏的轉經輪,沿途伴隨的是快快樂樂出遊的不丹人,在淙淙聲裏默唸着佛陀對大?地衆生的關愛和慈悲。

很多不丹男人在一生中要進行一次長時間的修道,三年三月零三天。除了冥想,什麼都不做,一言不發;爲了方便在山上修道的人,政府將電線拉到懸崖峭壁上供人冥想的小木屋,上十萬美元的成本和他們對宗教生活的重視相比,不算高昂。這正是一種典型的不丹價值觀。

不丹不僅實行十年義務教育,對通過十年級考試的學生,還由國家支持其免費學習到高中畢業。此後再次通過考試進入高等學校的學生,到大學三年級還可以繼續享?受國家提供的免費教育。這樣的教育保障,衆多經濟發達國家也趕不上。不丹對於不丹人來說,有着非凡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從這個“高山王國”飛出去的金鳳凰,?不管飛出多遠和多久,終究都會迴流還巢。據悉,不丹留學生的回國率高達99%,回國後,他們的收入只及在西方國家工作酬薪的零頭,可依然心甘情願。不丹有?1900個公務員,60%在國際名校進修過。

一位不丹“海歸”說,因爲在於這裏有方向感,西方很好,但不知道往哪兒去,沒有方向感。他還說我們在不丹不需要谷歌,每一個人都是谷歌,因爲每一個人都知道要去的方向。

許多走出大山、喝過“洋墨水”的不丹青年學生說,只有回到不丹,他們的心才感到舒服。他們認爲,當一個人處於貧困狀態時,物質財富的增加會增添幸福和快樂,而當溫飽無虞之後,個人的快樂與幸福,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物質財富以外的許多因素。不丹外交部長lyonpo?jigmi?thinly說:“不丹社會的傳統,就是深植在重視人類的基本價值,我們有計劃地在追求未來的進步,以至於不會讓其它國家,一些所謂的『進步』的觀念,反而混淆了不丹自己的腳步”。

或許不丹人的幸福感,離不開他們悠閒的生活態度,由於當地人長期受佛教教義的薰陶,寬厚待人、與世無爭的思想早已滲入當地人的生活中,不論王室還是平民都擁有開闊的胸襟和溫和的笑容。

當下,許多人普遍感到苦惱的是在忙碌中丟失了生活的意義。找不到意義的生活是沒有精神寄託的,不可能真正幸福。gdp看起來在快速增長,但很多人的安全感、平衡感和幸福感並沒有同步增長,相反,問題依舊、壓力上升、挑戰更大。沒有心靈的滿足和寧靜,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

不丹人珍惜所有、活在當下的生活態度值得我們每個人借鑑。能夠賦予你內心寧靜的,惟有你自身的感悟。在這個年代,我們如此富?有,不斷佔有更多的物質來征服世界;我們又如此貧窮,每天都在被各種所奴役。在追逐世俗意義成功的同時,我們的心靈更加需要出口和依託。活着,是爲了用心生活而不是用腳匆忙的趕路。在每一個匆忙追逐的時刻,我們是否應該在嘈雜的世界裏靜下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第195章

「兩位,請隨老夫來!」中年男子的話落下,身後一個黑衣老者,邁步走過來恭敬的說道。

墨九狸和顧琰對視一眼,沒有說什麼跟著老者走了進去。不少人看著墨九狸他們的眼神都變了變……

顧琰心裡此刻也萬分確定了,那個小二果然是假的!看到這地下交易場人員忽然轉變的態度就知道了……

墨九狸也是微微挑眉,她之前已經認出那人是自己曾經見過一面的紅衣少年!也看到那些夥計看著他時畏懼恭敬的眼神,猜測出他是翰林酒樓的老闆……

雖然對於那少年,忽然搖身一變,成為了翰林酒樓的老闆有些不解,但是別人的事情她並不想多管……

至於收下他給的帖子,那是因為她知道,即便自己不收,對方也會想辦法塞給她的!不管對方增帖子的目的是什麼,她都不在意,反正對方如果有所求,早晚會現身的……

墨九狸和顧琰跟隨老者來到了裡面,順著門口一個走廊直接左轉,大概一炷香后,老者帶著兩人來到一個房間,不算太大,5平米左右,裝修也是非常簡單的,四面都是透明的玻璃,兩排舒適的座椅,中間放著一個琉璃茶桌,上面有茶和點心……

「兩位,這裡有開關,等會兒拍賣會開始,如果喊價按一下紅色的就可以了,如果有東西想寄拍按一下藍色的,就會有人上來的,我先退下了!」沈長老恭敬的說道。

「多謝!」墨九狸點頭道。

老者退出去之後,顧琰看了眼四周道:「雖然簡陋了些,但是蠻大的!」

「嗯呢,確實不小!」墨九狸也說道。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二層,按照他們下來時的高度,上面應該還有一層,至於再上面有沒有墨九狸也不確定了……

而從玻璃窗看上去,能看到下面大廳中,數萬的位置,此刻已經是座無虛席了!可謂是人山人海啊……

這也讓墨九狸和顧琰,看到后都紛紛驚訝了一翻,猜測到會人多,卻沒有想到這麼多!看起來這兩百年一次的拍賣會果然不一般……

而這翰林城地下交易場,也果然不一般啊!

「九狸,看起來這裡真的有無數寶貝呢!不知道都有些什麼,真是期待!」顧琰說道。

「看看就知道了!不過,我們似乎沒有那麼多錢,看起來要先賣點東西才行了!」墨九狸說道。

「好,九狸,我這裡有很多之前在魔鬼森林採的藥材,要不要拍賣幾株?」顧琰翻著自己的空間戒指說道。

「等會兒再說……」墨九狸制止了顧琰,伸手按下了藍色的按鈕。

不多時,一個中年管事模樣的男子走了進來,男子一臉的笑面,眼中雖然閃著精光,卻很乾凈……

「兩位貴客,可是有東西要拍賣?我是這地下交易場二樓的管事,在下姓楊!」男子笑容得體的說道。

「楊管事,我想知道今晚拍賣會有看單嗎?」墨九狸疑惑的問道。她記得一般的拍賣會,都是會將拍賣的單子發給客人的。只是剛才看了一圈她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齊天大聖孫悟空當年爲了找一件好用的兵器,去了東海龍宮,龍王給了他很多兵器讓他挑選,他都不滿意,最後只好拿出了定海神針。孫悟空對這根針“一見鍾情”,龍王雖百般不願意,但最後定海神針還是變成了孫悟空手中的如意金箍棒。龍王鬥不過孫悟空,只好到玉皇大帝那裏告狀,他說,自從孫猴子拿走了他的鎮海之寶後,龍宮裏便惡浪淘天,整個東海一刻也不得安寧。

在每一個家庭裏,也有一根類似於定海神針的“定家神針”,這跟“針”就是夫妻關係。以下我們就通過一個實例,來看看這根“針”的作用,以及沒有這根“針”或者說這根“針”失效時會出現什麼問題。

一般來說,到心理諮詢室諮詢的是諮客一個人,但是,如果是年齡很小的諮客,父母就會跟着一起來。這天來到諮詢室的,卻不是一家三口,而是一家五口,工作人員不得不從別的地方再搬一把椅子來。搬椅子的時候夢靈就想,這個家庭的結構可能有點問題。

大家都坐下來,五人中年輕一點的女性作了介紹:她父母(孩子的外公外婆)、她丈夫l先生和八歲的兒子阿寶。來諮詢的原因,是因爲孩子最近在學校出了一系列問題。然後她詳細地談了孩子的情況。

她說,阿寶從小就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完全安靜不下來,總是動,還經常跟別的孩子打架,幾乎每次打架都是他先動手。上小學後,有一段時間要稍微好一點,但最近半年又開始犯老毛病,甚至有點變本加厲。上課總找其他同學講話,有時候還無故突然大聲尖叫,把教室的人都嚇一跳。他卻很高興;老師批評他,從來都不服氣。跟老師頂嘴;在家裏就更不聽話,不做家庭作業,故意把家裏的很多東西都弄壞,脾氣暴躁,有時候還對外公外婆動手動腳。老師找家長談了幾次,最後都認爲應該找找心理醫生了。

在l夫人介紹情況的時候,阿寶沒有閒着。先是擺弄室內的一個盆景,摘了幾片葉子丟在地上;然後玩辦公桌上的文具,用定書機把桌上的一本病例定了起來;在他打開夢靈的抽屜,準備看看裏面有什麼東西的時候。l先生憤怒地吼了一聲:別動!他才悻悻地關上了抽屜。

夢靈對l夫人說,能不能介紹一下家庭的情況。l夫人開始有些猶豫,說家庭都很好,關係很和睦,應該沒有什麼可以導致孩子出現問題的因素。比如夫妻吵架等等。夢靈解釋說,家庭是塑造孩子情感、認知和行爲模式的“工廠”;而且,有時候一些表面看起來並不太壞的因素,也可能對孩子產生很多不利的影響。l夫人同意了夢靈的看法。以下便是這個家庭的一些情況。

l先生和l夫人是大學同學,l夫人是本地人。l先生是外地人。畢業後結婚,沒有自己的房子,就跟l夫人的父母住在一起。婚後不久有了孩子,孩子立即就成了這個三代同堂的家庭的中心。由於l先生工作忙,帶孩子的事就基本上落在了l夫人和孩子的外婆身上。孩子的外公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最大的愛好就是在外面跟人下棋,孫子的事很少管,即使他想管,中間隔着孩子的媽媽和外婆,估計也插不上手。久而久之,家裏的一切事情,就變得都由母女倆說了算。她們母女倆對孩子可以說是百般嬌寵,百依百順,即使是幹了很嚴重的壞事,也只輕描淡寫地說他幾句。孩子慢慢變得有問題之後,l先生也曾想插手管一管,有時候他的嚴厲可以讓孩子安靜一下,但維持不了多長時間,而且對他的“辣湯辣水”,他妻子和岳母顯得反應更強烈,經常明確反對他對孩子“態度粗暴”。時間一長,l先生也就灰心了。現在的情況是,l先生已經買了房子,但因爲孩子如此“神勇”,家裏不多幾個人看着,實在放心不下,所以仍然五個人住在一起,反正岳父的房子也大,住着也並不覺得擁擠。

說這些話的時候,阿寶已經把夢靈的空白處方紙撕了好幾張。他將撕碎的紙用勁一吹,辦公室地上就變得象下了一場大雪一樣。這時候夢靈提議,能不能跟孩子的父母和孩子三個人談一談,阿寶的外婆好一會兒才聽懂我的意思,大約不太想走,但看到夢靈堅決的神情,才依依不捨地和阿寶的外公走了出去。

外公外婆一出門,阿寶明顯地安靜了一點。但只持續了幾分鐘,便開始玩桌上的透明膠帶。l女士的目光,時刻都投注在孩子身上,只是偶爾看一看夢靈。

夢靈直奔主題,問道:“如果每個家庭都有一個軸心,你們覺得,你們家的軸心是誰和誰組成的?”

l夫人看了看自己的丈夫,l先生就說:“家裏的事還是孩子的媽媽和外婆管得多些,也很辛苦的”。

l夫人接着說:“如果說軸心,那是我和我母親組成的”。夢靈說,“管得多,當然就辛苦,但我們這裏要討論的,不是誰更辛苦的問題,而是什麼樣的軸心對孩子有什麼樣的影響的問題。你們認爲,現在這樣的軸心,可能會對孩子產生什麼影響?”

l夫人說:“女人帶孩子,最大的問題就是可能寵壞孩子,這個我們也知道。別的影響就不知道了。”

夢靈說:“你和你母親兩個人帶孩子,在孩子的心理感受上,和一個人帶有什麼區別沒有?”

l女士回答說:“我不懂你的意思”。

夢靈接着解釋:“你和你母親的育兒方式,估計不會有太大的區別,遺傳和學習的雙重影響嘛。更重要的是,你們都是女性,所以會很相似。現代心理學認爲,孩子的情感能力,主要是從母親那裏學會的,而與人打交道的社會性能力。主要是從父親那裏學會的。社會性能力只要是指,知道自己的邊界,也尊重別人的邊界。不輕易冒犯別人;遵守社會活動中的規則,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所以說,在一個家庭中,由夫妻倆人組成的軸心,纔有利於孩子的健康地、全面地成長。”

從心理髮展的觀點來看,男孩子的成長需要有一個認同的男性對象,這個對象常常就是自己的父親。阿寶的問題,明顯地是社會適應方面的問題。由於父親的“缺席”。夫妻軸心少了一端,有一點“陰陽失衡”,孩子缺乏可以認同的男性對象,不知道自己的言行的邊界在哪裏。所以他就想做什麼做什麼,這實際上是在試探一個邊界,看看在什麼地方有人會喊“停止”。如果不及時給他一個邊界,他就不會停止試探,現在是試探在家裏和學校裏的邊界。將來進入社會,就可能會試探法律的邊界,那後果可能就很嚴重了。

聽完夢靈的話,l夫婦臉上現出憂鬱。l先生說,“都怪我。成天忙工作,把孩子給害了”。l夫人說,“我也做得不對,寵壞了孩子”。

夢靈說:“你們都很愛孩子,是很好的負責任的父母,找心理醫生,就是你們愛孩子並且願意讓自己做得更好的表現。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調整一下家庭的結構,建立一個夫妻倆人共同教育孩子的軸心。”

l夫人說:“要外婆少跟孩子在一起,那可有些困難。”

夢靈說:“那當然,我們豈能剝奪別人的天倫之樂?外婆她想怎樣還是可以怎樣,再說,孩子在部分時間被寵寵也沒關係嘛。我有四點建議,第一,以後一切與孩子有關的大的事情,都由你們夫婦出面解決和做出決定。這不會影響外婆對外孫的愛,對不對?夫婦倆點頭認可。第二點,父親儘可能多地跟孩子在一起。我想l先生你不會把外面的任何事情看得比兒子更重要吧?你現在每天都是超時工作,一天壓縮一兩個小時工作時間,影響不會太大吧?”

l先生點頭說:“影響不大,即使有影響,孩子也是第一位的。那我該怎麼對待他呢?”

夢靈接着說:“這就是我的第三點建議,多跟孩子在一起,陪他在家裏玩,出去玩,跟別的小朋友一起玩。 從簽到開始制霸全球 很多情況下,你跟他在一起,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就已經足夠了。如果他做了什麼很錯的事,溫柔而堅決地給他指出來;當然,如果他做得好,要及時地表揚他。不要過分相信“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之類的話。很多人就是小時候缺乏表揚,長大之後一點自信都沒有,進步從何談起?”

“溫柔而堅決”五個字,是人本主義者教育小孩的“五字真言”。態度不溫柔不行,不溫柔就可能造成孩子心理上的傷害,還可能激起他的反抗情緒,久而久之就變得越來越逆反,你說的對的他也不會聽,因爲他反感你的態度;不堅決也不行,不堅決就不能把“你不能這樣做,你只能這樣做”的信息清楚地傳達給他,這個信息就是給他一個邊界,讓他知道自己的言行在某些方面是要受到一定的約束的。

l先生說:“你說得很對,我以前是要麼不管,要麼就很嚴厲地管,都做錯了。”

這是l先生第二次做自我批評,看來他處在很深的自責中,需要支持一下。所以夢靈接着說,“你不是故意的,而且孩子還小,可塑性很強,一切都還來得及糾正。l先生嘆了一口氣說,“但願如此”?。

l夫人問:“孩子在學校該怎麼辦呢?”

夢靈說:“這是我要說的第四點建議。跟老師談一談,讓老師象對待別的孩子一樣對待他,該表揚就表揚,該批評就批評,不要有任何特殊。一特殊,就會把“我有問題”這樣的感覺深深地印在孩子的腦海裏,變成他自己對自己根深蒂固的看法,那他就可能破罐子破摔,總是停留在問題上。”

l夫人說:“是啊是啊。我們跟老師談過好多次,老師看到我們夫妻都是很通情達理的人,孩子變成那樣也是沒辦法的事,所以別的孩子犯一點錯會受批評,我們阿寶犯同樣的錯,老師就會馬虎過去;相反地,出於正面教育的考慮,阿寶在做好了一些事以後,老師給阿寶的表揚也要比別的孩子多些。看來這樣做也不好。”

最後夢靈說:“我們不要指望一、兩天就會產生好的效果,我們寄希望於遠期的效果。對孩子的教育,有耐心十分重要。並建議,最好半年以後再到我這裏來一次;當然,如果中間發生了什麼特殊的事想找我談一談,隨時都可以來。”

七個月之後,阿寶和他的父母又一次來到夢靈的諮詢室。這次他的外公和外婆沒有來,所以不用到外面搬椅子進來了。在母親的吩咐下,阿寶還大方地叫了夢靈一聲阿姨。l夫婦臉上掛滿輕鬆的微笑,跟上次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l先生說:“我們根據你上次的四點建議,對孩子的教育做了調整,主要是我多跟孩子在一起。我花了很多時間,陪孩子做作業,給他講故事,還帶他出去參加各種孩子的活動,甚至有些大人的活動,我也帶他去參加。孩子有很大進步,在家裏情緒很穩定,在學校雖然還是有點調皮,但能遵守起碼的紀律,不再是老師心中的問題學生了。”

夢靈聽了以後很高興,說:“你們是了不起的父母,阿寶是了不起的孩子。”

在大人們談話的過程中,阿寶的一雙眼睛一直在好奇地東張西望,看得出來,他對辦公桌上的一個手槍樣的卷筆刀很感興趣,盯着看了好幾次,卻沒有離開座位去玩它一玩。在這個家庭中,由夫妻組成的“定海神針”已經發揮了很好的作用,孩子成長環境的“陰陽失衡”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第196章

「兩位有所不知,我們地下交易場的拍賣會,是沒有固定拍賣品的! 史上最強煉氣期 我們所拍賣的商品會隨著拍賣會臨時調整!有客人需要,或者有客人拿出的東西比較值得拍賣,我們便會進行調整!兩位可能已經聽說了,我們的拍賣會許久舉辦一次,用時是一整晚!因此,儘可能都會讓一些,有價值的寶貝參與拍賣!」楊管事盡職的解釋道。

墨九狸和顧琰聞言,這才了解到這裡的規則,不得不說好也不好!但是他們卻不能多說什麼,規矩畢竟是人家定的……

這時,楊管事的眼神,在看到顧琰手裡的扇子時,微微一亮問道:「客人這扇子可願意拿來拍賣?」

顧琰聞言嘴角狠狠一抽,這管事眼神倒是毒辣,他可不會賣這扇子,天知道他徹底收復這扇子費了多少功夫的,而且這可是不是一般的扇子啊……

「呵呵,這是我自己的武器,自然是不賣的!」顧琰微微一笑道。

「哦哦,是我唐突了!」楊管事說道,只是眼神還是留連在顧琰的扇子上,雖然他不是煉器師,也不是鑒寶師,但是一眼就能看出那把扇子不凡,想來定然是珍品啊……

「這幾樣是我想拍賣的東西,楊管事你看可以嗎?」墨九狸微微一笑問道。

楊管事回過神,看到面前的茶桌上面出現三個錦盒,他走過去,拿起其中一個錦盒打開一看,瞬間石化了……

顧琰一看錦盒中放著一株,根部還帶著些許泥土的藥草,是一株不過絲線粗細,巴掌長度的金色藥草,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並不知道這是什麼藥材……

只是能讓這位管事如此震驚,應該不是一般的藥材吧,顧琰心裡猜測著……

許久,楊管事才回過神來,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敢問這位貴客,這個可……可是……可是幻靈草?」

「嗯。沒錯,確實是幻靈草!」墨九狸點頭說道,倒是沒有想到這位管事竟然還認得幻靈草。

幻靈草是她空間中的一種藥材,雖然不是她空間中最好的,卻是浩天大陸存在卻又罕見的!

幻靈草的作用跟名字相反,不是什麼致幻的藥材,而是一株療傷的藥材!特別是內傷,不管是多重的內傷,只要加入一丁點幻靈草,內傷便會在一個時辰內痊癒,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因此,幻靈草極其珍貴,卻又異常稀少,哪怕是在浩天大陸,也已經幾百年都沒有出現過一株了!所以楊管事才會如此震驚……

「真的是幻靈草啊!副場主找了五百年了,終於出現了!這位貴客不知道你這株幻靈草,能不能賣給我們地下交易場?你放心,我們會讓人在拍賣會時正常買回來的!」楊管事小心翼翼的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