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對八階獸丹有想法的,在收到此消息之後,立刻動身,前往京城。就算是自知實力不濟的強者,也想要趁着這次動盪的局面渾水摸魚。

九龍殿內

“陛下,在江南蘇杭城上繳的三廂珠寶當中,臣發現了這個!”


勞萬機面色難看,在他的手中捧着一個盒子,這時獻到了帝天宇的面前。

帝天宇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在勞萬機難看的臉色之中,帝天宇也能夠猜測出什麼。

“打開來!”

帝天宇直接對勞萬機說道。雖然心中猜測這盒子之中裝的極有可能是八階獸丹,但是帝天宇還是必須要確認。

得到了帝天宇的命令,勞萬機將這個盒子打開。剎那間濃郁的魂力波動,強大的氣息充斥着整個九龍殿。

殿內的文武百官瞬間一片譁然,一個個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八階獸丹,聽過的人多,但是卻沒有人見到過。

八階獸丹取自八階天獸,八階天獸可是相當於人類武尊層次的強者,這等層次的強者哪一個不是叱吒風雲的存在。

“這就是八階獸丹,果然是一件重寶,若是將之煉化,實力必然大進!”

帝天宇不由感嘆着說道,面對如此一顆八階獸丹,只要是個人都會動心。

雖然八階獸丹之中的魂力狂暴,一般人將之煉化必然爆體而亡,但是對於武帝層次的強者來說,吸收之下,定然能夠瞬間衝破瓶頸到達武尊的層次。

不過整個天賜帝國皇室,恐怕連一個武帝層次的強者也沒有,頂多也就幾名武皇層次的強者而已,所以這八階獸丹對於他們來說有害無益。

“陛下,這不是重寶,這是一個**煩,若是處理不好,我天賜帝國危矣!”

勞萬機立刻說道,讓帝天宇趁早拋去將其佔爲己有的想法。若是帝天宇堅持要留下這八階獸丹的話,必然會引起**煩。

“對,是一個**煩!是一個**煩!”

帝天宇跟着立刻搖了搖頭,剛纔帝天宇的心中的確起了一絲貪婪。

不過他也不是一個無腦之人,一己私慾與整個天賜帝國的存亡之間,如何選擇,帝天宇很清楚。

“諸位愛卿,覺得該如何處理這八階獸丹?”帝天宇跟着問道。

這樣一個燙手山芋,想要將之處理好,並沒有那麼容易,所以帝天宇陷入到了困擾之中。

“依臣之間,這八階獸丹不能夠輕易交給任何一方,如此討好的只會是一方,而得罪的會是其他所有的勢力!”榮國公勞萬機說道。

“那依榮國公之見,該當如何?”帝天宇乍一聽覺得十分在理,跟着問道。

“讓這些強者們自己去爭,陛下大可以定個時間,交出八階獸丹!表明我天賜帝國的態度,若是有人率先到了京城,奪走了八階獸丹,想必其他強者也不會責怪我們天賜帝國!”

勞萬機仔細的爲帝天宇分析着,口中緩緩的說道。

各方強者因爲距離京城有遠有近,收到消息也有快有慢,說不定有人會率先來到京城,逼迫皇室交出。

帝天宇那個時候交出獸丹,表示自己也是無奈之舉,其他勢力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畢竟他可是事先說明的。

“時間定爲多少日之後比較合適?”帝天宇問道。

“二十日之後!二十日的時間,就算是在魂武大陸的最北,最南端的強者,一路的飛行,也能夠趕到京城,所以二十日之後最爲合適!”勞萬機立刻回答道。

“好就定位二十日之後,魏國公何在!”帝天宇點了點頭,隨後說道。

“臣在!”朝堂上的魏國公程良走出來一步,微微頷首躬身說道。

“傳朕旨意,通告天下:朕偶得破天至尊之八階獸丹,惜我皇室無大才,無力煉化此八階獸丹,遂願在二十日之後,獻出獸丹,天下強者,能者擁之!”

帝天宇從龍椅上站了起來,朗聲說道,聲音在九龍殿之內久久的迴盪。

“臣遵旨!”

同一天,程良便立刻將帝天宇的旨意傳達了出去,很快,天賜帝君的意思便傳遍了整個大陸。

飛雲樓二樓夜無悔的房間之中

“帝天宇還算聰明!”

龍靈萱將外面瘋傳的消息告知了夜無悔,夜無悔聽到龍靈萱說的,倒是沒有什麼太意外。

夜無悔當初將八階獸丹送到皇室手中的實力,便有着兩個想法,其一是製造一場京城混亂,這個目的必然能夠達到。其二便是希望藉此除去天賜帝國皇室。

當然,現在帝天宇如此通告天下,恐怕是無法假借天下強者之手除去天賜帝國皇室了。不過對此夜無悔並不急。

“青天還沒有找到我們麼?”

夜無悔確定二十日之後,京城必然發生大亂,到時候就是自己救出夜家的絕佳時機。只是現在夜無悔納悶的是賴青天爲何還沒有回來。

“還沒有,你說的那個雲壞,風陽大哥也還沒有找到!”龍靈萱對夜無悔說道。

“再等等吧,我們還有二十天的時間!”

夜無悔眉頭微皺,心中略顯焦急,但是口中依舊緩緩的說道。

賴青天這麼長時間還沒有找到夜無悔等人,興許是碰到了什麼麻煩,不過以賴青天的修爲已經他的能力,應該足以應付一切變故,所以夜無悔並沒有十分的擔心。

風陽這幾日到處打聽雲壞的下落,京城之中各個幫派幾乎都打聽過了,就是依舊沒有云壞的任何消息。

十五日之後,藥不死的房間之中

“不死,今天感覺怎麼樣?”

今天也是藥不死中毒之後的第三十天,近幾日藥不死的氣色逐漸變好,想必已經快要痊癒了。

“好了,昨天就已經差不多好了!”


藥不死嘿嘿一笑,恢復了他往常的樣子,之前藥不死因爲中毒太深的關係,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現在的他恢復過來,精力充沛的很。

“你看這是什麼!”

藥不死笑着說道的同時,右手一翻,在其掌心之上出現了九顆丹藥,這九顆丹藥之中散發的丹香令人心曠神怡!

“這是用邪霧紫蓮黃煉製的?”

夜無悔驚訝的看着藥不死,從這九顆丹藥之中,夜無悔能夠感覺到,其中有着邪霧紫蓮皇的氣息。

只是夜無悔不知道,藥不死什麼時候偷偷煉製的這些丹藥。

“此丹名爲帝皇丹,是用活根草,皇血草以及邪霧紫蓮皇的蓮葉煉製而成,九片蓮葉剛好煉製成九顆丹藥!”


藥不死嘿嘿一笑。這幾日,藥不死都呆在自己的房間之中好好的休養,在三四日之前,雖然體內的餘毒還沒有徹底的煉化,但是藥不死已經開始煉製起了帝皇丹,三四日的功夫,帝皇丹便煉製成功。

在煉藥方面,藥不死可是天才,其能力不在一些沉浸丹道之中數十年資深煉藥師差。雖然藥不死第一次煉製帝皇丹,但是對於帝皇丹的煉製方法還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才能夠在兩三日的功夫之內,成功煉製出帝皇丹。

夜無悔從藥不死手中接過這九顆帝皇丹,隨後將其中一顆直接吞入口中。

“帝皇丹的藥性很猛,你需要兩三個時辰的靜坐,方能將藥效全部吸收!”

等夜無悔服下帝皇丹之後,藥不死立刻對夜無悔說道。

夜無悔只感覺到丹田之中傳來一股溫熱之感,彷彿久違的修爲逐漸的在恢復,當聽到藥不死說的之後,立刻來到了牀榻之上,坐下來調息。藥不死則是守在一邊。

兩三個的時辰對於夜無悔來說是漫長的,但是這個實力提升的過程卻讓夜無悔感覺到非常的暢快,他清晰的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步的恢復。

兩個時辰過去,夜無悔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此時此刻,久違的實力終於再度恢復,讓夜無悔興奮不已。


“無悔哥哥,風陽大哥回來了!”

龍靈萱急衝衝的衝進了藥不死的房間之中,都沒有敲門,火急火燎的說道,她這魯莽的行爲不由令夜無悔夜無悔微微皺眉。

雖然平日裏龍靈萱就不是那種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大大咧咧的,但是卻還不至於如此的莽撞,這裏畢竟是藥不死的房間,至少也應該敲一下門,然後再破門而入。

但現在夜無悔沒有時間責怪龍靈萱,因爲他知道龍靈萱肯定是因爲着急的原因纔會如此。特別是夜無悔聽到風陽前來的消息。

“風陽,怎麼樣,有消息了麼?”

在龍靈萱破門而入之後,風陽也跟着走進了藥不死的房間之中,此刻的風陽滿頭的大汗,口中不停的喘着粗氣,似乎是一路飛奔而來的,臉上還帶着焦急之色。

“雲壞的消息沒有,但是我打聽到了青天的消息!”

風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同時如此說道。

風陽的話不由讓夜無悔一愣,第一個出現在他腦海之中的念頭就是——青天出事了。否則的話,賴青天怎麼會不和風陽一同前來? “青天出什麼事了?”

夜無悔立刻從牀上跳了起來,當即對風陽問道。


夜無悔的眼中帶着疑惑不解之色,京城之中根本就沒有人認識賴青天,而且賴青天在來京城之前就已經和夜無悔分開了,所以絕對不會有人想到賴青天和夜無悔之間的關係。

Wωω ⊙ttκǎ n ⊙c ○

賴青天這個時候出事,在夜無悔的眼中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出這樣的事情還真是一個麻煩,因爲夜無悔的時間不多,再過五日,便是天賜帝國皇室承諾交出八階獸丹的日子,到那個時候也是夜無悔動手的最佳時機。

“青天被抓進了京城大牢之中,似乎就是因爲傳播謠言的緣故!”風陽對夜無悔回答道。

皇室早就已經下令,追查此謠言的來源。但是想要查到其來源何等的困難。至於傳播者倒是不難抓。

實際上,賴青天是故意被抓進京城大牢之中的。在皇室下令之後,他完全可以停止謠言的傳播,因爲這個時候這所謂的謠言已經有不少人知道,有人會幫賴青天將這消息擴散。

但是賴青天想到,夜無悔來到京城主要目的是爲了什麼?還不是爲了能夠救出夜家上下。

夜家上下就被關押在京城大牢之中,所以賴青天鋌而走險,打算用這種方式混入到京城大牢之中,打探夜家在大牢之中的情況。

“京城大牢?”

夜無悔口中喃喃的說道,似乎是若有所思,跟着轉頭看向了藥不死。

“不死,給我一些治傷的丹藥,我要出去一趟!”夜無悔對藥不死直接問道。

藥不死乃是夜無悔的丹藥庫,當初可就說好了,只要夜無悔幫助藥不死解決煉丹爐以及藥材的問題,那麼藥不死就跟着夜無悔走,並且提供各種丹藥。

現在夜無悔問藥不死要些普通的丹藥自然是毫不客氣。

“有,當然有!”藥不死說道的同時,翻手出去了兩個藥瓶,“這一瓶之中的是金瘡丹,這一瓶是大還丹。一者治外傷,一者治內傷,每一瓶都有五顆,應該夠用了吧!”

“夠了,風陽,跟我走一趟!”

夜無悔接過藥不死手中的兩瓶丹藥之後,跟着對風陽說道,隨後風陽跟着夜無悔便出門而去。

夜無悔和風陽兩人皆是身穿着一身的黑袍,行走在京城的街道上。

原本風陽以爲夜無悔是前往京城大牢救賴青天的,但是夜無悔行走的路徑告訴風陽,並不是如此。

“無悔,你這是要去哪裏?”

行走了很長一段距離之後,風陽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便對夜無悔問道。賴青天現在正在京城大牢之中,指不定忍受着什麼樣的折磨,必須要立刻將他從牢里弄出來纔是。

“我去找一個朋友,不然,怎麼進入到京城大牢之中?”夜無悔口中平靜的說道,直奔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賴青天是因爲自己的事情才身陷京城大牢之中,夜無悔對此又怎麼可能置之不理。只不過京城大牢沒有這麼好進去,得找人幫忙才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