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相信你,”宋宸雲微微一笑,“我相信你能救下我。”

釋彌夜的臉‘抽’了‘抽’:“我沒有能力救你,我只能自救。救你的,是他們……今天如果佳沫兒他們沒在,你就死定了,因爲我根本救不了你。”

宋宸雲倒是坦然一笑:“就算是那樣,我也不能出石頭……我不能讓你身處危險的境地。”

“跟你這種滿腦子‘性’別歧視的人沒話說了!”釋彌夜翻了個白眼,“走!我們吃飯去!”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豔’陽高照,釋彌夜眯着眼睛適應了光線,一扭頭,才又看向了聖瑪麗大教堂的外牆。

果然不出所料,在這個校‘門’的旁邊,曾經有一扇大大的‘門’,可是後來應該是用磚頭堵了,再糊上了水泥,刷上了塗料,所以仔細看的話,這個地方的顏‘色’跟別的牆體的顏‘色’有些微的不同。

“裏面那些大齒輪啊什麼的,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從這個大‘門’進去的吧!”釋彌夜‘摸’了‘摸’牆壁。

“我對那些大齒輪啊集裝箱啊怎麼‘弄’進去的一點興趣都沒有,”潘錦繡的臉還是有些慘白,“我只是在想,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了,竟然會變得那麼變態,殺了那麼多人!”

“腦子有問題唄!”釋彌夜撇撇嘴,才又順着鐵梯子往下走,“走,我們去吃火鍋!全紅火鍋!”

潘錦繡一聲慘嚎。

南宮叡在後面擠眉‘弄’眼:“活該,誰叫你好奇心那麼重!”

唐海桐倒是白了南宮叡一眼:“你不是也打算去看的嗎?如果不是看到潘錦繡看了之後那個反應的話!”

南宮叡嘿嘿一笑:“現在我非常的慶幸!”

大家下到了地面,佳沫兒晃了晃手裏照相機,想了想,倒是又回身拍了一張聖瑪麗大講堂的背面的照片。

“留個紀念。”

等走到了火鍋店‘門’口了,潘錦繡才哭喪着臉:“真的要去吃火鍋啊?”

佳沫兒睨了她一眼:“不吃火鍋可以啊!”

潘錦繡立刻‘精’神一振。

佳沫兒順手一指對面的西餐店:“去那裏,吃牛排,三分熟的牛排掛血絲,上面澆點番茄醬……”

潘錦繡臉‘色’發白:“算了,我們還是吃火鍋吧!”

不過爲了照顧潘錦繡,釋彌夜總算是沒有缺德的點的全紅鍋,點了一個鴛鴦鍋,大家要了個包間,讓潘錦繡坐對面白湯那裏。

隨意點了些涮菜,又叫了飲料,五人才歡樂的開始涮菜吃——潘錦繡不怎麼歡樂就是了。

“這次的事情,大家配合得不錯啊!”釋彌夜微微一笑,“不過我本來不太想讓唐海桐用妖力的……誰知道宋宸雲是個榆木腦子,似乎是覺得在那種情況下不能讓我輸……所以纔會變成那樣。”

“我倒是覺得無所謂!”唐海桐沒所謂的一笑,“白魅說了,我這妖力如果用熟練了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嚴重的代價了。”

“不過,你一開始是怎麼知道用你的妖力有代價的?”釋彌夜有些好奇了,“像佳沫兒,她的代價就很直白,就是對身體有損傷……是白魅告訴你的?”

唐海桐點了點頭:“沒錯,這的確是白魅告訴我的。”

“不過,我倒是覺得,小夜你從那個大倉庫裏走的時候說的那句話不對,”潘錦繡聳了聳肩,“宋宸雲不會是‘性’別歧視。”

釋彌夜眉一挑,卻沒有說話。

潘錦繡卻又‘奸’笑了起來:“很明顯嘛!宋宸雲喜歡小夜!”

“又來了!”釋彌夜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拜託啊!錦繡我又不是你小說裏面寫的那個帥得驚天動地的男主角,宋宸雲也不是漂亮的‘女’警‘花’,所以他不可能會喜歡我的。”

“這個誰也說不定啊!”

“不過說起潘錦繡的小說……潘錦繡,那個出版社之後還跟你聯繫過了嗎?”佳沫兒倒是猛地想起了這個問題。

一說到這個,潘錦繡自己也有些鬱卒了:“別說了,聽說扈凌楠被抓起來之後,她手上所有的合同,只要是公司還沒有蓋章的,一概作廢!我也是昨晚上網的時候,纔看到那家出版社的官網上面隱晦的寫着的。”

唐海桐倒是出聲安慰:“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既然有一個扈凌楠能看中你的小說,那麼就還會一個別的編輯也看中的。”

“是啊,而且錦繡你年紀也還小,太早成功,反而不好!”釋彌夜端起了一盤鴨血,“白湯要放幾個嗎?”

潘錦繡立刻嫌惡的搖了搖頭。

“對了,釋彌夜,在那個集裝箱裏到底裝了多少屍體啊!”佳沫兒用漏勺在涮着羊‘肉’,“他到底殺了多少人?”

釋彌夜偏頭想了想:“如果是數人頭的話,應該是十個——當然,因爲不排除他把別的屍體的人頭都鑿爛的情況。”

潘錦繡面前正好擺了一盤豬腦,聞言立刻就把那盤豬腦推到了南宮叡前面。

“有那麼噁心嗎?”南宮叡有些無語。

“非常噁心!”潘錦繡回想了一下那個畫面,又有些作嘔,“比上次看到的小強人頭、李曉娟屍體都要噁心!”

“那你如果去看了蔡華奕的家裏的現場,只怕是一個月都吃不下東西!”釋彌夜面不改‘色’的夾了一條鴨腸涮了,沾了醬料塞進嘴裏,“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都想吐。”

“能不說了嗎?”潘錦繡都哀求了起來,“小夜你心理素質強大,想着那些還能吃動物內臟。”

釋彌夜聳聳肩:“見多了,就不覺得噁心了。” “可能是在蔡華奕那裏收到太大的刺激了?所以現在看到什麼都覺得沒感覺了!”佳沫兒有些憐憫的看着釋彌夜。

“其實以前就經常看到這些場面,不過後來蔡華奕那裏給我的衝擊的確是太大了!”釋彌夜嘆了口氣,“他是我見過的,最噁心的人!比今天這個男人簡直噁心了千百倍!”

“好了好了,不說了不說了!趕緊吃!”唐海桐往紅湯裏倒了一盤子蘑菇,“吃了我們就回去寫作業了!”

五人倒是歡歡樂樂的吃了一頓火鍋,打車剛到家,宋宸雲就打電話來了。

“八成是那個男人的事情!” 總裁的替罪情人 釋彌夜一邊脫鞋,一邊把電話遞給了潘錦繡,“你來接,我先去看看我的蛋。”

“喂?”潘錦繡捏着嗓子接通了電話。

“釋彌夜,這次……”

“宋大哥有什麼事情?”潘錦繡又捏着嗓子叫了一聲。

“是關於……你是誰?”

“我是釋彌夜啊!”

佳沫兒在一邊笑的都快昏厥過去了,釋彌夜已經走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了,聽到這話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宋宸雲無奈:“潘錦繡,是不是?”

“哎呀!你把我當成小夜不就行了!”潘錦繡恢復了自己的聲音,“是說那個男人的事情吧!說吧,我們都聽着呢!”

宋宸雲猜想釋彌夜可能沒在那兒,不過想想釋彌夜的妖力,便也一五一十的講了起來。

原來這個男人叫李靜申,今年二十八歲了。他有個女朋友,是上大學就在一起的,都快十年了,就在前不久,他們準備旅行結婚,旅行回來就扯結婚證。

結果呢,在遊輪上,他們遇到了一個富家子弟,那個富家子弟不僅家裏有錢,長得還帥,對李靜申的女朋友展開了追求,還揚言要公平競爭。但是李靜申的女朋友也算意志堅定,一直都沒有答應那個富家子弟。

誰知道呢,遊輪在大海中央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主機出了故障,壞掉了,之後更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在印度洋中間還遭遇了海嘯,最後一船人沒剩幾個了,李靜申和他女朋友,還有那個富家子弟被衝到了一塊,三人就依靠着一塊斷裂的船體和一些散碎的食物等待救援。

誰知道更慘的是,這片海域有鯊魚。

本來三個人是輪流在那船體上休息的,可是既然這裏有鯊魚,那麼人就不能呆在水裏。這個時候,李靜申惡向膽邊生,就暗中跟他女朋友商量要把那個富家子弟推到海里去喂鯊魚——也算是解了自己的女朋友一直被這臭小子糾纏的惡氣。

這段船體非常狹窄,所以一個不注意就可能會掉進水裏。李靜申爲了吸引鯊魚過來,還特地劃破了自己的手臂,讓血留在海里吸引鯊魚過來——不然就這麼把那小子推進海里,說不定那小子還會把他也拽下去。

鯊魚很快就來了。

趁着那小子背對着自己,拿着一跟木棒警惕着鯊魚的時候,李靜申走過去就想要推那小子下去。可是他的手還沒有碰到那小子,就感覺一股大力傳來,隨後普通一聲,就掉進了海里。

“他說,他死都記得他女朋友在船體上一臉冷漠的看着自己的樣子,直到他被鯊魚撕扯,直到鮮血染紅了那一片海域,連那個小子都想要跳下去救他,卻被她女朋友一把拉住了……”宋宸雲的聲音很低沉,“李靜申說,他跟他女朋友一起買的保險,保單上的受益人都是對方的名字。她的女朋友一邊很悲慼的哭,一邊又很‘理智’的告訴了那個富家子弟,說下去也只有送死……隨後,他們就被趕來的救援部隊救下來了。”

潘錦繡一臉的唏噓:“說起來,這個李靜申變態也不是沒有道理啊!畢竟他女朋友都這樣對他了!”

佳沫兒也嘆了口氣:“是啊,他女朋友肯定是一早就對那個富家子弟芳心暗許了!畢竟那個富家子弟長得還不錯!”

“不過,我倒是覺得,剛剛宋警官說,李靜申掉進海里的時候,那個富家子弟還準備去救他來着——這個富家子弟還不錯!”唐海桐一臉的讚許。

南宮叡也點了點頭:“是啊,畢竟人家一開始也說的是公平競爭嘛!”

釋彌夜拎着小箱子從房間裏走出來——她剛剛已經檢查過了,沒有出什麼事情。只是她眉頭緊皺:“你們好像忽視了一個最大的問題。”

宋宸雲也苦笑了一聲:“沒錯。”

四人一怔,隨即臉色大變:“那個李靜申……”

“他已經死了!”宋宸雲苦笑更甚。

“現在李靜申的人呢?”釋彌夜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他身上肯定有蹊蹺!不然不可能我們這麼多人都沒發現他是死的!”

“我們剛剛把這些問出啦,突然之間狂風大作,然後李靜申不知所蹤,審訊室裏只有一個白色的人體模特,”宋宸雲的聲音顯得很萎頓,“釋彌夜,你是知道的,這種事情,已經第三次了!”

“黑炎!”佳沫兒驚呼了一聲。

釋彌夜手一抖,立刻丟下了皮箱,猛地就往自己房間跑去。

她沒有用妖力去看,只是跑回自己的房間,猛地拉開了門。

沒有,就跟是她剛剛離開的時候一樣,房間裏什麼都沒有。

釋彌夜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她怔怔的看着空蕩蕩的房間,然後……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下。

白魅已經去找萬妖山去了,怎麼會跟在黑炎的屁股後面呢?白魅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呢!

只是耳邊傳來的一聲驚呼,讓釋彌夜心一凜,立刻就拉開門衝了出去。

該不會是黑炎到這裏來找麻煩了吧!

“這個是什麼?”

“是……是一顆蛋……”

“似乎不像是夜晝裏面的那顆。”

“夜晝……不,不是那顆,這,這是我弟弟……”

“你弟弟是哪吒三太子啊?”白魅擡起頭,一臉的諷刺。

“你,你怎麼來了?”釋彌夜站在門口,看在坐在沙發上的白魅,有些不知所措,“你怎麼進來的?換鞋了嗎?”

潘錦繡大大的翻了個白眼。

蜜愛成癮:霸道總裁狠狠撩 白魅托起那顆蛋:“這是個妖物。”

“我也知道!”釋彌夜吁了口氣,才拖着有些發軟的雙腿走了下去,徑直坐在了白魅對面,“你來做什麼?不去追黑炎?”

“黑炎?”白魅眉一挑,“他被我打得只剩兩條命了,還敢在我面前露面?”

釋彌夜一怔:“你不是來找黑炎的?”

“不是。”白魅回答得很簡潔。

“那你來幹什麼?”釋彌夜又有些莫名其妙了。

南宮叡一臉的興奮:“當然是來找大嫂你的!”

釋彌夜白了他一眼。

“我的確是來找你的。”白魅話一說完,釋彌夜的臉立刻就紅了。

“我身上妖力出了點問題,所以要進夜晝。”白魅的語氣很淡然。

釋彌夜愕然:“你怎麼了?”

“萬妖山當初被炸成了碎片,我在各地尋找萬妖山的殘骸,然後聚攏起來——這些需要我的妖力來穩固。”

釋彌夜還是有些發怔。

白魅卻有些不耐煩了:“快點讓我進去!”

“等等!你先告訴我,這個到底是什麼?”釋彌夜小心的把那顆蛋託在手裏,“這是王美娟生出來的!”

“我說了,這是妖物!”白魅只是瞥了一眼,嘴角就是一翹,“很明顯,這個妖,是個卵生的。”

“但是,爲什麼王美娟能生出一個妖精來?”確定了這個蛋是個妖,釋彌夜更疑惑了,“他是我弟弟啊!”

“你不是討厭妖精嗎?怎麼,你還要讓妖精做你的弟弟?”白魅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諷刺的笑,“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想要毀掉這顆蛋。”

釋彌夜下意識的就把蛋抱緊了一些,接過引起了白魅的一陣輕笑。

釋彌夜重新審視着這顆蛋,看着裏面那漸漸長大的嬰兒,心裏很複雜。

“白魅,一般的妖精,剛剛出生的時候,厲害嗎?”佳沫兒知道釋彌夜憂心的是什麼,也就幫着問了出來。

“當然很弱。”白魅面無表情的說着。

釋彌夜吁了口氣,才輕輕的放下了蛋,拉住了白魅的手:“我送你去夜晝吧!”

等把白魅安置好了,釋彌夜才又出來,只是一出來,就看到四雙閃閃發亮的眼睛。

“夜晝是什麼?”

釋彌夜有些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拉出夜晝:“這個就是夜晝。”

“能進去?”潘錦繡眼睛更亮了。

“不能,”釋彌夜補充了一句,“除了白魅和我。”

“哦?”潘錦繡的表情立刻就曖昧了起來。

“對了,電話呢?”釋彌夜才猛地想到了這一頭。

“早掛了!”潘錦繡聳聳肩,“白魅突然出現,然後劈手就搶過電話掛了,所以我纔會尖叫一聲的嘛!”

她又賊眉賊眼的看着釋彌夜:“小夜,剛剛你那麼着急的衝上去,是不是想要看白魅來沒來啊?”

釋彌夜臉一紅,立刻辯駁:“纔不是呢!我是想要看看黑炎有沒有找上門!”

看潘錦繡一臉不相信的樣子,釋彌夜的臉又紅了:“而且白魅又沒有來過我家,怎麼知道我的房間是哪個?”

“可是,黑炎也沒來過你家啊!”佳沫兒也開口調笑。

“好了好了!”釋彌夜翻着白眼把蛋放進了小皮箱,“我們開始做作業吧!”

唐海桐看着那顆蛋,不由得有些憂慮:“釋彌夜,剛剛白魅說了,這真的是妖物!”

釋彌夜伸手撫摸着那顆蛋,久久的不說話。 “白魅也說了,妖精剛出生都是很弱的!”佳沫兒看釋彌夜的樣子,就知道她心有不捨,“等它真正的孵出來了再說吧!”

潘錦繡偏着頭想了想:“我倒是覺得,既然白魅說想要毀了這個蛋,那麼說明這個蛋對他也是有威脅的吧!小夜你不是都說了跟白魅註定是敵人嗎?”

唐海桐也嚴肅的點了點頭:“沒錯,不是說狐翛翛都很害怕這個蛋嗎?說明這個蛋真的真的很厲害……白魅不是妖王嗎?肯定也是知道的!”

釋彌夜嘆了口氣:“他是試探我的!說要毀了這個蛋的那句話,是試探我的——有妖精出世的話,只怕他比我更開心。”

“所以,現在這個蛋被白魅發現了,釋彌夜你就更不能毀了他了,”佳沫兒沉吟了一下,“否則……白魅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所以我說,他在試探我!”釋彌夜苦笑了一聲,“如果我真的對這個蛋有別的想法的話,他寧可不到我這裏來加血加魔,也要把這顆蛋帶走的!”

一時大家都沉默了。

南宮叡有些苦惱的撓了撓頭:“大嫂……釋彌夜,你爲什麼一定會認爲大哥就是把你當做敵人的呢?我看大哥明明都很關心你……”

釋彌夜也有些悵然了:“也算是未雨綢繆吧!算了,我們先做作業吧!”

只是吃過晚飯,釋彌夜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又進到了夜晝裏。

“白魅?”

九尾狐還在呼呼大睡,聽到釋彌夜的聲音,擡了擡眼皮:“什麼事情?”

“有件事情想要問你一下,”見他醒了,釋彌夜才慢慢的走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我遇見了一隻有些惡趣味的車縛靈……想要讓它脫離束縛自己的地方……怎麼做?”

“當然是用強大的妖力斬斷束縛,”大狐狸很是輕蔑的看了她一眼,“你不行。”

“我知道我不行啊!” 古武女特工 釋彌夜對白魅的輕視不爲所動,“所以想要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行啊!就當是做我奶媽的報酬,”大狐狸的九條尾巴搖來搖去,“帶我去吧!”

說到這個,釋彌夜的表情又尷尬了起來:“我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