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由於拓跋緈亮身居要職,知道許多銀河聯盟裏頭的機密。

現在,拓跋緈亮的投降,將給人族帶來無法估量的損失。

軍部高層,已經開會,下令,一定要誅殺拓跋緈亮!

紫淵衛第十八衛所總共有五個副所長,除卻叛變的拓跋緈亮,還有鎮守在第十衛所總部的一個副所長。

現在,還剩下三個副所長。

三個副所長,全部是開赴到了枯山主星,準備刺殺掉拓跋緈亮。

不過,最讓銀河聯盟高層震動的是,第十八衛所的所長,一直沒有露面。

自打說是交待了幾下,說是去執行任務,到現在卻是再未現身。

銀河聯盟的高層,呼叫所長,所長那邊也未能答話。

這讓很多人,都擔心不已。

枯山主星上的形勢,也是越發惡劣了!

缺乏頂尖的強者坐鎮,黑暗郡王一路勢如破竹,以枯山城爲中心,又佔據了許多領地。

第十八衛所那邊,也是抽調了更多的紫淵衛,奔赴枯山主戰場。

這一次,就連許多紅印紫淵衛,都被強行送了過來。

南天也是得知了這個消息。

南天和老龜,現在的地方,是枯山城外一個隱蔽的山峯。

南天看着自己軍用光腦上,不停彈出地一個個軍事新聞,心中是震撼不已。

“拓跋緈亮竟然背叛了!”

“他竟然投靠了黑暗種族,實在是可惡。”

南天面色鐵青,枉自己上一次,沒有命令老龜將他殺掉,把他看做了人族抗衡的頂尖戰力!

現在,這個拓跋緈亮,轉身就當了大漢奸,作了黑暗種族的奴隸!

“那個畜生,實在是該千刀萬剮!”

南天咬牙切齒。

“主人,我們現在可去枯山城,幹掉那個傢伙?”

老龜問道。

南天攥緊了拳頭:“人族危難,所長又不在,神祕失蹤,枯山主星的大梁子,沒有人挑起來,那我南天來挑起來!”

“老龜,將隨主人,征戰四方,至死不渝!”

老龜神色堅定。

“不僅僅是你,這一次,小巖,扎特他們這些火精靈,甚至貔貅前輩,都要出來了。枯山主星,現在亂成一片,我們必須要給人族希望,去將黑暗種族殺退!”

南天鄭重地說道。

黑暗種族勢力強大,在枯山主星上,現在已經佔據了大優勢。

南天必須將自己的底牌,也該一一亮出來了!

建功立業,報效人族,爲人族而戰,就在此時! 枯山城裏頭,雖然黑暗種族,基本上控制了全境。

但是,地下依舊有不弱的人族勢力。

人族強者們,也在奮力反抗着。

南天將小巖,扎特,還有小黑,都召喚了出來。

至於,老龜則是一路跟着南天。

南天神色淡然,氣度超絕。

現在如今,枯山城各路關口,已經有黑暗種族的強者,設立着關卡。

每一道關卡,層層設防。

黑暗種族,是一個籠統地概念。

這個種族裏頭,包含-着-吸血鬼,狼人,鬼族,黑巨人等等。

其中,吸血鬼和狼人一族的勢力,最爲強盛。

把守關卡的,也大都是吸血鬼一族又或者是狼人一族。

南天和老龜身披黑色的厚重的斗篷,看不容貌。

兩人來到關卡前頭。

立馬有吸血鬼和狼人大喝道:“是誰?拿出身份信物。”

南天眼光一掃,還看見了在狼人和吸血鬼當中,摻雜了一些人族士兵。

這些士兵,本應該拿起武器,守衛家園,此時此刻,卻是助紂爲虐,投靠了異族,變成了僞軍。

南天十分憤怒。

殺意泠然!

一個吸血鬼不耐煩了。

“可惡!叫你拿出身份信物,再不出來,就把你當成…….”

這吸血鬼的話,還沒有說完。

南天頃刻間,召喚出了流星機甲。

南天手持流星機甲,宛若戰神,一劍當空,劍氣縱橫三千里。

許多吸血鬼,狼人等黑暗種族的人,被斬殺掉了。

還有那些個叛變的投降的僞軍,也全部被滅掉了。

南天一劍而出,直接蕩平了一個關卡。

“走!”

南天一聲令下。

南天和老龜領頭。

小黑跳在南天的肩膀上。

至於,南天的身後,是身軀龐大的小巖,神色陰冷的古魔教主,還有扎特等數百個氣勢騰騰地火精靈們。

幾番磨礪,幾番榮辱!

現如今,小巖和扎特都是叱吒一方的強者了。

他們二人的綜合戰力,達到了驚人的43標準星辰值。

換算成-人-族中的機甲戰士等級,小巖和扎特可以抗衡一般的三品機甲戰皇。

至於,古魔教主,也不弱。

巔峯之時,古魔教主就是巔峯皇境高手,甚至一度破入聖境。

在生命之界裏頭,古魔教主,每日飲生命之泉,吐納天地靈氣。

有了巔峯狀態時候的感悟,古魔教主進步很是迅速。

古魔教主,現如今的修爲實力,比小巖和扎特,都要厲害一個層次。

準確來說,古魔教主已經是二品皇境高手了。

至於,貔貅前輩,雖然,還是無法離開生命之界,但是無形之中,貔貅運用了大-法-力,給南天他們,籠罩上了一層幸運祝福。

當然,關鍵時刻,南天也建議,貔貅出來。

貔貅一旦出來,就會引起天地大劫,有九天神雷而降,可以適當地寄予黑暗種族的重要軍事基地,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看起來,最沒用的就是小黑了。

當然,這樣說小黑,小黑肯定不服氣。

南天也沒有小瞧小黑,小黑是流淌着上古哮天犬的血液,擁有着神鬼莫測的種種能力,總會在不經意間帶給南天驚喜。

隨着,第一道黑暗關卡,被南天攻破後。

枯山城裏頭,也是響起了警報聲。

僞-政-府裏頭的拓跋緈亮,大驚失色,他以爲,紫淵衛裏頭,派出強者來了,要來誅殺他。

正巧,黑暗郡王還不在枯山城。

“調集兵力,去圍攻!另外,加強我這邊的守衛!”

拓跋緈亮,慌忙地下令着。

爲了防止,拓跋緈亮再次中途逃跑,黑暗郡王,特意派遣了一個血族一等大公爵,24小時,時刻監視着拓跋緈亮。

大難當頭,拓跋緈亮,也只能夠硬着頭皮去上。

不過,很快,軍士就來彙報了。

“大人,襲擊枯山城的,並不是什麼主力部隊。只是一支數百人的隊伍,隊伍裏頭,大部分還不是人族。火精靈倒是佔據了大多數。”

軍士彙報着。

聽此之言,拓跋緈亮,放心不少。

“嘿嘿,只有數百人?”

“火精靈,精靈族裏頭的?那也不怕啥!”

拓跋緈亮,寬慰不少。

軍士眉頭一皺:“大人,您有所不知,那些火精靈,實力很強勁呀。最弱的實力,都堪比一品機甲戰王。大部分火精靈,都是機甲戰皇級了。”

這一下子,拓跋緈亮,可謂是驚訝得嘴巴直張。

“數百個一品機甲戰王級以上的高手,在我們枯山城,四周發起攻擊?”

拓跋緈亮眼珠子一瞪,很是震驚。

“大人,情況更是危急,那些人已經勢若破竹般地,衝入了枯山城中心,我們的弟兄損失慘重。請大人支援!”

軍士緊張地道。

拓跋緈亮拍案而起:“縱然他們個體實力,再強大,也無濟於事。”

“我們在枯山城裏頭,單憑僞-軍的數量,就有上千萬。現在,傳我命令,每十萬人爲一大隊,帶上重武器,整體行動,不要讓那些精靈各個擊破!”

拓跋緈亮也算是當過“副所長”的人,智謀還算不錯,立馬指揮手下,制定了有效的戰略方針。

一旁的一等大公爵,沉吟一聲:“枯山城若是失守,郡王殿下,不會繞過我的。此戰,我會帶着我的手下強者,協助你。”

拓跋緈亮一喜,身旁的這個一等血族大公爵,實力很是強悍,綜合戰力達到了45標準星辰值,可以比肩一品機甲戰皇。

有它帶着黑暗強者出手,讓拓跋緈亮內心大定。

………

另一邊,隨着殺戮的進行。

紫淵衛隨身攜帶,不離身的印章,擁有許多強大的功能。

南天啓動了自己黃印章上的自動智能記錄功勳的功能。

隨着,一個個黑暗種族強者的死去,南天印章上面的數字,不停地變幻着。

南天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那就是,自己的小-弟們“小巖”“扎特”“小黑”“古魔教主”他們殺戮掉的黑暗種族和僞軍,這些“功勳”,全部記在了南天的頭上。

南天的印章上面的深淵點從:1…10…100….299….399….999…..1000!

僅僅是半天的功夫,南天的深淵點,已經積累到了1000點!

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快速地增長!

瘋狂的立功,瘋狂的晉升!爲人族而戰,無怨無悔! 按照:1深淵點=100宇宙幣!1宇宙幣=一萬億銀河貢獻點的換算比例。

南天的1000多深淵點,如果兌換算財富,足以讓南天成爲一個大富翁了。

當然,這些深淵點,南天如果拿去兌換成軍功,也足以讓南天晉升一個等級!

當然,隨着時間的推移。

南天和弟兄們,在枯山城裏頭,也是逐漸開始有些舉步維艱地感覺。

不管是僞軍還是黑暗種族的士兵,都開始抱團而戰。

而且,一些高科技重型武器,也是擺放了出來。

這種重型武器,威力驚人。

一個火炮下去,足以轟滅許多人。

一些火精靈,在這種重型武器的連番,精準轟炸下,也是受了不輕的傷。

尤其是小巖,身軀龐大,更是成爲了炮口的重點打擊對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