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傲鈴對於傲戰的所作所為,已經徹底觸犯了傲天的底線,要不是自己及時趕到,父親恐怕已經喪命在這個心性歹毒的女人手中了吧,

所以對於傲鈴,傲天的心裡絕對是沒有原諒這個詞的,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傲天深深的嘆道,一股玄力緩緩的在其掌中凝聚,

似乎是察覺到傲天心中的殺機,傲鈴臉色狂變,而後她瘋狂的吼道:

「要我死,我也要你脫層皮,」

說著,傲鈴的手掌便是狠狠的朝著傲天的肚子拍去,

「傲天(天兒,老大)小心,」

看到傲鈴那瘋狂的行為,傲戰,牛耿,笑崖,孫精都是緊張的驚叫了出來,

畢竟此刻的傲鈴離傲天實在太近,他們想不緊張也不行啊,

就在傲鈴即將拍中傲天的肚子之時,傲天的手掌已經先一步拍擊在了傲鈴的天靈蓋上,

就在傲天的手掌接觸到傲鈴天靈蓋的那一刻,後者的身軀陡然僵硬,眼珠子猛的向前一凸,隨後緩緩的癱倒在了地上,

傲鈴,身死, 傲家庭院中,所有人都是獃獃的望著那個倒在地上,沒有了絲毫氣息的屍體,

死了,

那個之前還在傲家呼風喚雨,在青雲門中身份尊貴的傲鈴,就這麼被傲天一掌拍死了,

要不是傲鈴的屍體就擺在眾人面前,眾人都不敢相信這竟會是事實,,

畢竟,傲鈴對於他們來說就好比不可褻瀆的高傲仙女,而現在這位高傲仙女被傲天一掌拍死,他們會感到難以置信也屬正常,

庭院中一片寂靜,時不時吹過的風聲竟是顯得那麼的響亮,時間在寂靜中流逝,許久后,眾人才逐一回過神來,

頓時,驚天的喧嘩之音在傲家庭院中響起,而傲天的聲望也徹底被眾人推上了傲家巔峰,

而眾人在望向傲蚣這位傲家二爺之時,眼裡都閃爍著複雜之色,

他們明白,今天的這一斗,傲鈴的隕落無疑是在說明著傲戰傲天這對父子在傲家的地位已經無可動搖,而傲蚣這一脈,恐怕也將徹底敗落,

「傲鈴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會落得這般下場也是活該,」

「就是,這女人以為背後站著青雲門就高人一等了嗎,到頭來,還不是被傲天少家主踩在了腳下,連性命都丟了,」

「家主,我建議,傲蚣以下犯上,其罪當誅,應當立刻處死,以維持家主的威嚴,」

「是啊,傲天少家主,像傲蚣這樣的人千萬不能放過,否則,將來必定是個禍害啊,」

「沒錯,不僅傲蚣,就是傲宇傲峰也要凌遲處死,一個都不能打放了……」

看到傲鈴身死後,眾多的傲家成員頓時紛紛調轉矛頭,向著傲蚣落井下石,

傲蚣彷彿沒有聽到周圍的聲音一般,只是獃獃的望著傲鈴的屍體,眼眸中有著淡淡的血絲,

雖然傲鈴之前對自己和傲峰傲宇的態度讓傲蚣很不滿,但是那畢竟是自己女兒,如今看到女兒身死,傲蚣心裡肯定也是極為難過痛苦的,

而傲峰看到這場面后,頓時嚇得昏迷了過去,

望著周圍傲家成員對自己的畏懼,對傲蚣的嘲諷和不屑,傲天心裡不禁微微一嘆:

真是世態炎涼啊,之前看到自己父親陷入了劣勢,這些人便無動於衷,有的甚至還直接出言嘲諷,但是現在一看局勢變了,這些人便立刻掉轉矛頭,落井下石,這世上,終究還是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啊,

「傲天,你斬殺了傲鈴,青雲門不會放過你的,你就準備著面臨青雲門無窮無盡的追殺吧,」

突然,一道充滿冷意的聲音響起,

傲天皺眉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頓時,劉月那充滿怨毒的表情便是映入了他的視線,

之前劉月便是被傲天一擊給打成重傷,因此,她雖然有心救下傲鈴,但也是有心無力,

至於傲鈴從青雲門帶來的其他精英,那大多都是先天境界的武者,對於這場戰鬥根本起不了什麼大作用,

那些人一插手,便直接被牛耿和孫精放倒,所以,他們也沒能成功阻攔住傲天,


而現在傲鈴身死,這些從青雲門來的成員都是心驚膽顫,他們很清楚,青雲門大長老陳不仁有多麼寵愛這個弟子,而現在傲鈴身死,恐怕在場的人,都會被追究責任,

至於罪魁禍首傲天,那恐怕更要承擔陳不仁大半的怒火,

在青雲門成員的眼中,此時的傲天已經算是一個死人了,

傲天卻是一臉的平靜,對於劉月的話,他卻是絲毫不放在心上,反正自己已經殺了青雲門不少高層人物,再多殺幾個,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了,

而傲天那平靜的表情落在眾人的眼裡,卻是自信的表現,因為之前牛耿說玄天學院極為器重傲天,而傲天現在又絲毫不懼青雲門大長老,這足以讓眾人浮想聯翩,

玄天學院真的是傲天的靠山,


在眾人心中,似乎已經認定了這個念頭一般,如果玄天學院不是傲天的靠山,那傲天在斬殺了青雲門重要人物后又豈會表現的如此平靜,

想到傲天的背後站的乃是玄天學院后,傲家成員自然沒有太擔心斬殺傲鈴會引來什麼危機,

畢竟,青雲門再強,在對上玄天學院時,也不免要弱上一籌,

劉月看到傲天那平靜的臉色,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心中的怨恨更加濃郁,

因為傲天的種種表現無異於是在打青雲門的臉,打自己的臉啊,頓時,怒火將的劉月的理智給掩蓋,只見其尖叫道:

「傲天,你這該死的雜種,敢如此目中無人,你給我等著,青雲門一定和你不死不休,我劉月也一定要為我師妹報仇,」

「嗯,」

傲天那凌厲的目光如同閃電般劃過天空,直接盯向劉月的雙眼,

頓時,劉月不禁身體一顫,眼裡瀰漫出了一股恐懼,

此刻的劉月充滿了後悔,自己這麼說不是在逼傲天殺自己嗎,媽的,剛才自己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吧,

劉月又哪裡會知道,從一開始,傲天就沒打算放過她,

要不是劉月幫助傲鈴,傲戰在對上傲鈴時又豈會沒有絲毫防守之力,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劉月的罪過並不亞於傲鈴,

也因此,傲天從一開始,就已經宣判了劉月一行人的死刑,

「牛耿,孫前輩,送青雲門一行人上路吧,免得他們老在我們耳旁聒噪,」傲天淡淡的說道,絲毫沒將劉月等人放在眼裡,

不過這也正常,牛耿孫精的實力皆在人靈境,要對付重傷的劉月,自然不是太過困難,

劉月聽后頓時尖叫道:

「傲天,你敢殺我,,」


傲天冷笑一聲,並未回話,只是牛耿和孫精卻是用行動表明了傲天的立場,

只見牛耿如虎入羊群,那些青雲門弟子三兩下便被盡數斬殺,而劉月因為受到傲天重創的緣故,因此在孫精的手下也是節節敗退,

最終,劉月也是在孫精和牛耿的夾擊下,徹底的隕落,只是隕落之時,劉月的眼眸依然睜得極大,眼中有著濃濃的恐懼和難以置信,

眾人望著庭院中那十數道屍體,心中寒氣直冒,媽的,這些可都是青雲門的重要人物啊,而且個個都有著在寧城中獨霸一方的實力,

然而,現在卻因為傲天的一句話而全部隕落,這讓的眾人心中對於傲天的畏懼也是愈發的深刻了起來,

解決了青雲門的成員后,傲天的目光便是定格向了傲蚣,眼中的寒意絲毫不加以掩飾,


看見傲天的動作后,眾人心裡又是猛的一驚,這位傲家少家主,要開始向傲家二爺下手了嗎,

看到傲天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傲蚣心中湧現出了一股濃濃的絕望,他的餘光暼過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傲峰和傲宇之時,眼中閃過了一抹堅毅之色,

突然,傲蚣竟是直接跪在了傲天面前,一臉黯然的說道:

「傲天,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人心不足蛇吞象,去染指家主之位,我也明白自己罪不可赦,我願意接受任何處罰,只求你放過我的兩個兒子,」

傲天微微一怔,旋即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讚賞,

都說虎毒不食子,雖然傲蚣野心極大,導致他自己最終走上了歪路,但是,他對他自己兒子的真心卻著實感人,

傲蚣能夠放棄顏面,捨棄生死,只求自己放過他的兩個兒子,這種感情,或多或少都是讓傲天的心裡有所觸動的,

但是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傲蚣父子完全就是傲天的敵人,雖然他們和自己有著血脈之緣,但是對於敵人,傲天是從來不會仁慈的,

因此傲蚣的話並沒有徹底打消傲天心中的殺意,傲天的臉色依舊冷淡,

畢竟,要不是自己及時趕到,父親恐怕已經徹底死亡了,所以,在傲天心裡,傲蚣父子是絕對罪不可赦的,

在傲天心裡,一直有著他自己的行事準則,說他殘忍也好,無情也罷,只要有人觸犯了他的底線,那這個人就很難得到傲天的寬恕,

而傲蚣父子女無疑是觸犯了傲天的底線,

或許是察覺到傲天對自己和傲峰傲宇的堅定殺意,傲蚣心裡絕望愈發濃重,就在他準備拚死為自己兒子取得一線生機之時,傲戰的聲音卻是突然響起:

「天兒,算了吧,你二叔也是一時被野心蒙蔽了心智,相信今後他會改正的,你就原諒他吧,」

傲天聽后微微一怔,似乎沒想到自己父親會為傲蚣求情,而傲蚣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激動,一臉緊張的望著傲天,

雖然傲天非常不想放過傲蚣父子,但是自己父親發話了,那當然也是要考慮父親的感受的,

畢竟自己父親和傲蚣做了幾十年的兄弟,要是沒有感情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傲蚣雖然無情,但自己的父親卻不能無義,而要是傲蚣父子死了,父親難免也會傷心吧,

想著,傲天微微一嘆:

「算了,你們離開傲家吧,今後要是再讓我看見你們對我父親心懷不軌,我一定不會饒了你們,」

傲蚣聽后頓時面露狂喜之色,在向著傲天道謝后,便是帶著傲峰傲宇離開了傲家,

望著傲蚣遠去的背影,傲戰欲言又止,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最終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做了錯事,總歸是要付出代價的…… 今日傲蚣父子女向傲戰逼宮,卻因為傲天的出現,從而以傲鈴的隕落和傲蚣父子被逐出傲家而徹底落下了帷幕,

傲天在傲家的聲望也被推的極高,甚至超出了他父親在傲家的聲望,

敢斬殺青雲門高層,絲毫不畏懼青雲門,本身更是實力過人,潛力驚人,背後又站著玄天學院,不得不說,傲天的種種事迹堪稱傳奇,

而眾人也相信,只要有傲天坐鎮的傲家,那在寧城中絕對會獨佔鰲頭,甚至在偌大的風雲國,都會有傲家的一席之地,

深夜,傲戰的房間中,此刻正站著數道身影,

而傲天,傲戰,孫精,牛耿,笑崖赫然都在其中,

「天兒,還好你及時趕回來,否則今天這件事,還真有些不堪設想啊,」此刻,傲戰依然還有些心有餘悸,

「父親放心,只要有天兒在,那天兒就不會讓任何人傷你絲毫,」傲天堅定的說道,那語氣中充滿了霸道與關心,

傲戰欣慰的點了點頭,望著傲天那挺拔的身影,眼睛微微濕潤,

雛形終將長大,最終也必將成長為擊天雄鷹,翱翔天下,

而傲天的成長,無疑是驚人的,這也是傲戰最欣慰的地方,

「老大,你怎麼把傲蚣他們給放了,這可不像你平常的作風啊,」突然,牛耿出聲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