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全完了,罈罈罐罐全部破碎,所有妖魔都跑得乾乾淨淨。

水滸傳裏面的洪太尉,只放跑了一百零八個。

而這次伏魔殿之亂,恐怕放跑了八百個都不止!

不僅僅如此,伏魔殿後面還有個小院子,院子裏有伏魔井,伏魔井裏封印的,更是絕世魔頭!

伏魔殿都失守了,伏魔井不用說,一定也被衝開了。

葉知秋拜了張道陵,四處掃視一眼,轉身而出。

龍虎山衆人,都一言不發。

“各位道友,我這就告辭了。”葉知秋稽首,然後扭頭看着許佩加:“師妹,我們走吧。”

許佩加點點頭,走到了葉知秋的身邊。

一道縱地金光平地而起,射出天師府,葉知秋已經帶着小師妹,消失不見。

“好厲害!”龍虎山衆人不由自主地一聲驚呼。

姚老大面黑如鐵,揮手道:“厲害什麼?葉知秋交還天師印和天師令,分明是逃避責任!師父當日,真的是……糊塗至極!”

“姚道友,是你們逼着葉知秋交還法器的。如果他不還,你們肯定說他貪圖寶物。現在歸還了,你們又說他推卸責任。如果你是葉知秋,你恐怕也爲難死了。”夏偉玲搖了搖頭,也轉身而去。

姚老大張口無語,天師府一片死寂。

……

葉知秋遁出天師府,在偏僻處稍歇。

因爲葉知秋知道,夏偉玲一定會追來,所以在這裏稍等。

許佩加兀自憤憤不平,說道:“葉師兄,你爲什麼要交還天師印和天師令?那是老天師給你的,誰也沒權利收回!”

“身外之物,何必留戀?而且這本來就是龍虎山的東西,我遲早是要交還的。”葉知秋說道。

“你不生氣?”許佩加打量着葉知秋的臉色。

“我沒有生氣,雖然姚老大無禮,但是看在老天師的面子上,我不計較。而且,天師令和天師印,也的確幫了我很多忙。於情於理,我對龍虎山只有感激,沒有抱怨。這次斗轉星移,引起伏魔殿之變,的確是我沒有預計到,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葉知秋說道。

許佩加驚愕,半晌才說道:“葉師兄你真的悟道了,寵辱不驚,高人風範啊。”

“哈哈,我這是假裝老成而已!”葉知秋哈哈大笑。

人影一閃,夏偉玲追了過來,笑道:“知秋,被追回天師令和天師印,好像你還挺開心的啊!”(8.3日,第四更。)

今天四更完畢,明天繼續。 “見過夏道長。”葉知秋急忙施禮,笑道:“不開心又如何?我這麼大的人了,總不能滿地打滾嚎啕大哭吧?”

“說的也是,只是姚老大的嘴臉,着實讓我心裏不舒服。”夏偉玲嘆息。

“就是,我看着姚老大,也心裏不舒服,一把年紀活在狗身上了!他就是想繼承老天師的位置,所以排擠葉師兄。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可是他也不想想,就算葉師兄交還了天師令和天師印,他姚老大可以擔當大任嗎?”許佩加憤憤地說道。

“是啊,而且龍虎山最後的天師傳人,一定是張氏子弟。就算姚老大現在做了主持,也不過是個過度。到頭來,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爲他人作嫁衣裳?”夏偉玲也說道。

葉知秋搖搖頭,笑道:“這些都跟我沒關係了。我現在在想,怎麼把那些逃跑的魔頭抓回來。畢竟老天師臨終前將龍虎山託付與我,我職責所在。”

許佩加皺眉:“葉師兄,龍虎山集體排擠你,你還要去爲龍虎山伏魔?”

葉知秋淡淡地笑:“第一,龍虎山老天師對我有幫助,我不忍辜負他的臨終託付;第二,伏魔也不僅僅是爲了龍虎山,更是爲了天下蒼生。師妹你要知道,那些魔頭混跡人間,倒黴的是平常人。”

夏偉玲點頭贊同:“知秋說得對,也難得這一份擔當和俠義情懷。我願意和你一起,收拾目前的局面。”

許佩加聳聳肩:“好吧,也算我一個。”

“多謝夏道長和小師妹,那些妖魔剛剛逃出,應該有跡可循。所以,我們宜早不宜遲。”葉知秋說道。

“不着急。”夏偉玲卻說道:“龍虎山歷代以來收服的魔頭,都是有記錄在案的。我先回天師府,找他們要一份詳細的記錄,然後我們按圖索驥,將他們一個個捉拿歸案。”

“有詳細資料更好,夏道長,那就麻煩你再回天師府一趟了。”葉知秋稽首。

夏偉玲一點頭,轉身而去。

葉知秋和許佩加,坐在夜色裏等待。

“小師妹,你們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裏的?當時伏魔殿的情況,是什麼樣子的?”葉知秋這才詢問詳情。

“我和夏道長,原本都在茅山,一天前接到龍虎山的告急,這才匆匆趕來的。可是我們來到這裏的時候,局面已經失控,有幾個老魔突破封禁,在伏魔殿裏大鬧,連續放出了其他魔頭……”許佩加將具體情況說了一遍。

葉知秋默默地聽着,微微皺眉。

說來說去,都是無極之亂斗轉星移造成的禍患。

龍虎山原本有強大禁制,只是在斗轉星移中被毀,否則,再過千萬年,這些妖魔也出不來!

不多久,夏偉玲趕了回來,手裏拿着幾幅卷軸,笑道:“資料拿到了,而且,姚老大等牛鼻子,知道自己無禮,託我向知秋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我也不是小肚雞腸之人。”葉知秋搖頭一笑,指着那些卷軸問道:“這些都是魔頭的資料嗎?”

“是的,我們找個地方,先看一下資料吧。”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夏偉玲和許佩加,直奔山下的小鎮。

半夜時分,小鎮上空無一人。

不過還好,有一家旅館開着門。

葉知秋三人要了一個房間,關上門,打開資料圖來看。

資料圖一共分爲四份,分門別類,記錄着九百多個魔頭的資料。有一些魔頭,還配了畫像。

其中有鬼靈,有妖靈,更有許多未知魔靈。

鬼靈之中,又大致細分爲四類,兇、怨、癡、苦,大多有名有姓,其中不乏歷史名人。

妖靈之中,細分爲十類,分別是:狐媚,虎變,龜報,猴精,蛇魅,樹怪,花妖,虹異,鳥靈,蟻幻。

魔靈就比較雜亂了,有上古妖獸之靈,有未知生物之靈,有變異之靈,形色各異,不一而足。

匆匆看了一遍資料,許佩加說道:

“這些鬼靈好辦,不就是抓鬼嗎?都是咱們的專業。那些妖靈,可以讓蘇珍幼藍夭桃等人對付,她們都是妖,知道妖的套路。最難辦的是這些魔靈,魔性不定,是個問題啊。”

葉知秋摸着下巴,說道:“我不擔心他們難對付,而是擔心他們過於分散。如果九百多個妖魔,分散在九百多個地方,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將他們全部緝拿歸案?”

如果這九百多個妖魔,全部集中在一起,那就好辦了。葉知秋可以利用混沌法天圖,來個一網打盡!

怕就怕這些妖魔東零西落天南地北,那樣的話,葉知秋會跑斷腿。

夏偉玲想了想,說道:“人以類聚物以羣分,妖魔們完全分散的可能性不大。妖靈們一定會抱團的,以增加自己的戰鬥力,鬼靈亦然。至於魔靈,就不好說了。”

“但是肯定也有一些妖靈,特立獨行與衆不同,單獨行動。”許佩加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好吧,夏道長和小師妹都休息一下,天亮以後分頭搜索,保持聯繫。發現妖魔聚集地,就集中力量,一網打盡!”

夏偉玲和許佩加一起點頭。

葉知秋閃身而出,先走一步,搜索妖魔們的下落。

出了小賓館以後,葉知秋縱身向北,一路風遁。

這時候已經是黎明時分,東方曙光初現。

葉知秋料定妖魔們剛剛衝出伏魔殿,不瞭解外部情況,肯定會在偏僻處藏匿,而不是立刻衝入鬧市。

所以,葉知秋只在贛中山區搜尋,尤其是那些陰氣較重的地方。

前方有山谷,古木遮天,陰氣深重。

葉知秋正要遁過去,卻看見身後陰風盤旋,是龍虎山速報神來了。

“葉大師,這裏有上百妖魔,都是從我們伏魔殿跑出去的,就在那方的山谷裏!”速報神說道。

破盡諸天世界 “好,我正準備過去看看。”葉知秋點頭。

“葉大師多多小心,我再去偵查別的地方!”速報神化風而去。

葉知秋靠近山谷,施展遊神御氣之術,用神思窺探那片山谷。

山谷面積龐大,野樹叢生。

上百個鬼靈,或者藏匿於樹洞之中,或者飄蕩於樹頭之上,正在警惕地注視四周。(8.4日,第一更。)

先來一章,剩下的到晚上。 而且,在葉知秋窺探鬼靈的時候,那些鬼靈也立刻警覺,有三個老鬼齊刷刷地向葉知秋這邊看來!

難怪可以由鬼而化魔,這敏感度果然厲害。

大白天的,葉知秋也不敢打草驚蛇,立刻收斂神思,停止窺探,同時退後三五里,站在山頂上,觀望山谷裏的鬼氣。

因爲這些鬼靈過於分散,如果驚動了它們,難以一網打盡。被他們跑出去,局勢就會更加複雜。

紅山老魔悄然出現,笑道:“葉知秋,這些妖魔不好對付,你又有事情做了。”

葉知秋嘆氣:“前輩又來幸災樂禍?”

紅山老魔搖頭:“我沒有幸災樂禍,只是過來看熱鬧。”

葉知秋蛋疼,斜眼道:“幸災樂禍和看熱鬧,有區別嗎?”

老魔一本正經地奸笑:“當然有區別了!幸災樂禍是敵人,看熱鬧的是路人!”

“行行行,路人老前輩,我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葉知秋說道。

“讓我幫你捉鬼?”紅山老魔問道。

“不是,我想請你去一趟青丘狐國,把我的鬼童子和兩個鬼王調過來,還有幼藍和夭桃。”葉知秋說道。

現在羣魔亂舞,葉知秋必須調兵遣將。

幼藍和夭桃,可以對付妖靈;鬼王鬼童子,可以幫助自己對付鬼靈。

“好,我就給你幫個忙。”老魔很爽快地點頭,忽地消失。

葉知秋一笑,紅山老魔要跟自己合作,現在變成自己部下了,這麼聽話!

老魔走後,葉知秋清靜了許多,在山頭上盤腿打坐,監視着山谷裏的動態。

大白天的,那些鬼靈也不敢輕易活動,全部潛伏在山谷裏。

夏偉玲的鬼童子找來,上前問候。

葉知秋點點頭,低聲說道:“去通知夏道長和我小師妹,讓她們來這裏。”

鬼童子應聲而去。

上午八點多,夏偉玲和許佩加聯袂而來。

葉知秋點點頭,手指下方的山谷,將情況說了一遍。

許佩加說道:“葉師兄,你看到的老鬼,是什麼模樣?”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爲首的老鬼,是春秋衣冠,對照龍虎山給出的資料來看,好像叫什麼……易牙。”

葉知秋不是柳雪,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記得不是很清楚。

“易牙?”夏偉玲急忙取出資料圖來看。

果然,在鬼靈兇、怨、癡、苦四部衆魔頭裏面,第一個是白起,第二個,赫然便是易牙!

葉知秋皺眉:“白起是春秋戰國的大將,長平之戰,坑殺趙括四十萬大軍,是舉世聞名的凶神,據說身帶‘七殺、貪狼、武曲’三星之威,戰神武神殺神的結合體。可是這個易牙名不見經傳,爲什麼和白起齊名?”

夏偉玲看着資料,笑道:“知秋這話錯了,易牙,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比白起更狠。”

“是嗎?”葉知秋湊過來,和夏偉玲一起看資料。

關於易牙,資料圖上面有龍虎山標註的簡介。

“易牙者,春秋齊國彭城人氏,事齊桓公……司庖雍人之師祖也。烹子獻糜,而聞名天下。死後兇靈,冥頑不靈,強衝幽冥地獄,禍亂陰陽兩界。繼先天師收而鎮之,封印於龍虎山伏魔井……”

原來是他!

葉知秋恍然大悟!

這個叫易牙的傢伙,是天下廚師的祖師爺,春秋時代齊國人,齊桓公的手下寵臣。

據說這傢伙,天生味覺超常,烹飪手藝精湛,燒出來的菜餚,全都是極品。

後世有很多燒菜的食經書籍,都假託易牙之名。

有個成語叫易牙淄澠,說的就是易牙的本事。

淄水和澠水,都在齊魯境內,但是水質略有不同。易牙喝一口,就可以辨別淄水澠水。甚至,將淄水澠水混在一起,易牙也同樣可以品嚐出來,判斷兩水所佔的比例,絲毫不差!

給他喝一口尿,他都能確定對方是不是有糖尿病!

孔子他老人家,都曾經曰過:“淄澠之合者,易牙嘗而知之。”

可見易牙的本事,不是蓋的!

шшш ✿тт kΛn ✿℃ O

但是讓易牙出名的,不是他的廚藝,也不是這個‘易牙淄澠’,而是另一個成語,叫做“烹子獻糜”。

話說有一天,齊桓公吃着易牙親手烹飪的菜餚,感慨地說道:“寡人這輩子,吃遍了人間美味,就是不知道,人肉是什麼味道,有些遺憾啊!”

易牙聽在耳中,記在心裏,回到家裏,擇了一個良辰吉日,把自己四歲的兒子殺了,給齊桓公做了一盤菜。

齊桓公尚不知情,對着金鼎吃肉喝湯,問道:“這是什麼肉,好像味道不一樣啊!”

易牙跪下來,說那是自己四歲兒子的肉。

齊桓公差點沒把隔夜飯吐出來,瞪眼道:

“我**就是開個玩笑,你真的給我吃人肉饅頭?再說了,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對你兒子開刀吧?四歲的小朋友,那麼可愛,你怎麼下得去手!監獄裏那麼多死刑犯,隨便挑一個不就得了?虎毒不食子,你個王八蛋,簡直、簡直……”

易牙急忙磕頭,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大王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是古往今來的大英雄大豪傑,就算是吃人,又怎麼能吃那些死刑犯和奴隸的肉?那些下等人的肉,是給狗吃的呀。犬子好歹也是富貴人家長大的,皮白肉嫩養尊處優,這級別,才勉勉強強對得起大王的口味啊!”

齊桓公一聽,這話有些道理,又念及易牙烹子獻糜忠心可嘉,於是給與重用,賜予厚賞。

甚至在後來,齊國丞相管仲病危,齊桓公還想讓易牙,來接替管仲的相位。

但是管仲看不起易牙,直接對齊桓公說道:“易牙爲了加官進爵,烹子獻糜,其心惡毒無比,怎麼能做我們齊國的丞相?這傢伙狼子野心,大王千萬不能重用他!”

齊桓公敬重管仲,這才取消讓易牙做丞相的想法。

但是幾年之後,齊桓公的兒子們爭位,易牙趁機作亂,封鎖城門,竟然把齊桓公活活餓死了。

現在,葉知秋面對的,就是這個‘烹子獻糜’的易牙。(8.4日,第二更。)

第二更,第三更在十點之前。 現在,葉知秋三人面對的,就是這個‘烹子獻糜’的易牙。

更加龍虎山的資料記載,易牙死後,魂魄飄蕩千年,成爲鬼中仙,無惡不作。一直到北宋時期,龍虎山第三十代天師張繼先,將之擒獲,送往地府。

張繼先是北宋時期的著名人物,繼往開來的一代天師。在龍虎山的六十幾代天師裏面,除了第一代天師張道陵,就數張繼先最厲害。

可是易牙強悍無比,幾年之後,就從地府逃脫。

張繼先再次出手,抓了這個老鬼,封印在龍虎山伏魔井裏。

卻不料,千年之後,易牙再一次逃出龍虎山,成了逃犯。

……

瞭解了易牙的歷史,葉知秋說道:“一個廚子都這麼厲害?不知道這老鬼,有什麼具體的本事?”

夏偉玲搖搖頭:“老鬼的手段,資料圖上面並無記載。想來也就是道行深厚,心狠手辣,外加狡猾奸詐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