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山石、樹木,都整齊劃一的被切割開。

「好快的刀。」白瑜竭力避讓。

玄黃帝君也早就達到劫生境巔峰,兵器絲毫不亞於魚白,所修鍊的刀法同樣是極為了得的!且經驗比白瑜要豐富的多。在整體上佔據優勢后,白瑜立即感覺到了危機,每一次抵擋都感到吃力。

嗖嗖嗖。

白瑜身法如電,在神龍血脈爆發后,他速度快的驚人,劍法完全化作幻影的一次次抵擋,他將自己完全壓榨到極限了。

玄黃帝君卻速度更快,刀法更快更猛。

山頂周圍一片狼藉,過去一些大樹、山石許多都粉碎。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白瑜額頭都是汗珠:「太吃力了,看來必須出絕招了。」

「必須要先離開這裡。」

白瑜戰鬥時,也一直很關注霽文兒他們,當加索爾等人將他們兩個帶走,白瑜也就沒太多擔心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個範圍夠大的地方,而且還要夠隱蔽!

兩人的爭鬥已經引起有心人的窺視,他還不想暴露太多。

嗖!

白瑜接著一次兵器碰撞,瞬間借力飛奔一竄就是兩三公里遠,迅速朝遠處奔跑。

他逃了!

「逃?你逃得掉嗎?」玄黃帝君獰笑著身形一閃便追殺過去,速度明顯更快些許。 「混蛋,韓笑這小子,居然已經突破了氣境五重!」

置身戰鬥之中,當柳影察覺到自對方體內噴湧出來的那股強大氣勢的時候,即便有著噬天虎鯊這樣的頂尖武訣傍身,卻仍舊忍不住額頭上滴出了冷汗。

不過事已至此,除了咬牙硬撐之外,柳影也是在找不到任何別的好辦法,他在北域的名次縱然不及韓笑響亮,卻同樣是年輕弟子一輩中的翹楚,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倘若直接開口認輸的話,以後可就沒有臉皮再混了。

再者說,以這隻笑面虎的為人和個性,柳影也絕不會相信在自己認輸之後,對方會輕易放過自己,事情發展到這裡,唯有拚死一搏!

「虎鯊,弒!」

口中發出暴吼,柳影本意充斥起了血紅的雙眼中再度湧現出了一抹凶性,兩隻交疊的手掌不停變幻著印記,頭頂上虎鯊幻影也變得越來越凝實。

虎鯊身軀迎風暴漲,宛如實質般膨脹到了二十丈的龐大體積,凶面獠牙,形容猙獰,張開布滿了尖銳倒鉤的巨嘴,噴出一口濃郁的腥風,宛如一座壓頂的泰山,攜帶著凶蠻之勢,惡狠狠地鎮壓向了下方的韓笑。

「雕蟲小技,面對施展出全力的我,你居然還敢主動發起攻擊?柳影,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量,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抬頭凝視著頭頂上那道凶煞的虎鯊,韓笑睥子里掛滿了陰沉,手掌猛然一握,以他所站立的那邊區域中心,居然開始形成了一場劇烈的冰雪寒潮,旋風似地圍繞著他,不停旋轉。

狂暴的極寒之氣不停咆哮,攝取著空氣中的所有水分,使之逐漸凝結成為了冰塊,配合著周圍旋轉的極寒氣流,逐漸形成一道道銀雪般的冰錐。

韓笑手掌虛握,萬千道冰錐在勁氣的牽引中懸浮在他面前,尖端閃爍潔白的瑩華,在氣流帶動下拚命旋轉,宛如形成了一道由冰雪鑄成的龍捲颶風,釋放出猙獰的爪牙。

同一時間,整座山峰之上的氣溫頓時驟降到了極點,除了靠近血池的那片區域之外,所有的泥土中都開始覆蓋上了一層厚重的寒霜,其空中水分不斷被凍結,化作一粒粒的冰雪珠子,漫天墜落而來,如同在此間下起了一場夾雜著冰雹的暴雪!

「給我凍住!」

韓笑一聲歷喝,手中化作長龍似的冰錐頓時激射而出,在空氣中撕扯出一條銀色的通道,輾轉騰空,瞬間便與咆哮而來的龐大虎鯊虛影對碰到了一起。

咚!

兩道氣息交匯,眾人所預想中的那般驚天動地的炸響聲卻並未傳來,反而是在一聲悶響之後,韓笑所凝聚出來的巨大冰錐龍捲轟然爆破,然而緊接著卻像是觸手一般,層層地覆蓋在了虎鯊龐大的軀體上。

吼!

身軀被釋放著極寒氣息的冰層所覆蓋,虎鯊虛影口中頓時傳來震天的怒吼,然而面對著它的瘋狂掙扎,表面的冰層卻是越積越厚,很快便使它原本龐大的身子膨脹了一倍有餘。

如此之多的冰塊堆積在身上,光憑重量也絕非虎鯊所能承受的,因此在奮力掙扎了幾圈之後,便已徹底變得安靜了下來,成為了一具冰雕。

置身半空的龐大冰雕受到重力牽引,頓時如同彗星般墜落,下方眾多選手臉色頓時劇變,紛紛展開身法,朝著四周逃離而開。

轟嚓!

眾人剛剛離開冰雕正下方,身後頓時傳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響,毀滅般的能量散逸,一瞬間蔓延到了整座山峰之上,很快,整座山峰頓時就變得顫抖不休了起來,如同其中正有什麼恐怖的洪荒巨獸將要破殼而出,山體瀰漫出一道道的裂紋。

「這……這就是十大公子的水準嗎?天啦,它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果然不愧是寒玉公子,我原本以為伴隨著這一屆眾多黑馬的亮相,許多在上一屆中取得了公子排名的傢伙們必定無法再繼續保持這種成績,不夠現在看起來……」

「龍淵榜競爭激烈,偶爾躥出一輛匹黑馬很正常,不過應該沒人能夠撼動十大公子的地位,不過前十之後的排名應該會波動很大。」

察覺到作用在山體上的恐怖威力,所有選手莫不臉色巨震,一臉驚駭地望向中心處那道負手而立的人影,目光中寫滿了難以想象的神情。

噗嗤!

虎鯊被對方以這樣的方式震碎,連帶柳影也受到了不小的反震,臉色一白,口中鮮血狂噴,其實在一瞬間陷入了極度的萎靡,宛若風中殘燭,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嘭!

柳影的身子重重地砸落在了地表上,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難以置信,神情獃滯地望著那道已然破碎成了漫天星斑的虎鯊虛影,急怒攻心,頓時又有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呵呵,看起來柳兄的噬天虎鯊火候還不夠啊,我都未曾真正出一次手,你倒先自己躺下了!」

韓笑一步步沖著柳影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渾身玄冰氣場收斂,臉上重新恢復起了淡笑,只是那對陰寒的睥子中卻爆發出了極度害人的嗜殺之氣,手掌輕出,掌心深處湧現出一道玄冰光柱,輕輕一揮,頓時照準後者的頭顱迸射而去。

唰!

冰錐以極快的速度破空,眨眼來到了柳影的頭頂之上,後者唯有一臉不甘地長大了雙眼,等待死亡的臨近。

然而就在冰錐即將抵達他頭頂之上的那一刻,眼前一道身影暴掠而來,巨大長刀猛甩,卷出了一股氣浪,將冰錐一分兩半,化作冰雪消融。

氣氛凝固,山峰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望向那道身影,口中竊竊私語道,

「碎空刀柳厲,沒想到這傢伙還是站出來了!」

「嘿,不站出來行嗎?柳影好歹是他親哥哥,哪有坐視族人被人殘殺的道理。」

「不過,柳厲還是不行啊,連他哥哥都在韓笑手中被痛揍得沒有反抗之力,憑他那氣境二重的實力又能做什麼?」

「柳厲?真好想到你竟然能有膽子站出來,呵呵,也好,既然你這麼不知死活,那就陪你哥哥一起下地獄去吧。」

無視周圍選手蘊含著各種情緒的目光,韓笑獰聲一笑,布滿了殺意的目光注視在對面那道略顯年輕、臉色緊張的身影之上,開口寒聲道。

「韓笑,你不過就是想要爭奪這座偽天凰血池而已,大不了我們把他讓給你就是了,何必趕盡殺絕?」

接觸到韓笑那充滿了殺意的眼神,柳厲臉色一抖,唯有硬著頭皮說道。

「呵呵,現在才知道後悔,那可太晚了,凡是忤逆我的人,今天都得死在這裡!」

韓笑薄薄的嘴唇掀起,露出滿口森然的白牙,語氣中布滿了陰森。

「欺人太甚!別以為我兄弟當真怕了你!」

柳厲臉色一陣青紅,手中長刀一卷,爆發出雪亮的強芒,聲勢倒顯得極其不弱,然而落到韓笑的眼中,卻只換來了一聲蘊含著蔑視的譏笑聲,

「不知死活的小子!董淵,你紫陽宗既然要和我冰寒谷聯手總得表示出一點誠意,我把這個傢伙交給你處理怎麼樣?」

韓笑根本不屑於去面對柳厲的刀勢,反而將目光轉到了身後,望向那個滿頭紅髮,一直未曾開口說過任何話的冷厲少年問道。

這個名叫董淵的年輕選手,乃是紫陽宗年輕一輩中風頭正勁的第一猛人,冰寒谷和紫陽宗同出北域,兩大宗門常有接觸,是以他一直都和韓笑呆在一起。

「一隻臭蟲而已,既然你害怕髒了自己的手,那就讓我替你代勞吧!」

此言一出,董淵身形驟然消失在了原地,直至再次浮現在眾人視線中的時候,已然來臨到了柳厲的面前,三角眼中凶光密布,釋放出餓狼一樣的兇狠,緊緊打量在對方略顯得有些發抖的身子上,舔了舔嘴唇,沙啞道,

「一招解決掉你!」

唰!

淡紫色光影一分,柳厲只感覺到眼前被一片朦朧的幻影所掩蓋,速度快得令他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能橫刀護住自己的胸口。

下一刻,一隻粗糙的大手詭異地抓來,蠻橫地作用在了後者的大刀之上,磅礴的巨力湧現出來,後者連哼都未曾來得及哼出一句,整個身子便已如同出了鏜的炮彈,咋空氣中劃出一道弧線,重重地撞擊在了一塊青石上。

「不堪一擊!」

一抓擊退柳厲,董淵猩紅的三角眼中凶光變得越發濃郁,瞥了瞥不遠處的柳影,身形再度消失不見,出現的時候,腳掌依然伴隨著渾厚的勁氣,一腳踩碎了柳影的頭顱。

嘭!

粉紅色的粘稠液體留出,董淵猙獰抬頭,嗜血的目光環顧周圍,沙啞的聲音響起,使得眾多選手如同見鬼一般,紛紛朝著山腳下逃離而去,

「再不走的人,就殺!」

他這番威脅的話語一經傳出,周圍的看客們立刻滿心驚懼地轉身離開,不消眨眼的功夫,整座血池旁邊就只剩下了他和韓笑所帶來的人。

然而就在兩人露出得意微笑,打算走向血池的時候,一道充滿了譏諷的微笑聲,卻無比清晰地傳進了他們的耳中,

「抱歉,這座血池,是我的!」 在一處無人的高原之上,這片高原一片死寂,就連活物都非常少。

據說這裡曾經是天樞子斬殺雲林省第一強者的埋骨之地。

那位隕落的國王級強者,死後怨氣一直詛咒著這裡,才造成這裡一片荒涼。

「你怎麼不逃了。」玄黃帝君有些玩味的看著白瑜。

「你選得好墳地,這裡將是第二位劫生境強者隕落之地。」玄黃帝君伸起手對著周圍的空氣抓了抓,自信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可是死的不是我,是你?」白瑜的氣勢暴漲,只是維持在堪堪與玄黃帝君持平的狀態。

「原來還有後手,看來是怕波及那兩個小傢伙,你才一直沒有使出全力,現在將我引到這裡來,看來要拚命了。」玄黃帝君臉色有些凝重起來。

白瑜和玄黃帝君彼此對峙了數個呼吸時間,白瑜率先出招了。

轟~~~~

朱雀聖火籠罩,他得到的原意原石正是火之本源珠,有了火之本源珠,白瑜在水之世界里,就可以爆發出,最強火焰神通。

比起當初被壓製成三四成威能,如今反而達到十一成威能,對於水之世界大多數修鍊水屬性功法的土著而言,那是絕對克制。

火焰溫度更加恐怖,火焰壓迫力也達到無可估計的地步,鎮壓著玄黃帝君,周圍空氣扭曲著,這個高原開始扭曲起來。

「就這點火焰?」玄黃帝君鋒利的戰刀輕輕劃過周圍的火焰,嘴角有著一絲不屑,隨即冰冷眸子看向白瑜。

刷。

他陡然動了,直接殺向白瑜。

「來的好。」白瑜戰意早就沸騰,對方殺來,他毫不猶豫神龍血脈爆發,只有神龍血脈,才能爆發出最大的力量。

同時正面迎上,快如閃電的就是一劍迎過去。

劍尖猶如雷火,帶著火焰刺向玄黃帝君的臉部。

「蓬。」

玄黃帝君的戰刀彷彿層層防禦,僅僅其中一個刀背拍在了劍尖上,就震退了白瑜獲這一劍,玄黃帝君則是僅僅身形略微一頓。

「實力已經差不多了。」白瑜心中立即有了判斷。

刷刷刷……

雙方迅速交手。

長劍翻飛,或是攻或是防,滴水不漏。而玄黃帝君的玄黃戰刀也是一次次殺來,技巧非常完美,不愧是天樞島老牌國王級強者。

交手了數十回合。

白瑜玄黃帝君都對自己的對手有了大概的認知!他們倆都沒有爆發最強實力,都是非常謹慎的先摸清對手的手段,畢竟『殺招』只有在一些關鍵時刻或者很突然的時刻陡然施展出來,效果才更好!一擊斃命才是他們追求的。

否則施展出來卻落了空,那麼對手肯定會有防備,殺招想要再殺掉對手,難度就會驟增。

「轟!」長劍快如蛟龍,直奔玄黃帝君的頭顱。

玄黃帝君則是立即閃躲到一旁,欲要貼近近身廝殺。

「滾!」白瑜一劍落空,立即猛然發力朝左邊怒掃了過去,長劍帶著火焰威勢兇猛,這一掃就彷彿扇形,範圍極廣,玄黃帝君不得不立即後退拉開距離。

長劍射出一道劍芒,掃在了玄黃帝君旁邊的一座小山丘上。

直接將那座小山丘給斬成兩截,化成山體滑坡。

實際上這一劍不過是白瑜虛幻,正在殺招在其後,玄黃帝君都來不及抵擋就被長劍狠狠刺穿了它的右邊身體上,噗的一聲,玄黃帝君的身體被直接貫穿留下一個巨大的傷口,這玄黃帝君的口鼻都有黃色血液流出。

已經摸清玄黃帝君實力的白瑜,果斷化出八十一道分身殺向玄黃帝君。

「這?」當他打中兩個虛影,以後這些都是白瑜的障眼法時,一把銀白色的長劍帶著雪白色火焰從他身體貫穿。

白色火焰飛快的入侵他的身體,試圖將他給焚燒乾凈。

「這不可能?」玄黃帝君僅僅只堅持了十幾分鐘,整個身體就炸開,漫天火焰落下。

看著隕落的玄黃帝君,白瑜心有所悟,安靜的站在高原中央,細心感受。

最後他懊惱的睜開雙眼,還差那麼一點點。

「看來要趁此契機,再找幾個高手切磋一下才行,說不定能再上一層樓。」

給趙雅欣他們報個平安,同時讓加索爾將黑狐少年和霽文兒先帶回天蛇宮,就縱身飛走。

他有種預感,只要突破了,他就將有資格挑戰天樞子。

****************************************************************************

白雲環繞,霧氣瀰漫的悠然仙山中。

夕陽晚霞將雲海染紅一片,幾隻仙鶴振翅緩緩飛過,發出清脆鳴叫聲。

山脈之間,最高的一座尖銳山峰。

半山腰處,一塊碩大的岩石上,清晰的刻著幾個大字。

婆羅門。

字跡是用雪白塗料染色,在灰白色石頭上清晰無比。

岩石後方是一片平坦寬闊的小空地,空地上寸草不生,如同分叉口一樣,連接著三條通往通往山巔和山下的不同小路。

幾個白衣青邊的弟子正睡眼朦朧的守著這三條小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