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邪俊臉陰沉,沒有說話。

我暈,這招行不通。

我換個方法,表現乖的不得了:“你說,罰什麼?”

罰什麼都好,別把我丟到什麼萬鬼谷之類磨練就行。

“你……?”

君無邪橫眉一凜,拉成聲音,危險意味十足。

我立即反映過來:“夫君。”

他對我認真說道:“本尊已經決定了,從今日起,你在北冥宮殿長住,直到君凌生出爲止,本尊不能讓你和君凌承擔一絲風險,在本尊的眼皮子底下,夜雲和鳳子煜,無法對你做手腳。”

我聽見君無邪的話,有這麼一瞬間愣神。

“你意思說,我要待在這裏幾個月?”

“沒錯。”

“我還沒實習呢,一個星期後要去上班。”

“本尊幫你辭職了。”

“文莉搬家,我還要去幫忙呢。”

“放心,她換了實習公司,爲夫安排好她兩室一廳的房子,家電齊全,拎包入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我……

我被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這霸道,直接把我後路給堵死。

怎麼的就不能上陽間了啊?

這裏沒電視,沒網絡,還不能用手機看小說,我怎麼打發時間?

繡十字嗎?

別逗了,我就沒拿過針好麼。

我眼睛咕嚕一轉,找到藉口,笑嘻嘻道:“下個月,我爸爸五十大壽,你不能不讓我回家一趟,給爸爸慶壽吧。”

君無邪俊眉一蹙,似知道我心裏的彎彎道道。

他沒直接拒絕:“屆時,爲夫陪你上去,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視線。”

哈?

就這樣,你還要監視我?不是吧!

我鬆垮的小臉,愁容滿面。

他手輕撫我的臉,聲音沒方纔那般冰冷,眼眸閃爍瑩光,聲音動容。

“在北冥,你便是北冥鬼後,要拿出鬼後的儀態來,屆時言談舉止,風度儀態,一定不要讓鬼臣詬病,知道嗎?”

我張大嘴巴,能塞下一個大蘋果:“你的意思是,我還要學北冥皇宮裏的規矩?”

他眼眸皎潔,卻沒回答,算是默認了。

我鬆垮着小臉,差點哭出來:“等等,君無邪,我是二十一世紀的新人類,世界和平,男女平等。你讓我學皇宮裏的儀態,這古代纔有,我能不能不學啊。”

“不能!”

“……”

我糾結一番後,問道:“那我要從哪裏開始學起?”

“伺候本尊日常作息。”

伺候君無邪?

他不是有侍衛嗎?雖然宮女很少見,再怎麼都輪不到我伺候吧。

我皺着眉頭問:“比如哪方面?”

“沐浴,本尊已命人備好水,你就伺候本尊沐浴……”

我嘴巴開的更大了,眼睛圓溜溜的:“啊……你沐浴讓我伺候?不會吧?” 可是我根本不會?

君無邪不等我回過神來,直接把我拖走。

拖到他寢殿後面內殿,內殿裏有溫泉,假山,小溪環繞,鵝卵石鋪滿地,水霧朦朧。

是北冥皇宮大內,極少僻靜之地。

君無邪展開雙手,寬大廣袖立在我面前,無雙的俊顏嚴肅的沒有一絲表情。

斜長的鳳眸看着我,眸光裏有皎潔之色劃過。

“幫本尊寬衣……”

我手指着他卸盤的對扣:“寬……寬衣?喂,君……”

我好像說錯話了,手立即捂着嘴:“那個,夫君,我不會解龍袍,很繁瑣的,我都沒穿過古裙,能不能商量一下,不用寬衣解帶啊。”

君無邪雙手背後,菱角分明臉龐一片深邃。

他聲音很冷:“不寬衣解帶,如何沐浴?”

我:“……”

他一席話說的我啞口無言。

WWW▲ttKan▲¢ 〇

接着,他袖子遞過來,對我說:“寬衣……”

www⊕ттκan⊕¢ ○

我苦兮兮的看着他,小臉皺成一團:“我真不會,你就放過我吧。”

“不會就學,你已經很蠢了。也只有本尊如此的不嫌棄你,勉強的娶你。”

哎喲喂,說的他多麼勉強似得。

我都不想提他在山洞裏對我用強的事了。

再說了,我蠢嗎?

蠢和寬衣解帶有什麼關聯?

隨便拎一個女孩子出來,她就會解你龍袍麼。

切!

要她會解,我名字倒過來寫。

內心想法似被君無邪窺知,他冷哼一聲:“再狡辯,也不能掩蓋你愚蠢的事實。”

我,我,我……

我被他一席話,賭的死死的。

他嘴巴簡直太毒了。

“好,你牛。我伺候你,行了吧。”

簡直太不公平了。

吵架吵不過他,打架打不贏他。

丫的,我還是鬼後呢,在他面前地位簡直一落千丈,嗚嗚。

我內心叨絮,把他從上到下鄙視一番後,幫他接下黑曜石腰帶,放在一旁,一顆顆的解開盤扣。67.356

盤扣太緊了,我很費勁。

他斜長的紅脣,似有意無意的彎起不明顯的幅度,那俊臉就顯示了四個大字,春風得意!

我敢打賭,他心裏一定在偷笑。

別的男人都疼老婆,他丫倒好,寬衣解帶這麼小的事情,還要我幫他做。

簡直是……

我把他外袍解開,露出褻衣。

褻衣脫掉後,肩寬腰窄,精緻完美身材展露在我面前。

我身高及他下巴處,眼睛能看到精緻的胸肌,雪白的膚色。

其實我不是色女。

但是他長的實在太帥了,身材太完美了。

我眼睛發光的看着他的胸肌,好想好想伸手去摸一摸,去感覺一下。

每次做的時候都是他主動,我都是被動承受。

內個,我要是摸一摸的話,會有什麼感覺,是不是滑滑的,還是qq的。

心裏有點小癢癢,嘿嘿。

手指擡起來,慢慢伸,伸到他胸口前快要摸到他時……

頭頂,傳來戲謔邪魅的聲音:“娘子,對爲夫的身體,可還滿意……”

我傻傻的點頭:“滿意,滿意……”

簡直太滿意了!

等等,我在幹嘛??

我老臉一紅,我靠,簡直太丟人現眼了。

我在吃君無邪豆腐,以後怎麼做人?

我嚇得拔腿就跑,連忙跑出大門外,把門關上,背靠門氣喘吁吁。

哎呀媽啊,我到底在幹嘛?

我龍小幽居然色膽包天的佔君無邪便宜,以後這臉往哪擱啊。

丟人現眼啊啊啊啊!

君無邪肯定在暗罵我,裝純!

絕對是!

不過他的身材好完美哦!

我手指沾了點口水,捅破紙洞,透過雕花隔窗往裏面窺去。

君無邪已經在溫泉裏泡着。

朦朧水霧中,絕色美男子在泉水裏閉目養神,說不出的愜意。

旁邊假山,小橋,流水,勾勒出一幅唯美畫卷,唯美的讓人移不開目光。

突然,身後傳來花吟的聲音:“鬼後,您這是在幹嘛?”

我嚇的瞬間轉過身來,花吟花影端着君無邪的黑色龍袍,站立在我身後三米處,一臉莫名的看着我。

“鬼後,您這是……”花影后面半句沒說出來。

可我已經能想到她要說啥了,她說我在偷看。

我的節操啊!

我臉熱熱的,紅的能滴出血來。

花吟見狀,把裝君無邪衣袍的托盤,放在我手上,然後對我作福:“勞煩鬼後幫鬼王大人換上衣袍,花吟告退。”

“花影告退。”

兩人做福,轉身就走。

我在門口大喊:“唉唉,你們這就走了,我,我……”

我還要給君無邪去穿衣服?

我只會脫衣服,不會穿啊??

“喂喂,你們兩個回來。”

此時,兩人早沒影了!

我端着盤子,看上面黑色龍袍,披風,還有黃金骷髏頭。

骷髏黑黝黝的眼睛正對着我。跟他主子一樣,似對我極爲不滿。

我惡狠狠的說:“再看我,再看我就把你丟到十八層地獄的熔爐裏去,把你熔成渣渣。”

在我威脅下,黃金骷髏似不那麼明目張膽的瞪我。

我左瞧右瞧,研究了下。

暗想,這玩意有靈性的?

想到這,我把盤子放在地上,指着黃金骷髏質問道:“喂,我問你,你有靈性嗎?”

黃金骷髏跟他主子,很臭屁,理都不理我。

門內,君無邪大聲朗道:“龍小幽,進來給本尊穿衣。”

啊,穿衣?

不行,要知道穿衣不比脫衣,君無邪什麼都沒穿的,包括褲子在內。

我端起放在地上的盤子,敲門進入,把衣袍放在桌子上,轉身就逃,逃到門口時。

嘭,大門被關上了。

我伸手開門,如何都推不開。

轉過身來。

君無邪還在溫泉內沐浴,白色水霧中,傾倒衆生的臉,晶瑩出塵,尤其是那雙散發光芒的鳳目,能把我的魂兒給勾走。

淡定,龍小幽你淡定。

不能被美男計給誘惑了。

我搓了搓臉,對君無邪笑嘻嘻道:“內個,穿衣服真的不太適合,還是你自己穿吧。”

君無邪聽聞,俊眉微挑了挑,竟然也不生氣。

從溫泉裏起來,身上未着寸縷。

我嚇得急忙轉過身,蒙上眼睛不敢看。

“君無邪,你自己穿,你倒是放我出去……”

“想出去?先幫本尊着衣,便放你出去。”他聲音中有一抹愉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