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林宛起身跳落,來到龍小虎身邊,還沒等龍小虎開口,便說道,“那裏……那裏還有一隻。”

龍小虎擡頭去看,卻看到一隻木製飛鳥,從上空俯衝,一下來到二人面前。

前段鳥喙微張,削尖的口中猛的射出一股真氣。林宛躲閃不及,急忙拿出一塊圓盤抵擋,卻被這真氣擊飛,撞在牆上,暈了過去。

龍小虎見這怪樣飛鳥,心中頭痛,正要拿出僅剩一次的玄冰萬里對付,一旁那鐵人忽然一動。

“什麼?”龍小虎驚訝轉頭,卻看到那鐵人睜開玄冰束縛,慢慢走了出來。

少帥都市生存日記 ?”之前一個鐵人他已經應付不了,如今加上一隻木鳥,這簡直就是噩夢。

正在萬分頭痛,龍小虎感到胸口好似有什麼東西正在散發濃濃能量,好似有些興奮。龍小虎伸手一探,正是那輝煌鑑,此刻散發着灼熱氣息。

“這東西?有什麼用。”之前龍小虎便猜測它是件寶物,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搶奪,只是到手之後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便只好整日讓它躺在戒指裏頭。

如今這輝煌鑑無故散發灼熱氣息,定是有什麼特別之事發生。龍小虎將它捧在手中,細細端詳。

空中木鳥,盤旋了幾下,似乎對準了目標,忽然猛的俯衝下來。龍小虎見狀急忙躲避,卻看到手中輝煌鑑變的炙熱燙手,一束光線從裏頭射出,朝向那木鳥而去,瞬間將它擊成粉末。


那木鳥本也不小,實力強勁,卻被這輝煌鑑一擊之下化成灰飛,讓龍小虎吃驚不已。

眼看看着手中寶物有如此威力,他心裏高興,忽然又是一束閃光,射向一旁移動過來的鐵人。只是那鐵人卻沒被擊碎,而是忽然一怔,隨即變不動了。

龍小虎覺得奇怪,看了一會,只見那鐵人好似突然失去了生命一樣,一動不動,只是胸口仍然有一束彩光連着他手中的輝煌鑑。

那輝煌鑑光芒一閃,隨即朝着龍小虎的掌心吸氣真氣來,龍小虎不明所以,任由它吸着。只見那真氣被輝煌鑑吸去後便朝着那鐵人涌去,盡數灌入裏頭。

過了一會,鐵人的眼睛部位輕輕閃光一絲氣息,隨即它邁開腳步,朝着龍小虎走了過來。

“砰……砰……”鐵人移動的速度不快,但是微微低頭,好似一個順從的僕人,正在等待主人的驅使一般。龍小虎有些心驚,卻感覺不到對方的殺氣,此刻有輝煌鑑在手,他倒也不畏懼,索性站在那裏看這鐵人究竟如何。

那鐵人走到龍小虎的身邊,膝蓋微曲,“噗通”一聲重響,竟然半跪了下去。

“這……”龍小虎有些弄不清狀況,“難道,它……它要認我作主人?”此刻輝煌鑑上的那根光束已經暗淡到完全不見,可是這鐵人卻依舊溫順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林宛微微轉醒,忽然看到龍小虎身前一個高大鐵人跪在地上,嚇了一跳,急忙喊道,“龍小虎,小心。”

這一喊,那鐵人以爲這女子要對龍小虎不利,忽然起身,朝着對方就要去攻去。

“住手……”龍小虎大喝,那鐵人果然住手,一動不動。

“你……怎麼……”林宛有些驚訝,有些說不出話。

龍小虎撓了撓腦袋,說道,“我也不知怎麼回事?它忽然就聽我的話了。”說着他伸手摸了一下那鐵人的背後。

鐵人被他一摸,以爲他要騎乘,忽然趴在地上,擺了個姿勢,示意龍小虎上去。

“呵呵……它好乖。”林宛被這個動作逗的有些開心,笑道,“看來它也不是很壞嘛,剛纔差點將我殺了。”

“也許,他是在守護什麼東西吧,是不是……”龍小虎說不出他的名字,想了想問道,“你叫什麼。”

那鐵人也不說話,只是徑直朝着一個方向走去。

龍小虎和林宛對看了一眼,急忙跟上。

“你真笨,它是鐵人,怎麼會回答你它叫什麼,你給它取個名字好了。”林宛道。

龍小虎最怕取名,只是上一次白勝雪給老虎取了名字之後他深受其苦,如今有這機會,定要自己來取。

“就叫鐵蛋吧。”龍小虎託着腦袋說道。 “鐵蛋?”林宛瞪大了眼睛,“你竟然給如此威武的東西取出這種名字。”

“就叫鐵蛋,怎樣。”龍小虎生怕林宛要搶着取名,急忙說道。

林宛捂着嘴笑了一會,說道,“我纔不管,你叫他啥都隨便你。”正說着,鐵蛋已經來到一側的洞壁旁邊,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只是那神情卻又像是有事要說。

“鐵蛋?怎麼了?”龍小虎話一出口,纔想起這鐵傢伙不會言語,只好自己伸手去摸那牆壁。

租妻,租金太貴你付不起 ,表面光滑,上頭卻凹凸不平,像是篆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一般。

這種感覺龍小虎似曾相識,此刻他心中有些激動,邊摸邊想,“難道這裏又是一處歸藏殘卷所藏之地?”

抑制住內心的強烈興奮,此刻龍小虎伸開手掌按住了上頭凹凸的文字。

真氣灌入,加上歸藏起始訣的催動,那處洞壁猛的顫抖,一股濃郁真氣流出,朝着龍小虎的丹田方向而去。

上一次在那幻境裏頭,龍小虎也曾吸收過類似真氣。只是那次的真氣龍小虎與白勝雪平分,而且體內也有其他東西輔助,所以沒有特別大的不適。

此刻丹田沒有了神器之力,沒有了先天盤,只有那一股不算強大的龍氣還在那裏盤旋。這濃郁真氣灌入,瞬間讓龍小虎有些難受。

眼看自己丹田部位盈漲難忍,龍小虎心裏大駭,他想停手,那石壁卻將他的掌心牢牢吸住,掙脫不開。

林宛見龍小虎表情難受,急忙過來詢問,只是龍小虎咬牙切齒哪裏有時間回覆。若是任由這真氣源源不斷的進來,龍小虎定會抵擋不住,甚至全身爆裂而亡。

想到這裏,龍小虎急中生智,那手掌變爪,運起了吸魂爪去吸牆上真氣。

照道理這吸魂爪只能對生物使用,此刻無奈之下用處,那黑爪竟然透進了石壁半分,吸出的真氣開始朝着全身經絡和穴位走去。

這纔是龍族應該有的修行方式,那真氣進入經絡和穴道,龍小虎的身體瞬間變化起來。

從地獄道天堂,此刻龍小虎享受着真氣對於身體的孕養,感受着這強大真氣對於自己實力的提升,這感覺非常美妙。

後天六層、七層、八層、九層。一直到九層,那真氣才意猶未盡似的緩緩斷絕。

“可惜剛纔被我的丹田吸去那麼多,浪費了好一些真氣,不然應該能突破到通天期。”龍小虎有些遺憾,只是想想這些真氣之後可以煉製成銅仙丹,甚至銀仙丹,總歸還是自己的,他也有些釋然。

林宛站在一旁不敢吵他,過了好久才用手輕輕的戳了戳龍小虎,“你……怎樣了?”


龍小虎沒有理他,盤坐地上,開始將運氣全身,以適應這些新得的真氣。這歸藏殘卷出了有大量濃郁真氣之外,還有一招奇異功法。龍小虎細細品學,卻感知到這功法有些奇怪。

“閃現,身法功法,讓你瞬間移動一小段距離,短時間內會擁有一個分身來迷惑對方。實力越強,移動的距離也越長,甚至能讓分身爲你戰鬥一段時間。”

“歸藏裏的功法,必定是好東西,有機會定要用一用。”龍小虎心想。

此次獲取的真氣太多,龍小虎這一盤坐便是好久。林宛四處閒逛之後覺得無聊便和那鐵蛋玩耍起來,鐵蛋知道面前這女子是主人夥伴,對她似乎也有些敬畏,漸漸言聽計從起來。

睜開眼,站起了身,龍小虎捏了捏拳頭感受到身體的強大。

“等真氣達到後天九層頂峯,再畫一張高級遷躍符文,便能突破到通天期了。那樣,就有資格去尋找小云了。”一想到自己即將突破,龍小虎心中一陣高興。

“喂……你醒了。”林宛玩的累了,也睡了好久,睜開眼卻看到龍小虎已經轉醒,便急忙站起了身。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裏呀?”林宛問道。

龍小虎思索一番,看了看這洞四周的環境,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就算此刻有通天本領,若是逃不出海底暗流,照樣無法出去,難道真的在這裏餓死嗎?”龍小虎心想。

鐵蛋見到主人醒來,便走到了旁邊,看見這傢伙又大又重,龍小虎忽然想到些什麼,急忙問道,“鐵蛋,你能在海里游泳嗎?”

鐵蛋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林宛有些驚奇,問道,“這麼個大傢伙也能游泳?”龍小虎也有些疑惑,只是看鐵蛋點頭點的堅決,他笑道,“試試不就知道了。”

林宛不信,不依不饒的說道:“若是他如今是吹牛,我們兩人豈不是要死在水裏。”

龍小虎撒開腿朝着洞外走去,連頭也不回一下,“大不了被再衝回這洞裏,若是你在水中窒息,你別望了還有我在,大不了再和上次一樣,嘴對嘴給你過氣。”

一聽這話,林宛大叫起來,“不要……我死都不要,若是那樣,我寧可不走了。”

“那好”,龍小虎一臉輕鬆,“我和鐵蛋出去,你留在這裏。”說着也不停下腳步,卻讓身後林宛急的直跺腳。


“你怎麼能這樣,難道就沒別的辦法了嗎?非要……非要那樣。”林宛加快腳步趕了上去。

龍小虎“呵呵”一笑,伸手遞過去一張符文說道,“之前沒事做,我早已畫了兩張水下呼吸符文,看你急的。”

林宛一看,輕聲罵了一句,“你這人,沒點正經,嚇死我了。”說着伸手接過了那水下呼吸符文。

二人領着鐵蛋,頭也不回朝着進來的道路走去,只留下這一個巨大的,奇怪的黑暗洞穴。

等待二人完全走出,不留一絲蹤跡之時。那碩大巨龍壁畫的下方忽然一陣空間動盪,隨即走出一個花白鬍子的老者。

“嘿嘿,尋龍者,終於來了。”老者捋了捋自己額頭垂下的花白髮絲,笑着說道。

“老頭,這就是你說了幾千年的尋龍者嗎?看似弱小的厲害,能不能重用啊。”老者身旁一隻鐵製的烏龜,竟然說起了話。

老者微微皺眉,罵道,“你懂個屁啊,老子拼命活着,就是等這傢伙,要是他不能重用,我何必那麼多年孤單待在洞裏,和你這個白癡一起。還不如到外頭找些姑娘,過着神仙般的日子不是更好?”

那烏龜一臉不屑,輕輕說道,“你這種人年老色衰,有姑娘看上你纔怪。”

“你說什麼?”老者頓時一股殺氣迸出,嚇得那烏龜趕緊閉嘴。

“今天我要把你熔鍊成一個烏龜蛋,看你還敢不敢多嘴。”說着老者飄動身形,朝着洞頂而去。

“老……老大,你要去哪裏,帶上我唄。”烏龜也跟着飛了起來,緊緊隨着那老者。

“去一趟村子裏,交代些事情。這個尋龍者笨的厲害,若不給他點提示,下一次他就沒那麼好運找到我了。”老者又捋了捋額頭髮絲,猛的朝頂上飛去,頓時消失洞頂。

……

來到洞外水邊,龍小虎趴在鐵蛋後背,林宛貼在鐵蛋前胸,二人用力抓着鐵蛋的脖子,用力將自己的身體與鐵蛋靠在一起。

“好了,出發。”龍小虎一聲令下,二人將水下呼吸符文用出,鐵蛋便猛的躥入海中。

一出這洞穴區域,外頭暗流洶涌,朝着三人而來,鐵蛋雖然厚重,卻也有些寸步難行。

“頂住,鐵蛋。”龍小虎感受到強大的水流,心中默唸。忽然,鐵蛋下身不知哪個部位,猛的發出一股強大真氣,它的身體隨着這真氣噴涌,急速朝着上方而去,一瞬間,便衝出了那暗流的區域。

一出暗流區域,鐵蛋似乎消耗了太多真氣,遊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龍小虎急忙心神一動,將鐵蛋收入戒指之中,然後抱住林宛,奮力朝着海面游去。

御風訣催動,龍小虎加快了身形,二人猶如一把梭子在海水中穿行。周圍漸漸有些亮光出現,也表示了二人已經接近海面,龍小虎心中隱隱有些接近成功的興奮。

快速遊着,上頭忽然像是有一堵透明的牆壁,橫在那裏,龍小虎急忙減速,卻還是撞在了那牆壁之上。

好在速度不快,二人被撞的散開之後,龍小虎急忙又將那林宛攬了回來。

林宛沒有心理準備,這麼一撞,小口一張,猛的一口海水灌入,難受的她猛皺眉毛。

龍小虎見她如此難受,以爲她的符文效果用完,急忙靠近,又想要之前那招救她。誰知林宛雖然嗆了口海水,神智卻還清晰如常,此刻見龍小虎噘着嘴探過頭來,急忙死命扭頭躲避。

龍小虎見她無恙,也不再管她,用力錘着上頭冰塊,想突破出去。

誰知那堅冰厚的厲害,龍小虎在水中也無法發力,猛的錘了好久,那冰塊卻紋絲不動,連條細小裂縫也沒有。

無奈之下,龍小虎急忙叫出鐵蛋,用手指了指上頭堅冰。鐵蛋點了點頭,卻向水下沉去,看的龍小虎一頭霧水。

林宛也看不太懂,此刻她漸漸覺得呼吸有些難受起來,雙手便緊緊扼住自己的喉嚨。

幾息之後,水下光芒一閃,那鐵蛋藉着一股真氣,猛的躥來,朝上頭堅冰撞去。

龍小虎急忙將林宛攬入懷中,朝旁躲避,卻聽到“嘭……”的巨大一聲,那鐵蛋已經破冰而出,躥到上頭。

一看成功,龍小虎用起騰龍訣,順着那出口飛了出去。林宛呼吸到新鮮空氣,頓時趴在地上,猛烈的咳嗽起來。而龍小虎閉氣太久,此刻也有些頭暈目眩,躺在地上大口喘氣。 “謝謝你,鐵蛋。”龍小虎說着將這鐵人再次收回到戒指裏頭,朝着林宛走了過去。

林宛似乎灌多了海水,此刻趴在地上猛烈的嘔吐,看到龍小虎過來詢問,便有些害羞的急忙轉頭擦拭自己臉頰的穢物。

“你沒事吧?”龍小虎見她有些狼狽,急忙出言寬慰。林宛也搖了搖頭,緩了口氣,說道,“走,先去找嘯天,我怕它有危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