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怎麼能休息呢,早點找到雲霓裳早點幫唐寧他們報仇!

不過雖然我在搖頭,但是腦子裏卻不斷的有睡意襲來,甚至都開始坐不住了。

“好了,睡一會兒,一會兒就好了!”我聽到楚月老師溫柔的聲音,好像催眠曲一樣。

不知不覺中,我真的沉沉睡去了,連一個夢都沒有做,好像累壞了的一隻獵狗。

但是,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楚月老師守着我,朱老師沒有在家。

“你醒了?”楚老師笑着說。

我翻身爬起來:“怎麼我真的睡着了呢?楚月老師,朱老師哪裏去了,是不是幫我找雲霓裳了?”

“他替你去浪漫森林請假了,你今天精神狀態不怎麼好!”楚月老師的話讓我大吃一驚,她難道沒有聽我說嗎,浪漫森林早就毀於大火了,連唐寧都葬身火海。

“楚月老師,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這樣說話很不禮貌,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表達我的意外。

楚月老師笑着說:“知道啊,你來找我們,說是頭疼,想要找我拿點藥吃,我覺得你有點發燒,就讓你睡下了!”

“頭疼要吃藥?”我真是被她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對,現在你覺得好點了嗎?”楚月老師表情那麼自然,一點都看不出來她是在跟我開玩笑。

正在我覺得她纔是發燒的那個的時候,門鈴響起來,楚月老師打開門之後朱老師走進來,滿臉笑容。

“劉茵,你們老闆還真是關心你,聽說你不舒服,親自過來看看你呢!”

我老闆?

接着,令我傻眼的一幕發生了,從朱老師身後探出一張我熟悉的臉,笑着說:“這丫頭,看起來狀態還不錯嘛!”

這不是唐寧嗎!他,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你好!”楚月老師站起來,伸出手去。

唐寧的臉上依然是那樣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但是卻因爲英俊和瀟灑並不令人討厭,他跟楚月老師握了握手說:“想不到,劉茵小丫頭的老師這麼好看,兩位是一對吧?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佳偶!”

“多謝。”朱老師笑着請唐寧坐下,然後去泡茶了。

唐寧看着我說:“你幹嘛,看到我如此體恤員工被感動得無言以對了嗎?”

“劉茵,你應該跟老闆說謝謝。”楚月老師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還是怔怔的。

唐寧明明就已經死了,而且死得簡直不能再死了,去火葬場都用不了幾分鐘就可以化爲灰燼,因爲本來就被燒得熟透了。

可是他現在卻在我眼前,說說笑笑,眉梢眼角如沐春風,跟平時的他一模一樣。

“小丫頭,你的工資我都替你準備好了,還想着等你過來好拿給你呢!結果你看,居然還要我給你送過來!”唐寧笑着從屁股兜裏摸出一個鼓鼓的紅包。

我還是傻傻的看着他不說話。

“你要不要,不要我就拿回去了!”唐寧看到我沒反應,還不耐煩的拿紅包打了我一下。

“呵,這麼豐厚!”朱老師從廚房走出來,手裏拿着一個茶盤,上面有着茶水的氤氳。

唐寧笑着說:“這丫頭工作起來還是挺賣力了的,我也喜歡她,所以特意多給一點,讓她惦記着我的好!”

“劉茵,快接着吧!”楚月老師和朱老師都看着我。

我這才伸出手,從唐寧手裏接過了那個紅包,但是卻依然心神不定的樣子。

唐寧看着楚月老師說:“她沒事吧,怎麼看起來好像傻掉了一樣?我看這病還不輕呢!”

“沒事,她就是精神狀態不怎麼好。”楚月老師笑着說。

朱老師對我說:“劉茵,你拿着這些工資準備做什麼用?勤工儉學是很好,但是錢也不能亂用。”

我手裏的紅包真的沉甸甸的,唐寧確實說過要給我個大紅包,但是現在我打開,裏面會不會是一疊冥幣?

這個想法讓我自己嚇了一跳,可見我已經認定了唐寧是個死人了,但是他明明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啊!

到底怎麼回事,難道真如楚月老師說的,是我自己精神恍惚產生的幻覺?

“那個,額,唐寧”我好不容易纔吐出幾個字,這期間的艱難程度簡直超越了我的想象。

“什麼?”唐寧笑眯眯的看着我,跟平時沒什麼兩樣。

我吞了一口口水,看着他的臉說:“浪漫森林,你是怎麼弄的?都那樣了!”

“哪樣了?你今天無緣無故曠工,害我們忙得不得了,看來請人迫在眉睫啊!” 唐寧的樣子看起來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口氣表情都跟平時一模一樣,我心想,莫非早上真的是我做了個夢,然後就把夢當成了真實的事情?

“我覺得身體沒什麼大礙了,我們一起去店裏吧!”我想要證實自己的想法。

唐寧搖着頭說:“算了吧,這會兒我都出來了,懶得再回去。”

“不不不,還是回去一趟,我想起來有東西忘記拿走了!”他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覺得蹊蹺。

“什麼東西這麼要緊,非得這會兒跑去拿?”唐寧皺了起眉頭。

“很重要,走吧!”我拖着唐寧的手就要走,他一下就縮了回去,我也明顯覺察到了那隻手冰冷徹骨。

我看着唐寧:“到底怎麼回事?你早上明明就在浪漫森林被燒死了,可是爲什麼你會出現在我的眼前?”

“傻丫頭你在說什麼,我被燒死了?”唐寧哈哈大笑起來,可是我覺得他明顯的底氣不足。

“對。”我很肯定的點點頭。

朱老師看了看楚月老師,然後對我說:“劉茵,你這樣說話真的很不禮貌,怎麼能隨隨便便說人家去世了呢?”

“不是隨隨便便,我親眼看到的。”我倔強的仰着頭。

楚月老師嘆了一口氣說:“我就說着孩子發燒弄得腦子不清醒了,這樣吧,唐先生還是陪她去一趟好了,省得她疑神疑鬼的。”

聽了楚月老師的話,唐寧笑着說:“好啊,那我就勉強答應下來好了,本來我離開店鋪之後是不會再回去的。”

“上次你要查看周瀟的監控不是也在下班後回去了嗎?你的記憶是不是受到了損傷?”我敏感的問道。

唐寧摸摸頭:“我記性不好而已,走吧。”

說完,他主動站起來向着門口走去。

我跟在他身後,一點都沒有表示反對或者是阻攔,反而還越走越快,跟他並排。

“劉茵!”朱老師在我身後叫了一聲。

楚月老師對他說:“沒事,讓她去吧!”

這句話讓我心裏有點不舒服,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唐寧帶着我乘坐公交車回到了浪漫森林,我看到眼前的蛋糕店和以前一點區別都沒有,還是那樣有着漂亮乾淨的櫥窗,裏面陳列着各種美味的糕點。

“怎麼樣,你看這像是被火燒過的嗎?”唐寧笑着說。

我疑惑的看着那些蛋糕,心想這怎麼可能!早上明明就被燒得面目全非,現在應該只是一堆斷壁殘垣啊!

唐寧拿出鑰匙:“你要進去拿什麼?”

我想了想,在收銀臺裏面還有一張我的學生證複印件,是來面試的時候留下的,後來唐寧也沒有說有什麼用,所以就一直放在那裏沒有人動過。

但是因爲我心裏有疑慮就沒有明白的告訴唐寧,而是對他說:“進去就知道了。”

“好吧。”唐寧無奈的點點頭,然後打開了門。

我跟在他身後走進店鋪中,在他打開燈的那一瞬間,我覺得鼻子裏涌進來一股淡淡的煙火味道。

這不是唐寧的菸草味道,也不是烤爐的味道,而是火災之後那種焦糊味。

不對勁,我覺得眼前的這一切一定是被人設計過的,只是我目前還沒有識別的能力,所以看不出來。

但是我已經有了幾分把握,我前面的唐寧他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個幻象。

“小丫頭,你要拿什麼東西就快點,我還得去泡吧把妹呢!”唐寧不耐煩的靠在收銀臺上對我說。

我想了想,請他讓開一點,然後打開抽屜翻看了一下,裏面沒有我的學生證複印件,可是我知道那絕對是沒有人會去動的。

“我的東西呢?”我問唐寧。

“我怎麼知道!”他比我還乾脆。

“你不是唐寧,或者說,你不是活着的唐寧!”我指着唐寧,心裏一酸差點哭出來。

唐寧苦笑着對我說:“小丫頭你到底怎麼回事?一直都說我是個死人,這多難聽啊!”

“你跟浪漫森林都是幻影,我的學生證複印件明明就在收銀臺抽屜裏的,如果沒有,那就證明這不是真實的!”

“學生證複印件?”唐寧一邊說一邊幫我在抽屜裏找了一下,結果他的手伸出來的時候,竟然真的拿着我的學生證。

“這不是?”

我冷笑着說:“你知道我要找什麼,所以臨時變出來的對不對?真的以爲我是小孩子麼?”

“你到底怎麼回事,要我怎麼證明我就是我?”唐寧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不會再被他迷惑了,之前那個複印件明明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一說清楚之後他就找到了,這怎麼可能!

“不需要你證明,唐寧,如果你真的活着,最高興的人就是我!可是你真的不在了,我不能因爲期盼你的重生就矇蔽自己,我要知道的是真相,還有替你報仇的動力!”

可能我說得太言辭懇切,唐寧竟然沉默了。

“你告訴我,到底是不是有人幻化出你的形象來騙我?”我不會放棄,我要知道是誰在操縱這一切。

唐寧還是沒有說話,我拉着他的手說:“唐寧,我真的當你是好朋友,好大哥,我不要你瞞着我,我知道這件事情跟雲霓裳脫不了關係,我會找到她給你討個說法的!”

“唉。”唐寧終於悠悠的嘆了一口氣,表情變得沉重起來。

我知道事情的突破口出現了,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但是我卻不可能高興,因爲這就說明唐寧是真的已經死了。

唐寧的臉上出現了些許的悽楚,換成從前他是不會這樣悲涼的,我的心裏也很難受。

“我是死了,小劉茵。”唐寧帥氣的臉上有了一層淡淡的灰色,那是一種死氣沉沉的顏色,我不忍心指出來。

“那麼,你又怎麼會出現在我眼前?浪漫森林是假的對不對?”我的淚水情不自禁的順着臉頰滑落。

唐寧牽着我的手,對我說:“你閉上眼,然後再睜開。”

我依照他的話做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我和唐寧站在一片廢墟上,四處都是焦臭味,這就是浪漫森林真實的情況。

“小丫頭,謝謝你追查真相,我很喜歡你,可惜,唉!”唐寧在我身邊嘆了一口氣,可能是怕嚇到我,所以他沒有變成去世時的那副恐怖樣子。

“爲什麼?爲什麼你可以做到這一切?”我急切的看着唐寧的眼睛。

他指了指天上的月亮:“你看到麼?”

月光非常皎潔,照在廢墟上好像灑下的大片水銀,柔和的光讓我覺得心裏異常傷感。

“恩。”我點點頭,但是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是冥界之神初月,是她讓我回到了人世間爲你演了這場戲。她的目的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有照辦。”

“冥神初月?”我沒有聽說過這個神,但是從名字上分析,我知道她是管理陰曹地府的。

唐寧點點頭:“是,她命令我跟着你的朱老師去找你,給你紅包,跟你開玩笑,一切都像我活着的時候一樣。”

“初月是什麼樣的?”我問道。

唐寧看了我一眼:“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奇怪了,那她爲什麼要幫你,不讓你傷心難過呢?初月看起來是個小女孩,長得非常漂亮可愛,但是隻要她不說話不笑,那她周圍的空氣彷彿都會凝固起來,令人從心裏感到害怕。”

我不認識這樣的人,但是就如唐寧所說的那樣,她爲什麼要幫我,不讓我難過?

或者,這是我們善意的猜測,冥神初月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和唐寧都無從知曉。

“現在你把真相告訴了我,會不會受到懲罰?”我聽到唐寧說初月那麼厲害,還是忍不住擔心起來。

他就算是死了也是我的好朋友,不能在地下受罪。

“不知道,但是你太聰明,我瞞也瞞不住。”唐寧苦笑着搖了搖頭,然後愛憐的揉了揉我的頭髮。

“希望初月來找我,我想要問問清楚!但是唐寧,害你的人真的是雲霓裳嗎?我沒有第二個嫌疑人!”

我要趁着唐寧還可以跟我對話,把這件事情弄個水落石出,不然以後雲霓裳跟我耍賴不認賬的話,我真的是找不到證據。

唐寧笑着說:“我不知道誰是雲霓裳。”

“一個女人,非常美麗,她既可以說是很年輕也可以說是很蒼老,有着一副歹毒的心腸,並且有超能力,想要把浪漫森林燒起來簡直易如反掌!”

“店裏起火的時候非常突然,我和趙藝周瀟還沒有換好衣服就燃起來了,跟着就是不斷的爆炸,大門被封死,我們跑到後門,可是怎麼都打不開”唐寧一邊說一邊打了個寒顫,可見當時的場景是多麼令他心有餘悸。

“雲霓裳?”我想我的猜測是沒有錯的,我需要一個證詞。

唐寧皺起眉:“在我死之前,已經被恐懼充斥着頭腦,也沒有想到是人爲的。”

我看着他,鼓勵的眼神。

“但是在我臨死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你說的那個漂亮的女人,而且是一種很奇特的視角,她站在屋頂上,紅顏白髮,瑰麗異常!”唐寧回憶着。

“那個女人身穿華服,笑得陰測測,手裏甩出團團火焰,她的姿勢有點古怪,看起來好像是受了傷,可是卻絲毫沒有手軟,浪漫森林就這樣完了!” “那一定是她!”我可以很肯定,唐寧說的那個女人絕對就是雲霓裳,除了她還有誰紅顏白髮,笑容陰森?

並且唐寧說她看起來像是受了傷的樣子,雲霓裳不是在前一晚被大鳥所打傷嗎?

總之,我的猜測是沒有錯的,這一切都是雲霓裳對我的報復,雖然我不知道她跟我父親是什麼關係,但是她恨我的母親,恨我,這是已經確定了的。

最初我還以爲雲霓裳是精神錯亂了,可是當我看到地下室的那幅畫的時候,我覺得這不可能是巧合。

那幅畫現在還在我的包裏,我只要拿回家去問問我父母就能夠知道答案了。

但是不管根源在哪裏,雲霓裳害死了唐寧,這就是她在濫殺無辜,毫無道理可言,我也沒有必要原諒她。

總之她再怎麼有傷害我和我家人的原因,也不能對唐寧和浪漫森林下手,我絕對會找到她,讓她受到應有的懲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