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一個騰空飛起,乾昊眨眼間便在多彩水晶洞上空輕飄飄地飛了起來。

嗚嗚嗚……

與此同時,多彩水晶洞上空傳來詭異恐怖的嗚咽聲,那些細長的蛇影蠕動速度明顯加快!

刷刷刷!

乾昊也快速揮動雙翅,朝著那些蛇影猛地撲閃而去,翅膀之上似乎帶著一道道寒光,那每一根羽毛都彷彿是一把利刃。

很快,那些蛇影便消失不見了,乾昊便沖著下方喊道:「現在,你們的頭部可以自由活動了,但是你們的額雙腳還是不要挪動半步!切記!」

聞聽乾昊所言,范雲、玉兒和天魂真是倍感驚喜,趕緊仰頭望向上空的乾昊,那種之前處於一個動作的痙攣狀態終於得到了放鬆和緩解。

「嗯?我怎麼發現乾公子飛到之處,那些多彩水晶球似乎可以在躲閃呢?」玉兒驚疑道,因為他對水晶球很感興趣,所以很快注意到了這一奇怪現象。

「呵呵,玉兒這麼一說,我倒要提醒你們一下,近距離之下,我發現這些水晶球中有的沒有絲毫危險氣息,但是有些卻發出咄咄逼人的寒氣和邪氣,你們切記不要主動招惹它們便是!」乾昊囑咐道。


近距離的接觸中,乾昊發現那些水晶球看似五顏六色,很是招人喜愛,其實只是一個虛幻的表象,隱藏在其中的有很多散發著寒氣和邪氣的水晶球!

而且,乾昊清晰地感應到,這些散發寒氣和邪氣的水晶球似乎被某種力量控制著,這種力量不允許水晶球主動招惹異物,但是一旦異物主動襲擊它們,它們便會毫不客氣地給以反擊!

嗖!嗖!嗖!

乾昊來到距離魔方牆不足半米的上空,來來回回盤旋了三圈,沒有發現魔方牆有什麼出乎他意料的地方。

儘管這個魔方牆是由六中不同顏色的水晶球拼成的,顏色之間交錯混雜,但是由於水晶球的透明性,乾昊還是能迅速分辨出下底面的各種顏色排列,他發現下底面沒有白色十字架,所以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底面白色十字架。

咔!

咔!咔!

咔咔咔……

乾昊雙手揮動,手中散發出道道白光,這些白光射向魔方牆,然後驅動著魔方牆轉動,開始是緩慢的,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也就幾十秒的功夫,底面的白色十字架便被乾昊成功建立好了!

接下來,乾昊就要解決稍微複雜一點的底面白色角塊。

咔咔咔……

隨著乾昊的雙手不斷揮動,白光閃閃,底面白色角塊也很快被成功解決。

緊接著,乾昊便著手解決中間層,這一層更複雜一些,乾昊為了保證萬無一失,首先在頭腦中演習了一遍,感覺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之後,便開始操縱雙手。

咔!咔!

在魔方牆轉動了兩下之後,突然卡住不動了,這讓乾昊當下興中一驚,趕緊加強手腕的力道,終於魔方牆重新開始轉動。

原來這一步需要更加強悍的力量,乾昊這下心中有數了,接下來的力道都給與了加強!

咔咔咔……

中間層終於被乾昊順利解決,此時乾昊的額頭竟然出現了一些細密的汗珠。

「乾公子,不要太心急了,先稍作休息一下,然後再……再破解這個魔方陣!」范雲忍不住提醒道。

眼看著乾昊孤身一人破解魔方陣,眼瞅著乾昊額頭漸漸冒出的細密汗珠,而他們卻又幫不上任何忙,范雲也是焦急不已,但是干著急也沒有用,心有餘力不足,他們對魔方陣可以說是一竅不通。

此時此刻,范雲就希望乾昊能夠稍微休息一下,然後緩緩勁,以免到後面體力不支……

…… 聞聽范雲所言,乾昊不由得皺了皺眉,此時此刻,他已經在短時間內消耗了太多的法力和靈力,身體的確開始感覺到疲乏。

原本,乾昊打算一鼓作氣將魔方陣第一步全部破解完之後再稍作休息,因為破解迷陣講究一個快字,如果中途延誤了時間,很可能會出現前功盡棄的後果。

「乾公子,我雖然對迷陣的構造和破解一竅不通,但是卻聽聞過破解迷陣宜快不宜慢的道理,我更明白你急於想破解掉眼前這個魔方陣的心情!

可是,你想過沒有,這個魔方陣比一般迷陣要繁瑣得多,如果只是為了求快而在一開始就將你的身體嚴重透支,那麼估計你很難堅持到最後的緊要關頭。

你應該比我更懂得越到最後越至關重要的道理,所以我勸乾公子還是考慮一下我的建議!」眼看乾昊有些猶豫,范雲再次勸說道。

這一次,乾昊不再猶豫,因為范雲的話正戳中了他內心深處的隱憂。

「多謝老前輩忠言,晚輩的確有些急於求成了!接下來我會在空中盤坐休息,以最快的速度將體力恢復!」說話間,乾昊右手揮動,瞬間便在眼前劃了一個圈,然後盤腿懸浮坐在其中。

「好,乾公子,你專心休息即可,我們幫你盯著這個魔方牆,如果有什麼異動,我們馬上提醒你!」范雲微笑著說道,同時暗示乾昊不必過於擔心,如果魔方牆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他。

「嗯!」乾昊輕輕點頭應了一聲,然後收起雙翅,雙目緊閉,開始打坐運息,同時體內血液翻滾沸騰,以最快的速度恢復那些耗費的元氣和靈力。

范雲、玉兒和天魂則目不轉睛盯著魔方牆,內心祈禱著它千萬千萬不要有任何異變,更不要恢復原狀,否則乾昊的那些功夫就白費了!

在乾昊打坐恢復元氣的同時,他突然感覺到腹內似乎有東西在緩緩遊動,不痛不癢不說,還讓乾昊感覺通體舒暢無比,體內的靈力似乎瞬間便增漲了數倍!

咯吱!咯吱!

身體所有的關節似乎都在隱隱作響,也就片刻的功夫,乾昊便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難道神奇的魔力又出現了?

難道我的魔身又要出現不成?

乾昊下意識想到了之前讓自己瘋魔的魔力,腦中重現之前魔身的猙獰面目……

正當乾昊淡定地等著魔身的出現時,卻突然發現剛剛還熱血沸騰的體內瞬間平靜如水,根本就沒有魔身要出現的跡象!

乾昊心中納悶不已,但是也容不得他多想,因為接下來他要繼續破解魔方陣。

「吁……」乾昊長出一口氣,雙目緩緩睜開,緊接著迅速起身展翅騰飛到魔方牆對面。

「乾公子,您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嗎?」范雲急忙問道,眼看乾昊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便重回魔方牆對面,他心裡不禁有些擔心。

「呵呵,老前輩不必擔心,絕對已經完全恢復,甚至比之前精神狀態還要好!」乾昊微笑著回應道。

其實,何止是精神狀態變好了,他的整個身體已經比之前不知強悍了多少倍!

而且,讓乾昊欣喜的是,此時此刻神奇力量的出現簡直就是雪中送炭,有了神奇力量改造后的強悍身體,這個魔方陣的破解肯定要輕鬆得多。

之前已經解決了三小步,接下來自然便是第四小步,解決頂層得到黃色十字架。

此時乾昊的體內元氣和靈力充足,傳遞到手上的能量也是磅礴有力,這個魔方牆在乾昊雙手發出白光的催動之下,快速旋轉起來!

咔咔咔!

咔咔咔!

魔方牆轉動起來非常順暢,而且越來越快。

也就幾秒的功夫,頂層黃色十字架成功解決,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

速度如此之快,大大出乎乾昊的意料,欣喜之下,他不由得將雙手一拍,嘴角上揚,下面的范雲、玉兒和天魂不禁朝著乾昊豎起大拇指!

不用說,接下來便是第五小步,解決頂層得到整個黃色面。

依然是順暢的咔咔咔,幾秒鐘后如願以償……

第六小步,頂層角塊歸位,幾秒鐘解決……

第七小步,頂層棱塊歸位,幾秒鐘解決……

至此,魔方陣第一步便圓滿完成,此時的魔方牆六個面,每一個面都是一種顏色,上表面是黃色,下底面是白色,左側面是藍色,右側面是綠色,前面是紅色,後面是橙色。

看著自己的成果,乾昊頗為得意,可是就在他剛要準備喘口氣的時候,魔方牆突然晃了幾晃,緊接著魔方牆前面冒出淡淡的霧氣。


霧氣?

魔方牆裡竟然隱藏有霧氣?

乾昊下意識開始後退,他第一反應便是這霧氣有毒!

然而讓他不解的是,這霧氣直接上升,並沒有向四周擴散的趨勢。

乾昊神色一緊,雙目緊緊盯著冒出霧氣的魔方牆前面,看看到底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東西出現。

在乾昊、范雲、玉兒和天魂的眼前又出現了讓他們瞠目結舌的一幕!


透明的魔方牆中間竟然走出一個美艷絕倫的年輕女子,雖然美艷卻絲毫沒有一點風塵味,更沒有妖媚之氣!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仙女?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對面的女子已經輕飄飄走入霧氣中,然後對著他們莞爾一笑,最後這笑容直面乾昊。

在水晶洞上空,乾昊和對面的女子正好面對面,只不過一個是肋生雙翅的凡人,一個是美若天仙的柔美女子!

還沒等乾昊開口詢問,對面的女子便率先朝著乾昊淺笑道:「乾公子,可還認得小女子?」

這下乾昊更奇怪了,他長這麼大接觸的女子屈指可數,而對面的女子他根本就從來沒有見過,怎麼可能認得?

「呵呵,恕在下直說,我與姑娘素味平生,之前從沒有彼此見過,所以我不認得姑娘!但是,聽姑娘的語氣,好像認識我乾昊,這實在是讓我感到不解,還望姑娘指點!」乾昊也客客氣氣回應道。

「哦,原來如此!不過你跟我一位故友長相極為相似,而且同名同姓,所以我把你當成他了,但是看公子對我並無印象,也不像是撒謊,我想應該是我認錯人了吧!畢竟普天之下長相酷似的人很多,同名同姓的人也很多!」對面的女子有些惋惜地感嘆道。

乾昊不覺得心頭一愣,心說這姑娘倒也想得開,這麼快就否定我是她的故友了,她說的話聽起來很對,普天之下長相酷似的人很多,同名同姓的人也很多!

但是有一點這姑娘沒說,那就是既長相酷似又同名同姓的人可不多!

乾昊竟然和她的故友長相酷似且同名同姓,是在是罕見至極!

「那請問姑娘尊姓大名?」乾昊繼續追問道,眼看著姑娘是從魔方牆內飄出來的,他當然心中生疑。

「呵呵,我便是人間傳誦已久的女媧娘娘!」對面的姑娘輕聲回應道。

女媧娘娘?

對面的美艷女子就是傳說中的女媧娘娘?

乾昊馬上想起了人間廣為流傳的關於神聖女媧娘娘的傳說……

相傳,天地被盤古開闢以後,天上有了太陽、月亮和星星,地上有了山川草木,甚至有了鳥獸蟲魚,可是卻單單沒有人類。

所以,這個人世間,無論怎麼看,總不免顯得有些荒涼寂寞。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神通廣大的女神,叫做女媧,據說,她和盤古一樣,也有化生萬物的本領。

某一天,大神女媧走在這荒涼的原野之上,看看周圍的景象,突然感到異常孤獨和寂寞。

思量之下,她覺得在這廣袤無垠的天地之間,應該增添一些什麼東西進去,也好讓它生機勃**來。

那麼到底該添一些什麼東西進去呢?

於是,一邊思考一邊走,走呀走,女媧走得有些疲倦了,便在一個池子旁邊停下來稍作歇息。

清澈的池水映照著她的面容和身影,她若笑,池水裡的影子也對著她笑,她假裝生氣,池水裡的影子也對著她假裝生氣。

忽然間,她靈機一動,心中暗想:「這世間各種各樣的其他生物都有了,卻唯獨沒有像自己一樣的生物,那麼,我為什麼不創造一種像自己的生物來加入世間呢?那就讓我暫且試一試,想必應該可以!」

心裡想著,女媧便順手從池邊挖起一團黃泥,然後在其中摻和了適量的池水,接著便在手裡揉捏著,揉捏著,很快便揉捏成了第一個像娃娃一樣的小東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