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他淡淡的道:「好了,為了兩個新人,你們在這裡吵來吵去,還有沒有一點前輩的矜持?說了這麼多有什麼用?有本事明天上鬥武台,把那兩個新人給打下台去。」

聽到這人說話,大家都識趣的閉上了嘴,不怪他們害怕,而是這個人太有名了。君子劍霍真的名頭別說是內門弟子之中,就算是在核心弟子、真傳弟子之中,也是非常響亮的。要不是法則意境一直沒有突破到第四層,他就已經晉陞核心弟子了。

霍真算是老牌內門弟子中老資格的存在了,想當年也是風雲人物,與他同一個時期的,基本上都已經晉陞到核心弟子,真傳弟子了。只有他,一直都停留在內門弟子,如果以他以前的修鍊速度,此刻的他,應該已經晉陞親傳弟子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金之法則意境領悟到三成之後,就一直沒有進展。甚至停留了數十年,一直到今天。

可是論真實的戰力,就算那些核心弟子、真傳弟子,很多都比不過他。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會停留在內門弟子這麼多年。


數十年來,霍真只出手過三次。第一次,將一名嘲笑他的核心弟子一劍劈成重傷,修養了三個多月,才堪堪痊癒。

第二次,是因為一名核心弟子產生矛盾,最後引出一位真傳弟子出手,結果那名真傳弟子與他交戰上百回合,也沒能拿霍真怎麼樣。這一戰讓霍真徹底的名揚清乾劍宗,真傳弟子,那可是武宗後期的武者,最起碼都是領悟七成法則意境的存在,居然干不掉他,實在是讓人大鐵眼鏡。

第三次出手也是與一位真傳弟子,只不過這是一位老牌的真傳弟子,據說法則意境已經領悟了八成。出手找霍真的麻煩,可是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是,霍真全力一劍,居然讓那位老牌的真傳弟子退卻了。

雖然後來霍真也因此受了重傷,可是卻再也沒有人敢隨便的挑釁他。

不過霍真雖然戰力驚人,可是卻寧願呆在內門弟子行列,而不願意晉陞,讓所有人都很是。更不解的是,他連內門首席弟子的位置也不要,簡直就是一個怪胎。

不過霍真為人非常的謙虛,從不欺凌弱小,所以大家都稱為他君子劍。 怪胎霍真一開口,別說是其他的內門弟子,就算是與他一起坐的幾個老牌內門弟子,都不得不認真的聽。雖然他們的排名比霍真還高,可是論戰力,霍真可以甩他們幾條街。

實在是霍真這個怪胎,他就喜歡在第五名呆著,首席弟子讓他做也不要,沒有人理解他這種不可思議的想法。

沒有人知道,霍真之所以不願意晉陞,之所以不願意提升排名,只是為了不讓人打擾他,使他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的事情。

他是一個絕對的天才,在武宗之境就同時領悟兩種法則意境的真正天才。

霍真也算是一個福緣深厚之人,數十年前,他正在晉陞武宗中期關鍵時刻,無意中得到一份古簡,裡面記載了一份古人修鍊的心得。他從裡面得知,如果從武宗初期開始同時領悟兩種甚至是數種法則意境。不但日後修鍊出來的領域和界域威力比一般修鍊單種法則意境的大得多,而且還可以大幅降低後面大境界的突破。

雖然這種說法的真假已經不可考證,可是霍真還是決定一試。只是武宗初期領悟兩種法則意境,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按照古簡上的記載方法,他開始刻意的壓制金之法則的領悟,開始第二種法則意境的領悟。

花了數年時間,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終於得到了應有的收穫,他果然領悟了第二種法則意境。


數十年過去了,他的金之法則意境還停留在三成,而第二種法則意境的領悟,卻要趕上金之法則了。

而這時候的他依然只是一個武宗初期的武者,與他同一時期的師兄弟,都紛紛晉陞或者是轉做宗門執事護法等職業,只有他,還只是一個內門弟子。

為了有更多的時間修鍊,他刻意的推拒了首席弟子的位置,避免被人打擾。而他的戰力也飆升,兩*則意境雖然無法融合在一起,可是卻可以同時融入劍法之中,讓他的戰力飆升,武宗初期就可以與武宗後期的武者一戰,讓宗門大驚。

原本已經放棄他的宗門長輩們,都紛紛把目光投在他的身上,只是看他一直都沒能突破境界,又只能無奈的放棄。畢竟你就算是戰力再強,如果不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也不值得他們付出太多資源培養。

霍真也不在意,他要的是時間來領悟法則意境,至於其他的修鍊資源,他倒也不是太在意。他相信,等自己兩*則意境完全持平,並且可以同時作出突破的時候,他也不用擔心修鍊資源的問題了。

有他這棵定神神針在,內門弟子們都放心不少,只是他一般很少出手,除非不得已。從數十年只出手三次就可以看得出來,今天他能夠開口說話,就已經表示,他對他們這些人只知道嘴巴里嚷嚷很不滿了。

兩個新人而已,有必要那麼重視嗎?

坐在他旁邊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開口道:「不管怎麼樣,明天我們都得去鬥武台,看看這兩個新人,是如何的囂張!」

霍真撇了撇嘴,沒有說話,站起身來,道:「這種無聊的事情,以後就不要叫我了,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裡浪費。」說完,直接走人。

大家都盯著他消失的背影,卻沒有人敢說他不是,誰讓人家的實力擺在那裡。在這個拳頭至上的世界,說到底,靠的還是實力。

坐在最首位的年輕人見霍真走了,就感覺這會開的沒有什麼意思了,只得揮了揮手,道:「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明天過去看看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鬥武台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宗務堂已經正式下了通知,讓內門弟子前來應戰,如果他們不來應戰的話,唐宋和王浩然兩人就直接上排行榜了。

所以今天的戰鬥會非常的好看,一些外門弟子甚至凌晨就已經結束了修鍊趕到這裡,但是讓他們意外的是,很多弟子直接就坐在這裡打坐鍊氣,讓他們汗顏不已。

所以當很多內門弟子來的時候,發現鬥武台周圍已經沒有他們的位置了。還好,修鍊到武宗之境的高手,就算是相隔數百米,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讓他們如此靠後,實在是鬱悶不已。

當然,如果他們在膽高聲喊出他要挑戰唐宋和王浩然,相信外門的那些師弟師妹們還是會很自覺的給他讓路的,可惜他們沒有那個底氣。

早上八點,唐宋和王浩然聯袂來到鬥武台,直接上了裁判席,這是他們作為擂主的特權。緊隨著他們前來的,是宗務堂的工作人員,也直接上了裁判席,與唐宋和王浩然他們打了招呼。

看著下面人滿為患,宗務堂的執事還是挺高興的,他們一則通知,今天下面來的內門弟子人數就增加了上百倍,跟昨天的寥寥幾人,完全不同。

不過沒有從中看到排行榜上的高手,這讓他稍微有些不快,不過很快就將這不快給消弭,畢竟唐宋和王浩然現在的戰績還不足以吸引排行榜的高手現身。

武宗執事站到前台,壓了壓手,示意大家都安靜下來。然後高聲道:「各位師弟師妹,非常有幸,能夠主持一場鬥武台。清乾劍宗成立數千年,鬥武台也建立了數千年,可是除了解決宗門弟子個人恩怨之外,鬥武台從來沒有啟用過。可是今年,我們有兩位新人師弟勇猛精進,接連擺下外門弟子鬥武台,內門弟子鬥武台,當然,還有可能擺下核心弟子鬥武台,就看各位內門的師弟們有沒有本事終止他們前進的步伐。」

「下面我宣布,內門鬥武台正式開始,下面,有請擂主之一的唐宋師弟上台!」

在宗務堂執事的宣布下,唐宋飄然跳上了鬥武台,向著四周抱拳道:「各位師兄弟姐妹們,在下唐宋,候教!」

唐宋秒殺了在內門弟子中名氣比較大的,好出風頭的裴寂,而王浩然則是以非常詭異的戰鬥方式打敗了許仲標,讓人印象非常的深刻。

所以今天想要上去的人,都得好好的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裴寂雖然愛出風頭,可是實力也是有的,他的土之意境已經達到了一成大圓滿的程度,隨時都可能突破到二成。可以說是已經是內門弟子中的高手,昨天被唐宋秒殺,當時雖然震撼了一批人,可是昨晚回去想想,這裡面也有裴寂大意的原因在內。

連裴寂自己醒來之後也大呼自己大意了,要不然唐宋想要打敗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雖然今天裴寂因為傷沒有好,不可能上台戰鬥,可是他的朋友也不少,其中有實力與他相近的,也有實力略高於他的,聽了裴寂的冤屈之後,決定今天上台教訓教訓唐宋,給裴寂老弟出口氣。

所以唐宋候教兩字剛落,下面就有人回應,「唐宋休狂,我宋謙來會你!」

「嗯,是宋謙師兄,他可是裴寂師兄的好朋友好兄弟啊,看來今天是來給裴寂師兄報仇的了!」內門弟子之中,立即有人認出了宋謙。

「呵呵,這可不一定,昨天裴寂師兄輸得那麼乾脆,宋謙師兄雖然實力略高於裴寂師兄,可是想要報仇,難啊!」

距離鬥武台數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之上,昨天晚上在一起開大會的內門弟子高手們都齊聚在這裡。看到宋謙上台,立即就有人發問,「這個宋謙是什麼來頭,有可能打敗唐宋嗎?」

ps:明天就是除夕,提前祝大家過年好! 「估計難度很大,宋謙實力與裴寂相近,雖然今天有備而來,但是想要打敗唐宋,估計很懸。我猜測他頂多可以比裴寂多堅持一些時間!」有對昨天的戰鬥更了解的內門弟子立即作出了推測。

「這唐宋果真這麼厲害?」有沒有看過唐宋戰鬥的內門弟子提出質疑。

「是真的,唐宋已經領悟了三成雷法意境,雖然他的修為只有武靈中期,可是論真實的戰力,只是領悟了一成法則意境的武宗初期,真不是他的對手。」

「三成雷法意境?這麼厲害!他到底是怎麼修鍊的,小小年紀,只是武靈中期就已經領悟了三成雷法意境,這樣的天才,不是應該只有中州聖域才可能有嗎?」

「不止那個唐宋厲害,那個王浩然也很詭異,昨天內門弟子許仲標連發兩大招,他絲毫無損,甚至連抵擋一下的動作都沒有做,最後許仲標驚愕之下,被他一拳轟下了鬥武台,這兩個新人,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居然如此生猛!」一個內門弟子感慨道。

「好了,不要爭了,他們快要動手了,看下去就知道了。據我估計,這個宋謙最起碼百十個回合還是可以支撐的,只要他努力認真的對待這一次挑戰。」一位站得比較先前的內門弟子見下面鬥武台上唐宋和宋謙就要動手,立即出聲道。

鬥武台上,唐宋看著宋謙,暗地裡搖了搖頭,這些人怎麼就這麼沒有眼力勁呢?一個又一個被秒殺了,可是這些傢伙就能夠找到各種各樣的理由開脫,真是不怕死啊!


他不想這樣無休止的爭鬥下去,雖然戰鬥可以讓他積累經驗,也可以作出突破,可是跟這種實力的武者戰鬥,絲毫不可能把他的潛力激發出來。

所以這樣的戰鬥很無聊,要不是為了拿到進入清乾秘境的入場劵,他根本就不會擺下什麼鬥武台,他是一個低調的人,這樣搞實在是太高調了。

王浩然是一個風騷的人,悶聲發大財才是他唐宋的個性。

「雷霆萬鈞!」唐宋直接施展最強大的殺招,一記雷霆萬鈞在三成雷法意境的加持之下,甚至將數十米空間之內完全給封殺,攻擊還沒有降臨到宋謙的身上,宋謙就已經嘴角溢血,受了嚴重的內傷。

轟!

宋謙被轟得飛出了鬥武台,天空中飄灑著他的鮮血,摔到地上之後,直接暈了過去。

寂靜,鴉雀無聲!

鬥武台下的人驚呆了,山上觀戰的那些老牌內門弟子高手也驚呆了,這個結果,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實在是太打臉了,剛剛他們還在這裡大言不慚的說宋謙在唐宋的手下,最起碼都可以堅持個百十回合,可是現在,又是秒殺。而且看唐宋的樣子,似乎很輕鬆,而宋謙,照樣一點反手之力都沒有。

說明兩者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這個就很恐怖了。

唐宋只是一個武靈中期的武者,雖然領悟了三成法則意境,但是畢竟境界比宋謙低了兩個境界,其中還有一個大境界。雖然有雷法意境的加持,可是照理說,差距也不是這麼大。

但是現在的結果卻是,宋謙完全不夠瞧。

山上的老牌內門弟子都紛紛動容,這個唐宋,果然不能小瞧,敢於擺下鬥武台,定然是有幾分依仗的。看來他叫囂著要打進排行榜前三十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怎麼辦?這個唐宋太囂張了!」

「是啊,一點面子都不給留,都是秒殺,這簡直沒有把我們這些老弟子放在眼裡啊!」

「也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怪胎,新人都這麼厲害!」


「看大師兄他們怎麼說吧,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他們應該會有打算的。」

大家的目光都紛紛投向了人群最前端,那裡站著幾個玉樹臨風的年輕人,長發飄飄,一派瀟洒之像。

內門首席弟子被稱為內門大師兄,這個跟年紀無關。每一個等級的首席弟子,都可以稱為大師兄。而內門大師兄則是長孫沖,無影劍客長孫沖,在清乾劍宗的名氣還是很響亮的。雖然比不上君子劍霍真,可是在內門弟子之中,卻是當之無愧的第二號人物。

沒辦法,霍真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亮了,即便以長孫沖內門首席弟子的地位,也佩服得心服口服。

長孫沖已經修鍊到了武宗初期巔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武宗中期,從而晉陞核心弟子,他也一直都在為此努力。雖然首席弟子很過癮,可是長期與霍真這樣的怪才擺在一起,就讓人心裡有些不舒服了。

所以為了擺脫霍真的陰影,長孫沖迫切的想要晉陞到核心弟子的行列,最起碼心裡壓力可以小一些。

可是法則意境的領悟又豈是那麼容易的,雖然他的修鍊天賦不錯,可是想要突破又談何容易?

倒是唐宋的出現,讓他看到了一個契機,只是他現在還不能肯定,唐宋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值不值得他與之一戰?

所以長孫沖吩咐道:「李之林,你去挑戰唐宋!」

李之林愕然,旁邊的人也愕然,問道:「大師兄,讓李師弟去挑戰,是不是太看重唐宋了?」

李之林乃是內門弟子排行榜第五十名的人物,可以說是內門弟子中高手中的高手,能夠進入排行榜前五十的,都是高手。雖然他只是領悟了兩層法則意境,可是真正的戰力,比起領悟三成法則意境的弟子也不曾多讓。

內門弟子排行榜五十名高手之中,也只有李之林只領悟了兩層法則意境,其他的都已經領悟了三成。

當然,相同境界的法則意境也有強弱之分。就算是同屬性的法則意境,領悟的方向不同,所展現出來的威能也不相同。

所以李之林也有些猶豫的道:「大師兄,我現在就去合適嗎?」

長孫沖冷哼一聲,道:「我讓你去你就去,記住,小心一點!」

李之林見長孫沖主意已定,立即道:「是,大師兄,我立即下去!」

ps:新年即將來臨,祝願所有兄弟姐妹新年身體健康,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李之林的上台,引起了很大的轟動,畢竟他是排行榜五十名的存在,之前的幾個內門弟子雖然名聲都廷在的,可是跟李之林卻是沒法比。

甚至於很多的內門弟子都不理解,為什麼李之林師兄會這麼快就上台挑戰唐宋,畢竟他們從唐宋的身上看不到李之林挑戰他的原因。

當然,李之林是絕對不會向他們解釋,這是大師兄親自下的命令,不然引起的轟動估計會更大。

李之林剛剛上台,山上的議論就開了。

「你們猜猜,李師弟要用多少招?」

「我覺得十招就夠了!」

「沒那麼誇張吧,實事求是的說,那個唐宋的實力還是挺強的,所以李師弟想要獲勝,不會那麼容易!」

「你的意思是李師弟有可能會輸?」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說他贏得沒那麼容易。」

「哼,我相信李師弟的實力!」

「我倒是覺得,李師弟這一戰,確實不太容易,想要分出勝負,起碼在百招開外。」這下開口的,卻是排行榜第十二名的老牌內門弟子,武宗初期巔峰的實力,領悟了三成法則意境的存在。

「陳師兄,你真的這樣覺得嗎?」大家都覺得陳沖之說的有些誇張,百招開外,這唐宋有那麼厲害嗎?要知道就算是一些沒有上榜的老牌內門弟子,在李之林的手上也只能撐百招左右。

他們可不認為唐宋能夠與老牌的內門弟子相比。

要知道,老牌的內門弟子,實力最差的,也已經領悟了兩成法則意境,修為達到了武宗初期。而且一些強大的老牌弟子,都是領悟了三成法則意境的武宗初期巔峰高手,那可不是唐宋這種境界到了,可是修為卻沒到的偽武宗初期巔峰可以比擬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