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狂飛的波爾突然感覺到一陣危機感,讓他汗毛的都根根豎起。憑着直覺,頭也不回的一個極速下墜,躲開了秦少傑的一擊。

也就是這一躲,便讓秦少傑追了上來。

“看你往哪跑。”秦少傑看着波爾那比克里爾斯還要白上幾分的臉,這才發現,這貨竟然抹了那麼多防曬霜。難怪敢頂着太陽就飛出來。

“你別逼我。”波爾落在一棵樹下,臉色陰沉的看着秦少傑。這該死的東方修行人,竟然打亂了親王大人的計劃,該死,真是該死。

“逼你又怎麼樣,有本事你咬我啊。”秦少傑不屑的說道。“有膽子來華夏惹事,現在想跑?別說門了,窗戶都沒有。”

“該死。”波爾暗罵一句,他知道眼前的這個東方修行人是個難纏的角色。看來,只能用聖血了。

想也不想,波爾便從褲兜裏掏出跟克里爾斯同樣的小瓶子,拔開瓶口的塞子,就喝了下去。

“你大爺的,又嗑藥。”秦少傑罵道。這次他可是看清楚了,那所謂的聖血,是一種深紅色的液體,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血,也不知道這玩意他們是從哪弄來的。但秦少傑知道,這東西就跟那藍色小藥丸一樣,會讓吸血鬼就跟打了激素一樣,實力猛的提高不少。


血紅色的雙眼盯着秦少傑,彷彿野獸盯着它的獵物一般。秦少傑能感覺的到,波爾現在的實力,跟自己也不相上下。

奶奶的,一個公爵磕了藥就能這麼猛,如果要是那些什麼親王領主之類的來了,自己還怎麼打。秦少傑鬱悶的想道。

其實波爾也是在孤注一擲。在血族裏,地位觀念是很強的,親王大人交代自己的任務失敗了,就算自己跑不回去,那在死之前,也要讓對方不好過。就算活着回去,那就憑自己的失敗,那自己的地位也會保不住。所以,波爾喝下了聖血,準備跟秦少傑拼命。

秦少傑考慮,是不是抽空回去,讓北冥戰那個煉丹狂人也給自己弄點什麼藥嗑一嗑。

右手拿着虎魄劍,左手一道御雷符就打了過去。

“唰”的一下,變身又喝過聖血後的波爾,速度更加快,一晃就躲開了秦少傑打出的一道雷電,那御雷符也直接轟在了波爾身後的那棵幾乎三人合抱的大樹上。“咔嚓”一聲巨響,大樹直接被秦少傑轟段,斷口出焦黑一片。

這臭蝙蝠,還真快。秦少傑暗自說道。隨即,逍遙步法也用了出來。準備以逍遙步法的詭異加上自己的速度,來攻擊波爾。

“唰唰唰。”頓時劍氣縱橫。

波爾已經變了身,也不願跟秦少傑在地面戰鬥。空中,纔是他的領地。波爾避開虎魄劍的強大劍氣,拍動着翅膀飛向了空中。秦少傑見波爾又飛了起來,雷神之翼也瞬間出現在背後,直追波爾而去。

“鐵羽”秦少傑大喝一聲,頓時,兩支鐵羽從雷神之翼上飛出,飛速向波爾射去,快若閃電。

“砰砰”兩聲後,秦少傑收回返回來的鐵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波爾。而波爾手中,也出現了一根好像魔法師用的法杖一樣的武器。 奇怪,真是奇怪啊。

自己的鐵羽,就算是同級別的對手,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格擋開的。這波爾卻能做到。

剛纔,好像自己的鐵羽在接近他的時候,速度有一瞬間的變慢,這是什麼情況?

“好像是一種空間法術。”冥說道。

“空間法術?”

“是的,就好像結界一樣,如果你進入他的法術範圍內,那麼你所有的動作和攻擊,全部在他的控制之下。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

“哼,空間法術嗎?”秦少傑冷哼一聲,說道。“那我就破了他的空間法術。”

說着,秦少傑飛快的動了起來。繞着波爾轉起了圈,同時也拉開了與他的距離,然後,左右手輪番拍出御雷符,開始對波爾轟炸。

“卑鄙,狡猾。”波爾咬牙切齒的說道。以秦少傑現在的修爲,這御雷符的威力也極其強悍,就算波爾,也不敢直接抵擋。

沒錯,他用的確實是一種空間法術,而他手中的法杖,也是發動法術必備的東西。這種空間法術,沒有攻擊力,但是對手一旦進入到他法術的作用範圍內,那在攻擊的一瞬間,速度都會減慢一些。

這種法術,就好像是把波爾身邊的空氣密度變的濃稠了起來。試想一下,空氣雖然是看不到摸不着的東西,但如果把空氣密度加重,會有什麼樣的效果?

雖然看不到空氣,但它的重量卻是存在的。所以,剛纔秦少傑的鐵羽在接近他的時候,纔會有瞬間的變慢,不過,這也就一秒鐘的時間,卻足夠波爾做出動作。如果不是他用了聖血,把實力強行提高的跟秦少傑差不多的話,那麼,只依靠他大公爵的實力,就算用了空間法術,也擋不住秦少傑的鐵羽。

這個時候,波爾恨極了秦少傑。

這傢伙,竟然看出了端倪,不跟自己近戰,只用這該死的法術攻擊自己。既然是這樣,那麼,就用法術來對抗吧。

波爾打定主意,也不在躲閃,揮舞着法杖,打出一個黑色的光球,“砰”的一聲,與秦少傑的御雷符撞在了一起。然後,身影也快速的動了起來。竟然好不遜色於秦少傑的速度。

這就是瞬移?秦少傑暗暗想道。不過,這卻和他想的不一樣,書上不是說,瞬移是直接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嗎,怎麼這傢伙的瞬移卻只是這麼短的距離。跟自己的破碎虛空符比起來,都差的太遠了。

其實,這只是因爲秦少傑不瞭解。所謂的瞬移,並不是他想想的那樣。吸血鬼之所以會瞬移,是因爲,他們無論是在力量上還是在速度上,都比常人要快百倍或千倍,所以,當他們全力移動起來的時候,那普通人就好像是見到他們從一個位置直接移到了另一個位置。所以,也就起了瞬移這麼個稱號。

黑色的光球跟藍色的電光不斷的碰撞在一起,而兩人的速度,快的讓人根本看不清。只能聽到那“轟轟”的爆炸聲。

這麼下去可不是個辦法。這傢伙喝了聖血,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失去效果。萬一讓他趁機跑了,那可就不好了。

“御魔劍陣。”秦少傑手上不停,嘴裏大喝一聲。虎魄劍瞬間出現。

“唰唰唰”八把血紅色的劍出現在空中,直追波爾。

“沒有用的,在我‘領域’的範圍內,任何近身攻擊都傷害不到我的。”波爾看到這八把血紅色的虎魄劍,並沒有驚慌,反而得意的笑道。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御魔劍陣並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在攻擊到他身前的時候,會被他的‘領域’減慢速度,而是根本不受影響一樣,直接對他展開了攻擊。

波爾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掉進了對方的陣法中,無論自己怎麼躲閃,那八把血紅色的劍都是飛快的變換着方位,把他圍在中間。這也正是御魔劍陣的厲害之處。

雖然這御魔劍陣是利用暗八卦的方位來採取防守跟進攻,但變化卻是非常多。

現在不需要防守,秦少傑就站在原地,利用自己的真元,來催動御魔劍陣攻擊波爾。

既然連自己的‘領域’都能無視,那可想而知這八把劍的厲害。

所以,波爾也不敢硬拼,只能靠着自己的速度來躲避。一時間倒也傷不到他。

“奶奶的,這傢伙真麻煩。”秦少傑不禁暗罵。

耽誤了這麼長時間,竟然不能傷到這傢伙。

心急之下,秦少傑迅速收回御魔劍陣,抓着虎魄劍便飛身而上。

“嗯?要跟我近戰?”波爾先是一愣,然後心裏便開始竊喜。要是近戰的話,那自己就能靠着‘領域’的作用,跟他打上一打,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準還能殺掉他。

波爾的想法很不錯,但秦少傑偏偏不讓他如意。

秦少傑是個勇於創新,藝高人膽大的人。竟然是逍遙步法加上太極劍法,自己創出了一套新套路。雖然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但這不重要,只要好用就行。一時間,竟然逼的波爾連連後退。

太極劍法跟太極拳一樣,都屬於你快我慢,你慢我快,四兩撥千斤的招式。這也是秦少傑在衝向波爾的時候突然想出來的。

既然你那什麼空間法術能夠暫時阻擋一下我的攻擊,那我就不攻擊你。

詭異的逍遙步法加上太極劍的粘字訣,讓波爾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

所謂的粘字訣,就是用劍身貼住對方的身子,到最後,讓對方不得不隨着你的動作來做出動作。說白了,就是讓對方陷入你的節拍之中,然後再找機會進行攻擊。

跑!

這是波爾現在的想法。如果自己再這樣被動的跟他打下去,那等到聖血的效果消失後,那麼,自己只能被他抓住……活着死。

“咦?又想跑?”見波爾飛快的抽身向後飛去,秦少傑不禁鄙視的說道。還說自己是驕傲高貴的血族呢。到頭來也只是個膽小鬼,打不過就知道跑。

波爾想跑,可秦少傑哪能讓他就那麼輕鬆的溜掉,拍動着雷神之翼,也緊緊追了上去。 波爾很着急,如果再這樣拖下去,自己再跑不掉的話,那等聖血的效果一過,自己就徹底完蛋了。所以,波爾也不管秦少傑會不會在背後攻擊他了,只是全速的向前飛去。

不一會,波爾似乎感覺到身後沒人了,停下來回頭一看,果然,後面已經不見了那東方修行人的影子。

難道,甩掉他了?波爾慶幸的想道。


“找什麼呢,這呢。”突然,秦少傑的聲音從上面傳了出來。波爾一驚,擡頭一看。只見秦少傑正在他頭頂的正上方,一腳對着他踹了過來。想躲,卻已經來不及了。

“砰”的一聲,秦少傑一腳直接踹在了波爾的肩膀上。緊接着,又是“砰”的一聲巨向。波爾的身體直接砸在了地上,帶起一片灰塵。

等到秦少傑落下來的時候,才發現波爾落地的地方,被砸下去一個人形的大坑,而波爾,直挺挺的躺在裏面,嘴裏也不停的往外冒血。若不是波爾現在還有聖血的效果在身上,恐怕這一腳,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御魔劍陣”秦少傑大喝一聲,虎魄劍又呼嘯而出,分成八把劍,環繞在了從地上艱難爬起來的波爾周圍。

“你倒是接着跑啊。”秦少傑笑道。

波爾氣的快要炸了,滿眼仇恨的盯着秦少傑,想道,尼瑪,我倒是想跑,你別追啊。突然,身體又是一陣抽搐,波爾慌了。這聖血的效果過去了。

“抽什麼抽,抽了也不會給你叫救護車的。”秦少傑說道。“說出你們來華夏的目的和來接你們的人是誰。”秦少傑有些後悔,沒把早上買的那一袋子大蒜拿過來,不然,又可以當審訊工具用了。喂他吃上兩瓣,就連他小時候尿過幾次牀,有沒有偷看過隔壁少婦洗澡的事情,他都能交代出來。秦少傑的很八卦的想,要不要這麼問一問呢?

波爾一屁股坐在被他自己砸出來的坑裏,此時覺得全身沒有不疼的地方。聖血的效果一過,他更沒有反抗的能力了。

“說話,裝啞巴是沒用的。”秦少傑說道。

“東方人,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如意的。”波爾站了起來,渾然不覺周圍還盤旋着八把劍,眼睛緊緊的盯着秦少傑,似乎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一般。

“我死了,親王大人會帶領血族,踏平你們的。哈哈哈。”波爾一陣狂笑後,肚子就開始像氣球似得,慢慢變大。

“我靠,這是搞什麼呢?大笑幾聲就能懷孕?好奇怪的種族。”秦少傑看着波爾,奇怪的想道。

緊接着,不止是肚子,波爾全身上下都開始變大,然後那身黑色的西裝也隨着身體的膨脹被撐破。

“哇,這是要爆炸啊。”秦少傑這時候才反映過來。驚訝的說道。

“哈哈,要,要死,也也帶你一起。”波爾艱難的說道。

秦少傑不知道這貨要是爆炸了會有什麼效果,但他也不想知道。立刻招回虎魄劍,飛快的向天上飛去。

“轟”


就在秦少傑剛飛起,波爾那逐漸變大的身體,好像再也承受不住壓力的氣球一般,“砰”的一聲爆了開。頓時,血肉齊飛。

“嘩嘩譁”接着,血液如下雨一般,飄落向地面。然後,只要是被這血液粘上的樹木,花草,都漸漸枯萎了下去,而土地也是焦黑一片,好像被大火燒過一樣。

幸好閃的快。秦少傑拍了拍胸口,暗道幸運。他沒想道,這傢伙竟然選擇自殺了。而且,自殺的方式還是如此奇怪,血液還有這麼強的腐蝕性。若不是自己跑的快,那還真實粘上死,碰着亡。

看着那一地的鮮血和碎肉,秦少傑都有些反胃,但好歹還是沒吐出來。

奶奶的,對自己下手都這麼狠,現在可好了,全屍都沒留下,想給你收屍也不行,誰知道哪一塊是腦袋,哪一塊是屁股啊。

忽然,秦少傑好像想起了什麼事,連忙掏出電話,打給了凱大。

你妹的,這傢伙會爆炸,那抓回去的四個萬一也會爆炸的話,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電話響了兩聲後,裏面傳來凱大的聲音。“老大,怎麼了?”

“克里爾斯回去沒有。”秦少傑焦急的問道。

“嗯?你說他啊,回來了。”凱大笑道。“還抓回來四隻‘小鳥’呢。我正喂他們吃大蒜呢。可惜,他們跟克里爾斯一樣,什麼也不知道。”

“別廢話,把電話給克里爾斯。”秦少傑沒空聽凱大廢話,着急的說道。

“好吧。”凱大說了一句,便沒了聲音。接着,電話裏面傳來克里爾斯那奇怪口音的華夏語。“秦先生,您有什麼事情。”

“聽着,你們那什麼大公爵自己把自己給爆了,那四個傢伙不會也要爆炸吧?”秦少傑問道。

“自爆?”克里爾斯說道。“不會的,秦先生您放心,自爆是隻有公爵和公爵以上的血族纔會的同歸於盡的方法。您說,公爵他,他自爆了?”

克里爾斯似乎有些吃驚,看來,自己的主人的能力確實很厲害,以公爵大人的實力,喝下聖血後都被他逼的自爆。克里爾斯想想就有些後怕,不過馬上又覺得慶幸。自己能跟隨他,是自己的榮幸。裏面那四個傢伙,或許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不會就好,不會就好。”秦少傑鬆了一口氣。又讓克里爾斯把電話交給凱大,交代了兩句便掛了電話。

幸好只有公爵會自爆,不然,那幾個伯爵也自爆了,那整個警局還不得被炸的千瘡百孔啊。

一邊走,秦少傑一邊想。現在的線索又斷了。波爾一死,那四個伯爵跟克里爾斯一樣,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不過,至少可以肯定,這羣吸血鬼來華夏,一定是有什麼所圖。

要不要去一趟英國呢?還是去吧。秦少傑決定,必須去一趟。

坐着被動防禦可不是他的個性,雖然事情會很麻煩,但他要不勤快點去主動解決,那等到神祕人再來找麻煩的時候,可就是兩頭受難了。 這件在這個小縣城鬧的人心惶惶的事件,也就隨着波爾的這麼一下自爆結束了,結局有點戲劇化,但確確實實就這麼結束了。至於除了克里爾斯之外的那四個伯爵,秦少傑也不可能留着他們,直接叫上凱大,把四人提到一間靠窗的房間,然後,窗簾往開一拉,片刻後,四人只剩下一堆黑色的粉末。也幸好袁清菲忙着拿克里爾斯的血液做研究,沒有時間來湊熱鬧,不然她肯定又要說秦少傑殘忍和不人道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