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

他能不信任嗎?

不拉攏住你,托亞怎麼會把選票給他?

至於說,有案底還能當警官?

人保留地的自治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157】托亞的一百萬(四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孽畜,你……你竟然敢殺了我張家的天才!?」

張家族長臉色陰沉,一臉大怒地看着台上的黑皇,張天方可是他們張家花了大氣力才救出來的天才,整個張家可都是將他視為重新崛起的希望,但是如今,區區一條小黑狗竟然將他們張家的天才如此羞辱,這讓他如何能夠忍受?

此刻,不單是張家族長,所有的張家弟子都是怒氣騰騰地盯着黑皇。

對此,黑皇毫不在意,只是瞥了他們一眼,「你們瞪什麼瞪,不服的,可以上來同我大戰,不過狗爺看你們這群慫蛋,沒人敢上來吧?」

聞言,他們雖然心中極為氣憤,不過也是不氣不敢喘,畢竟那隻大黑狗的實力,連張天方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們上去不也是送死嗎,

這般一想之後,所有的張家弟子都是微微退了幾步,然後低下了頭。

看到這一幕的黑皇,頓時大笑道:「哈哈,真是笑死狗爺了,沒想到張家的人還真是一群慫蛋啊。」

在黑皇說完之後,張家族長被氣得臉色鐵青,「你這孽畜……」

見狀,王青海淡淡說道:「張家族長不必動怒,我們這就將他打死煲湯。」

黑皇吐著寒氣說道:「你們王家也要來送人頭嗎?」

「轟!」

隨着一道劇烈的響動傳開,只見一個虎背雄腰的王家弟子登上了武鬥台。

這人身材健碩,一身古銅色的皮膚,在淡淡的陽光下,透出線條分明的肌肉線條。

「這位是……王南!」

「王家那個掌握四階武技的天才?」

「這小子是天賦異稟,掌握四階武技之後戰力更為滔天,聽說他還可以越階戰鬥!」

看到台上的王南之後,周圍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轟!」

王南露出一道冷笑,,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全身氣息猛地上漲,全然一副高手下山的氣勢。

剎那間,他便將張天方頭上的黑皇打了下來。

接着,這兩位先天武者都是虎視眈眈地盯着李長青。

一邊是張家的天才,一邊是王家的天才,場上的局勢瞬間被扭轉,眨眼間,李長青便是陷入了兩大天才的圍攻當中。

與此同時,王南面露寒光,就好像已經將李長青制服一般,不可一世的說道:

「李長青,我念你有些天賦,現在你若是乖乖投降,然後投入我王家門下,或許,我可以留你一命!」

說話的時候,王南一步步逼近李長青。

這裏的人,除了之前被李長青殺掉的三位先天武者和黑皇殺掉的一位先天,這裏的先天武者還剩下九人,這當中能成為佼佼者,恐怕也就兩三個,至於剩下的後天武者,即便人數再多,那也根本對李長青構不成威脅。

就這百十來號人,也想讓一位神王人物投降,未免太可笑了吧,

前世的李長青,即便是面對萬軍壓境都是面不改色,更不用說這區區百人武者了。

李長青沒有看向王南,而是瞥了黑皇一眼,「你們哪裏來的自信,能夠與我動手?」

這意思已經很明顯,那就是你連我的狗都沒有打贏,竟然開始想着讓我投降了,是不是太可笑了。

被李長青無視的王南瞬間大怒,「我自然會將那畜生收拾了,然後再來對付你,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你這小命,便是留不得了。」

與此同時,王家當中,一個綠衣女子看着台上的李長青,心中莫名地揪心了起來,

「你怎麼這般不識好歹,若是趁此機會歸順了王家,日後必有一番前途,你的天賦都差點被李家埋沒,你為何還甘願蝸居在李家?」

「哎,只盼他能夠撐住那兩人的攻擊,待我上場的時候,在假勢將他擒住,然後求着族長再給他一次機會了。」

「這個傻子難道道現在還看不清我們王家是必定要剷除李家的人,他若執意如此,我該如何救他?」

這名女子名叫王雪,小時候是李長青關係極好的玩伴,不過長大之後由於李長青太過耀眼,她便慢慢和李長青越走越遠,不過心中的情誼卻是越埋越深……

李長青前世的時候,痴迷武道,並不知道在背後還有這麼一個女孩。

在王雪說完之後,李長青向她投去一道笑容。

看到李長青的目光,王雪心中一緊,該不會是被這小子給聽到了吧?

不會的,離著這麼遠呢,

『你若是聽到了,那就趕緊向王家服軟啊,我可不想真的跟你兵刃相見。』

李長青感知力強大,王雪的聲音他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

當下,他也是不由得感嘆了起來,沒想到青城當中還有人關心我,

看來我前世錯過太多了,今生我要好好感悟一番。

『小妮子,你既然如此為我,便許你一世平安。』

「你的依仗,不就是眼前的這隻大黑狗嗎,你該不會覺得以我們兩位先天之力,拿不下它?」

聞言,李長青並沒有說話。

看着沉默的李長青,王南大笑了起來:「待我們收拾了這死禿狗,看你還能不能這般淡定。」

在他說完之後,張天方便很是默契地朝着黑皇圍攻而去。

「孽畜,你先前可是把握捉弄得好慘,這下,我看你還能翻出什麼大浪!」

與此同時,王南也頓時就沖了上去,

兩位先天猛地出手,只為拿下黑皇。

而台下的王家弟子看着李長青,彷彿都已經看到了他被擒住,然後鬼·跪地求饒的場面,

兩位先天強者出手,拿下李長青不在話下!

「哎!」這時,台下的王雪一臉焦急地看着台上的情況。

被兩位先天武者圍攻,他怎麼還能這麼淡定?

在她看來,如此情形之下,即便是王家的王天宏也不敢這麼淡定吧?

李長青雖然厲害,但還能比他們王家的第一天驕還厲害不成?

『你你到真是打算就靠這麼一直靈獸嗎?這般的靈獸,在兩位先天武者面前,完全不夠看啊,

你若是還有底牌的話,那就趕緊使出來吧,不然還沒等到我上場你就死了啊。』

王雪的心中非常緊張了起來。 可是,面對顧斌的求饒,陳明並沒有理會他。

「黑靈芝二兩,芍藥花三兩……」

陳明念了一堆藥材的名字,顧斌和店員們都不知道是因為什麼,面面相覷。

「這些全部都給我包起來。」

說完之後,顧斌和店員們才知道是怎麼個回事,原來陳明來這裏,就是買葯的。

陳明說的這些葯,雖然說比較珍貴稀少,但是這個店鋪是周圍這一片最大的店鋪,陳明所說的藥材,這裏都是有的。

此時的店員有些發懵,都不敢輕舉妄動,等待着顧斌的指示。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幫這個老闆把他要的東西包起來。」

顧斌朝着旁邊的店員,怒吼了一聲,店員得到指示之後,趕緊去幫陳明尋找這些藥材,然後一一將其包起來。

很快,顧斌所需要的藥材便全部被店員找到,並且包的整整齊齊。

「老……老闆……」

將所有的藥材包好之後,店員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們的一切指令,都要聽從顧老闆的。

「大俠,你要的東西都給你包好了,你看……」

顧斌在一旁,顫抖著雙腿,甚至連說話,都顫顫巍巍結結巴巴。

此時他面對的陳明,就如同是死神一般,他現在很擔心,陳明能要了他的命。

畢竟,現在再也沒有人能夠幫助他了,即使是叫人的話,陳明也能在人到達之前,將其收拾。

「一共多少錢?」

儘管陳明來這裏鬧了那麼大的事,而且還將顧斌以及其他人打傷,但是陳明還是詢問了一下藥材的價格,畢竟一碼歸一碼,自己本來就是來買葯的,藥材的錢還是要給的。

「不用了……沒多少錢。」

此時的顧老闆,哪裏敢要,就算是陳明把錢扔到他那裏,他都不敢接。

陳明搖了搖頭,便隨便掏了幾千塊錢扔到櫃枱之上,然後拿上包好的葯,便打算離開。

這些葯雖然說珍貴,但是陳明買的並不多,這幾千塊錢,也算是綽綽有餘了。

「就這樣放過他了?」

在一旁的小柳子,以為這件事情陳明就此作罷,她還想多玩一會兒,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多見。

「你少廢話。」

陳明白了小柳子一眼,小柳子縮了縮腦袋,吐了一口*。

隨後,陳明便扶著老人,另一隻手牽着小柳子,便離開了這家藥材鋪。

陳明離開之後,顧斌看着他的背影,一言不發。等到陳明徹底消失在他的視野之中之後,他才四處張望了自己的店鋪。

現在的店鋪損懷已經非常嚴重了,反正是不可能繼續營業,這下顧斌的損失,也可算是不小。

尤其是另一家店鋪老闆帶人前來,十幾個人在店鋪裏面和陳明開戰,屬實是弄壞了不少東西。

「顧……顧老闆。」

另一家藥材鋪的老闆,見陳明離開之後,更是嚇得不行。

要知道,他本來來這裏就是為了找陳明麻煩,看到陳明和顧斌起了矛盾,他還想在顧斌的面前出一出風頭,可是他不曾想到,竟然被陳明打的那麼慘,而且還把顧斌的藥材鋪弄成這樣。

「沒用的東西。」

顧斌白了他一眼之後,沒有給他好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