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是嗎?…”只見邢月一說後,手上五把匕首便同時出手,只見那匕首在雨中拖出幾道長長的殘影,刺破雨珠,向着他身後的幾人飛去,並穩穩的插在了他們的脖子處,帶着不甘的眼神,身體緩緩的向後倒去,最後在積滿水的地上,濺起了諸多的水花。

而在同一時間,邢月的身體已經快速的閃道丹利爾的身前,拳頭穿透雨水便狠狠的轟在對方小腹上,巨大的力道,讓得還沒反應過來的丹利爾,身體便快速的向後飛砸而去,最後在地上滑出道到水花。

“砰砰砰砰…..”

伴隨着丹利爾飛出之時,葉飛騎他們手中的槍在這一刻便也隨之響起。

邢月的動作,快如閃電,整個的行動都是一氣呵成,直到丹利爾在被砸在地上後,場上的人才反應過來。

槍聲過後,對方的人已經全部倒下,至於這些學生,此時滿臉都充滿了驚訝之色,而他們的眼睛裏,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便是崇拜,

槍聲對於此時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但是在看到邢月眨眼之間就能解決掉對方五個人,那是何等的妖孽,看着只對方只剩下了兩人,

只見此時學生已經開始騷動了起來,在有了一個人的帶頭後,其餘的人便開始也向着校園外跑去。

而遲帥、金仁彬幾人,便趁着混亂之際,將那些還掛在僱傭兵身上的槍支彈藥,在取下來一部分後,便向着教學樓跑去。

丹利爾在地上掙扎了一下後,忍着腹部的劇痛,便緩緩的爬了起來,看着周圍已經死去的同伴,他的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而在看到眼前用着那冰冷的眼神鎖着自己的教官時,他不由非常的混怒

他原本的計劃是,在解救了李**之後,在挾持一些學生,在街道、市區裏扔幾個**,而自己趁着混亂之際就可以逃跑,至於其他的人死活,對於他來說更不不算什麼,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事,在這個計劃中偏偏遇到了消失已久的教官,讓得自己全盤皆輸。

“你們來錯了地方。”邢月站在雨中,淡淡對着丹利爾說道。

“呵呵…是呀,我們來錯了地方,來到了不該有你的地方,哈哈….不過即使這樣,我也要拉一些人陪葬。”只見丹利爾在瘋狂的大笑後,便快速的從腰間扯下兩個**,

可是他的手在剛剛扯**,還沒來得及拉開保險的時候,邢月手中的槍已經準確無誤的點射在了他的眉頭中央,鮮血隨着雨水噴灑而出,手中的**也掉落在地,而他的雙眼裏,充滿了無盡的不甘之色,身體慢慢的向下倒去。

“啪….”

雨水向着四周濺起,鮮血此時依然的從他眉間的彈孔流出,很快便染滿了,他的腦袋四周。

邢月在淡淡的看了一眼丹利爾的屍體後,便看向了此時還一臉驚恐之色的,倒癱坐在地上的大治。

“我曾經對你們說過,如果到了天朝,不要傷害那些無辜的生命,可是你好像完全忘記了。”淡淡話從邢月的口中說出。

“教官..對不起,我在也沒有資格做您部下….”只見大治一臉痛苦的說完後,便拿起身邊的槍,對着自己的太陽穴就是一槍,結束了自己生命。

在所有的****死後,周伊、葉子珊等幾位女生,都來到了邢月的身邊,一臉擔心的望着邢月,沒有多餘的問候,只需要一個眼神,邢月就已經懂得。

“好了,我們已經安全了,我們走吧。”邢月對着幾人微微的一笑。

而在一旁的葉飛騎,此時也是滿臉震驚的看着邢月,腦海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校門外,謝震天,**飛、葉建輝、葉令,遲陽等各大巨頭,此時都依然站在雨中,離邢月進去的時間已有半個多小時了,在這期間沒有一個人踢出在一旁躲雨的想話,他們此刻都一臉焦急的等待着裏面結果。

然而就在他們真正焦急的等待中,砰砰砰…幾聲槍響,牽動了所有人的心,原本安靜只能聽到雨水聲的街道,在此刻便騷動了起來,因爲他們不知道着槍聲是何人所開,會不會是自己的孩子已經成爲了這槍聲下的亡魂了呢?此時的他們都不可知道。

而就這謝震天準備下令行動的時候,只見校門裏,涌出了大批的學校,一臉慌亂的拼命往外跑,適得這些準備前行的武警,立即停止了腳步,開始幫忙疏散人羣。

一些家長在見到自己的子女後,便跑上前,一把將其抱在懷中,眼裏不知覺得伴着雨水就留了下來,看着一家一家相聚,抱頭痛哭的場面,即使這些不善於用感情表達的軍人,在此時也不用動容。

最後當邢月一行出現在謝震天他們的眼裏時,大家才完全的放下來了,

只見謝震天在慢慢的走到了邢月的面前,身子一挺,右手一擡,一個標準的軍禮,就已經完成,而對於其他的軍人、武警、警察來說,此時不需要提醒,一個個都對着邢月行起了軍禮來。

看着對方給自己行了這裏大一個禮,他可不想出名,只見邢月在微微的一愣後,便對着謝震天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然後就準備離開。

“呵呵…邢月同學,我們是不是可以談一下。”見邢月準備離開,謝震天不由一臉微笑對其說道。 對於今天這起校園的恐怖事件,已被天朝**給強力的鎮壓了下來,各個媒體也被下了通告,如果敢報道出來,那被列入賣國之罪,一律嚴懲不貸。


而在經過這件事後,海川學院便提前放了個長假,一時間學校空無一人。

而此時的邢月已經換了一套乾爽的衣服,孤身一人坐在一個偌大的房間裏,桌上放着一杯正在冒着熱氣的極品普洱茶,

邢月已經來到這裏已經有快半個小時了,而且這茶水也已經是第三杯了,不過邢月並不着急,因爲他知道,現在外面的人已經忙暈了頭,一些善後的事,總是要人出面來解決。

在輕輕地的喝了一口茶水後,邢月不由微微自語道:“唉,這麼上好的普洱,就這麼讓我一個外行人給糟蹋了,還不如給我一杯白開水呢,呵呵….”

自語完後,邢月將茶杯慢慢的放了下來,然後掏出一根菸,在點上後,身體便向後面緩緩的靠了下去,只見邢月剛好將一更煙抽完的時候,房間的大門也被輕輕的打開來。

進門來的人,就只有謝震天一人,而此時他的臉上還掛着些許疲倦的面容,只見他在走進門來之後,不由震了震精神,然後一臉大笑的對着房間裏的邢月大聲說道:“哈哈….這次多虧了你,國家才換回了一場巨大的損失。”

“呵呵…身爲天朝人,能爲國家做點事,也不算什麼,只是到時不要判我一個殺人犯罪名就好了。”邢月起身來,一臉笑意的迴應着謝震天。

“哈哈…..這些該殺,我們不但不會判你罪,而且還要嘉獎你。”謝震天在走上前後,便大笑着拍着邢月的肩膀。

“哦….嘉獎我看就免了吧,我現在只想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覺。”對於謝震天說的嘉獎,邢月並不想要,如果到時在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一根繩子的話,那就會爲以後自己說做的事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畢竟一個**,一個是黑社會。

“哈哈…..難道你就不想聽聽,我們給你的是什麼樣的獎勵嗎?”看着邢月那極力推脫的表情,謝震天不由一臉大笑的對其誘惑道。

“呵呵….不想。”邢月在笑了一下後,便斬釘截鐵的說道。

“呵呵…教官就是教官呀,什麼事都會想那麼周到。”謝震天此時收起了大笑的臉龐,而是用着一雙凌厲的眼神,緊盯着眼前的邢月。

“呵呵….爲了活命,所以也不得不爲自己多想一下。”對於對方直接喊出自己教官的名字,邢月的眼中並無任何驚疑之色,如果作爲一個軍區的司令,還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個身份,那纔會讓得邢月另眼相看呢。

“你返回天朝,是有何目的。”謝震天見對方沒有否認,他也沒在說任何的客套話,而是神色一變,語氣也不由變的凌厲了起來。

“我說現在只想好好的讀書,你會信嗎?”迎着對方眼神,邢月淡淡的對其反問道。

“哦…好好讀書,只想好好讀書,那你爲何建立星月門。”謝震天在聽完邢月的話後,不由將語氣提高了不少。

“呵呵…我剛剛不是說過了,爲了活命,不得不爲自己想一做一些事情,不過您大可放心,我始終銘記着,自己是天朝人的這身份,通姦賣國之事,我是絕對不會做的。”邢月一臉的認真的對着謝震天說道。

在邢月說完話後,謝震天並沒有繼續的問下去,而是依然用自己凌厲的目光注視着邢月,

兩人誰都沒有在說過一句話,兩人就這麼對方着,一時間,偌大的房間裏,忽然就安靜了下來,只有那桌上的茶杯裏,還不斷的向外冒着熱氣。

半響過後。

“哈哈….古云那老頭果然沒看錯人,哈哈…..。”謝震天在和邢月對視了片刻後,收起來一臉的嚴厲之色後,便帶着欣賞之意的對着邢月大笑着說道。

“古爺爺?”邢月一臉疑惑的說道,

“哈哈…我和古云那老頭子是莫逆之交,剛剛那老頭打電話來,還讓我多加照顧你,哈哈….我看那傢伙盡是瞎操心。”

“呵呵…古爺爺還好嗎?”邢月嘴裏所說的古爺爺並不是其他人,邢月那中南海的紅本子就是對方所給。

“他現在一天在家,除了種種花,除除草之外,一天安逸的很啦。”謝震天一臉羨慕的說着。

“呵呵…”邢月看着謝震天那羨慕表情,他不由一臉微笑之意。

“不過邢月,我們給你獎勵,你也必須接受,對你以後在做事的時候,有一定的幫助。”謝震天在笑完之後,便一臉認真的對着邢月繼續開口說道。

“呃…..”邢月看着對方那認真的樣子,心裏一陣無語之感,這年頭,還有這樣給獎勵的嗎?

“國安局少尉的頭銜,不錯吧。”看着邢月那無語表情,謝震天一臉微笑的對其說道。

“國安局?少尉?”邢月疑問的看着對面的謝震天。

“對,就是少尉,不過你現在只是個掛名,沒有實權的,等以後你爲國家在立了功,你的位置依然可以往上升。”

呃…..,沒實權,有屁用呀!聽到謝震天說只是個掛名,更本沒實權,邢月不由在心裏狠狠的鄙視了一下對方。

“你可不要小瞧着掛名,到時你要辦什麼事,你就知道了,那是有多方便的啦。”謝震天像誘惑小孩一樣,對着邢月一臉笑意的解釋着。

“好,我接受你們的嘉獎。”邢月對着謝震天微微一笑道,而他的心裏此時卻在想,有個掛名也不錯,既然你說以後好辦事,那到時我就調動警局,直接將天鷹幫的老窩給一鍋端了。

“嗯,至於你星月門哪裏,上面已經交代了,只要不錯出對國家有害的事情,你就放手去做,黑道那邊也是該好好的統一管理一下了。”謝震天在說道這裏時,臉色不由一變,一抹寒光在眼中一閃而過。

“呵呵….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在得到**的支持後,邢月臉上掛起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嗯…這是你的證件。”謝震天說着,便從懷裏拿出了一個紅本,並遞給了邢月。

邢月沒有任何猶豫,在接紅本後,在微微的看了一下後,便放在了口袋裏。

最後兩人又在房間裏,聊了幾句後,便一臉笑意的一起離開………. 邢月隨着謝震天一起走出房門外,便來到了警局門外,**飛、郭靖安、冷傲月等軍警的一些重要人物都早已等候在了那裏,邢月在一一的對着幾人點頭後,便將目光停在冷傲月的身上,

只見此時他依然穿着一身筆直的警服,一臉英姿颯爽感覺,只是在對上邢月的目光後,她的神色不由顯得慌亂,而眼色便快速的移開,不敢在看邢月。

看着對方的表情後,邢月不由微微一笑,然後在謝震天的牽引下,便站在一個臨時的講臺上,看着下面黑壓壓的人羣,他們大部分的手裏都拿着相機、話筒、錄音機、攝像機,都將鏡頭對準了講臺上方的邢月等人。

這些媒體是在**篩選後,要對他們公佈這次的針對海川學院恐怖襲擊的內幕,當然這個內幕安全是**來講解演說的,這也是給邢月等幾人,在以後的生活中減少一些麻煩而做,畢竟,如果說出去,就是這幾個學生將十幾個持槍的****給擊斃,那他們以後的生活可就精彩咯。

“咳…..大家靜一靜,有什麼問題,你們一個一個來問,不過限時只有十分鐘。”謝震天在對着話筒清了清嗓子後,便帶着嚴肅的表情開口說道。

謝震天的話剛一落,下面原本有些騷動媒體記者,便立刻安靜下來,大概在過了兩息的時間,只見一個長相漂亮,穿着一身職業裝的一個女記者,就開口說道:“請問,你們對這次的

恐怖案件有什麼看法。”

“這是一齊很惡劣的事件,不過在我方緊密的部署下,以不傷一的人的情況下,我們順利的擊斃了所有的恐怖份子,這是一件值得安慰事情,這也充分的證明了我們天朝是不容侵犯的一個國家。”謝震天回答的很官方。

“在這次的事件中,我們聽說是幾個在校生,將那些****全數擊斃,請問這情況是否屬實。”那女記者再次的對着謝震天提出了一個問題。

“在這次事件中,是有幾個在校生配合參與,我們才能順利的將學生們解救下來。”謝震天一臉認真的回答着。

“那請問,你說的學生是指你旁邊的這位嗎?”而此時在另一名男記者接過謝震天話,對其問道。

“對,他就是這次參與行動的學生代表。”謝震天對着邢月微微一笑。

“那我可以問他幾個問題嗎?”記者開口詢問道。

“當然沒問題。”謝震天說完,便將話筒輕輕的移到了邢月的面前。

“請問剛剛謝司令所說的屬實嗎?在這次的行動中,你有何感想?你有害怕過嗎?”看着此時一臉“羞澀”的邢月,那名男記者一連拋出了三個問題給了邢月。

“恩…這次的行動多虧了這些警察叔叔,如果沒有他們,我想我可能早已離開了這個世界,是他們毫無畏懼的與****鬥智鬥勇,我們才得以解脫,在經過這件事之後,我決定以後我也要做一名天朝軍人,扛着槍,保家衛國。”邢說一臉激動說着,

然後在看了那提問的男記者一眼後,只見他神情開始變得微微有些激動。

“你剛剛問我害怕嗎?其實我當時很怕,想我這樣天天只知道讀書,聽媽媽話的乖孩子,是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凶神惡煞的人,他們每個人都拿着***,分分鐘就可能殺人人的人,我原本想自己跑掉,但是在想到自己同學,還有老師的生命都還沒得以解除時”

邢月在說道這裏時,他就像個表情帝一樣,不斷的變換着的表情,而下面那些記者媒體們,他們的表情也不停的跟着邢月變換着,好像他們也在親身經歷一樣。

而邢月一旁的謝震天等人在聽到行月說知道天天讀書,聽媽媽話的乖孩子時,他們的心中不由極爲的對着邢鄙視到,


“聽媽媽的話?乖孩子?TMD有誰見過打起架來,動不動就廢掉別人的乖孩子的?”

“有見過執行起任務來,便殺人不眨眼的乖孩子來?”

“…………………”

不過對於他們鄙視,此時的邢月是一概不知,現在的他完全的將精力花費在了這次演講的份上了,只見行月表情激動,嘴裏繼續的說着。

“我便鼓起了勇氣,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因爲我在不斷的告訴自己,自己是一名天朝人,天朝人是不能拋棄自己的同伴,所以我便不斷的告訴自己,要自己勇敢,不能怕,不要怕,你的同學,你老師,他們的生命我不能丟下,我救他們,所以我銘記着警察叔叔交給我的任務,然後順利的將同學以及老師解救了出來…….。”

當邢月說完後,下面便陷入了一時的安靜,每個人都還在構想着邢月說的畫面。

“啪啪啪啪啪…….”

最後在一人的帶動下,下面的掌聲便猶如鞭炮一般就響了起來……

“咳咳….好了,爲了對在這次行動中積極配合警方的幾位學生一些鼓勵,**機構特此在這裏爲他們頒發一等功榮譽勳章,儀表謝意。”看着下面久久不能平息的掌聲,謝震天只好開口講話將其打斷。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邢月很是無奈的走完了謝震天交給自己的流程,然後在找了一個時機後,便溜進了警局裏,因爲他剛剛看到冷傲月已經走了進來,有些話,邢月想當面和她談談。

在溜進警局後,邢月便徑直來到了冷傲月的辦公室,然後門也沒敲的就走了進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