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沒有觀眾替他鼓掌!

身體還懸浮在半空中,右手突然抓住寒靈珠,一股恐怖的寒氣,直逼柳無邪身體,身體表層,覆蓋一層厚厚的冰晶。

來不及考慮,雙腳輕輕點在巨石上,一個迸射,腰部繩子突然發力,身體急速朝上掠去。

。 能跟林昊楓二人世界,尤葉很開心。

但她眼前總是徘徊著石玉清落寞的臉,揮之不去。

「昊楓,你覺不覺得,剛才我媽提到維妮酒店,聲音很不一樣?」尤葉問正在開車的林昊楓。

她跟石玉清打電話的時候,林昊楓就在沙發上坐著,都是一家人,也沒有可避諱的。

「也許,媽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吧。」林昊楓雖然沒有看屏幕上石玉清的臉,但從聲音里,他也聽了出來。

他跟尤葉的疑惑不一樣,他第一反應想到的,是結婚時,石玉清送給他的那塊懷錶,跟維妮酒店五層放著的那塊古董級別的傳家寶,一模一樣。

他至今也想不通這其中的關聯,尤葉當時說只是巧合,他覺得沒那麼簡單。

今天從石玉清提到維妮酒店的語氣中,更讓林昊楓認定,這裡一定跟石玉清有過交集。

至於那交集是什麼,石玉清自己不說,別人也無法猜到。

「別多想了,誰都年輕過。」看到尤葉陷入迷茫,林昊楓安慰道。

他不想讓尤葉總有許多心事,所以關於那塊懷錶,他也沒有再提及。

「好吧,也許我媽嚮往過維妮酒店浪漫的故事,不知道她從哪裡聽來的。」尤葉將窗戶開了一道縫隙,清冷的夜風吹進來,精神一振。

按照導航,兩人來到那家自助餐廳門前,結果大失所望,餐廳掛出了「歇業」的牌子。

「怎麼回事,又不是公共假期,為什麼歇業!」尤葉氣哼哼的跺腳。

這幾天被趙澤初調理得胃口大開,很想來這裡大快朵頤吃一頓,結果還歇業了。

「怪我,沒有查清楚,我們再換一家。」林昊楓寵愛的摸了摸她的頭。

穿著麋鹿皮夾克和雪地靴的尤葉,跺腳的時候,帽子上的毛線球晃來晃去的,特別可愛。

兩人不得不離開,往外走的時候,尤葉突然發現,這家餐廳旁邊很漂亮的一棟小洋樓,竟然掛著「餐廳營業」的牌子。

「這裡也是一家餐廳?看上去很不錯。」尤葉指給林昊楓看。

林昊楓拿出手機查了查,網路上並沒有這家餐廳的介紹。

寒冷的冬夜,小洋樓里的燈光溫暖明亮,尤葉拉著林昊楓:「我們上去問問,不營業我們再離開?」

「當然好,只要你喜歡。」林昊楓溫柔的笑容,比燈光還讓人陶醉。

沿著白色的木質樓梯跑上去,尤葉敲門,一位戴著格子圍裙的胖胖的女人開了門,笑容可掬。

原來這是家私房餐廳,不對外開放,只有相熟的客人預約才行。

「可是,我看你們今天沒有預約的客人呢。」尤葉站在門口,望著裡面棗紅的地板,金色的吊燈,越發喜歡。

樓前沒有其他車輛,她猜想,今天並沒有客人。

胖女人笑了:「看你們是外國人,既然找到這裡,就請進吧,我叫麗蓮。」

「麗蓮你好,我叫尤葉,謝謝你!」尤葉牽著林昊楓的手,雀躍著跑進餐廳里,活潑可愛的樣子,讓麗蓮笑個不停。

坐到私人餐廳的包間內,尤葉滿足的嘆了一聲:「這裡真美啊!」

她的感覺是對的,這家私人餐廳典雅而浪漫,又不會像維妮酒店那樣,太富麗堂皇。

華麗而清新的風格,正是尤葉喜歡的。

飯菜很快端上來,前餐,冷餐加主餐十幾樣,每一樣都合尤葉的口味。

得到尤葉的誇讚,麗蓮驕傲地告訴她,餐廳的主廚,就是她的丈夫。

原來是家夫妻店,從麗蓮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夫妻倆幸福又恩愛。

「麗蓮,你要一直做下去,我希望每年都來,下次帶著我的孩子。」尤葉嚼著紅酒牛排,心頭洋溢著甜蜜與快樂。

她知道自己為什麼喜歡這裡了,因為這裡有家的感覺。

「你有孩子了?你自己還是個孩子啊!」麗蓮萬分詫異。

「哦,我是說,以後如果我有了孩子的話。」尤葉假裝剛才是口誤了。

麗蓮忽然有些傷感:「其實,你們是我們這家餐廳的最後一波客人了,明天,我們也要像旁邊的自助餐廳一樣,歇業了。」

。 英吉利的一棟豪華別墅內。

辛普森坐在真皮沙發上,正在怒不可遏的大發脾氣。

電視機被他砸了個稀巴爛,傢具也全部被他砸翻。

「又是他這個王八蛋!」

「又是他!」

辛普森咬牙切齒的大聲怒吼著。

他之所以會如此憤怒,主要是因為二毛的事情。

隨著二毛內部親西方一派的下台,波什夫斯基上台,積極改善與大毛的關係,並在大毛的幫助下,對二毛內部進行了強力改革。

其中一項,就是打擊西方勢力,廢除了西方勢力,與原先親西方派系進行的,一系列不平等合作。

在親西方派系的運作之下,西方勢力以很低的價格,掌握了二毛大量的電力供應,能源供應,還有耕地資源供應。

然後向二毛的民眾售以高價,將二毛民眾的財富搜刮一空。

記住網址et

這些基礎資源,是民眾生活的必須,民眾要想生活下去,那就不得不掏錢。

可以這麼說,西方勢力通過這套壓榨手段,將二毛民眾本就少得可憐的油水,壓榨了個乾淨。

在他們操縱下,二毛經濟惡化,社會環境一團糟,但即使這樣,他們也從未高抬貴手,恨不得將二毛敲骨吸髓。

而辛普森,就在此行列中。

可惜,波什夫斯基上台,打碎了他們的美夢。

他們低價掌握的基礎資源,全部被波什夫斯基強制收了回去。

儘管他們之前已經賺的盆滿缽滿,早就被成本覆蓋了,但他們依舊容忍不了損失。

在他們看來,他們賺錢天經地義,但你要讓他們產生損失,那你就該死。

這無疑是一種強盜邏輯。

而西方,則一直是貫徹著這套強盜邏輯的。

就比如後世的,只允許他們燒殺搶掠,毫無節制的鋪張浪費,卻不允許你吃肉蛋奶。

此類種種,數不勝數。

最讓辛普森無法接受的,是這一切的幕後推手,又是江山。

在大毛的時候,他就已經在江山的手裡敗過一次,而這回,在二毛,江山又給了他們當頭一棒。

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講,江山並非是有意和他們過不去,但正是江山的助力,才讓波什夫斯基掌權。

換言之,這次,江山雖然並未直接對他們出手,但也間接收拾了他們。

「這個王八蛋,一次又一次壞我們的好事。」

「我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說著,辛普森拿起了電話,給白頭鷹的那一票科技企業打去了電話,準備按計劃收拾江山。

但他不知到底是,這一票科技企業,早就已經被江山分化跳反了。

面對辛普森對付江山的要求,對方直接嚴詞拒絕,然後掛斷了電話。

「我警告你,不要影響我們和江先生友好的合作關係,給我們造成了影響,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不少人,非但沒有按照辛普森的意願,和他一起對付江山,甚至還反過來威脅他。

無異於當頭給辛普森潑了一盆涼水,給他來了個透心涼。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好不容易拉攏的這一票科技企業,又重新站到了江山那邊去。

不管江山是用什麼方法做到的,但總歸,他又輸了。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搞出來的計謀,竟然這麼輕而易舉就被江山給破了,辛普森滿心都是挫敗感。

著江山實力的不斷提升,他要想對付江山,只會越來越難。

想了想,辛普森只得無奈接受,另尋他法。

正在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對方跟他說了,即將到來的,亞洲金融風暴一事,問他有沒有意願入股。

很明顯,各大資本已經蠢蠢欲動了,準備大肆劫掠一番。

「有,當然有!」

辛普森正愁沒法子對付江山呢,沒成想,剛想睡覺就來了枕頭。

據他所知,江山在香江和蛙島,都擁有不少產業。

而這次的金融風暴,香江和蛙島都位列其中,都是他們洗劫的對象。

換言之,這一波,他們不僅可以從中牟利,還可以給江山放放血。

一舉兩得。

這種好事,辛普森當然不會缺席。

……

國內。

江山正在積極進行著資金儲備,並履行承諾,大力支持白頭鷹國的一票科技企業,幫助他們更好的融資吸納資金。

因為動作太大,這也引起了國內高層的關注。

這天。

江山在家裡的沙發上坐著,研究著局勢。

蘇婉兒則是在廚房做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