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浩趕忙要走上去的時候,納蘭玲瓏早已經閃身上了傳送,這讓周浩微微一愣,心說方穎搶着過去還說的過去,你這是鬧哪樣?

“我的實力現在是不是在你之上,按照實力順序,我排第二!~”

周浩失笑道:“這又不是領獎,還搶着來!快下來,聽話!"

“沒門。”還沒等周浩說完,就見傳送器再一次啓動。

“哎,等等!你走了這機器怎麼關啊!"

“放心,我定了時間,會。。。。”留下一臉黑線的周浩。

目標安全抵達,傳送成功!

聽到這句話後,周浩趕忙站了上去,不多時,眼前一黑,帶有輕微的疼痛感,周浩也傳送了過去! 咚!一個大馬趴,周浩非常隨意的摔在了地上!

也難怪,周浩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次的傳送,但是每次都有人領着,或者挾持着,讓他省了很多心!

但是這次很不湊巧,傳送系統出現了一點點小瑕疵,也許是長時間沒有調試的緣故,在把周浩傳動過來的時候,周浩的雙腳離地面有十公分的距離,結果就可想而知了,沒有心裏準備的周浩,一個閃身就摔在了地上。

周圍一片寂靜漆黑,隱約能聽到兩個呼吸聲,就在沒有其他的聲音,趴在地上的周浩不知道在什麼哪裏,沒有貿然的站起來,他想等到眼睛可以適應黑暗的時候,看看周圍的情況再說,外一弄出什麼大的聲響就麻煩了。

所以,周浩只能在地上先往呼吸聲的位置爬去,他知道這肯定是納蘭玲瓏和方穎,果然沒爬兩步就摸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當下低聲問道“玲瓏?”

沒有回答,周浩心中奇怪,不甘心的又問道“方穎?”

這是才聽到方穎一聲噓的聲音傳了過來,難道有情況?周浩心中頓時一頓緊張,手裏不自覺的用上了力道。

周浩拿出了從車裏下來時,帶出的微光手電,這種手電能見度不高,一般用於車內查找一些東西的時候方便,正好派上用場,一片微弱的光線照出了方穎的面孔。周浩用嘴型表達了一個–怎麼回事。

方穎低聲說道,外面好像有人!

“你確定嗎?”

方穎搖了搖頭,這只是她剛纔傳送過來的時候,聽到了一些異樣的響動,等自己想再聽的時候,就沒有了任何的聲音。

“哦!”周浩聽完點了點頭,然後用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納蘭玲瓏。“她不適應傳送,昏了過去。”

不過讓周浩納悶的是,納蘭玲瓏的上衣怎麼這麼凌亂,特別是胸部的位置,好像被什麼東西抓過一樣!

我去!周浩剛想到這,一張老臉趁着燈光的照應,黑裏透紅,渾身冒着熱氣。這讓旁邊身負冰系異能的方穎敏銳的感受到了,向着周浩投來了問詢的目光。

“你不舒服.”

“咳,沒有,剛纔聽你說外面可能有人,心裏緊張了一下。沒事,沒事,等等就好了!”周浩心說這能承認,腦袋趕忙搖頭。好在自己機制。

方穎又看了周浩兩眼,見確實不想有病的樣子,也就沒多想其他。

周浩見方穎把注意力又轉移到了納蘭玲瓏的身上,周浩這才舒了一口氣。連忙起身,躡手躡腳的來到不遠處的牆邊處,側耳向外面聽着,足足聽了十來分鐘吧,確定沒什麼動靜,只有幾隻烏鴉大晚上的聒噪,讓人心裏聽着發毛。

周浩心說,這納蘭散人,家安在這地方,也不怕鬧鬼!

四處大體又轉了轉,佈置上跟Z市傳送點差不多,只是多了一排書架和一張桌子,上面佈滿的一層薄薄的灰塵。到是出口,周浩摸了半天牆都沒有找到疑似機關的地方。

看來只有等納蘭玲瓏告訴自己答案了。

不多時,納蘭玲瓏就醒過來了,手在自己的胸上摸了摸,嘴裏還嘀咕着這夢怎麼這麼真實,到現在還有點疼。

周浩一聽到這就知道要壞菜,急忙扶起納蘭玲瓏,說道:“你可醒了,你家的機關在什麼地方,我找了半天沒找到!”

說起自己家的機關,納蘭玲瓏成功的轉移了自己剛纔的疑問,笑道;“那是當然,我哥可是天才,一般人根本想不到!”

帶着周浩跟方穎來到那個書桌旁,一直這個書桌“諾,就是這裏,周浩哥哥,你把這個桌子搬開。”

周浩也想沒其他,兩隻手抓住桌子的兩邊,正要擡起來,可是剛一用力,就感覺不對,這桌子並不是像平常的實木傢俱,太沉了!

看着周浩吃癟,納蘭玲瓏心裏暗暗笑了,讓你耍流氓,這麼用力。


原來,納蘭玲瓏早已從周浩不自然的表情中猜出來了,抓自己的那個鹹豬手就是周浩。不過方穎在場,自己也不能挑明,只是自己不但不生氣,還有點小高興,這當然只有納蘭玲瓏自己心裏明白,神情上沒有漏出一點來。

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終於把桌子挪開了,納蘭玲瓏讓周浩用桌子的兩個桌子腿放在剛纔原來書桌前面兩個桌腿留下痕跡的位置,周浩一聽,瞬間就翻起了白眼,心說你倒是一次性把話說完啊,讓我費這麼大勁移開再搬回去,你想累死我。

不過在這種時候,周浩也不能跟納蘭玲瓏一較長短,只能乖乖照做,剛一對齊兩個點的時候,就聽到旁邊的書架動了,向外像門一樣敞開了一個通道。

“怎麼樣!我哥不一般吧!”好像是炫耀自己成功一樣,納蘭玲瓏率走了進去。

“恩,是不一般,這腦袋不知道咋長的,確實不一般!”周浩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被困在NCB地牢的納蘭散人,沒來由的打了兩個噴嚏,心說這裏環境真差,都把我凍感冒了,明天找看守說說,能不能給我加牀被子,他們不能虐待俘虜啊!

。。。。。。。。。。。。。

這條通道也就十幾米的樣子,很快幾個人就從另外一個機關處走了出來。周浩定睛一看,這是一間臥室,只是這個臥室非常的凌亂,看樣子讓人搜查過。好在沒有發現暗道的機關。

三個人屏住呼吸,從臥室裏走出來,來到了周浩熟悉的客廳,想起前段時間自己還跟文華等人剛認識納蘭兄妹的情景,這纔多久,這裏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也不知道散人兄弟怎麼樣了。

也許三個人抱有同樣的想法吧,場面突然冷了下來,每個人都沒什麼心情說話,仔細檢查了屋子的各個角落,確定沒有其他人以後,看來敵人已經放棄這裏,於是各自找了一個位置,休息去了。

周浩,守在大廳的門口,縮在旁邊的沙發上,擡着頭忘着天花板,他想了很多事情,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隊友,想到了自己進入NCB所發生的一切,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直到漸漸的睡了過去,這是這麼久以來,周浩第一次感到安全感的地方。也許這裏,這座城市曾經有自己一同戰鬥同伴吧。 這一覺讓睡到了早上十點多,刺眼的陽光從窗戶射了進來,打在了周浩臉上,周浩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

糟糕,要遲到了!嘴裏還唸叨:“媽,怎麼不叫我,又要讓老師罰我了!”

急忙從沙發上弾了起來,結果忘了這是沙發,周浩直接摔在了地上,這纔想起來,自己這是在納蘭散人的住處。

嘆了口氣,這要是還在學校那該多好,就算是每天被班主任柳夢依責罰,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對了!班主任!


我怎麼把這件事忘了!柳夢依,方穎的姐姐,周浩的班主任,柳家大小姐,異能家族跟她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周浩從地上爬起來,腳上的鞋子也沒有顧得上穿,光着腳就匆忙向方穎休息的地方跑去。到不是他們大意,只是男女有別,加上這麼長時間貼身的衣物都沒有換洗,所以方穎和納蘭玲瓏選擇了離周浩不遠的一處客房。

來到門前,周浩敲了敲門,開門的正是方穎,她們兩個人很早就已經起來了,簡單了收拾了一下,納蘭玲瓏找了幾件自己曾經的衣服給方穎換上,她們兩人的身高體型都相差無多,所以衣服也是非常合體的,只是兩個人穿衣的喜好不同,到是讓站在門外的周浩眼前一亮,方穎此刻穿着一件藍色公主裙,讓這位曾經的冰霜女王更加的相得益彰。

還沒來得急仔細欣賞一番,便聽到方頤開口問道;“有什麼事嗎?”

“哦,我想到一個人,也許可以幫的上我們!”周浩只能暫時收回目光,正色的說道。

“你說的是誰?”

“你姐姐,我們的班主任柳夢依!如果。。。”

還沒等周浩繼續說下去,就被方穎一句不行打斷了。周浩頓時一愣,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說下去了。

方穎嘆了口氣。

“你又不是不知道,夢依姐好不容易脫離了異能家族,我們不能把她牽扯進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樣做有多危險,夢依姐她完全就是個普通人!”

但是周浩不甘心放棄眼下唯一能幫到他們的一條線,就在方穎準備關門的時候,周浩用腳抵住了門框。

“你好好想想暗殺星控制了這麼多異能家族,現在NCB也在他們手裏,他們爲什麼還不停手!還要對我們窮追猛打,這裏面肯定隱藏着巨大的祕密,如果我們再不做點什麼,讓他們得逞,在這樣的組織管理下世界,誰又能獨善其身!我們又怎麼對的起死去的那些戰友!”

周浩說道這裏,已經近乎低聲的嘶吼!

兩個人就在門前門後這樣站着,沉寂了很久,最終方穎做出了讓步,不過,她提出了兩個條件。

第一,不能讓柳夢依去做危險的事情。

第二,只能問詢她所知道的,不可以讓她主動調查任何事情。

周浩感覺的出這是方穎答應下來的底線,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去學校找柳夢依目標太大,他們只能等到學生放學,柳夢依回家途中去找她。

爲了不讓人認出來,周浩三個人喬裝改扮了一番,準備好一切後,就提前出了門。

納蘭兄妹家雖然處在有錢人的別墅區裏,不過選址的時候確是一處很偏僻的地方,走了很長時間纔打到一輛車。

告訴司機大體位置,很快就來到了柳夢依下班回家的必經之路。對了下時間,這個點正好。

果然沒等多久,遠處拐角處出現了柳夢依的身影,三個人正要走上去的時候,周浩突然看到兩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也從拐角處出現!

柳夢依也被監視了!

周浩趕忙伸手攔住身後的兩人,低聲說道;“等等,柳夢依被人跟蹤!”

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柳夢依,周浩心裏飛快的盤算着,時間不能在拖了,先得聯繫上柳夢依再說。

低聲對方穎和納蘭玲瓏數道;“你們幫我拖住前面兩人的注意力,幫我爭取點時間。”

這時候兩個人心裏都有疑惑,不過現在不是討論的時候,繞過周浩身邊,用薄紗把自己蒙了起來,徑直向兩個黑衣人走去。


周浩這邊則是顫顫巍巍的向着柳夢依走了過來,當兩人快要交叉錯過的時候,周浩用肩膀觸碰了柳夢依一下,隨即摔倒在地。

“哎呦,可摔死我了!”周浩用沙啞的聲音喊道。

柳夢依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感覺到自己撞到人了,這纔回過神,就見一個老頭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一條腿。

柳夢依趕忙蹲下,一個勁的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就在不遠處的方穎兩人看到周浩有所行動,也趕忙走向黑衣人,詢問起博物館怎麼走。

黑衣人看到柳夢依撞到個老頭,這不在他們的職責範圍內,所以也在遠方聽了下來。

周浩抓住這個機會,用很低的聲音說道:“柳老師,是我,周浩。”

柳夢依猛然一驚,不過很快就穩定了下來,“這段時間你跑什麼地方去了,現在回這裏太危險了!”

“你都知道了?柳老師,你知道我父母怎麼樣了?”周浩知道時間緊迫,但是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希望能從柳夢依這裏找到答案。

“他們暫時沒有事情,只是被NCB的人限制了人身自由。”

“誰幹的!”周浩一聽,怒火中燒,他們都只是普通人,爲什麼要對付他們。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有東西給你,記住學校儲物櫃68號,密碼是758648,裏面有文華給你的東西!”

說完,爲了不讓黑衣人起疑,柳夢依提高音量說道;“大爺對不起,您沒事的話,我扶你起來吧!”說着,就攙扶着周浩站了起來。

做完這些,柳夢依深深了看了一眼周浩,頭也不回的走了。看着柳夢依要離開,黑衣人趕忙甩開方穎她們,繼續跟在柳夢依的後面。


周浩皺着眉頭,心裏想着文華到底留給自己什麼東西?

他現在又在什麼地方! 看着黑衣人走遠後,方穎和納蘭玲瓏這才向着走好走了過來,正要問什麼的時候。

周浩伸出手擺了擺,接着道:“我們回去說。”

。。。。。

回到別墅,周浩就把情況跟方穎兩人說了一遍,不過自己父母的那一段他有意的刪減掉了。他怕方穎聽到後會多想,方穎自己的家裏同樣發生了很嚴重的變故,上次聽到自己爺爺方龍去世的消息,已經讓她很受打擊了,周浩真怕提起“家”這個字眼,讓方穎做出什麼傻事來!

“你是說文華給你留下東西,讓夢依姐保存着?知道是什麼嗎?”方穎也奇怪的問道。

如果文華現在還在四處活動,他爲什麼不聯繫他們,他又是怎麼知道他們三人逃脫了出來!更加讓他們意外的是他們回到這個城市也是臨時做的決定!

周浩苦笑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當時時間緊迫,很明顯柳夢依也是知道自己一直被人監視,她只告訴了我這些。”

想到當時柳夢依的神情,周浩可以肯定柳夢依還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不過沒有時間細聊,當下最主要的就是看看文華留給自己的東西,其他的事情,以後在想辦法。

“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拿到文華放在柳夢依那裏的東西,相信這些東西會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要不然柳夢依也不會單挑這個事情告訴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