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軍區,除了韓家、李家幾個要員所在的軍區外,紛紛都被滲入了其它的力量,這是一個可怕的現象。

因此,就連一號也是十分的震怒,下令全軍、全黨自查、自檢,對於任何有損於國家的行爲,一律予以嚴厲的懲治和打擊。

整個會議,足足持續了兩個多小時纔是結束,中間,甚至當場就下了兩名副司令級別的軍中大佬。

由此可見,這一次對於軍中整頓態度的堅決和決心。


會議結束後,林峯留了下來,與葉德、李老、韓老、夏老幾人,交流了一番意見和建議。

如今,林峯是龍隱首領的身份,已經不再是祕密,當然,這也僅僅只是侷限於幾人。

關於這個身份,自然是林峯主動告知的,否則,就算是華夏國安局傾盡全力,也是不可能調查出來。

所以,如今,特別是葉德,看向林峯的目光,隱隱中,都是充滿了敬畏,別人或許不知道、不明白龍隱有多麼的強大,但是,身爲國安局的他,怎麼不明白其中的意義。

龍隱的存在,哪怕是像米國、北俄等這樣的大國,都要忌憚幾分,而林峯身爲華夏人,只要心中有華夏,這對於華夏來說,無疑是一件幸事。

接下來,以中紀委爲指揮小組,在全國展開了一場打虎的專項治理行動,各巡視組巡視各軍區、各省、各市,嚴厲打擊各項違法違紀的行爲,一時間,舉國稱讚,這是華夏有史以來,最爲強烈、最爲轟動,載入史章的光輝一筆。

京城,隨着血紅會的覆滅,四會並存的格局,已然不在,如今,三會鼎力,在杜家站出身來的那一刻,其中,盤龍會扶搖直上九萬里,一舉成爲了當之無愧的第一會。

另外,杜老爺子更是當衆宣佈,林峯將成爲杜家未來的接班人,杜家所有的資源,將爲林峯所用。

這一驚人消息的落下,不論是京城各大家族,哪怕是一號首長,聽聞之後,心中都是禁不住的一怔。

杜家,這個新中華成立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家族,他的底蘊,會有多麼的可怕,這一點,凡是能夠進入中樞的家族,心中都是明白。

此時的一號,坐在辦公桌前,手指輕敲着桌面,那裏,面前的顯示屏上,是一張以林峯爲中心的龐大關係圖。

看着這個關係圖,一號的眉心間,有着些許擔憂。

林峯的成長,太過迅速,甚至可以說,如今林峯所掌握的資源、擁有的人脈,就連他這個一號首長,都要望而興嘆。

軍、政、商等等各界,到處都有林峯的身影,甚至連西北那邊,都與林峯建立了關係,這是一種可怕的現象。

“或許,是我多慮了吧!”

片刻後,一號停下了敲動的手指,心中想道,然而,他依然還是拿起辦公桌上的紅色電話,爲了國之穩定,他不得不有所防備。

哪怕有一天,林峯會記恨他,但他作爲一號,爲了整個華夏,他只能做一回小人。

烈士陵園,林峯肅穆而立在墓碑前,深深敬禮,久久的不願放下。

這裏,沉睡着他的戰友,腦海中,一幕幕的場景,是那樣的清晰,一起訓練、一起執行任務、流過血、走過許多的艱難險阻,闖過無數道生死一線的關卡,經歷過千百次的生死徘徊,他們一起走過,相互的鼓舞、勵志,堅強的,爲了心中的信念、執着,勇往直前。

如今,冤屈雪恥,魂歸故土!

人已逝,魂猶在,林峯的眼眸,滿目通紅,淚水打溼了眼眶,強忍着,沒有流下來。

瞿老將捧着的鮮花放下,向着墓碑,深深鞠躬,他視他們如子嗣,然卻沒能保護好他們,這,一直是瞿老心中的一個痛。

“英雄魂歸!”

林峯禮畢,深吼,聲音滾滾長留,騰上雲霄!

雖說,柳家、白家,爲此付出了沉痛的代價,紛紛從神壇跌落,但是,那一個神祕人,依然沒有找到。

這,依然讓林峯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甚至,林峯有着一種感覺,這柳家、白家,只是明面上的一個棋子,而真正在幕後主使的,就是這個神祕人。 “其實,你根本就不需要這麼做的!”

車上,瞿老打破了沉默,長長一嘆,開口道。

當林峯說出,準備將龍隱成員全部撤離華夏的那一刻,瞿老知道,這是林峯要離開了。

“我的存在,會是一個不安定的因素,這一點,對於任何一個國度,都是一樣,一號的做法,固然有些不可取,但是,我想,他也是爲了華夏的發展和穩定,我不會抱怨,也不會記恨,這些年來,我與龍隱生死與共,如今,我只想保護更多的人。”

林峯開口,緩緩說道。

“當然了,我也只是暫時的離開,若是以後有什麼需要龍隱的地方,我林峯不會有任何的推辭,因爲在我林峯的體內,流淌的,是華夏的血脈,我,始終都是華夏之人。”

“倒是我的那些朋友,以後還請瞿老能夠多多照顧……”

片刻後,林峯又道。

其實對此,林峯毫不擔心,畢竟,如今的林峯,已經在華夏建立起了一張龐大的關係網,但是,這並不能代表,能夠一如既往的穩定,所以,若是可以,林峯還是希望能夠得到幾位老人的支持。

“這個,你放心吧!”

林峯說到這個地步,瞿老知道,林峯的主意已定,林峯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是清楚。

“另外,有個事情,彭萬里,我們準備推選他爲下一任的一號。”

瞿老謂然一嘆,說道,之所以這麼做,也是幾位老人一致商榷而定的結果。

“謝謝!”

聞言,林峯略一沉思,便就明白了其中的深意,顯然,一號首長背地裏的做法,有些兒讓幾位老人心寒,但是,不論如何,一號就是一號,他們也不好忤逆,華夏大國泱泱數千年,和平纔是華夏發展所要追求的路線。

至於把彭萬里推上臺面,中間,自然是有着一番博弈,但是,其中,不乏有考慮自己的因素在內。


因爲秦歡的關係,林峯與彭萬里走的很近,只要雙方有着這種關係,相信,間接的,龍隱與華夏之間,也能夠謀求一種和諧的方法,讓雙方彼此靠近,相互協和,共同發展。

數日後,龍隱成員在悄無聲息中,從華夏隱退,前往米國,當然,在此之前,林峯親自上陣,將京城內,最後一個TSGS組織的據點,連根拔除,其中自然包括鄭斌、影煞這兩個TSGS組織內的重要人物。

另外,在這幾日中,林峯不斷往來於金海市、金陵、京城三地之間,即便自己離開了華夏,林峯也要在華夏建立起一支屬於自己的力量。

如今,龍工集團已經在京城建立了分公司,在金海市,龍虎集團也日趨成熟,開始向着世界百強發起衝擊。

至於當初與林峯建立友好關係的家族,也是藉此,賺的金鉢滿盆,經營的範圍,涵蓋華夏的各個領域。

這一日,林峯站在龍工集團的頂樓天台,俯瞰着這個城市,鳳剛打來電話,針對TSGS組織基因戰士的藥物已經研製成功。


“華夏,生我養我的地方!”

片刻後,林峯低喃,收回目光,隨即,看了看手錶上的指針,也該是自己離開的時候了。

“嘩嘩譁!”

天空中,傳來一陣螺旋槳的聲響,一架直升機緩緩降落在林峯的身側。

林峯敬禮,登上直升機,向着遠處而去。

……

太平洋某一小島上,比爾一臉的鬍渣,雙目之內,隱隱有着幾分血絲,連續數日的追蹤,終於,就在剛纔,他追捕到了那一個信號的位置,通過這麼幾天的監控,比爾發現,TSGS組織內部,經常會向外發送一些奇怪的數據,雖然,對方做了加密,並且,在發送之時,參送了許多虛假的信號,但是,依然沒有逃過比爾的火眼金睛。

“哼,就是你了!”

比爾一敲鍵盤,瞬間鎖定了目標。

數秒後,面前那寬幅的顯示屏上,一個畫面,在衛星的監控中,顯露出來。

“居然是這麼一個大傢伙!”

當比爾看清楚衛星追蹤的目標時,饒是他,也是一陣唏噓,那是大洋,水下三千米處,一艘龐大的遠洋潛艇,正在穿梭。

遠洋潛艇。

書房內,黑袍人,無聲無息的出現,而老人,似乎也已經習慣了對方這樣的出現方式。

“有事嗎?”

老人不鹹不淡的問了一句,如今,唯一能夠讓他感興趣的,就只有佛陀舍利。

那怕是柳家的覆滅,都沒能讓老人的心,有過太多的波瀾。

虎毒不食子,他不是虎,他要長生,要永生,要不朽!

只要他能夠長命百歲,成爲不死之軀,到時候,憑藉他手中的基因戰士,就算是要稱霸全球,也都僅僅只是一個念想而已。

到時候,他就是王,是神,掌控天下。

“喜訊!首領,剛剛得到總部過來的彙報,配對已經成功。”

黑袍人的聲音,有些輕顫,那是激動,若是首領能夠長生,無疑,他們也能得益,超脫生死。

“成、成功了!”

聲音落下,老人激動的,直接從座椅上站起身來,此刻的他,滿是皺紋的雙手,緊握着扶手,顫動着。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多年了,爲此,他拋棄所有,哪怕是付出整個家族,也是在所不惜!

如今,這一刻,盼望已久的事情,終於夢想成真!


他,能不激動?

當初,他爲了進入中樞,不惜,僱傭****,營造了那一場境外的活動,讓東方瞿折翼墜落,從此,他柳家手握大權,在華夏鋪開一張大網,建立營黨,然而,這些的所作所爲,其實,都只是一個虛影,一個矇蔽世人眼睛的障法,因爲他最終的目的,是要在華夏掀起一場基因改造的龐大計劃,搜尋各種載體,試驗出一種能夠讓人生不死的方法。

原本,這個事情,運籌帷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惜,林峯的出現,讓柳家陷入了危機,成爲了對方針對的首要目標,而就在他思考着如何擺脫這種局面,防止自己的計劃,被對方察覺之時,柳如生的殺念,正好成全了他,給他來了一個金蟬脫殼的機會。

於是,他僞造了一場死亡,只是用了一個替死鬼,就讓世人,忘卻了他的存在。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趙天豪這個變數的出現,依然將柳家推到了明面,包括後來鄭斌的暴露,最終,導致老人,不得不犧牲整個柳家來填埋這個坑洞,以防止更深入的調查與追蹤。

而這個事情,順理成章的如他所願,所有的線索,隨着柳家、白家的覆滅,漸漸的平息了下去。

如今的他,只欠東風? 在遠離市區的郊外,這裏,有一個莊園,面積不是很大,佔地百畝,莊園內,有一個月牙形的湖畔,波光粼粼,周邊綠樹成蔭,幾條大道沿着莊園的大門,直通一幢大樓,大樓如是一個工字,穩穩的矗立在那。

在米國,這樣的莊園,只要你有足夠的金錢,便就能夠擁有。

然而,誰都不會想到,此時此刻,在莊園的五公里外,米國FBI進行了嚴密的布控,甚至,在周邊還進行了交通管制。

“貪狼先生,三十分鐘,這是我們的底線。”

在貪狼的身旁,有一個高大的男子,一身黑衣,戴着墨鏡,他接到國防部命令,前往這裏,負責配合龍隱的行動,全殲TSGS組織成員。

對於這樣的行動指令,雖然他的心中,十分疑惑,甚是不解,但是,簽署的命令在此,他能做的,就是服從。

“足夠了,另外,替我向你們的國防部長說一聲,此事過後,龍隱一定會信守承諾的。”

聞言,貪狼點點頭,沉聲回答道,這也是林峯的意思。

在林峯看來,一旦龍隱對TSGS組織發動武裝襲擊,那麼,這邊的情況,很快,就會驚動整個米國,而作爲米國當局,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出動軍隊,與其到時候被動,還不如主動聯繫米國當局。

於是,纔會有了現在的一幕,當然,米國當局也是提出了一些條件,其中,就比如說,龍隱在殲滅TSGS組織後,不得在米國逗留,並保證龍隱的力量,不會滲透進入米國當局的高層,等等,不過,在林峯看來,這些條件,都不是條件。

當然,其中,獲利最大的,還是米國,因爲它不費吹灰之力,就一石二鳥,不僅除去了TSGS這麼一個恐怖的危險存在,同時,還將龍隱的力量,從米國境內推出。

說完,貪狼一步跨出,揮揮手,向着莊園的方向走去。

龍隱的力量,全部已經到位,只要一聲令下,頃刻間,便可對莊園發動襲擊,這一次,龍隱不僅精英盡出,而且還調用了不少先進的武器裝備,別說剿滅TSGS組織,就是把面前這個莊園給夷爲平地,都不是不可能。

林峯並沒有現身,此刻的他,坐在一輛武裝直升機內,進行着空中指揮,在他的面前,整個莊園內,所有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鳳坐在林峯的身邊,一席黑色的皮裝,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彰顯的淋漓盡致。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