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像9871這樣的人,更加強大、更加兇悍,也更加潛力無限,甚至都能夠給我帶來一種心悸的威脅。

我將我們在石家莊那邊遇到的事情跟徐淡定說起,他點了點頭,說對,相關的研究,分到了好幾個基地裏來做,其中最著名的就有白城子以及錦官城,而冥狼部隊的人員,則是從好幾個實驗基地裏面挑選出最優秀的成員,進入龍脈之中,經過祕法鍛造,最終成型的。

我說龍脈不是已經毀掉了麼?

徐淡定說誰說龍脈已經毀掉了?它只不過是耗損過度,沒有辦法再散發龍脈氣息,供人修行了而已,但它依然在那裏,而且還有許多祕不可宣的功效存在。

我說難怪那個9871這般厲害,原來是層層選拔的精英,只不過,這未免也太快了吧?

徐淡定苦笑,說對,當修行者變得廉價,成了批量生產的產品時,我們這些人,就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這其實才是上層鬥爭中最根本的原因,而這纔過去幾年,如果再有幾年的時間,說不定那9871變得更強,連你都未必能夠打敗,那個時候,到底會變成什麼模樣,唉,不敢想啊……

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有些感慨。

聽徐淡定說完,說句實話,我也挺有危機感的,不過這種顛覆修行界的大事,不管是改變我一個人,所以也由不得我操心太多,而是關心起另外一件事情來。

我說範老既然說我哥的事情,由你對接,你倒是給我一個明確的章程啊,我還趕着走呢。

徐淡定說我們有祕密的聯絡渠道,會把任務終止的信息發給你哥的,但至於去夏威夷的時候,恐怕我幫不了你太多……

我說不用,我和屈胖三去就好了。

徐淡定說官方的力量,我沒辦法調動給你,一來是幫不上什麼忙,二來還容易走漏消息,不過我會給你介紹另外一個人,到時候由他那邊配合你的夏威夷之行。

我說誰?

徐淡定說我先去聯絡,等確定了,在告訴你,而你走之前,記得跟我打個電話。

我說好。

兩人路上談妥,而徐淡定將我送到醫院之後,也沒有再多停留,而是去辦理相關的事情去了,我回到醫院來,找到了屈胖三,他問我剛纔的情況,我如實回答,聽我憂心忡忡地說完那恐怖的冥狼部隊,屈胖三哈哈一笑,說你擔心什麼,跟你有個毛的關係啊?

我聽他這麼一說,忍不住苦笑起來,說對啊,最近被人阻擊多了,藏頭露尾的,總感覺自己像個逃犯一樣。

屈胖三說你放心,這些人雖然速成,但與正常途徑上來的修行者相比,底蘊還是差了很多,對別人或許有效果,但對我們,終究還是毫無威脅;再說了,上頭的好東西也是有限的,像與你交手的那種高手,是不可能批量性造出來的……

我本來心情沉重,給屈胖三沒心沒肺地胡侃了一會兒,終於沒有再去多想。

當天晚上的時候,雜毛小道打來了電話,問我們此刻的情況。

我如實相告,聽完之後,雜毛小道嘆了一口氣,然後對我說道:“阿言,這件事情多虧了你——說句實話,自家堂妹子遭了難,我居然什麼都沒有能夠幫上忙,還真的是慚愧……”

我笑了,說你客氣什麼?我去,你去,都一樣,你現在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茅山重建,百廢待興,你事務纏身,蕭大伯他們都理解的。

雜毛小道又與我聊了幾句,問我接下來的打算是什麼。

我告訴他,說準備和屈胖三去一趟夏威夷。

啊?

雜毛小道愣了一下,問去夏威夷幹嘛?

我將發生在我哥身上的事情與他說了一遍,聽我說完,雜毛小道說道:“你先彆着急,這樣,我回頭跟符鈞師兄商量一下,等過兩天,我帶一隊茅山的高手過來,跟你一起去米國。”

我趕忙攔住他,說這救人的事兒,是鬼子進村,打槍的不要,你現在什麼身份,身邊不知道又多少眼睛盯着呢,牽一髮而動全身,不行不行,我和屈胖三兩個去就夠了。

雜毛小道又說了一會兒,我十分堅持,他最後妥協了,說好吧,不過要有什麼情況,你一定記得找我。

一吻成癮,女人你好甜! 我說好。

次日早上,休息妥當的我和屈胖三又來到了林佑和蕭璐琪的病房,見兩人的情況穩定之後,又與蕭家大伯和戴局聊了一會兒,然後告辭離開。

我們進城,找到了孤狼,讓他幫忙安排前往夏威夷的相關行程。

這行程之中,包括了我們兩人的僞造身份,以及相關的簽證,還有具體的飛行安排,因爲茅山那邊提前打過了招呼,再加上我這外門長老的身份,所以雖然比較麻煩,但一切都還算是平穩。

我們落腳在茶館裏,當天下午的時候確定了時間,在兩天後的傍晚時分乘飛機離開。

我與屈胖三抓緊時間準備,包括研究當地的地形,以及相關的資料,這些都有孤狼那邊幫忙準備,而就在我認真學習的時候,接到了一個歐洲打過來的電話。

是老鬼聞銘。

接到電話的時候我很高興,與他寒暄,得知他已經身體已經恢復了,甚至比起之前,更有突破。

老鬼對我表達了我之前所作一切的感謝之後,問我道:“你是不是準備去夏威夷?”

啊?

我愣了一下,說你怎麼知道的?

老鬼說徐淡定找人幫忙安排配合你的人,正好也是我的哥們,他跟我確認了一下——你什麼時候過去,我找人訂機票,陪你一起去夏威夷。

老鬼迴歸,同學聯手。 徐淡定幫我找到人叫做考玉彪,是他通過私人關係弄來的人,此人之前是一位名震歐洲的文物大盜,後來與朋友合作,成立了一家地下的信息諮詢公司,在承接祕密事務和信息上面,很有成就。

而他之前跟老鬼,在歐洲曾經有過一段患難與共的歲月,算得上是生死之交。

當然,這裏面也得算上王明一個。

腹黑孃親:拐個王爺好暖牀 解釋完來龍去脈,老鬼問我,說你們去夏威夷幹嘛?

我說電話裏面說不清楚,到了地頭我們再說。

老鬼說好,問清楚了我們的航班,對我說道:“那行,我提前去那邊,等你們抵達了,我就帶人去接你們。”

這邊掛了電話,沒半個小時,徐淡定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對我說道:“事情搞定了,那人叫做厄運血手,是個很不錯的人物,我把你託付給他了,等你一到夏威夷的機場落地,他就會派人聯絡你的……”

徐淡定正準備跟我講起那人的聯絡方式,我卻笑了,說剛纔老鬼跟我打電話了,說他會過去接我。

啊?

徐淡定愣了一會兒,方纔反應過來,說哦,對了,我倒是忘記了,你跟老鬼曾經是同學啊,對,那人跟老鬼的關係不錯——對,對,如果有老鬼在的話,問題應該不大了。

他在知道老鬼已經跟我聯繫了之後,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跟我聊起另外一件事情來。

他這兩天試圖通過祕密渠道,與我哥陸默取得聯繫,只不過事情有點兒變化,目前爲止,還是沒有能夠聯繫上他。

我一聽就急了,說他怎麼了?

徐淡定說你別急,我們收到消息,說他現在應該還在濟州島那邊處理事務,身邊估計盯着的人太多了,所以沒有能夠抽出時間來,但是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跟他取得聯繫,把組織上的決定,告知於他的。

掛了電話之後,我總感覺雖然徐淡定給的承諾很認真,但心裏卻多少還是不踏實。

時間匆匆而過,到了離開的日子,我與屈胖三告別了京都這邊的幾個重要人物,然後拿着相關的證件,登上了飛往火奴魯魯的航班。

證件自然都是真的,只不過上面的人物,則都是虛擬的,特別做出來以防萬一的,所以安檢等事都沒有波折,不過目前京都這兒暫時沒有直飛火奴魯魯的航班,所以需要在日本的福岡機場轉機,不過有着屈胖三這個精通數門外語的老司機在,倒也沒有太多的麻煩。

唯一讓人頭疼的,是從日本出發乘坐的,是美聯航的飛機,這航班上的服務質量實在是讓人不敢苟同,而且空姐一個二個都蠢肥蠢肥的,還都是大媽,讓人看着都難過。

其間經濟艙似乎還發生了爭吵,鬧得還挺大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等飛機落地的時候,我們瞧見有乘客被打得一臉的血離開,心想着美帝國主義還真的是霸道,這事兒擱國內,早就弄死你丫了。

一路無事,飛機落地,沒有什麼行李的我和屈胖三出到機場出口方向,就被人叫住了。

一個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紳士朝着我們揮了揮手。

這人的相貌我完全不認得,但並不妨礙我知曉對方的身份。

老鬼。

他完全沒有掩蓋自己的氣息,使得我一下子就認出了對方來,雙方走上前,伸出手,先是緊緊一握,然後重重地抱在了一起。

“好久不見。”

“對,好久不見了,兄弟,謝謝你。”

兩人寒暄,心情激動,而旁邊的屈胖三則不耐煩地說道:“兩位,搞基也要分場合的好吧,咱們趕緊走吧,機場這地方,人多眼雜……”

我們哈哈大笑,老鬼說道:“好,走,我都幫你們安排好了,先去落腳的地方。”

他帶着我們離開機場,然後驅車半個小時,來到了一處濱海的灣口處,這一代有大量的度假村和別墅羣,一看就知道住在這兒的人非富即貴。

老鬼一邊開車,一邊給我們介紹這邊的風土人情,快到地方的時候,我說不是去酒店,對吧?

老鬼說三十三國王團在北美的勢力很大,夏威夷這地方雖然孤懸海外,但也是他們的重要基地之一,猛虎團就在這裏駐紮,有許多的海島都是三十三國王團持股公司下的私人產業,住酒店很不安全,我們現在去的,是威爾一個朋友在這兒的安全屋,放心,別的不說,至少不會有眼睛盯着你。

我說珍珠港在哪裏?

老鬼說不遠,現在太晚了,明天早上我開車帶你們去,對了你們過來,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現在可以說了嗎?

我說淡定哥那邊沒有通知你們?

老鬼說知道你們是過來找猛虎團的麻煩,但具體的事情,他也沒有說太多,考玉彪那邊也不知道,只是找了幾個黑客哥們在幫忙查資料。

我看着窗外飛掠而過的景色,然後說道:“老鬼,你應該記得,我有一個哥。”

老鬼點頭,說廢話,默哥以前帶過我們上山砍柴,下河捉魚,亮司村的孩子王,我怎麼可能不記得呢?

我將我哥的情況、包括現在的事情跟他簡單講了一遍,聽完之後,老鬼不由得感慨,說我的天,你們兩兄弟真的是……陸左進入這個行當,可以說是偶然,但你們陸家三兄弟都走到了現如今的成就,簡直就是一個奇蹟——這麼說,默哥現在是國家的人了?

我苦笑,說誰知道啊,淡定哥告訴我,說我哥居然是他親自招募的,具體的原因,我也知道得不多,但大概也是因爲我和我父母吧。

老鬼說我小的時候,一直對默哥最是敬佩,總覺得他能夠成大事,現在看來,我小時候的第六感一直沒錯。

我說對,他臥底三十三國王團,幫國家做事,這事兒我們都很佩服,只不過他現在有難,我不能視而不見,肯定要幫他解決後顧之憂。

老鬼說你剛纔講,你哥有兩個老婆?

我苦笑,說紅顏知己,紅顏知己。

老鬼有點兒羨慕,說哇,默哥真的是碉堡了,現代社會,還能夠讓兩個女人不吃醋,和睦相處,這手段實在是太強了,回頭有機會了,得找他好好討論一下……

屈胖三在旁邊插嘴,說對啊,這世界上我佩服的人不多,但狗哥算一個。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來,說你們兩個的三觀怎麼這麼不正啊?

老鬼哈哈大笑,說阿言,我聽說了,你現在的對象漂亮得很,簡直是國色天香,滿足了你對於女人所有的幻想,一心一意,這個我們沒得說,但你也別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沒有遇到蟲蟲那麼好的,自然想要多多嘗試一下……

屈胖三在旁邊附和,說對呀,對呀。

我瞪了他一眼,說你丫的小心點,朵朵這麼可愛,你要是敢三心二意,負了她的話,小心左哥閹了你。

屈胖三在旁邊叫屈,說你懂什麼啊? 我家夫人身價過億 朵朵還只是一個孩子,能看不能用,我憋屈得很,在她長大之前,我找一個替代品,不合理麼?等我們真正結婚了,我再一心一意,也不算對不起她啊?

我翻了白眼,說說得好像你能用一樣……

老鬼在旁邊聽到我的調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老友相逢,胡扯一堆,心情頓時就暢快許多。

落腳點是一處不大不小的莊園,我們抵達之後,下了車,老鬼與看房子的一個當地人聊了幾句,讓他注意一些,然後將我們帶到了主屋來,跟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這裏的情況,又讓我們先找房間,休息一會兒,再出來。

我和屈胖三各自找了房間,洗過澡之後,來到了二樓客廳處,瞧見這兒除了老鬼之外,還有一個西方臉孔的中年人。

老鬼跟我們介紹,說這位是菲爾普斯,威爾在夏威夷的代理人。

中年人走上前來,恭敬地與我們握手,寒暄兩句之後,直接進入了主題:“我聽老鬼先生說起,你們這次過來,是想要救一個人?”

我出言糾正,說是兩個。

中年人點頭,說對,是兩個,具體的情況能夠給我介紹一下麼?我們在這兒發展了一個比較不錯的網絡,相信能夠幫到你們。

我將龍玉和林曦兩人的情況跟他講起,然後說道:“也有可能她們用的是化名,另外關押的地址我差不多能夠確定了,如果你們能夠幫忙找到那地方的地形圖,以及守衛佈置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菲爾普斯顯得十分乾練,在得知了我們的訴求之後,並沒有說太多,表示明白了。

他整理了一下手頭的東西,起身告辭,說明天就給我們確定的回覆。

他離開之後,我看向了旁邊的老鬼,說這個人可靠麼?

老鬼說你放心,菲爾普斯是威爾的直系後裔,從根本上都不可能背叛的,而且他在夏威夷待了二十多年,有着絕對的人脈關係,相信能夠幫到我們很多……

真的保險? 我與老鬼許久未見,再次重逢,自然有說不完的話要說。

而這些事情,老鬼最爲關心的,則是關於他受重傷離境之後,我幫他報仇之事,儘管很多他都已經通過威爾之口得知,但對於細節方面,還是有着很多的求知慾。

我並不是愛好表現之人,對於當日之事,也只是寥寥數言,大體說了一些,老鬼並不滿意,又詢問許多,好在旁邊的屈胖三沒有閒着,跟他說了許多。

聊到很晚,老鬼知道我們一路過來疲憊,也沒有再多說,拍着我的肩膀,說阿言,這事兒你別擔心,甭管那什麼猛虎團到底有多牛,都別怕,憑着兄弟幾個,未必制服不了那幫人……

大家各自睡去,次日清晨起來,我在別墅附屬的健身房內練了一套動功,舒筋活絡之後,菲爾普斯找了過來。

我們在餐廳匯合,早有家政人員將早餐做好。

早餐是標準的美式早餐,燕麥片、薯餅加上炒蛋培根,再配一杯黑咖啡。

大家聚攏在餐桌,菲爾普斯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打着呵欠,從隨身的公文包裏面掏出了幾個文件袋來,說這裏是我昨天找到的所有資料,包括猛虎團的人員構成,人數和數得上來的高手,另外你們提供的地點,我也找到了一些資料,幾位看一下。

我瞟了一眼,瞧見文件裏是全英文的,就放棄了仔細閱讀的想法,而老鬼在歐洲待的時間比較多,所以閱讀無障礙,拿起了簡單瀏覽了一番,然後說道:“你來幫忙介紹一下吧。”

菲爾普斯點頭,說好。

他站起身,掏出了一張圖表來,對我們說道:“猛虎團的前身,是火奴魯魯原住民波利尼西亞人的原教禿嚕多爾,不過並不是信奉基督教的現代波利尼西亞人,而是邪神鄂樂多斯的信徒,鄂樂多斯又被稱之爲虎頭神,是近代歷史上少數還展現出神蹟的神靈之一,正是因爲如此,使得禿嚕多爾原教的信徒很多,後來被三十三國王團收服,改變成了猛虎團,實力還是非常強悍的。”

“猛虎團現任的首領是虎神,他的父親曾經是三十三國王團的‘節制temperance’,只可惜他因爲當時年少,並未有能夠繼承這個爵位。”

“即便如此,現如今的虎神絕對擁有甚至超越一部分大阿爾卡那牌的實力,只不過因爲三十三國王團內部鬥爭的緣故,一直沒有能夠晉級——對了,順便說一下,虎神是愚者的人,而愚者,是三十三國王團裏面,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都是最強大的那一位。”

“猛虎團現有成員難以統計,不過據說在夏威夷,光外圍成員就有五萬多人,核心成員達到數千,應該都是最虔誠的鄂樂多斯信徒,而數得上名字的高手,則有三五十人。”

“猛虎團裏,除了虎神之外,還有五個人格外值得注意,他們分別是非洲獅、美洲豹、尼羅河鱷、北美棕熊和黑狼——這些人只有代號,沒有具體的姓名。”

“至於陸言先生提供的地址,我們也調查過,只不過那裏曾經是軍事禁地,目前的渠道暫時沒辦法查到結構。”

……

菲爾普斯說了許多,我聽到他的娓娓述來,對於自己即將面對的敵人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還真的是棘手啊……

除了猛虎團在這兒的勢力之外,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問題,那就是米國軍隊。

事實上,憑藉着三十三國王團在米國社會體系的深入聯繫,使得猛虎團與駐紮在附近的米軍基地合作密切,如果到時候真的出現了什麼情況,說不定我們的對手還要加上那羣“橫行天下”的米國大兵。

當然,這只是最壞的情況,但我們也不能不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