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她說完之後,隨之緩緩抬手,其掌中有幽光閃過,一塊透明的影印石,隨之出現在的他的掌心。

「這是……」前方喻師姐見狀,目光隨之凝聚。

在看清了影印石內的畫面之後,她的雙眸陡然一凝,臉色不禁微變。

「南宮師叔祖的破魔三式!」

「此子。」

喻師姐欲言又止,臉上的神情若有所思。

這逍遙碑的排名,第七名之下均可無視,但若是有人撼動了排名前七的位置,此事怕是會有些麻煩,畢竟前七的天驕強者,代表的可是主峰的掌門真人的榮譽。

「他就是葉飛,明天的排名武會,不知七師兄可有把握勝他?」江雪雁臉上閃過一絲冷笑,望向前方之人,低聲提醒道。

府邸門前,喻師姐聞言若有所思,一番沉默之後,其雙眸內閃過一絲寒意。

破魔三式,一般的宗門弟子,或許不清楚其威勢,但身為宗門內的排名天驕,眼前這位喻師姐,無疑是心知肚明。

若論實力,喻師姐在逍遙門上,只能排名到第二,但此女的心思縝密,心機深沉,絕非一般的宗門弟子能與之相比,這也是江雪雁在得知葉飛的實力之後,便是首相尋到眼前之人的原因。

「南宮師叔祖,終於收了一個像樣的弟子。」

「……」

府邸門前,喻師姐低喃一聲,隨之抬頭望向遠處的夜空。

夜色,在悄然加重,時而有寒風拂過,帶起陣陣涼意,排名武會的前夜,逍遙門內暗流涌動。 逍遙門,白峰之巔。

府邸古陣,早已經復原,化魔閣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葉飛進入府邸之後,便是直接回到了之前的密室之內,方才與那徐清鳳一戰,他同樣消耗了不少,還需儘快恢復一番。

密室之內,葉飛此刻盤膝而坐,四周空氣中的魔煞之力,向著他的四周瘋狂凝聚。

「嗯?」

沉默片刻之後,葉飛忽然睜開雙眼,他緩緩抬起來了手臂,掌中出現了一根暗紅色的竹笛,其上正閃動著微光。

光芒閃動不定,帶著幾分詭異的氣息。

美女明星看上我 「妖風……」

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刻心念一動,只見一道紅芒閃過,在他的跟前,已然多出了一具身軀。

此人,正是在之前,魔魂宗之時,早已經身亡的那位紫殿殿主。

而此時,這妖風的周身,竟是忽然有紫光閃動,彷彿有某種力量在蠢蠢欲動,但葉飛的靈識掃去之後,卻是一無所獲。

「那是一具悟道化身。」

「別怪小爺沒提醒你,這些化身那都是不要命的存在,以後遇到這樣的人,趕緊躲遠一點,。」密室之內,一旁的牧童,在掃了一眼前方妖風的身軀之後,隨之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不禁面色一怔。

「悟道化身?」

這牧童話語中的意思,他顯然不太明白。

而更讓葉飛有些疑惑的是,眼前這個變異的靈體,似乎知曉一些連他都不曾聽聞的東西。

「就是……

「額,小爺忘了。」

牧童抓了抓腦袋,臉上露出茫然之色。

前方葉飛聞言,一陣無語,眼前的靈體,應該是與璇兒一樣,繼承了一些遠古傳承記憶,只是陷入牧童的記憶有些殘碎。

「你可知,這具化身的身軀,為何會發出紫光?」葉飛沒有追問悟道化身的來歷,而是換了一個問題,低聲開口問道。

「當然知道!」

「小爺身為遠古始靈,就沒有不知道的事情,這悟道化身之所有出現異動,定是在附近不遠處,有著另外一具化身的出現。」

「而且這些化身,屬於同一個強者。」

密室之內,牧童眼前一亮,此刻連連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目光隨之微閃,如此說來,逍遙宗內,應該有著另一個妖風,只是不知這些化身之間,是否在之前就存在著聯繫。

又或者,逍遙門內的化身,屬於只是單獨的另外一個個體。

這些事情,顯然已然超越了如今實力,所能理解的範圍。

「能夠凝聚悟道化身的強者,有多強?」葉飛稍有沉吟,隨之再次開口問道。

密室內,牧童聽聞此言,臉上露出思索之色,在想了許久之後,他隨即輕輕搖頭道:「很強,很強,具體的小爺不知道。」

此言一出,葉飛不禁淡笑一聲,隨之輕輕搖頭。

靈體的傳承記憶,本身極為有限,眼前這隻魔靈,能夠說出悟道化身,已然是極為不凡了,至於其他的事情,怕是其知道的著實不多。

但按照葉飛分析,那至少應該是真仙之境的強者,畢竟妖風的實力,本身就極為不凡。

「收!」稍有沉默之後,葉飛將眼前的身軀,收入了紅仙竹笛之內。

密室內,正當他在此準備修鍊之時,其眼中忽然有精光閃過,緩緩抬頭掃向前方。

一旁的牧童,此時也是忽然轉頭,他的雙瞳之內,泛起一道清幽之芒。

「葉飛,你不是說,這府邸的古陣,沒有人能輕易闖進來嗎?」

「又在忽悠小爺?」

牧童身為靈力,雖然戰力不佳,但感知力同樣極為不凡,在葉飛察覺到的瞬間,他也是感覺到了異樣。

要知道,這魔靈之所以敢幻化成葉飛的模樣,在逍遙門內到處亂竄,那多半是依仗著化魔閣的防禦古陣,葉飛曾告訴過他,此陣無人能夠踏入。

「來者,同屬逍遙碑上的排名強者,能夠潛入魔閣,可見排名不低。」

密室內,葉飛目光一凝,隨之站起身來。

「你留在閣內……」

說完之後,他身形閃動,瞬間消失在了密室之內。

密室之內,後方的牧童,忍不住白了遠處消失的位置一眼,隨之轉身躺在了一塊石台之上,就算葉飛不提醒,這等危險之事,他才懶得理會。

……

化魔閣內,此刻葉飛身形,已然出現在了閣內中庭一座房間門前,這裡是紅玉平時居住的地方。

撿個王子回家 此刻,四周空氣之中,還殘留著魔煞之力的波動,而前方屋內早已空無一人。

「潛入古陣,帶走紅玉,還能逃出葉某的感知。」

「有意思。」

葉飛目光微閃,當他感受到,屋門前空氣中殘留的氣息之後,便是已然猜到,對方是為他而來,顯然是故意留下了蹤跡。

稍有沉默,他的身形,隨之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逍遙門,此刻夜空之中,葉飛感受著空氣中的氣息,很快便是立刻了宗門範圍,身形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流光,向著遠處踏空而去。

……

距離逍遙門,向東面平原,大約數千里開外,有著一處巨大的天然風谷,此地已然徹底脫離了宗門的範圍。

風谷半空,此刻夜色之下,半空之中正矗立著三道身影。

「大姐,我們這般故意留下氣息,那人真的回來嗎?」夜空之中,一位身形精瘦,短髮,長衫的青年,此刻忍不住低聲開口問道。

在他的身旁,另外那位青年,同時也是忍不住上前一步。

「一個婢女而已,若是我是他,定不會輕易來此。」這位青年,同樣身穿內宗長衫,其相貌與身旁的青年,似乎有幾分相似,二人應該是親兄弟無疑。

前方半空,那矗立虛空的女子,此時臉上露出輕笑。

「他,一定回來。」

「此子敢與徐師祖動手,可見是極為自負之人,哪怕明知道是陷阱,他多半也會義無反顧。」這開口之人,聲音平淡如水,臉上的笑容很是平靜。

就在三人交談之時,前方遠處夜空之中,已然有一道流光劃過。

下一刻,葉飛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了三人的視線之中。

風谷之上,此刻半空之中,那為首的女子,臉上的神情不變,此刻閃身上前一步。

「落雨閣,喻素青。」

「葉師弟,在下等候已久……」前方半空之中,喻師姐微微一笑,隨之抬手抱拳,看其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的友善。

她在說完之後,隨之轉頭望向身旁的二人。

「他們二人,是在下家弟,喻水,喻浪,我等三人同屬主峰弟子。」喻師姐輕聲開口,像是老朋友見面一拜,此刻開口介紹道。

一旁二人,此時也是同時禮貌抬手,向著前方的葉飛微微點頭。

夜空之中,前方不遠處,葉飛身形頓住,在掃了三人一眼之後,他此刻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之前所見的逍遙碑排名,隨之回憶在了腦海之中。

「喻素青,喻水,喻浪,逍遙碑分別排在二三四名,你三人是南辰的關門弟子。」葉飛面色平靜,此刻緩緩開口道。

前方三人,在聽到葉飛直呼掌門名諱之後,臉上不免閃過一絲不悅之色。

但並未太過在意,南宮師叔祖的性子,他們三人十分了解,宗門的門規,時常被無視,眼前之人身為其弟子,多半也是如此。

「正是。」

「明天的排名武會,師姐希望你不要參與,相信你應該清楚,南宮師叔祖的上幾任弟子,如何隕落的不用師姐多說吧。」

喻素青神情始終如一,此刻望向葉飛輕聲開口道。

聽聞此言,葉飛目光沉靜,只是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我府內之人,現在何處?」葉飛沒有回應前方之人的話語,而是隨之開口反問道。

他在踏入此地之後,靈識便是隨之橫掃開來,卻是並沒有感應到紅玉的氣息,若非如此,葉飛怕是懶得與眼前這幾人廢話。

前方半空,喻素青微微一笑隨之輕聲道:「「她很好,在你離開逍遙門之時,她就已經回到了化魔閣。」

「葉師弟,你現在可以回答師姐的問題了嗎?」

夜空之下,葉飛聽聞此言,嘴角劃過一絲淡笑。

逍遙門的排名之爭,他本身沒有大多興趣,若不是那南宮邪的承諾,明天的排名武會,他斷然不會參與,但想要儘快提升實力,逍遙碑的首名他必須拿到。

「別廢話,你們一起上吧。」

葉飛目光一凝,周身氣勢凝聚,體內的魔煞之力暴漲,此刻氣勢如虹。

眼前三人,分別排在逍遙碑的二三四名,若是今夜能將其解決,明天的排名之上,無疑會變得輕鬆許多,逍遙門的排名強者,實際上並沒有多少。

霎時間,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空氣中,隱約有寒意襲來,透著淡淡的殺機。

「哼,狂妄!」

「真當我等不敢殺你?」 都市超級醫聖 前方半空之中,一旁的那位喻水,此刻雙目一猙,臉上寒芒浮現,體內的力量隨之爆發。

此人看似其貌不揚,此刻氣勢爆發,手背上的星點,竟是點亮了四顆之多,無疑是一位實打實的四星天魔。

「大姐,此人如你所料,確實是自負到了極點,這樣的蠢貨能夠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迹了。」一旁的喻浪此時也是有些忍不住了。

放眼整個逍遙門,還沒有人敢在他們姐弟面前這般囂張。

伴隨著前方三人的氣勢爆發,對於逍遙碑的排名天驕的實力,葉飛此刻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除了那位喻師姐之外,後面的排名弟子,實力應該都在五星天魔之下。

至於排名第一的那位大師兄,葉飛如今不好猜測。

「葉師弟,既然這樣,那就休怪師姐不顧同門之誼了。」

「作為師姐,我應該提醒你一句,自負從來都是修鍊者的大忌。」喻素青輕開口,她周身氣息爆發,手背上的五顆星點同時點亮。

五星天魔的威壓之力,瞬間橫掃了全場。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三人隨之同時出手,風谷的夜空,在那狂暴的魔煞之力下,此刻讓人感覺烏雲密布,彷彿暴風雨即將臨近。

「自負二字,往往只會出現在弱者的身上。」

「九玄劍,凝。」

夜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抬手之下一把彩光仙劍,隨之落入了他的掌中,伴隨著魔煞之力的融入,九玄劍瞬間被幽光包裹。

他的身形,帶出一道流光,面對前方三人,此時不退反進。

「砰!」

「轟……轟隆。」

震耳的爆響聲,此刻在夜空之中回蕩,恐怖的反震之力,同時橫掃八方。

葉飛手持仙劍,眼中泛起了戰意,向眼前這般,實力與他相差無幾的魔修,此刻正面一戰之下,對於他體內力量的融合,有著極大的幫助。

不曾施展術法神通,全憑藉硬實力的碰撞,這樣純粹的交戰,葉飛絕對是來者不拒。

「嘶!好強。」

「他的硬實力,絕對達到了四星天魔的水平,若是此子渡過魔劫,力量怕是還會暴漲。」

風谷半空,喻素青姐弟三人,此刻是越大越心驚,每一次的碰撞之下,他們儘管不輸前方之人,但那葉飛身上的氣勢,似乎是越戰越勇。

前方半空之中,姐弟三人此刻對視一眼,隨之邊戰邊退,身形慢慢向著下方的風谷靠近。

這片天然的風谷之內,此刻呼嘯的罡風,在不斷的橫掃之下,形成一個巨大罡風漩渦,那其中的撕扯之力,可謂是極其不凡。

但對於天魔強者而言,則是可以完全無視。

「布陣!」風谷之內,喻素青顯然是早有算計,只見她輕喝一聲,隨之身形退開。

話音落下,她的雙手迅速掐訣。

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後方那兄弟二人,此時也是不在糾#纏,身形閃動之下,此時以三才方位,將葉飛的身形圍繞在了中心。

「陣法么……葉某等你們完成。」葉飛淡笑一聲,並未著急著出手。

在他領悟的古印界脈之後,這世間能夠困住他的陣法,幾乎可以說沒有,這姐弟三人明顯有備而來,此刻施展的陣法,葉飛還真想見識一番。 風谷之內,半空之中的三人,此刻周身的魔煞之力,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隨之凝聚到了極致。

這片區域內,地勢被瞬間擾亂,谷內的罡風彷彿忽然停滯,化作一道道封印細絲,其內夾雜著喻家三姐弟的天魔之力,形成一個巨大的結界屏障。

眨眼間,整個人風谷被完全封鎖。

「呵,葉師弟,此陣你若能破除,我姐弟三人即刻認輸。」喻素青輕笑一聲,隨之輕聲開口道。

夜色之下,那閃動的封印屏障,如同一個巨大的黑球,被風谷四周的岩壁夾雜在其內,而球體的中心,葉飛踏空而立,臉上的神情沉靜。

此陣看似不凡,但還不足以困住他。

這姐弟三人,深夜將他引來,若只有這點手段,這逍遙碑排名強者,不免讓葉飛有些失望。

「九轉封魔手。」

「融!」

封陣之內,葉飛目光一凝,體內的魔煞之力隨之暴漲,他的雙臂瞬間被幽芒包裹,下一瞬身形帶出殘影,向著眼前的屏障衝去。

「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