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想象考核的時候到底會有多少人。

真的算是萬馬奔騰,聲勢驚天。


「小子,我在前面等你,希望你能夠跟的上來。」鬼煉子身影拂過葉落身邊的時候對著葉落陰聲的開口。

「你給我停下,先跟我斗過在說。」鐵鎚憤怒了,眼前之人三番五次的挑釁自己師傅,他已經忍不住了。

「鐵鎚無需管他,你只需通過考核,到時候就可以狠狠的打他的臉了。」葉落開口。

「可是。。。?」鐵鎚還想多說什麼,看到葉落的表情嚴肅也就不敢在說了。

葉落心裏面暗自皺眉,鬼煉子不算什麼,後來還有一個一個峰脈的首席。

所以葉落根本不把鬼煉子的威脅放在心裡,就算鬼煉子想挑釁自己,自己也得放在後面來說。

「呵呵!葉落你徒弟很護著你嘛!」夢心語來到葉落的身邊發出一聲輕笑。

不知道什麼原因,看到葉落以後夢心語就一直跟在葉落的身邊。

「呵呵!那是我的徒弟。」葉落傲然一笑。

「臭美。」夢心語捂著嘴,笑嘻嘻的。

「好了,我們快點前進,快跟不上大部隊了。」轉眼間接引城中的眾人都已經往著陰暗之路而去。

葉落雖然去過天武聖地,不過也是乘著雷光魔蟒去的,這還是第一次走下去的叢林路線。

叢林裡面一頭頭黑色巨樹遍布,老樹盤根,地上都是黑色的泥土,充滿了黑色的氣息。

踏下去,鞋子都侵入黑色的泥土中,轉眼就鞋子都變的黑漆漆的。

「真是一個鬼地方。」鐵鎚抱怨。

「|陰暗之森可不是一個鬼地方,而是一個險境,如果不是天武聖地在其中為我們掃平了障礙的話,恐怕我們一萬多人都不夠陰暗森林吞噬的。」葉落開口,不寒而慄。

葉落知道這是天武聖地為這些考核弟子設的考驗,恐怕路上一些強大的威脅這些新人的妖獸和威脅都差不多排除了。

不過如果這樣就放鬆的話,恐怕怎麼死都不知道。

天武聖地就算在怎麼樣排查出威脅,還是會遺留一些考驗下來的。

葉落帶頭,其身後除了自己的二個徒弟以外,還有獅城一起來的眾人,還有夢心語這個不請自來之客。

也算的上是一個小團體了。

葉落慢慢的走在前頭,一路都風平浪靜,甚至葉落都以為毫無威脅的時候。

突然感覺到一陣威脅的氣息,葉落停止腳步,散發出自己的命魂氣息出來查看危險。

葉落靜靜的往前走,後面眾人看到葉落的詭異也不敢在走了,都待在原地。

突然葉落往前走了幾步以後,靜靜的停下來,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一把長槍,你直直的往著葉落前面幾丈遠的泥土刺去。

「|嗷!「竟然從泥土裡面傳來一聲野獸的叫聲。

泥土竟然在翻滾,而且越加劇烈,前面竟然是一個黑色的沼澤地,而那個野獸就是棲息在沼澤地裡面的妖獸。

妖獸全身都被黑色的泥土包裹著,一雙血色的眼睛尤其讓人注意,長達二丈,腳下只有二條細長的爪子。

「黑沼蛇。」葉落低語。

馴獸峰的功法殿裡面有陰暗之森裡面大多妖獸的詳細介紹。

而葉落眼前的妖獸就是陰暗之森的特長,黑沼蛇。

黑沼蛇以陰暗之森裡面特殊的黑沼澤為棲息,靜靜的潛伏在沼澤地裡面,只等有人或者妖獸路過的時候出手。

黑色沼澤翻滾間從地下的沼澤地裡面露出幾個黑色的骸骨,讓人恐懼不已。

萌妞不乖:總裁,求寵愛!

而現在陰暗之森最多的就是考核子弟,而這恐怕就是哪個倒霉的考核弟子死時候留下的。

葉落皺眉看著眼前的黑沼蛇,:「眼前的黑沼蛇是三級的妖獸,雖然只是初期,不過對於葉落的威脅不大。」

讓葉落奇怪的是,黑沼蛇這強大的三級妖獸怎麼會沒有被剔除出去,要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感知強大的話,恐怕如果是其他的普通三級修鍊者一不小心都會著了道。

而往年一般都不會有這麼強大的妖獸存在的,葉落疑惑。

不過現在不是讓葉落思考的時候,葉落手上一震,把黑沼蛇從沼澤地裡面甩出,然後瞬間召喚出狼人和魚牙攻擊上去。

黑沼蛇出了沼澤地裡面以後,攻擊力失去了一大截,如果不是葉落早發現,趁著黑沼蛇無意的時候出手,恐怕想要消滅黑沼蛇沒那麼簡單。

很快魚牙的利爪就抓破了黑沼蛇的腦袋,而魚牙和狼人都毫髮無損。

就當葉落放鬆的時候,黑沼澤翻滾的更加劇烈,一個個的黑色腦袋從黑沼澤裡面露出,一道道的血色眼光帶著凶煞之氣看著葉落眾人。

「不好!怎麼會有那麼多。」葉落看著沼澤地裡面的眾多黑沼蛇,心裏面就是一變。「你們快走,我攔著他們。」

葉落對著背後的眾人開口。

眾人本來看到如此多的妖獸的時候就驚住了,而且一看就不是自己的實力能夠挑釁的。

「師傅我留下來幫助你。」夏青青和鐵鎚同時開口。

「快走啊!鐵鎚青青快走,我攔住他們,你們留下只會給我徒增負擔」葉落怒吼一聲。

追逐與陪伴

一隻只的箭矢發出,把沼澤地裡面想要冒出的黑沼蛇的腦袋給打下去。

「師傅。」看到這個架勢,鐵鎚和夏青青無奈只能帶著眾人以前往後退去,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幫不上忙。

眾人走後,還有一個身影還呆在原地沒走。

葉落看著一隻只的黑沼蛇就要壓制不住,出來的時候,身邊一陣輕語。

「黑水無情。」一股天地元素自然的出現在黑色的沼澤地裡面,沼澤如同熱水煮沸一般,在黑沼蛇的身旁冒出一個一個氣泡。

然後一條條的黑色巨龍從黑色沼澤裡面冒出,朝著黑沼蛇衝擊而去。

瞬間就把想要上岸的幾條黑沼蛇給阻止下去。

「好。」葉落暗暗叫了一聲好,然後看到身旁剛把手上法杖放下的夢心語。

看到葉落看過來,夢心語對著葉落輕輕一笑:「我也是一個首席弟子。」 爲了不引起詹妮的注意,我故意撒了一個謊。

“我叫周海,一名武術愛好者。至於感謝嘛!就免了吧!誰看見這樣的事情都會出手的。”我顯得若無其事的樣子,而內心卻異常的激動着。

李凱的母親有可能就在孫少和陳龍手裏。而詹姆作爲他們的合夥人,有理由擔起這個責任。只是,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夠江湖義氣呢?

我有些猶豫不決,電話卻響了。看了一下電話,居然是安軒打過來的。安軒一百年不跟我打電話,打電話肯定沒有什麼好事。

我靠邊停下了車,下車才接通了電話。果然不出所料,他所說的內容居然跟詹姆的女兒詹妮有關係。

‘“周然,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詹姆的女兒來蓉城了,我手下幾個兄弟最先發現了她的行蹤。卻被詹姆遇到,給救走了。”安軒在電話裏,感到非常失望。

“是嗎?那隻能怨你的手下太垃圾了。你打我的電話有什麼意思?”我問,心裏卻暗暗發笑。他的那幫小弟將人跟丟了,卻回去跟他稟報遇到了詹姆。

“周然,現在不是他們垃圾吧垃圾的事情。而是你我都要合作起來,剛纔我遇到謝染了,她跟我說了李凱母親的事情。李凱現在可是熊貓級別的人物了,你可希望要當心了。所以我想讓你發動一下手下的兄弟們,找一找詹姆的女兒。一旦詹妮在我們的手裏,還愁詹姆不繳械投降嗎?”安軒說完,在電話裏冷笑了起來。

我真想在電話裏告訴安軒,詹姆的女兒現在就在我的手裏。但是我沒有,只是在電話裏很少平靜的說道。

“安公子,我們是公平的競爭,不要連累到彼此的家人。想必你至此,也做過不少這樣的事情吧!我只能告訴你,讓我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去對付他人,我做不到。”我有些發怒,大聲道說道。

“周然,你不知道以牙還牙這個成語嗎?你忘記了孫陳二人以前是怎麼對付你的?都迫在眉睫了,你還當什麼正人君子。反正我跟你說了,另外競標也絕非我一個人的事情,你好自爲之了。”安軒氣呼呼的掛了電話。

我回到了車上,詹妮似乎聽到了我跟安軒在電話裏所談的內容。最爲奇怪的,她居然知道了我的真實姓名。

“周然,衆誠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我看着我,目光有些驚訝。

“你聽誰說的?”我一愣。

“周總,你的車內有名片,我隨手便拿了一張。對不起,隨便動了你的私人之物,請見諒了。”詹妮含蓄的笑着,再者名片原本就是給別人看的,算不得什麼祕密之物。

“是這樣啊!詹小姐,我並沒有打算故意瞞你。只是目前,的確跟你父親有一些過節。我不想因此牽涉到各自家人。所以,一會兒你就下去吧!”我冷冷的說道。

“你讓我去哪裏?剛纔那些人其實我已經知道來歷了,如果不是遇到你,我早被他們抓走了。”詹妮有些驚恐不定。

“如果我告訴你,我跟那些人是一夥的呢?你又會作何打算,是跟我拼命,還是冒險跳車?”我的聲音很冷,有如寒冬裏的冷風。

“你不是。”詹妮斬釘截鐵的說道。她的眼裏甚至閃爍着淚花,這讓我很是意外。

我看着她,眼露狐疑。

“周總,其實來蓉城之前的前幾個月,我就在做準備了。我將蓉城的大大小小的企業簡介都看了一遍。當然,這裏麪包括了各家企業的負責人的詳細報道。目前蓉城有三家實力相當的企業,他們分別是均衡地產,陳氏集團和衆誠集團。唯獨我對衆誠集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纔來聽說我爸爸要跟孫陳聯盟合作,其實心裏很失望的。”詹妮的眼裏盡是崇拜的眼神,我居然有些暗自得意。

“詹小姐,那些東西,豈能當真?如果你不想受傷害,還是趁早下車,莫讓我後悔了,你想走也來不及了。”我依然冷冷的說道。

“你不是那種人,陳大寶的女兒你認識吧!其實她是我的小學們,我們很早局認識。在來蓉城之前,我就跟她打聽過這邊的事情。她都把你當做英雄般的人物了,周總。我相信我的眼睛,我不會看錯人的。”詹妮始終顯得那麼冷靜,她居然是有備而來。

“詹小姐,我不管你如何看我。我並沒有你所說得那麼神奇,我還有急事,請問,你在哪裏下車?”我並不想跟詹妮有太多的交集。大爹時常告誡我,禍不及家人。所以,我無論跟詹姆喲多大的過節,也絕不會去威脅他的女兒。

“你把我帶到陳氏集團公司的門口吧!我想陳龍會保護我的。”詹妮有些失望,淡淡的說道。

陳龍的人品,我不敢恭維。但是陳龍再怎麼放肆,估計也會懾於詹姆的威嚴,不敢對詹妮不敬。我原本是想去鬼市,現在也只有繞了一截路,把詹妮送到了陳氏集團公司的門口。詹妮塞給了一張紙條給我,說上面是她的電話號碼。我隨手扔在了汽車駕駛臺上的收納箱裏,之後開車而去。

鬼市裏的兄弟,永遠過着黑白顛倒的日子。白天睡覺,晚上喝酒。弟兄見我來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只是人一下子少了很多,也就七八個。甚至還包括二叔和三叔在裏面。


“三叔,弟兄們呢?莫不是都還在睡覺?”我問三叔。

“周然,你四叔帶了十個兄弟去了青石縣。當初他打下的地盤,現在受到了威脅。對了,四叔還提到過你,說你爲他的那幫徒兒出過一口惡氣。”三叔陰冷的聲音,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加鬼魅。

之前,我答應過大爹,不要讓這些弟兄再涉足黑幫事件,看來這個願望不能實現了。

“四叔去了多久?”我不安的問道。 半歡半愛,老公狠潔癖

“有一個多星期了。你放心吧!你四叔身經百戰,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對了,你突然來這裏,有什麼事情。”二叔始終顯得很沉穩,聲音也非常低沉。 (求收藏推薦支持。非常感謝。)

(看著作者寒冬臘月還在碼字的份上,大家收藏支持一下吧!)

「多謝。」葉落開口道謝。

「不用謝,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夢心語也語氣有點沉重。

「恩、」葉落點點頭,有了葉落火焰箭矢和夢心語的水系法術的壓制,這些黑沼蛇根本上不來,很快葉落就緊追上了鐵鎚他們的腳步。

「師傅你沒事吧?怎麼會出現這麼多強大的妖獸?」鐵鎚臉色很蒼白。

其他幾個獅城眾人的臉色都差不多,他們也已經看到了在沼澤地裡面死去的骨骸。

沒想到考驗竟然會嚴峻到了如此地步。

葉落和夢心語對視一眼,充斥這一種不同尋常的意味。

而去接引城的上空,幾個大人物還龐璇在空中。

「聖主真的需要這樣嗎?」天馴子臉色很沉重的對著那個高不可攀的聲影開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