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老二看着董三的胳膊,說道:“有屍毒!”

聽到吳老二的話,我仔細看去,只見董三的胳膊身上,竟然出現了屍斑!

吳老二皺着眉頭,說道:“怎麼辦!”

王瘸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只能靠他自己了,只要挺過今天晚上就好說了。”

經過一番商議,吳老二決定帶着董三住進王瘸子家,一來是防止吳三水找我報仇,二來是爲了看住三娃的屍體。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想起了一聲炸雷。王瘸子聽到雷聲,臉色頓時暗了下來,“壞了,要下雨!快回家。”

見狀,我非常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吳老二背起董三,急忙向外跑了過去,“讓水膩子沾到水就完了!”

等我們回來王瘸子家的時候,雨已經下了起來。葉蘭和海娃正打着雨傘,站在土坑處。

王瘸子看到葉蘭母子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還好有你們!”

看着淋在雨裏的葉蘭母子,我急忙接過了葉蘭手中的雨傘,“你快去屋裏吧。”

“老二搭把手,把石棉瓦擡過去。” 都市全能仙帝 王瘸子用土在土坑周圍畫了一個圈,隨即走到茅房處,將一塊石棉瓦擡了起來。

忙完之後,王瘸子突然說道:,“別讓他淋雨,快點把他擡進去。”

這時我纔想起了躺在雨地裏的董三,我急忙將董三抱進了北屋。

王瘸子坐在板凳上,喘着粗氣,“快給他喝點硃砂,定定神。”

王瘸子看了生死不明的董三,對我說道:“他快不行了,陳亭。你快去董老二叫過來,他家就住在校長家旁邊。”

“好!”我應了一聲,隨即拿這雨傘跑了出去。

來到董二家,我站院子裏喊了幾聲,但卻沒有人回答我。

見狀,我走進了屋裏。進到屋裏,牆上掛着的一幅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畫上畫着五顆柏樹,一個男人正跪在地上,呈現出了一副磕頭的架勢。

在看清楚畫上男人的容貌上,我驚訝的說道:“吳三水!”

就在這時,從裏屋突然傳來了一陣喘氣聲,聽到喘氣聲,我問道,“大爺,您在家嗎?”

緊接着一陣咳嗽聲,從裏屋傳了過來,見狀,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屋裏的光線非常暗,窗戶被董二盯上了一塊黑布,我摸着黑拉開了電燈,只見在屋子的正中央擺放着一口大缸,大缸的一半埋在土裏,另一半露在地上,上面貼着幾張黃紙,喘氣聲就是從缸裏面傳出來的。

我緩緩地走到大缸前,想要打開上面的蓋子,卻發現蓋子已經被人用鐵鏈鎖住了!

就在這時,一陣冷風吹了進來。“砰!”大缸裏傳來了一聲悶響,見狀,我急忙向後退了幾步。

“咳咳”聽到大缸裏傳來的咳嗽聲,我的

第一反應就是吳三水來過了,一定是他把董二鎖在了大缸裏,想要悶死他!

二十年人間路 想到這裏,我急忙走到了大缸前,想要將蓋子打開,我用盡全力將蓋子掀開了一條縫隙,就在這時,一道驚雷響了起來。

缸裏的董二掙扎的更劇烈了,“大爺,等等。 高武27世紀 我救你出去。”

見狀,我抄起一旁的鐵錘,朝着大缸砸了過去。大缸被我砸出了一個缺口,“大爺,我拉你出來。”

我將手伸進了大缸裏面,想要將董二拉出來。就在我剛剛把手伸進去的一瞬間,一股劇烈的疼痛感,從我的手腕處傳了過來。

我急忙將手縮了回來,只見我的手腕處,竟然被董二咬下了一塊血肉!

我站在大缸前,對着缸裏的董二大喊道:“你瘋了!”

這時,一條血肉模糊的手臂,從大缸裏伸了出來。看到手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二孩兒!

緊接着一個血肉模糊的人臉,從大缸裏探了出來,看到人臉後,我大叫了一聲,“二孩兒!”

二孩兒從大缸裏爬了出來,緩緩地朝着我走了過來,見狀,我掄起手中的鐵錘,朝着二孩兒的腦袋砸了過去。

二孩兒倒在地上掙扎了幾下,隨即便沒有了動靜。突然,屋外傳來了一陣咳嗽的聲音。

聽到咳嗽聲,我暗叫了一聲不好,“不好,是董二回來了!”

我看了一眼四周,卻發現並沒有能讓我藏身的地方,隨着咳嗽聲越來進,我深吸了一口氣,將鐵錘放到了一邊,裝出一臉輕鬆的樣子,走了出去。

我站在門口處,喊了一聲:“董大爺,你在哪?”

董二聽到我的喊聲,明顯加快了腳步,“誰在屋裏!”

見董二走了進來,我輕笑了一聲,“是我啊,大爺。”

董二緊張的看着我說道:“你來我家幹什麼?”

我摸了摸鼻子,一臉輕鬆的說道:“王大爺讓我喊您過去一趟。”

就在這時,董二的鼻子突然動了一下,冷冷的對着我說道:“你進去過裏屋了?”

聽到董二的話,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沒有啊,我剛剛進來。”

董二指着地面上的鞋業,說道:“這是什麼?”

聽到董二的話,我撒腿朝着門外跑了過去,卻被董二掐住了脖子,“爲了我的兒子,你今天必須死在這!”

原本十分衰老的董二,在此刻竟然掐着我的脖子,將我舉了起來!

我不停地掙扎着,伸出右腳,狠狠地踹在了董二的肚子上。

董二吃痛的叫了一聲,隨即撒開了我的脖子。見狀,我急忙跑出了董二家。我慌里慌張的跑到了王瘸子家的院子裏,結果我腳下一滑,直接掉進了埋葬三娃的土坑裏!

雨水落在了三娃身上,就在我掙扎着想要站起來的時候,躺在坑裏的三娃,突然睜開了眼。

此刻的三娃,就好像一隻長了癬的貓一樣,渾身上下長滿了白色的絨毛,皺巴巴的皮膚上還長有一些屍斑!

看到這一幕,我急忙從坑裏爬了出來,王瘸子幾人聽到動靜,打開房門來到了院子裏。

王瘸子看到被我弄成兩半了的石棉瓦,大喊了一聲:“沾着水了!”

突然,三娃從土坑裏爬了出來,朝着我們看了幾眼後,隨即迅速的朝着門外跑了過去。

見狀,我擡起左腳,狠狠地踹在了三娃的背上。三娃吃痛的叫了一聲,隨即水坑當中。

我踩在三娃的背上,對着王瘸子喊道:“快去拿繩子!”

聽到我的話,吳老二急忙拿起一根繩子,跑到了我面前。

就在這時,地上的三娃突然站了起來,我接過吳老二手中的繩子,用力一拉,將三娃綁了起來。

王瘸子拎着一個水桶,走到了三娃面前,“娃,下輩子投個好人家!”說完,王瘸子就將桶裏的水澆到了三娃身上,王瘸子將手中的菸頭朝着三娃丟了過去。

“轟!”站在原地不停掙扎着的三娃,瞬間就被大火覆蓋了起來。

三娃躺在地上掙扎了起來,隨即便被大火燒成了一具白骨。

吳老二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道:“多虧了下着雨,屍氣飄不出去。”

王瘸子瞪了我一眼,大聲說道:“陳亭,你這是怎麼了。慌里慌張的!”

我急忙對着王瘸子說道:“二孩兒在董二家裏!”

王瘸子聽到我的話,長大了嘴巴,“什麼!”

吳老二皺着眉頭,面色凝重的說道:“快去看看!”

等我們來到董二家的時候,只見董二正抱着已經二孩兒的屍體,嚎啕大哭着。

王瘸子看了一眼二孩兒的屍體後,問道:“董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董二也不理會我們,緊緊摟着二孩兒的屍體,哭的非常難受。

王瘸子走到董二面前,大喊道:“狂撒手,它身上有屍毒!”

“兒子,我的兒子!”董二哭了幾聲之後,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昏了過去。

吳老二走到大缸面前,說道:“這裏面是什麼?”

王瘸子蹲在地上看了一會後,大聲喊道:“二孩兒媽!”

等我們將二孩兒媽,從缸裏擡出來後,發現二孩兒媽竟然被二孩兒吃的是剩下了一顆頭顱!

這時,董二醒了過來,哽咽的說道:“兒子,我的兒子啊。”

王瘸子不解的問道:“兒子,二孩兒是你兒子?”

董二摟着二孩的屍體,說道:“沒錯,他是我的兒子。是我跟老五媳婦生的!”

吳老二蹲在地上,看着董二說道:“老五當年喝農藥自殺,是你逼的?”

“老五這個孬種,知道我和二孩兒媽有事之後。竟然氣不過喝藥自殺了,不過也好這樣倒也省事了。”

聽到董二的話,王瘸子大聲罵道:“老二,虧你還是老五的親哥!”

董二看了一眼二孩兒的屍體,突然發瘋似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

緊接着,他一頭撞向了一旁的牆壁。董二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後,隨即便斷了氣。

王瘸子看着董二的屍體,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哎,作孽啊!”

(本章完) 吳老二蹲在大缸前,打量了半天說道:“董二,會堪輿術?”

王瘸子看着董二的屍體,顯得非常沮喪,“董家的堪輿術一直是傳嫡不傳庶,沒聽說董二會堪輿啊。”

吳老二圍着大缸轉了幾圈,將大缸上的黃紙揭了下來,“那這口大缸是怎麼回事?”

王瘸子看了一眼大缸上的黃紙,吃驚的說道:“聚陰地!”

看到王瘸子凝重的表情,我十分不解的問道:“聚陰地是什麼?”

總裁爹地好狂野 吳老二看了一眼大缸上的鐵索,說道:“知道菜市口嗎?這裏原來就是處決人犯的地方,日久天長陰氣揮之不去。就成了聚陰地了。”

王瘸子趴在地上,半隻身子探進了大缸裏面。就在這時,王瘸子突然竄進了大缸裏面,緊接着大缸裏面傳來了一陣咀嚼聲。

見狀,吳老二大叫了一聲,“不好!”吳老二抓起纏在大缸上的鐵索,猛地一用力,將鐵索拽了下來。

打開缸蓋向裏面看去,只見王瘸子躺在大缸底部,已經昏了過去。

我急忙跳到缸裏,將王瘸子抱了起來。就在這時,一陣刺痛感從我的腳面上傳了過來。

低頭一看,只見一個一尺多長的大蜈蚣,正趴在我的腳面上,撕咬着我的血肉!

我大叫了一聲,抱着王瘸子從大缸裏跳了出來,“啊!”

吳老二看了我一眼,問道:“怎麼了!”

我將王瘸子放到了地上,指着面前的大缸說道:“缸底有條蜈蚣!”

吳老二朝着缸底看了一眼,拿起一旁的鐵錘,狠狠地砸在了蜈蚣的頭上。

在確定蜈蚣死了之後,吳老二將蜈蚣從缸底拿了出來。蜈蚣身上沾滿了鮮血,吳老二看了我一眼,“你沒事吧?”

看着自己腳面上的傷口,我搖了搖頭,“沒事。”

說話間王瘸子醒了過來,他捂着自己的胳膊大喊了一聲,“啊!”

吳老二在看到王瘸子痛苦的樣子後,對着我說道:“快點把他放到地上!”

等吳老二將王瘸子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後,我不禁大叫了一聲,“王大爺!”

只見王瘸子的右手臂,竟然被蜈蚣啃得只剩下了骨頭!而且在骨頭上分散着許多小黑點,這明顯是中毒的跡象。

諸天之道叩洪荒 吳老二將手中的衣服,綁在了王瘸子受傷的胳膊上。隨即抱起王瘸子,跑出了房門。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趕忙跟着吳老二跑了出去,“吳哥,咱們去哪?”

“去娘娘廟,找趙老鴰。”

吳老二從家裏推出了一輛三輪車,帶着我和王瘸子,朝着娘娘廟趕了過去。

董陵店距離娘娘廟有一百多公里,蹬三輪最起碼也得四五個小時才能到,經過慎重考慮,吳老二決定走小路去往娘娘廟。

走了大概四十多分鐘,吳老二突然停了下來,“不行了,我得歇會。”

見狀,我急忙將吳老二替了下來。等我們走到一個河堤上時,王瘸子突然醒了過來。

“往回走,這個河堤走不得。”說着,王瘸子就想要坐起來。

吳老二將王瘸子按了下去,說道:“別動,你給我好好躺着!”

王瘸子從嘴裏擠出了幾個字,便再次昏了過去。“河堤上鬧鬼!”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趕忙停了下來,說道:“怎麼辦?”

吳老二瞪了我一眼,怒氣衝衝的說道:“能怎麼辦?現在回去,老瘸子指定活不成。往前走!”

想到王瘸子嚴重的傷勢,我急忙向前騎了過去。

吳老二最少也得有一百八十斤,他坐在三輪上面,我感覺非常吃力,“不行,你太重。你下來推着吧。”

“好!”吳老二應了一聲,隨即從三輪上跳了下來。

突然間,前方生起了一團大霧,見狀,我對着吳老二說道:“前面起霧了。”

吳老二用手推着三輪,向前走了過去,“別管它。”

大霧很濃,遮擋住了前方的視線,我緩緩地將車速降了下來,說道:“走慢點吧,我看不清路了。”

吳老二並沒有回答我,見狀,我急忙向後看去,卻發現吳老二竟然消失了!

想起王瘸子剛剛說的話,我心裏直打鼓。我跳到地上,推着三輪向前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緊接着布天蓋地的樹葉從天上落了下來。

就在我想要將頭上的樹葉拿下來時,我驚奇的發現,從天而降的並不是樹葉,而是祭祀死人用的紙錢!

看着像雪花一樣的紙錢,我背後的汗毛全都乍了起來,強打着精神朝着前方走了過去。

走了剛剛沒幾步,我突然腳下一空,差點沒有掉下去。朝着腳下看去,我發現自己正踩在一口枯井的井壁上!

見狀,我急忙越過了枯井。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腳下,推着三輪向前走了過去。

我隱約看到前方不遠處有火光閃動,看到火光後,我心中不禁一喜,看了一眼車廂裏的王瘸子,朝着火光走了過去。

火堆旁正蹲着一個渾身溼漉漉的中年男子,見我過來後,中年男子也不理我,自顧自的烤着手裏的衣服。

我將三輪車停到了一旁,問道:“大叔,大晚上的您在這幹嘛啊?”

中年男子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說道:“烤衣服。”

見中年男子有些反常,我恭恭敬敬的說道:“您知道娘娘廟怎麼走嗎?”

中年男子站了起來,對着我擺了擺手,“跟我走吧。”

看到有人領路,我心中一喜,急忙推着三輪車,跟着中年男子向前走了過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隱約聽到耳邊傳來了一陣流水的聲音,我看了面前的中年男子一眼,問道:“怎麼有水聲?”

中年男子回頭看了我一眼,笑着說道:“快到了。”

水聲越來越清晰了,中年男子快步向前走去,這時,我突然停了下來。

中年男子見我停下後,問道:“怎麼不走了?”

說着我將三輪迴過了頭,按着原路返了回去,“你帶我來河邊幹什麼?”

就在這時,中年男子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將我按倒在了地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