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也想李煙現在答應就好了,因爲現在納蘭家正在向外擴張,而急需方家的支持。

本來這次以爲贏了方家的部分產業和得到楊家的支持。

那麼他們納蘭家在外的擴張將會順利進行,那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方悅贏了。

楊曉翔輸了。現在納蘭家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跟方悅聯姻,藉助方家的力量和錢財將自己納蘭家在外的產業迅速做起來。

如果這次納蘭家在外擴張輸了,那她納蘭家將會成爲清江那幾大家族最後一名了,而且還很有可能掉出清江這個頂級富豪圈。

現在不但她的父親想讓她這樣做,她自己也想這樣做。

於是她不得不找李煙商談。

“你人格值錢嗎?”李煙不屑的說道。


納蘭慕雪一聽這個火一下就上來了,怒道:“你?”

但立馬那火氣就給壓了下去。

“我什麼?方悅是商品嗎?需要讓來讓去,沒事的話,我走了。”李煙不想在這裏和她瞎扯這個不可能並毫無意義的事。

“等等。”納蘭慕雪連忙叫道。

“借你方悅假結婚一趟怎麼樣?用完還你。還有你有什麼要求跟我說就是了。

你現在應該很窮,這樣你在方家根本沒有任何地位,他們家的親戚可能沒有一個看得起你,我給你500萬怎麼樣,有了這筆錢,他們根本不敢看不起你。”

李煙聽完後冷笑一聲,然後推開了納蘭慕雪,並離開了包廂,期間什麼話也沒說。

她用行動已經告訴納蘭慕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就死了這條心吧。

納蘭慕雪在李煙離開後,滿臉陰沉,冷冷笑道:“李煙,我到時候給你戴頂綠帽子,那方悅還不乖乖成爲我的人。

我現在好好謀劃一下,怎麼樣讓方悅爬上我的牀,然後把生米煮成熟飯,有了孩子後。


我到要看看到時候的方悅怎麼把你李煙丟出去,然後八擡大轎把我迎進方家的大門。”

想到這的納蘭慕雪面部猙獰。


…………

楊家,楊家老爺子剛想帶着楊家大大小小的一羣人拿着麻袋去方家裝錢的,那知道還沒出去就看到一羣警察走了進來。

“因查出楊曉翔在一哲酒吧對戰方悅的牌局中出現出千行爲,特查處這處房屋,並把這處房屋作爲抵押處理。

現在這裏不允許有一人在這裏,請你們離開。”一個公證處的人員拿着一張紙條慢慢念道。

這段話一念完,楊老爺子就暈倒過去,接着這個楊家所有的男丁都暈了過去。

“隊長,他們都暈了過去怎麼辦?”一位公證處人員問道。

“不管他,這樣的吸血蟲,沒爲國家做出半點貢獻,現在的你們把他們一家丟到收容所,讓那邊處理。”

“是。”

這邊楊家一被查出,整個清江就傳遍了,然後方家此地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無數的人提着行禮來祝賀方家。

方老爺子方建國和方哲兩人微笑的站在門口迎接這些客人。

“爸,這次多虧了悅兒和煙兒,不然今晚可能上來的是警察。”方哲見這段時間沒客人來連忙說道。

方老爺子笑呵呵點了點頭道:“哈哈,對,多虧了兩個小傢伙,不然我們方家今天哀鴻一片了。”

“嗯,等他們回來我就把6好別墅鑰匙給李煙,讓她搬到那裏去住。”方哲立馬道。

兩人還想聊什麼的時候,客人已經來了。

與方家再次形成鮮明的對比是納蘭家,李家,宋家,這三大家燈光暗淡。

穿越之王妃有任務 :“走,現在去方家。”

納蘭文軒不解的問道:“去方家幹什麼?被別人打臉嗎?”

納蘭老爺子沒有回答而是冷眼看了一下納蘭文軒。

納蘭文軒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被打擊得太厲害了,已經失去了冷靜思考。 這小小的地方他都沒想到,於是納蘭文軒連忙道:“爸,我錯了,我現在就去開車,你等一下。”

納蘭文軒說完就走向車庫。

宋家,同樣的事情在發生。

而李家沒有半點動靜。

此時的李元德已經帶了一羣人埋伏在了一哲酒吧出口處。

納蘭慕雪出來後沒跟任何人打招呼帶上唐胖就離開了,剛好看到李元德帶着一羣人在埋伏,她不屑的撇了一眼,然後迅速離開。

晚唐小太監

她看得出來方悅對她沒半點感覺,而對李煙那是真的好,好到她不嫉妒不行。

既然得不到方悅,那得到周玄哲也是一樣。

“玄哲,介意我跟你坐在一起嗎?”宋雅辭此時溫柔的說道,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個大家閨秀。

“介意。”周玄哲說完這一句就不再說了,而是看向李煙問道:“煙兒妹妹,剛納蘭慕雪沒欺負你吧。”

李煙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宋雅辭,此時的宋雅辭臉上已是滿臉怒容,不過當看到李煙看來,立馬露出微笑道:“你們聊,我那有事先走了。”

說完尷尬的離開了。

李煙才收回目光道:“玄哲哥,我沒事,你放心。”

“有什麼事跟我說一下,我會收拾她的。”

方悅聽了極度無語,不過這小子現在是李煙的哥哥,自己又不好意思不給他倆說。

況且感情這事要順其自然,越是堵越是不可能擁有愛情,只有相信彼此,真誠對待彼此,這樣的愛情才長久。

方悅想要的是長久的愛情,而不是那種曇花一現的愛情。

一哲將最後一批客人送走後,就把前面的大門關了道:“我們從後面走,後面的一條巷子,我知道那裏的烤串非常不錯,我們去那裏吧。”

“你熟悉你帶路。”李煙笑着道。

一行人就這樣離開了一哲酒吧去那個刷串串的地方,他們不知道因爲這樣,李煙他們躲過了一劫。

李元德等到大半夜,有點寒冷的風吹得他有點發抖,見李煙還沒出來就道。

“耗子,你去看看那一哲酒吧是不是生意太好了,現在還沒關門?這李煙娘們真能喝,喝酒喝到現在還不出來。

這娘們乾脆直接喝死,那我們除了慶祝就什麼事也沒了。”

李元德說完就看着耗子向一哲酒吧快速跑去。

不過又很快跑了回來道:“老爺,一哲酒吧關門了。”

李元德聽後狠狠的跺了跺腳道:“孃的,讓她跑掉了,看這情形可能酒吧早就關門了,我們沒堵住,不知道那臭娘們跑那裏去了。

今天晚上辛苦大家了,以後有好機會抓她再召集大家,辛苦,辛苦。”說完就拿出一打錢就要分發給耗子這羣人,耗子這羣人也樂呵呵的圍了過來。

那知道,這時候一羣野狗狂叫的衝了過來。。

看到這羣狗衝向自己,李元德一時間想不通這是爲什麼,等最前面的那隻狗衝到他前面,他纔想到,這最上面的那張錢是他今天在地上撿的,上面還有豬肉的香味。

當時還自誇自己聰明,因爲他想到了這是豬肉佬掉的錢。

以前窮怕的李元德毫不猶豫的把錢放進了自己口袋,那知道卻招來了狗。

果然爲首的那隻狗就向他手中的錢咬去。

嚇得他連忙移開, 愛上隔壁宿舍的女生 ,只聽那隻狗一叫,又有許多狗向他衝來。

“擋住。”李元德嚇得趕緊叫道。

耗子這羣人一聽連忙擋在李元德前面,李元德見耗子他們當在前面,立馬拔腿就跑。

而狗卻異常聰明,他們迅速繞過耗子他們向李元德追去。

李元德見狗追來,嚇得跑得更快,但兩條腿的怎麼跑得過四條腿的呢。

所以沒多久就被這羣狗追上,其實這時候把那張帶豬肉味道的錢丟掉,那狗就不會追上。

但嗜錢如命的李元德那捨得,依然死死拽着那錢。

而爲首的那隻狗追上李元德毫不猶豫的就咬了上去。

立馬李元德的手被咬住了,痛得他哇哇直叫。

就在他想把手裏的錢丟下的時候,他發現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了,接着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他的手被狗咬斷並叼着走了,連同手上的錢全部叼走了。

他嚇得頓時暈了過去。

…………

這一幕,李煙等人根本一點都不知道,此時的一個巷子小店,他們圍坐在一張小桌上,涮串。

“李煙,這是你最喜歡吃的豬肚,你多吃點。”方悅將李煙的碗裏堆得滿滿的道。

“方悅,你也多吃點吧,你看你再往我碗裏堆的話,他們就沒得吃了。

你沒看他們都在看着我們倆嗎?”李煙有點無語,因爲碗裏的串串實在堆不下了。

“我是看你們倆在秀恩愛,秀到我想吐了。”蘇薇第一個有點受不了道。

心裏鬱悶的很,你這不是在虐單身狗嗎?

忽然感覺今天晚上出來吃宵夜是個錯誤的決定。

聽蘇薇這樣一說,李煙臉紅了紅道:“蘇姐姐,來我夾點給你。”可李煙還沒動手,韓一哲就把一串雞爪放到了蘇薇的碗裏。

這一動作都讓大家看向韓一哲。

韓一哲連忙解釋道:“蘇薇妹妹是我最崇拜的圍棋家,所以今天晚上我要爲我的偶像服務,大家不要跟我搶,誰跟我搶,我跟誰急。”

這話一出讓大家發出:“切。”的一聲,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大家立馬看怪物一樣看向元明,因爲此時的元明已經把一串蝦夾到了鬍子嫺的碗裏。

這是什麼操作?

李煙眼睛眯了眯,然後眨了眨道:“方悅多拿點飲料,咱們慢慢吃,慢慢聊。”

方悅立馬會意道:“好。”

周玄哲看到這一幕,就有種想撞牆的衝動,你們都成雙成對,當然慢慢吃,慢慢聊,這樣更好的培養感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