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我們畢竟還當過兄弟!”莫凡說完,背後血翼展開,血腥的氣息頓時充滿全場,而莫凡的身子也是拔地而起,血色的光芒頓時鋪天蓋地。

“我一直都是在逃避,在投機耍滑,今天我就堂堂正正的戰鬥一場,我要世人都記住我莫凡,我是修羅!”莫凡的聲音洪亮之極,那王者的氣息震懾全場。

“聖菲,你騙我的東西,我會全部拿回來的,冰晶醉花蕊和土沉葉香應該還沒有消化吧?這樣的靈藥你們是無福消受的,全部還回來吧?”莫凡一聲大喝,血翼拍打,那血色的身影便是如同夢幻般的追上了聖菲! 血色的光芒直衝天際,整個天地都被血腥之味瀰漫,莫凡的身影化爲紅芒,聖菲一時竟然沒有反應過來。當雙眼的紅色越發的逼近之時,聖菲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

“閃開!”一聲大喝將聖菲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身形閃過,莫凡就感覺眼前暗影一閃,面前呆立的聖菲竟然消失不見,當莫凡再次鎖定聖菲之時,聖菲已經在千米之外,而就出聖菲正是他的爺爺卡爾斯。

“你上當了!”卡爾斯退下,莫凡的嘴角露出笑容,而卡爾斯也是一愣。

亞諾和綠瑩被莫凡救下後還沒有什麼機會離開,而武座強者是能夠掌握一方天地的,莫凡只有在其沒有注意的情況下,才能夠帶有他們。

血分身飄然出現在亞諾和綠瑩的眼前,在亞諾和綠瑩焦急的眼神下,瞬間將其收進了血紋空間內。

“糟糕!”卡爾斯一聲怒喝,身形瞬間化爲虛無。


莫凡看到後神情凝重,他捕捉不到卡爾斯的影子,所以他的目標還是聖菲,武座強者的能耐不是他所能揣測的。

手中握緊金箍棒,血紋運轉,整個棒子被紅色籠罩。

“一去不返!”莫凡一聲大喝,金箍棒頓時化爲血芒衝向聖菲,那紅光如同一條嗜血的毒蛇,聖菲武尊的實力竟然沒有一絲辦法。

轟……

莫凡預料的不差,卡爾斯的身形再次出現在聖菲的面前,而趁着這個當,莫凡的血分身已經遁走。

“小子,你今天就留下來吧!”卡爾斯大怒,自己堂堂武座強者竟然被一後輩戲弄,虧自己當時放出豪言,保證孫子安然無恙,正是因爲自己的孤傲,這次給了對方可趁之機。

“我沒想走,我知道武座強者很強,可是那又怎樣?很了不起嗎?不就是比我多活了幾年,我要是有你那年紀,早就成神了!”莫凡無所顧忌的說道,不過莫凡說的也是事實。

可是這話在卡爾斯的耳中就相當的難聽了,這個大陸纔多少武座強者?聖域更是沒有一個,自己堂堂武座強者到哪裏不被人尊敬,可是竟然被其說的一無所是。

“小子,你這是找死。天地囚籠!”卡爾斯喝道,頓時天地能量變得凝重起來,而莫凡的身子也是被定在空中。

轟……

還沒有看到人影,可是一個紫色的拳頭已經出現在莫凡的面前。一聲悶響,莫凡的身子頓時倒飛而出,而一陣骨頭的碎裂聲也是傳了出來。

“哼,身子還挺結實,不過在我面前依舊不夠看,即使是坐山我也能夠將其打的粉碎!”卡爾斯看到莫凡並沒有腦袋崩裂,再次欺身而上。

“老傢伙你真是老了,要是我,一拳就能夠將你孫子的腦袋打的爆炸開來,你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莫凡嘴角已經血肉模糊,牙齒也是崩碎了大半。

“哼,看我打碎你的嘴巴,看你還怎麼說話?”卡爾斯怒極,一拳打向莫凡的嘴角。

噗……

鮮血噴射,斷齒紛飛,莫凡的臉骨都是被打的變了形狀。

“啊,啊,啊……小子,看我打碎你的身體!”卡爾斯怒了,因爲他看到莫凡的嘴角還在蠕動,雖然有些變形,可是他還是看出了那個意思。

“廢物!”是的,就是這樣一個詞語,這讓武座強者如何忍受?

砰,砰,砰……

接連不斷的打擊如同暴風雨般襲向了莫凡,可是莫凡的身子還是沒有崩潰,血霧在其四周不斷的聚攏,那被打碎的身子竟然慢慢的癒合,任憑卡爾斯如何的攻擊,可是莫凡的身子還是沒有要崩潰的跡象。

“老傢伙,你真的沒用了啊,都一隻腳踏進棺材板了還出來折騰什麼啊?”經過一段時間的癒合,莫凡的嘴裏已經長出了牙齒,臉上的傷竟然出奇般的痊癒了。

“臭小子,你真是找死!”卡爾斯瘋了,自己武座強者,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鄙視,偏偏自己還不能夠回絕什麼?自己就是連區區武尊強者都沒有拿下,這對一個巔峯強者來說是多麼丟臉的事啊!

“不用費勁了,你不行的,哈哈哈哈……”莫凡大聲喝道,同時身上的血霧更加的濃郁。

“我叫你笑,真是氣死老夫了!”卡爾斯的頭髮爆炸開來,紫色的光芒籠罩全身,天空頓時出現了一個紫色的太陽,奪目耀眼。

砰,砰,砰……

莫凡的身子在卡爾斯的攻擊下一度出現了衆多的血洞,可是血霧籠罩,那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

“呵呵呵,這裏似乎沒有什麼人了吧?”莫凡突然詭異一笑,說道。

聽到莫凡的話,卡爾斯也是一愣,看着對面這個少年的笑容,他的心裏突然升起了一股危險感,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啊?

“修羅地獄!”莫凡嘴角艱難的念出了這幾個字眼,頓時天地變紅,如同世界末日般的色彩充滿天地,這是地獄的紅,死亡的徵兆。

“快退……”卡爾斯大喝道,因爲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生機竟然在慢慢消逝,自己武座強者尚且如此,那其他人還能好的了?

不過這似乎已經有些遲了,在其大喝之後,他就驚恐的看到,自己的孫子聖菲竟然已經衰老,幾絲白髮也是在風中飄灑出來。

“你這傢伙,封魔咒!”卡爾斯頓時大急,自己可就這一個孫子,於是也不管不顧,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的符咒,那符咒一出,竟然連莫凡的修羅地獄都是停頓了半晌。

黑色的霧氣在這個紅色的空間中強勢衝出,莫凡感覺到了腐蝕的氣息,這是一種邪惡的能量,而莫凡也從這份能量中感覺到了危機。

“哼哼,小子,你肉體古怪,可是我就不信你的靈魂也是不死不滅!”卡爾斯在拿出這張符咒後,臉上竟然多出了幾分邪惡的味道,沒有了先前強者的氣勢。

莫凡沒有說話,因爲他卻是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早顫動,這讓他感覺到恐懼,肉體的破碎他不在乎,可是靈魂上自己沒什麼特殊的。

不過吃驚的還在後面,那符咒慢慢旋轉過後,黑色的能量頓時衝破這片空間,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痕,而在這個裂痕出現後,莫凡感覺到自己的靈魂瞬間衝出了自己的身體,被那裂痕吞噬! 幽暗的環境內,莫凡悠悠轉醒,不過他看到的卻不是原來的世界了。

漆黑的天空沒有一絲別的色彩,天空中偶爾還出現幾個碩大的洞穴,就彷彿空間塌陷一般,可是莫凡知道,這根本不是空間塌陷,那洞穴的周圍沒有裂痕,就好像是山體上出現的山洞一般。

“又穿越了?”這是莫凡的第一反應,畢竟自己也有過經驗了,而且自己確實是死亡了。

可是當他看到自己身上的血紋之時,他知道自己並沒有穿越,而是到了另外了一個空間,在被吸進裂痕之時,莫凡就已經將焚天和亞諾他們從血紋空間中釋放了出去,所以也不能夠從其他人那裏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靈魂不滅,身體自然能夠重生,這是莫凡的優勢,所以在莫凡昏迷這段時間,他的身體也是已經恢復。


周圍盡是黑色的物件,黑色的石頭,黑色的泥土,不過竟然沒有一絲植物,到處都是光禿禿的,顯得格外的幽暗。

“該往哪裏去呢?”莫凡愁了,一眼望都是山石,他都不敢確定,這裏到底有沒有人類的存在,或者說到底有沒有活物的存在。

不過還好,莫凡雖然沒有遇到什麼人類,可是還是遇到了活物,這讓莫凡多少有了點安慰,不過這活物有點大了,大到莫凡剛還以爲是座大山。

這可以說是怪物了,這怪物也是渾身漆黑,整個身體很是粗糙,最重要的是,它身體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相當的詭異,竟然與這空間一般的氣息。

這也就難怪莫凡將其當做大山,畢竟活物的身體都是要散發能量的,可是這傢伙冰冷異常,在加上與空間一致的氣息,這換了誰也分辨不出來。

不過現在的莫凡有危險了,因爲沒有活物的氣息,莫凡並沒有感覺到它的強大,個頭大在武者的眼裏是沒用的,於是莫凡衝了上去。

可是剛一接觸莫凡的臉色就變了,一股子怪力傳來,竟然連莫凡這樣的身體都是徹底的崩潰。

“難道是傳說中的聖域?”莫凡大吃一驚,武座強者他已經見識過了,即使其使用了鬥氣,都是不能將自己的身體打的崩潰,可是這怪物竟然只用了一拳。

不過還好,在這個詭異的空間,莫凡的身體竟然恢復的相當的快,當身體恢復的時候,莫凡瞬間逃逸,這根本不是他能夠對抗的存在。

血影閃過,莫凡的身影出現在千米之外,他不敢離得太近,可是這又是他見到的唯一的活物,他想要知道,這個空間是不是隻有這種生物,甚至只有這一個活物。

就這樣,莫凡一直生活在那怪物的附近,那怪物並不是好動的生物,十天的還見也沒有離開太大的範圍,更多的時候是在睡覺,莫凡準備離開了。

然而在其正準備離開時,他感到了幾股氣息,當感應到這種氣息時,他激動了,人類,竟然是人類的氣息,雖然與正常人類的氣息不大相同,可是確實是人類的氣息。

順着氣息前進,莫凡的心越發的激動,有點熱淚盈眶的感覺,終於,莫凡看到這裏的人類,果然是人類的面孔,雖然皮膚也是相當的黑,黑得有些詭異,可是那真的是人影啊!

唰……

然而在莫凡還沒有反應過來時,莫凡眼前一花,就看到那幾個人影竟然已經將自己包圍了起來。

“你們要幹什麼?”莫凡收服了激動的心情,他感覺到這幾個人的意圖相當的不友善。

“嘎嘎,小子,你是哪個宗門的嫡系子弟吧?將身上的食物交出來,不然會讓你難受的!”那幾個黑人手裏拿着幾把骨質的刀刃,威脅莫凡說道。


“食物?”莫凡感覺到很詫異,這裏是怎麼回事?不要錢財什麼的,竟然只要食物,這是怎麼回事?

“小子,別愣着,我們都是被折磨慣了的人了,可是你不一樣啊,你應該沒有嘗過那種滋味吧?”黑人舔着嘴巴,說道。

“什麼滋味?”莫凡很詫異。

“果然,像你這種大家的少爺又怎麼可能瞭解我們底層人民的痛苦,小子,你認命吧!即使得不到食物,能夠折磨一番你這樣的少爺,也是不枉我們冒險這一次了!”那幾個黑人同時發出幾聲怪叫。

“竟然遇到了變態?”莫凡心裏冒出了這樣的念頭,竟然以折磨自己爲驕傲,這裏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哈哈,看來這小子還是個不懂世故的傻子啊,應該是自己一個人偷跑出來的,兄弟們,咱們教導他一番吧!”

“好的很啊,看到這樣的少爺,我心裏就很不舒服,孃的!”

唰,唰,唰……

幾道破空聲出來,莫凡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身上竟然已經多出了數道傷口,鮮血滴落地面。

“孃的,竟然還是紅色的血液,這小子竟然是紅色的血液,兄弟們,咱們真是運氣好啊,竟然遇到了紅色血液,多麼令人懷念的顏色啊,快點染滿大地吧,我真是受夠了!”那人竟然再次發出歇斯底里的叫聲,而莫凡身上的傷口也是再次多了起來。

吼……

在那幾個人正興奮之時,天地間響起一聲獸叫,當那幾個黑人在聽到這聲獸叫後,那瘋狂的臉色終於發生了變化。

“幽,竟然是幽,快走!”

那幾個人來的快,走的也快,莫凡還在吃驚之中,那幾個人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就連氣息都感覺不到。

“幽,什麼是幽?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啊?”莫凡身上的傷口已經痊癒了,可是他的心迷茫起來了,這似乎是個瘋狂的世界。

轟,轟,轟……

在莫凡瀰漫之際,他的身後頓時感覺到了幾分震動,莫凡回頭看去,可是令他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那個一拳將他身體打的崩潰的怪物,竟然被吃了,被那個霧氣籠罩的存在吃掉了。

“那就是幽嗎?竟然連聖域存在都是不堪一擊,是神嗎?”莫凡很吃驚,可是他腳下的動作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瞬間便是消失在原地。 在莫凡逃離之時,他的心中充滿了希望,因爲從那些變態人的嘴中,他聽到了一個消息,這個世界是有人的,而且不少。

三天的時間莫凡一直在山石間前進,在其快要絕望之時,終於一個巨大的的石城出現在視野中,那石城整個也是黑色,就像這個世界的顏色一般,遠遠望去就好像潛伏在地上的兇獸。

“終於要見到人了,這個世界竟然也有着人類,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生存的?”莫凡默默的想到,也是心中充滿了希望,不然怎麼會產生這樣的想法。

走進城市,莫凡明顯感覺到了幾分怪異,這裏的人太怪異了,沒有一絲的活力,而且城市的外圍竟然圍着衆多的人類,這些人類的狀態更是糟糕,麻木都不足以形容。

“這位大哥,你們怎麼不進城啊?”莫凡拉住一個看起來相對正常的人類,問道。

“你這樣的少爺怎麼會明白我們這樣的人,哼,滾過去!”那人毫不客氣,一拳將莫凡打的飛了出去。

莫凡大吃一驚,沒想到隨便拉住一個人竟然都是武座級別的強者,這拳頭的力道絕對比得上卡爾斯了。

在莫凡非出去之時,衆人也是發現了這裏的變故,可是沒有絲毫的詫異,好像這很正常一般,甚至還有幾個人躍躍欲試,想要上前發憤,彷彿莫凡和他們有什麼大仇一般。

“孃的,這裏的人都是怎麼回事?自己招誰惹誰了?”莫凡從嘴中吐出幾口鮮血,罵道。

可是當他的血液落到地上時,周圍人的眼神立刻就變了,頓時引起了巨大的騷亂。

“紅色,天啊,竟然是紅色的血液,這世上真的還有紅色的血液嗎?”


“神靈啊,我終於又看到這種顏色了,多麼的令人懷念啊!”

“果然是大宗們的子弟,真是令人氣憤!”


……

衆人七嘴八舌,說的莫凡都是頭腦發麻,幸好在這時,一個人推開衆人,走了過來,而莫凡也是鬆了一口氣。

跟着那人衝出人羣,這一路上都是讓莫凡心驚不已,這一路上最弱的竟然都是武宗,就連自己的力量都是不能夠衝過來,要不是前面那人形成域護着莫凡,莫凡絕對出不來。

“這個大哥,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還真出不來呢?”莫凡出來後,趕緊道謝。

“這不過是舉手之勞,不過我很奇怪,你這樣的少爺爲什麼獨自一個人出來呢?”那人轉過身後,盯着莫凡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