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殺死丁牧,你管那麼多幹什麼?真把自己當成名門正派了?別忘了,我們是邪魔外道,以多欺少怎麼了?只要能殺死丁牧,誰還管那麼多?”哭閻王語氣不善,“更何況,難道你還以爲丁牧是普通的窺天境煉氣士嗎?”

禍浦點頭,“有道理。那就,一起出手吧。”

話音落處,暗影軒的仙帝十三身形直接消失,再也感受不到蹤跡。

暗影軒修煉的是刺殺之法,所有加入暗影軒的人只有代號,沒有名字,而且只有仙帝大能,才能得到數字代號,這個代號代表了他們在暗影軒內的排名。

十三,就代表暗影軒內排名第十三。

無情墓的仙帝屈絳一言不發,卻已經圍了上來。

無情墓修煉的是無情道,生性冷漠,絕情絕義,和丁牧修煉的以殺證道有幾分類似,越是絕情絕義,修煉進展就越快,所以無情墓是最沒有人情味的宗門,沒有之一。

若是沒有足夠的抗壓能力,無情墓的弟子絕對都要發瘋。

哭閻王更是沒有任何猶豫,他剛纔就在丁牧手裏吃了虧,這次一定要把場子找回來!

禍浦取出長劍,加入戰團。

至魔山修煉的是魔劍,類似於劍修,但是又極爲依賴魔氣,算是取了劍修和魔修的雙方所長,一旦修煉有成,威力極大。

殃魚就更不用說了,雖然被自在歸真劍所傷,但還沒有危及到性命,不會輕易退出戰鬥。

於是丁牧就被五名仙帝大能包圍了,一時之間、哭喪之聲、寂滅刀意、魔劍威勢將丁牧籠罩,若是換成尋常人,根本承受不住這種壓力,更何況還有隱藏在暗處,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起致命一擊的暗影軒十三,和一臉死人相的屈絳在一旁虎視眈眈。

一直隱藏在暗處、負責觀察丁牧的歸元宗仙尊大能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是真的着急了,取出傳訊石發訊息:“宗主,你們到哪了?哭魂齋、滅神、至魔山、暗影軒和無情墓的五名仙帝大能,馬上就要對丁牧執事出手了!!”

“不必着急,我們到了。”

話音落處,凌齊、許至帶着十幾名歸元宗的長老突然現身,恐怖的威壓升騰而起,哭閻王、殃魚、禍浦、屈絳幾人感應到這股恐怖的威壓,臉色一下就變了,再也顧不上對付丁牧直接激發祕法,全力逃跑。

這個時候要是跑得慢一點,絕對是死定了!

凌齊發出一聲冷哼,“現在想跑?晚了!” 從凌齊和許至得到消息,到他們兩個帶領十幾名長老趕過來,也不過就是一分鐘的時間,由此可見歸元宗的效率確實很高。

丁牧就無語了,他明明已經準備好同時和五名仙帝大能對抗了,並且心裏多多少少有些把握。

畢竟他修煉成了自在歸真劍,肉身又極度強悍,勝過了仙帝第一層的大能,再加上識海中的小草可以源源不斷提供生機,只要他沒有被直接殺死,都能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再加上殺意分身,丁牧有信心讓斷龍大陸六大宗門的仙帝大能付出足夠的代價,結果,凌齊和許至帶着十幾名長老趕了過來,這不剛現身,哭閻王等人就直接跑路了,連一句場面話都不敢說。

至於六大宗門的其他弟子,自然是被直接捨棄了。

都這個時候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不錯了,誰還惦記其他人的安危?

凌齊和許至早就料到了這種局面,大手一揮,身後十幾名長老就衝了出去。

歸元宗長老可都是仙帝大能,修爲最次也是仙帝第一層,十幾個人的人數優勢,加上凌齊和許至的戰略威懾,哭閻王等人根本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心思,只想着趕緊跑路,所以這場戰鬥完全是一面倒,被丁牧打傷的殃魚連十秒都沒堅持下來就被歸元宗的長老擒住,帶了回來。

不多時,屈絳也被抓了回來,但是哭閻王和禍浦卻是成功逃跑了,畢竟都是仙帝大能,總要有點壓箱底的手段,讓他們跑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眼看大局已定,凌齊和許至來到丁牧身邊,“丁牧,怎麼樣?你沒受傷吧?”

丁牧已經將殺意分身收起來,臉上露出幾分無奈,“你們就不能等等再來嗎?好不容易纔有這麼一個機會和斷龍大陸的仙帝過招,結果你們一來,人全跑了!”

凌齊頓時無語,我們是來救你的好吧?

難道你還真以爲自己能和斷龍大陸的六大宗門仙帝對抗不成?

許至呵呵笑道:“丁牧,我們知道你厲害,但是同時對上六名仙帝大能,這可不是鬧着玩的,我和凌宗主擔心你的安危,這才急忙趕過來。要是讓我們知道你就是這麼明目張膽地來調查斷龍大陸六大宗門來嵐塵大陸的目的,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你過來的!”


丁牧撇撇嘴,不說話了,這個時候打嘴仗沒什麼意思。

凌齊又問:“那你這次打探到什麼消息了嗎?”

丁牧說道:“斷龍大陸六大宗門來到嵐塵大陸就是要和歸元宗作對的,這是我搜魂得到的消息,不過我覺得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有兩名仙帝大能都被抓住了,直接搜魂不就行了。”

凌齊搖頭,“沒有那麼簡單,對仙帝大能施展搜魂術不是那麼容易的。能修煉到仙帝境界,元神也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就算被搜魂,仙帝大能也能通過各種手段,隱藏重要的消息,甚至是改變對某些消息的記憶,對仙帝大能搜魂,不僅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還有可能會被誤導。”

丁牧好奇,“還有這種說法?”

許至笑道:“丁牧啊,你現在空有仙帝級別的戰力,但是卻沒有仙帝的修爲境界,對這些瞭解自然不多。等你真正突破到仙帝境界之後,你就會發現你的元神會產生質變,這種變化纔是讓仙帝大能擁有數倍、甚至數十倍與仙尊大能戰力的根本原因。”

“這不僅僅是元神強度的提高,還代表了很多東西,具體的我在這這裏就不跟你細說了,你就好好修煉吧,等你突破到仙帝境界之後,自然會明白。”

丁牧感覺自己受到爲了鄙視,但是又無法反駁,只能指了指被抓過來的殃魚,說道:“要不,讓我試試能不能對他搜魂?”

殃魚面色大變,“丁牧,你敢!!”

“怎麼不敢?”丁牧反問,“剛纔要不是你跑得快,你已經死了。”

殃魚語塞,已經落到了歸元宗手裏,再逞強說這些,就沒意思了。

凌齊笑道:“可以啊,你試試吧,有些事,總要嘗試一下才知道怎麼回事。”


丁牧將手放到殃魚的腦袋上,搜魂術發動,雖然能得到一些消息,但這些消息都是凌亂的,沒有任何價值,便收回了手。

凌齊問道:“怎麼樣?有什麼收穫嗎?”

丁牧搖頭,“沒什麼收穫,不過我覺得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麼辦法?”

“只要讓殃魚體內的靈氣消散,他的元神自然就無法對抗搜魂術,對不對?”丁牧說道。

許至搖頭,“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想要讓殃魚體內靈氣消散,也只有封靈術能夠做到,但施展封靈術,會讓一個範圍內的靈氣消散,根本無法施展搜魂術。”

丁牧從納空戒裏取出長劍,“不如讓我試試?”

話音落處,丁牧已經施展出自在歸真劍,對準殃魚,凝而不發,然後殃魚體內的氣息波動就開始快速下降,僅僅幾秒鐘之後,殃魚就失去了對靈氣的感知,仿若修爲盡失。

許至也感應到了這一變化,心中驚喜,急忙擡起手放到殃魚的頭上,搜魂術發動。

這一次,殃魚的臉上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用力掙扎想要掙脫許至的右手,但是根本沒用。

片刻後,許至收回右手,臉色嚴肅,“有效,但是這個消息有點麻煩,咱們還是回去說吧。”

“不急。”

凌齊也來到殃魚面前,搜魂術再次發動,片刻後收回右手,殃魚已經徹底昏迷過去。

哪怕他是仙帝大能,在失去靈氣的情況下被兩名仙帝大能搜魂,他的元神也受到了極大的創傷,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恢復!

搜魂之後,凌齊的臉上也露出了嚴肅的神色。

“把屈絳也帶過來。”

把屈絳帶過來之後,不需要多說,丁牧將長劍指向了屈絳,等屈絳體內的靈氣波動消散之後,凌齊和許至兩人先後施展搜魂術,然後,兩人的臉色更加嚴肅了。

“丁牧,這次多虧有你,要不然我們也得不到這些消息,殃魚和屈絳就交給你了,隨便你怎麼處理。”

丁牧點頭,沒有任何留情的意思,長劍刺下,直接將殃魚和屈絳殺死,將兩人的元神攝出來,直接吞噬!

兩名仙帝大能的元神,應該能給丁牧帶來不少的提升吧? 丁牧吞噬了殃魚和屈絳的元神之後並沒有馬上修煉,而是將靈氣積攢起來,等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完再說。

歸元宗長老的效率很高,斷龍大陸六大宗門都在這座山上,十幾名仙帝大能聯手,除了哭閻王、十三、禍浦和一開始就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的單牙,剩下的人一個都要沒有跑掉,要麼被殺,要麼被抓。

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完,衆人返回歸元宗。

從凌齊和許至的臉色來看,兩人必然是從殃魚和屈絳元神裏得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但具體是什麼,丁牧還不知道,不過等他把殃魚和屈絳兩人元神徹底吞噬,轉化爲修爲之後,他多多少少也能得到一些消息,所以他並不着急。

但是就在丁牧打算返回的時候,許至叫住了他,“丁牧,你過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

跟着許至來到後山,凌齊已經在這裏等着他們了。

“丁牧,你一定很好奇我們從殃魚還有屈絳那裏得到了什麼消息吧?”

丁牧搖頭,“不好奇,不過就是斷龍大陸六大宗門聯合了某個更加厲害的勢力,想要共同對抗歸元宗。你們之所以露出這副神色,不過就是敵人的強大超出了你們的想象罷了。”

凌齊和許至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都看到了幾分驚訝。

能像丁牧這般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徹,真的不多見了。

能讓他們如此鄭重對待的,也就只有超乎他們想象的敵人了。

連他們都覺得難以對付,丁牧的臉色卻沒有什麼變化,這可不是丁牧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而是丁牧有很強的信心,而且知道不管面對什麼情況,無謂的慌亂和着急都是沒有用的,不如冷靜先來想想如何應對。

“沒錯,你說的很對,這次我們從殃魚還有屈絳的元神裏得到了一些消息,斷龍大陸六大宗門之所以敢來到嵐塵大陸和我們歸元宗作對,主要是因爲有一個極其龐大的勢力在暗中和他們六大宗門達成了合作,要共同和我們歸元宗對抗,入主嵐塵大陸!”

“一個極其龐大的勢力?”

丁牧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天外教,又問:“還有別的消息嗎?”

凌齊說道:“沒了,殃魚和屈絳在六大宗門的仙帝之中也是排名比較靠後的,他們能得到的消息也不多,就算施展搜魂,也只是知道有一個隱藏在暗中,而且極爲強大的勢力一直以滅掉我們歸元宗爲目的,其他的,就沒有消息了。”

丁牧點頭,沒再說什麼。

許至說道:“丁牧,原本這個消息只能告訴諸位長老,不過考慮到你名譽執事的身份,而且已經具備了仙帝級別的戰力,所以我們才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同時也想問問你是什麼意思。”

丁牧好奇,“什麼叫我是什麼意思?”

凌齊擡手,打斷了許至的話,說道:“如今的情況你應該也已經看出來了,咱們歸元宗內雖然還有幾個宗主候選人,但是他們和你比起來,真的差得太多了,我和許宗主都覺得你是最合適的宗主人選。”

“如果你有意爭取宗主之位,這次對抗斷龍大陸六大宗門和那個隱藏極深的勢力的時候,我們會有意栽培你,多給你一些機會積攢威望,幫助你登上宗主之位。”

丁牧聽到這裏就急忙擺手,“行了,不用說了,我對宗主之位沒有興趣,你們還是趕緊放棄這個想法吧,要是有別的合適的人選,你們還是把心思放在他身上吧。”

凌齊和許至互相看了一眼,“丁牧,我再問你一次,你認真的?”

“很認真!”

丁牧怕兩人不信,又說道:“對我來說,歸元宗也好,嵐塵大陸也罷,甚至這千嵐星也無所謂,對我來說不過就是一個過渡而已,等我修爲突破到仙尊境界之後,我會去宇宙遊歷。”

“宇宙這麼大,不知道還有多少星球沒有被發現,探索宇宙的精彩,難道不比留在歸元宗當宗主好嗎?更何況留在這裏,每天還有這麼多事要做,我可沒那麼多心思。”

“簡單一點說就是,我的目標是遙遠的星辰和宇宙,不是千嵐星。”

凌齊點頭,原本他對丁牧放棄宗主候選人的舉動還有些懷疑,如今聽到丁牧這番話,最後的懷疑也已經完全消散,丁牧是真的對歸元宗宗主的位子沒什麼興趣,既然如此,那他就只能改變一下策略了。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也就跟你直說了。我們歸元宗每一次宗主選拔都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既然你對宗主之位沒什麼興趣,那我建議你從現在開始,儘量淡化你對歸元宗的影響,這樣你纔不會這該其他宗主候選人的光芒,等到真正選拔開始的時候,你也能少很多麻煩。”

“至於這次對抗斷龍大陸六大宗門和那個隱藏極深的勢力,你就不要插手了,好好修煉吧。目前你仍舊是咱們歸元宗的名譽之事,宗主候選人的身份也保留着,你若是遇到什麼困難,隨時可以回來找我們,後山的那棟小樓也給你留着。”

“總之你只要記住,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你永遠都是咱們歸元宗的人,誰敢欺負你,咱們歸元宗絕對不會放過他!”

丁牧笑了笑,“好,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就,走了?”

凌齊點頭,“許老二,你送送丁牧吧,我去把其他長老召集起來,咱們歸元宗沉寂了這麼長時間,大概有些人有已經忘記咱們歸元宗的厲害了。這次,我就要讓斷龍大陸六大宗門付出代價!!”

許至點頭,帶着丁牧離開閉關室,打算一路把丁牧送出歸元宗,丁牧卻停住了,“許宗主,不用送了,等凌宗主那邊把事情安排好,我還要找戰長老一趟,當初是他引薦我加入歸元宗的,想必他也知道我是宗主候選人這件事,既然我決定放棄了,總該和他說一聲。”


許至想了想,“也對,那行,那你先回房間,等我們這邊會議結束,我讓戰長老去找你就行了。”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丁牧轉身朝着小樓飛去,他之所以要在離開歸元宗之前見戰長老一面,就是要試探一下,戰長老到底是不是天外教的人! 當初在光武城的時候,丁牧和石輝、龔封發生衝突,劉鼎專門請來了戰長老,才壓住了局面,讓石輝和龔封付出了代價。

後來劉鼎又和丁牧提到了天外教,丁牧就在懷疑戰長老和天外教到底有沒有關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