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沖整個人炸毛了,連大氣都不敢喘息。

在死亡的面前,他非常果斷的選擇放棄尊嚴和仇恨,腆著臉道:「別別別,唐浩、唐大爺、唐祖宗,刀劍無眼你、你可別衝動啊!」

「你剛剛不是揚言要廢了我嗎?不是口口聲聲稱呼我為廢物嗎?怎麼現在都成你祖宗了?」唐浩面帶鄙夷的笑道。

周沖眼中閃過一抹被羞辱的憤怒之色。

但脖子上傳來的冰冷鋒芒讓他不敢妄動,只能賠笑道:「您哪裡是廢物,您是天之驕子。我才是廢物,而且是人渣……您就當放了個屁,把我放了吧!」

見唐浩無動於衷。

周沖眼珠一轉,從懷裡一陣摸索,取出一個玉瓶:「唐祖宗,這裡面裝著十三顆養靈丹,是我們仨這個月的月俸。我都把它獻給您,求您高抬貴手,放我走吧!」

唐浩眯了眯眼,取過玉瓶,發現裡邊果真有十三顆養靈丹。

將養靈丹收起,唐浩嘴角上鉤帶著淺淺的笑意,開口道:「這十三顆養靈丹只能算是利息,你欠我的東西可沒那麼容易解決!」

「你、你還想怎樣?」周衝心中一怒,咬牙切齒道。

唐浩露出殘忍的笑容,毫無徵兆的一腳踹出,踢在了周沖的下巴。

周沖「哇」的一聲慘叫,口中噴出一團和著牙齒的鮮血,半口牙被唐浩這一腳踹斷,他的身子在空中倒轉,耳邊傳來唐浩冷酷的聲音:「這一腳是你第一次搶我養靈丹的。」

周沖不曾落地,他的腰部又承受了一記重踢,身子斜著倒飛出去:「這是懲罰你第二次搶我養靈丹!」

一記沉重的勾拳,打斷了三根肋骨:「這是第三次!」

在周沖落地瞬間一腳踩斷了他的左腿:「第四次……」

周沖已經被打得不成樣子,整個腦袋腫成了豬頭,五官都變了形狀,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唐浩走到周沖面前。

一臉冷漠的抬起了右手,黑色光芒遊走掌心,突然朝著周沖丹田處一爪拍去。

「轟!」

一陣黑光附著在周沖的身體之上,湧入他丹田之內,不消片刻,周沖丹田內的靈力種子出現了枯萎徵兆,轉瞬間化作了一顆報廢的靈力種子,再沒有絲毫靈力波動。

「你、你廢了我?啊……」

周沖瞪大了雙眼,感受到體內漸漸流逝的真氣,感到難以置信:自己竟然被廢了?

唐浩冷漠的道:「這是對你剛剛想要將我置於死地的懲罰,希望你記住今日的教訓,做人還是低調些的好。也許今天你所看不起的人,明日會讓你高攀不起!」

PS:下午四點半左右有加更! 「哥們,你太牛了!」

鄒文旭一臉震驚的看著唐浩,興奮的嚷嚷著,「哈哈哈,我早就說你是潛龍,總有一天會一飛衝天的,我果然沒看錯人!」

唐浩一臉無語的看著鄒文旭:「你之前不是說咱倆都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只要吃好喝好就一切都好嗎?」

「呃……我有說過這個嗎?喂喂……你那是什麼眼神,是在鄙視我嗎?」

鄒文旭氣急敗壞地看著唐浩。

那一對小眼睛都快被臉上的肥肉給完全遮住,只留下一條黑色縫隙,格外滑稽。

唐浩明智的搖頭:「我是說你眼光真好!」

「你是在誇我嗎?」鄒文旭昂著腦袋,一臉認真的問道。

「嗯,誇你!」唐浩認真的回答。

「那你給我幾顆養靈丹吧!」鄒文旭伸出了肥嘟嘟的手,在唐浩面前晃了晃。

「呃……你自己不是剛領了養靈丹嗎?」

唐浩一臉錯愕的看著鄒文旭。

鄒文旭理直氣壯的道:「為了幫你代領養靈丹,我把自己那份拿去打點雜務堂那人了。不把我那份給他,還沒法幫你代領的,嘿嘿,我很明智吧?」

「……」

唐浩哭笑不得,但看著鄒文旭一臉認真的樣子,心中也是忍不住感動。

這胖子雖然有些憨,卻是個值得把後背交給他的真誠之人。

從玉瓶中取出七顆養靈丹塞給鄒文旭,唐浩道:「行了,咱倆一人一半,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

「成!那你自己小心點,周沖以後是沒法找你麻煩了,但他哥哥周晨卻是外門前十高手之一,手底下還有幾大高手,可不好惹!」鄒文旭收起了臉上的憨笑,出言提醒道。

「我明白!」

唐浩點點頭,目送鄒文旭離開。

他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取而代之是一抹化不開的沉凝之色,腦海中不斷回放著先前與周沖三人交手的景象。

「我的修為與周沖都是蘊靈境四重天,但《北冥鯤鵬訣》所修鍊的乃是北冥真氣,威力比尋常的真氣強大數倍。但我對付周沖並沒有呈現壓倒性的優勢,歸根究底就是我缺少能夠發揮北冥真氣真正威力的武技。」

唐浩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缺陷所在,「修為的強大,真氣的羸弱,這都是內在的實力。而武技、劍法、兵器等都是外部實力。單一的內在強大,或者外在強大都不夠,只有內外兼并,才是真正的強大!」

「如若先前我掌握著如周沖的《靈蛇劍訣》這類武技的話,我面對周沖同樣可以一招致勝,而不是鋌而走險的運用貼身戰鬥技巧。」

取出令牌往裡面注入真氣,令牌上浮現『37』的數字。

「還有37點貢獻值,足夠去神武殿兌換一門一階武技的了。」唐浩收起令牌,離開了別院。

…………

流雲宗的神武殿坐落在內門。

這也是內門中唯一不禁止外門弟子進入的地方。

整個神武殿共有五層,對應一到五品,每一層都需要相對應的神武令才能夠進入。在神武殿內是沒有任何編撰成冊的秘籍的。

任何宗門弟子若想要修鍊功法、武技,除了得到師尊的傳授外,只有用貢獻值購買『神武令』才能進入到神武殿內。

再從矗立在神武殿內的神武柱上參悟出適合自己的功法、武技。

當然……

若是資質悟性不足,很可能一輩子也無法悟出哪怕最低級的功法。

唐浩恭敬的將自己宗門令牌交了上去:「長老您好,弟子想要購買一枚一階神武令!」

守在神武殿前的一尊老者接過唐浩手中的令牌,輕輕一劃,扣去十五點貢獻值,隨後交給他一枚一階神武令:「一階神武令,只能進入第一層選擇一根神武柱進行參悟。參悟時限五個時辰,時辰一到必須出來。」

「弟子明白!」

唐浩恭敬的領取神武令,朝著神武殿內走去。

神武殿內空間很大。

足以同時容納上萬人,在殿內有著一根根黑色的石柱,這些石柱上面都雕刻著一道道神秘的紋路。

唐浩行走在眾多神武柱之間,並沒有急著做出選擇。

一路走來,不少神武柱前都盤坐著一名名弟子,凡是使用了神武令開始參悟的神武柱都會散發出淡淡的烏光,將那名弟子包裹在其中,防止遭到他人打擾。

也有一些弟子如唐浩這般在尋找適合自己的神武柱。

「這麼多神武柱,我到底該選哪一個啊?」一名弟子抱怨道。

邊上一人笑道:「千萬別因為煩躁就隨便選取神武柱,白白浪費了一塊神武令。」

「這第一層內不都是一階功法武技的層次嗎?選哪一個不是選?」先前那名弟子滿不在乎的說道。

後來那人耐心的解釋道:「雖然都是一階,但其中卻也有很大的不同。正如兩年前,一名外門師兄就是因為在第一層神武殿內,選中了一個記錄著一階高等武技《四象羅漢拳》的神武柱,並且成功領悟,從而得到內門長老的賞識被收為弟子了!」

「那名師兄現在已經是內門的天才,而且,據說短短兩年時間,他已經是有了衝擊內門十大高手的能力,前途不可限量啊!」

眾人無不是羨慕無比。

唐浩腳下頓了頓,虛眯著雙眼掠過一抹寒光,他自然知道眾人口中的師兄是誰!

他永遠沒辦法忘記那個高高在上,如同主宰般嘲諷的看著自己的身影,雙拳不由握緊,發出「咯咯」的聲響:「唐睿,內門天才弟子?哼,等著吧,相信不用多久我們就能在內門相見了。我現在倒是有些期待,當你看見我這個你眼中的廢物站在與你同樣高度,甚至將你踩在腳下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表情了!」

在神武殿內足足逛了半個時辰,唐浩心頭突然一動。

雙目不由自主朝著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去,這裡有著一根布滿了蜘蛛網的神武柱孤零零的矗立在這。

目光觸及到神武柱的瞬間,唐浩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都變得快了許多,忍不住屏息,在面對這根神武柱的時候竟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恰逢這時有一名弟子路過這裡,瞧見唐浩盯著那根遍布蜘蛛網的神武柱,好心提醒道:「這位師弟,你可別白白浪費了神武令。眼前這根神武柱號稱第一層的絕地,從它出現到現在過去三百多年,還沒有一人能夠從上面領悟出什麼功法或者武技。」

「三百多年都沒人能從中悟出?」

唐浩一愣。

若是其它神武柱,在聽見別人這麼說后,他還真可能放棄。

但眼前這根神武柱卻截然不同。

它能夠讓自己產生共鳴,唐浩自然不可能因為他人一句話而放棄。

那人見唐浩沒有放棄的想法,不由搖搖頭:「算了,你想試就試吧!三百多年,多少天才俊傑都沒能領悟出一點東西,你當自己是什麼天才呢?呵呵……」

此刻的唐浩卻是聽不見那人嘲諷的聲音。

在盯著面前這根神武柱半天之後,他果斷將手中神武令拋了出去,神武柱一陣震動,將那蜘蛛網全部震開,烏光籠罩著唐浩。

而正在神武殿參悟武技的唐浩卻不知道,此刻他的家已經被人砸了個稀巴爛。

「這小子逃得倒挺快。」

一名面容陰冷,生有一雙倒三角眼的青年滿面怒容:「給我查,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等找到他,老子先打斷他的手腳,看他還往哪逃……」

不多時,一名弟子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穆師兄,剛剛得到消息,唐浩正在神武殿!」

「神武殿?我們走!」

這穆師兄冷哼一聲,殺氣騰騰的朝著神武殿而去……

PS:為《焚天邪神》的書友棉花糖加更,祝福他家小公子健康成長,萬事如意!還有感謝所有收藏了、投了推薦票的和打賞過《焚天邪神》的所有書迷,感謝大家! 唐浩盤坐在那一根最不起眼的神武柱前。

神武柱上的蜘蛛網和灰塵早在唐浩開啟它的時候被震蕩而去,變得漆黑明亮,散發出淡淡的烏光,組成一個橢圓形的光罩。

將唐浩和這一根神武柱籠罩在其中。

神武柱上雕刻著的紋路變得活絡起來,好像一隻只漆黑的蟲子在無規則的爬行。

這些蟲子的速度忽而迅猛,讓人看不到蹤跡;忽而緩慢無比,讓人能夠清晰無比的看到它們身上的絨毛。

「這要怎麼參悟?」

唐浩兩眼一抹黑。

當這些黑色的蟲子不斷蠕動,慢慢得他們開始相互吞噬,每次吞掉別的蟲子,它就會變得更大,更黑,行動也變得更快。

時間緩慢的流逝,轉眼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

足足看了兩個小時蟲吃蟲的唐浩已經徹底麻木了:「馬勒戈壁,怪不得三百多年也沒有人能夠從中領悟出任何東西。這TM就是一群噁心的蟲子在自相殘殺,這裡面哪有什麼武技存在?媽的,白白浪費了一枚神武令。」

正在這時……

神武柱上的蟲子總算是停止了相互吞噬,只剩下一隻格外巨大肥碩的黑色蟲子。

這隻蟲子類似於甲蟲。

長著堅硬的甲殼,甲殼上面的問路格外的清晰,縱橫交錯,隱隱之中有種玄妙之感,讓得意興闌珊的唐浩神色一震:「這、這甲殼上面的問路似乎是劍痕?」

「劈劍!」

「刺劍!」

「左右腕花劈劍……」

唐浩緊盯著甲蟲背上的紋路,口中默念的同時腦海中勾勒出一副提劍而練的影像。

每一條劍痕都是不同的一種劍法基礎招式,在他的腦海中不斷演練,坐在神武柱前的唐浩身子一動不動,但隨著腦海中不斷演練甲殼上的招式,他對於基礎劍招的領悟卻是飛速提升著。

從最初的生澀到越來越熟練。

當五個時辰時限結束之時,唐浩已經能夠行雲流水般將數百個基礎劍招施展出來。

「時間已到……」

渾厚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神武柱籠罩著唐浩的光芒消散而去。

唐浩猛然睜開雙眼,一臉沉吟:「不對不對,這神武柱不可能只是教導基礎劍招那麼簡單。我感覺這根神武柱里還隱藏著其它更深層次的東西,我要再試一試!」

從原地騰躍而起,唐浩朝神武殿外衝去。

「長老,我要再兌換一枚神武令!」唐浩將自己的令牌遞了上去。

長老一愣:「怎麼?五個時辰了還沒有領悟出任何東西?」

第一層中的神武柱領悟難度是最低的,基本上能夠達到了蘊靈境四重天以上的弟子都能夠領悟出一門武技的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