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趕來的洛楓三人,老眼瞪出。

「那血龍是秦石所化?」洛楓陰沉個臉,秦石不管怎麼說也是他的姑爺啊。

洛軒也是咂了咂舌,不解道:「雖說秦石天賦盎然,但他meishi跑來焚天宗幹什麼?這可是北方區域不可觸碰的禁忌啊。」

洛軒沒有吱聲,一直低沉個臉。

在兩人身後,何岩則是滿目無奈,望著秦石被雷掌捏痛的龍軀,嘆聲:「真是個不安分的傢伙,不把這天給捅個窟窿,他是不準備善罷甘休了啊?」

同樣感受到那千股力量,欒慕華的眉宇皺一下,便舒展開:「呵呵,看樣子,來了不少看renao的啊。」

「這樣也好,我就讓他們明白,觸碰焚天宗的後果是什麼。」

懸浮於千人之中,欒慕華怡然自得的冷笑一聲,將目光很平淡的拋向秦石:「小傢伙,我焚天宗千年來的鐵律,被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毛頭給打破了,我說應該怎麼處置你才好呢?」

砰!

伴隨聲音落下,捏住秦石的雷掌再次收緊,只聽秦石脊樑出的龍翼升起骨裂交錯之音,痛苦不堪的嚎叫一聲。

被捏在手中,秦石黑眸痛苦的掙扎一下,盯著欒慕華髮出聲聲痛苦低吟:「欒慕華,我既然敢來,就沒怕過你,今天算本少運氣不好,要殺即殺要刮即掛,若是讓我活著離開,早晚有天滅了你焚天宗!」

一聲話落,在場滿是嘩然聲。

上千人不敢置信的盯著秦石,這麼和欒慕華說話?那不是找死嗎?

「哦?」

這回應,欒慕華有些意外:「呵呵,倒是個看得開的小傢伙,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可真就沒有放你離開的理由了。」

深深的吸口氣,欒慕華裙袖一揮。

轟隆!

劇烈的爆鳴聲戛然擴散,捏著秦石的千丈巨掌霍然炸開,化為萬千的雷蛇衝擊向秦石的胸膛,將他擊飛出上千米之外。

幾名臨近的身影,光是力量的餘威便被震出幾米,在場之人皆是驚呼瞪眼。

砰!

秦石此時的實力足足有玄靈境巔峰,在場的所有人可能都未必有人是他的對手,可就是這樣的存在在欒慕華手中,竟被一擊秒殺?

這就是天境不可觸碰的實力嗎?

咣!

那百丈的龍軀,震蕩在側方的山峰間,直接將那山峰給震碎,如暴雷劈下般橫腰塌陷,鑽瓦橫飛起幾百米。

噗!

一口嫣紅的鮮血噴洒,秦石全身痛苦的抽搐,龍爪撐在地上盯著欒慕華,這一刻在後者的身上令他感受到不可觸碰的威嚴。

那種程度,簡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只是揮揮手,就能令他死上幾百次。

「好強……」秦石不禁的倒吸口冷氣,旋即他的龍眼不由一張,睨視後方的山林間萌生遁逃的想法:「必須先離開,否則就死定了!」

嗖!

趁那慣性,橫身飛出,百丈龍翼遮天蔽日的閃動。

「跑?天真!」

欒慕華浮空眯眼,卻未曾追出半步,只是單手探出虛空一捏。

轟!

下一刻,秦石的身旁空間扭曲,被撕開上百道漆黑溝壑,在那溝壑當中盡顯玄奧,雷光滋生探出,成天羅地網,裹住秦石。

「喝!」

痛苦的呵斥一聲,那百丈龍軀靜止不動。

「秦石!」洛楓滄桑的身軀一顫,老眼泛紅的低吼一聲。

紫薯則眯眯著眼,盯著欒慕華那兇悍的動作,心中不由的有些臣服之意。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吧。」

欒慕華抓住秦石,纖細的身影妙曼躍出,捲動著絢麗幽光朝躍到秦石身旁,下一秒白皙的指尖探出,指點秦石的胸口。

咣!

那百丈龍軀,再次震飛萬米開外。

碩大的身軀在林間掠過,揚起塵沙落葉,十里平川。

轟隆!

卻不想,不等秦石穩下,欒慕華的身軀如鬼魅穿梭,已是抵達到萬米開外坐等秦石,下一霎玉手翻騰,妙掌探出。

砰!

三道雷光中伴隨著清幽火焰,火焰蜷縮在中央之處熊熊燃燒,那雷光化為閃電蛇影,裹著烈火印上秦石背脊。

火焰中跳動的靈力雖小卻如千萬沉澱,就連那千隻荒獸的靈力爆炸與其相比,都顯得渺小不堪,微乎其微。

轟隆隆!

烈火收縮,秦石的背脊龍翼戛然斷裂,只聽聲劇烈的震蕩聲令大地動搖,那萬米外的山峰竟是直接升起狼煙。

當狼煙散盡,山峰已成平地。

咣!

秦石的龍軀被千百次爆炸錘擊,直接陷入千米深的碩大溝壑當中,肋骨,五臟,筋脈,以至丹田,翻滾不斷,盡數殘破。

噗!

那力量之狂野,令秦石的識海顛覆,那血龍的魔符瞬間被碾成飛灰,下一秒龍軀開始退散,化為單薄的少年。

在這天境的實力下,秦石完全無力抵抗,他望著夜空中的繁星點點,這一刻竟是只能痛苦的躺在地上,連勾勾手指的力量都沒有。

幾番攻擊,一氣呵成。

欒慕華的妙影穩下,半懸在天穹上散發出淡淡的光暈,沖趙岩揮下手,道:「去,把他帶回宗門。」

趙岩連忙應下一聲,身軀在夜空中一晃,便逼近到秦石的跟前,探手朝秦石抓下:「小子,這次看你還怎麼逞強!」

「秦石!」

一道白光一晃,洛楓迎天疾馳而下,擋在趙岩的面前便探手而出,一掌朝趙岩的胸口拍去:「想動我姑爺,問問我洛楓允許不允許!」

「虹雲城洛家家主?」

望見洛楓,趙岩的面色一變,手袖順勢在地面一抓,纏繞上洛楓的手臂后一掌拍在洛楓的左側胸口:「滾!」

砰!

兩者實力差距甚大,洛楓被擊飛出近百米遠。

但就是這短短的片刻,何岩不知何時已經站在秦石的身旁,在他手中捏著兩枚丹藥,送入秦石口中:「小傢伙,快跑!」

丹藥入口,一抹柔和靈力滋潤全身。

「四品還生丹?」望到那兩枚丹藥,趙岩的老眼有些意外,下一秒fen的朝何岩衝上前:「老傢伙,你這是找死!」

盯著逼近的趙岩,何岩抓起秦石的小臂,藉助柔力將他送出百米開外,苦笑道:「小傢伙,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這次能不能再創造奇迹,就看你的造化了。」

洛楓和何岩的突然chuxian,令秦石滿是意外。

百米后穩住身軀,只聽砰然一聲,何岩便如炮彈般被趙岩擊飛,這一幕令他的黑眸微微泛紅,眸呲欲裂的捏死拳掌。

「快跑!」下一刻,洛軒硬著頭皮的抵達他身旁,藉助巧勁再次將他送出百米開外:「別讓家主跟何岩失望!」

兩枚還生丹恢復身軀肌體,秦石咬了咬牙,最終低吼一聲,沒敢猶豫的回首朝山下遠遁:「欒慕華,下次我秦石回來,定要滅你焚天宗滿門上下!」

砰!

不料,下一刻正面一道黑影成千萬烈火落下。

「哼,怕是你沒那機會了!」頃刻間,孫濤不知在何時追進,玄靈境後期的粗獷威壓生生將秦石擊飛在地。

「受死吧!」

黑影一晃,趙岩躍身追上,袖袍中的掌心捲起百米高的風沙,朝秦石眉心之處洶洶刺下。

回首之間,望見那在眼眶中擴張的烈焰,秦石的心中只聽咣啷一聲,暮然絕望:「難道,就只能到這裡了嗎?」

心中的呼喚聲,略帶諷刺的回蕩。

「玉姐,對不起……這一次,可能我要失信了,不能兌現與你的約定了。」在痛苦中,秦石已是無力抵抗,無可奈何的緩緩閉眼。

嗖!

砰!

但這時,一道赤色鐵令,順勢沿山下躍上,泛起滔滔海浪的烈火,一擊觸碰在趙岩的掌心,令他不由愕然收手。

下一刻,他捏住赤色鐵令,老臉瞬間變得難堪起來:「焚天誅殺令?」 「你,你想幹嘛?」

盯緊那血色丹藥,趙岩的瞳仁緊收。

那血色丹藥,他再熟悉不過了,不正是當初孫濤帶走的爆靈丹嗎?

「再往前,就一起死!」

詩蘭紅著眼,喘著大氣的盯著趙岩,在她的美眸中閃爍著決絕之意,沒有半點的恐懼令趙岩毫不懷疑,若是他真敢往前,詩蘭就真會將這爆靈丹吞下。

花心總裁冷血妻 爆靈丹,那可是四品丹藥中的禁忌,若是被人吞入腹中會產生可怕的爆炸,那種程度的爆炸就算是趙岩都萬分恐懼。

這突然停下身的趙岩,令圍觀的人瞪了瞪眼,略顯不解。

「怎麼回事?」

「那,那是爆靈丹?」

何岩的老眼一瞪,蒼白的身軀不禁哆嗦一下。

「爆靈丹?那個被稱為同歸於盡的絕品丹藥?」

「她想幹什麼? 萌寶通緝令:帝國總裁俏媽咪 不會是想要在這吃下去吧?」

「她瘋了?」

議論紛紛中,孫濤和葉鶴的眸心一凝,潛意識的攥了攥拳,拳掌間都是滲出冷汗。

欒慕華嬌軀挺直,盯著詩蘭手中的爆靈丹,就算是奪天境的她,眸中都是閃過絲不易察覺的忌憚。

「詩,詩蘭,你別gdong,你若是吞了這爆靈丹,那時候你zi也活不了!」趙岩口乾舌燥的低下頭,放下尊威的道。

「我敢來,就沒想過活著回去!」不給趙岩說話的機會,詩蘭歇斯底里的咆哮一聲:「讓冤大頭離開,否則今天大家就同歸於盡!」

「詩蘭!你瘋了?」

在後面,於琳兒惶急的跑上前。

「琳姐,你別過來!」

望見那貌美的嬌軀,詩蘭舉起手中的爆靈丹就抵在唇邊,就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令在場無數強者皆是頭皮發麻,迅速朝後方逃遁千米。

「你真準備和焚天宗撕破臉皮嗎?難道你忘了你奶奶和你妹妹了嗎?」被詩蘭的兇猛嚇住,於琳兒硬是沒敢邁出下一步,只能離著老遠的朝詩蘭吼道。

「……」

這一句話,確實令詩蘭恍惚一下。

看見希望,於琳兒慢慢的逼近,聲音中夾帶著祈求之色:「好妹妹,別gdong,只要你放下這爆靈丹,掌門一定會原諒你,那時候我們還是好姐妹!」

「不!別過來!」

可這時,詩蘭面色突然決絕,盯著於琳兒咆哮一聲:「你騙我,不管如何,今日誰再敢往前,我就把這爆靈丹吞下,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秦石,快攔住她啊!」

無奈下,於琳兒只能焦急的朝秦石咆哮一聲。

秦石待在旁邊,卻是滿目的茫然,至始至終他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關於爆靈丹他根本就沒聽說過。

「快攔住她,這爆靈丹若吞下去,她會死會爆體而亡的!」

「什麼?」

黑眸徒然瞪大,秦石不敢置信的盯著詩蘭:「她說的是真的嗎?」

被這一聲粗獷的質問驚嚇一番,詩蘭潮濕的臉龐有些掙扎,最終點了點頭:「嗯……冤大頭,你快跑……!」

「你給我放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